對於江寂塵的吩咐,倒是言聽計從。

於是,江寂塵在前往天路中段時間裡,進入了閉關狀態。

而從天路前半段進入中段,哪怕如柳心月這般,可以不受分毫阻擋的前進,也需要至少五年時間。

其餘的修士,因為會遇到阻殺,又或者在休戰城中休養,所以,會慢上很多。

要你言聽計從 時間流逝,天道爭霸,愈演愈烈。

天路之上,屍體累累,血水染路。

而江寂塵突然之間銷聲匿跡,那些修士,無論如何,都尋找不到。

於是,江寂塵在這五年間,倒是漸漸被人遺忘了。

倒是,一個個修士在倔起。

他們戰無不勝,強大無邊。

甚至,很快還排出一個天路爭霸榜。

當中,分別降臨榜、天路榜。

降臨榜,自然是針對天域、超然界進行強者排名的榜單,這個榜單中的人物,自然也是天路上最可怕的存在。

天路榜,則是六道界和入侵修士的一個強者排名榜單!

當前,最出名的無疑是降臨榜五十強,天路榜十強!

能夠進入榜單的人物,都非同小可,擁有驚人無雙的手段和力量。

當然,天路榜中,據說前五,除了一個是天道界的修士,其餘的都是入侵者修士。

由此可見,六道界身為獵物的存在,果然處於最弱的地位。

但六道界唯一的一點優勢,那就是修士數量龐大,不會輕易被殺光。

這五年間,發生極多的驚天大事。

不止天路上,還有六道界,劇變已經進入尾聲,各種異像,開始漸漸顯現在各界。

據說,離仙緣造化降臨,已然不遠。

只是關於這些,江寂塵完全不知。

他完全隱匿,閉關修行。

柳心月化身降臨者,終於輕鬆來到天路中段。

事實上,她在路上也受到一些阻擊。

但是不得不說,天路前半段確實沒有什麼強大的對手可以威脅到她。

哪怕同為降臨者,在前半段路途,也沒有幾個能夠比她強。

因為,她如今已踏入了帝者二重境,而且她還是天級超然突破者。

更因為,江寂塵在進入噬毒珠碎片空間中閉關之時,傳了她兩門太古劍法。

她這五年來,一直在感悟、修行江寂塵所傳授的兩門太古劍法。

這讓她的實力突飛猛進。

只是,剛踏入天路中段,幾道身影便已擋住了柳心月的去路。

「柳心月,等你多時!」

「把江寂塵交出來,便可以讓你離去。」

出現的為首之人,是一男一女,男子英俊,女人美麗。

在一男一女身後,還有跟著他們十名隨從僕人。

修為,最弱的都是帝者三重境,甚至,還有達至了帝者四重境的強大存在。

至於那一男一女,那更是深不可測了。

此時說話之人,是那個為首的英俊男子。

而看到這一男一女,柳心月神情微微變色。

「心月姐姐,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而那名美麗女人,卻是嫵媚地看著柳心月,以熟人的方式打著招呼道。

「是你,徐靜雨!」

柳心月輕輕咬牙道。

「確實是我,心月姐姐,你可還不是我的對手,一直敗於我手下。」

「唉,五年過去了,妹妹以為你有什麼長進了呢,沒想到,你還是這麼弱了。」

「所以,現在也沒有必要再鬥了,直接投降吧。」

被柳心月叫做徐靜雨的女子,此時以輕視無比姿態說道。 徐靜雨,天之驕女,高傲無比!

同為超然界的降臨者,柳心月與她同居一座神城中。

而且,徐家與柳家便為這一座神城中第一、第二大家族。

徐靜雨是徐家的小姐,柳心月是柳家的小姐。

二女無疑是神城中的天之驕女。

但是,好事者卻把柳心月評為了這一座神城的第一明珠。

而徐靜雨就是第二明珠!

明面上,徐靜雨未說過什麼?

但是,她的心中卻是極度的不爽、非常的不服氣。

在徐靜雨看來,她任何一方面都比柳心月強。

哦,除了****沒有對方大!

按理說,她才應該是神城的第一明珠。

但若想讓世人的眼光、看法改變,那唯有讓柳心月儘可能的當眾出醜。

於是,徐靜雨總是想法子,讓柳心月當眾出醜。

比如,她會當眾,以請教的名義,向柳心月提出切磋。

然後,再當眾將柳心月擊敗!

而一次次的切磋,柳心月未有一次能勝過徐靜雨。

所以,徐靜雨在柳心月面前,儘是一副高高在上姿態。

柳心月神色平靜!

從前,她確實不如徐靜雨。

對方的天賦在她之上。

雖然同為天級超然突破者,但對方中階天階,而她是低階天級。

且如今,對方是帝者三重中期。

在修為境界上,都壓她一頭。

所以,在徐靜雨看來,柳心月依舊是從前那般弱小好欺。

柳心月除了開始臉色稍變之外,此時心境卻已變得一片平和。

江寂塵傳她兩門太古劍術神通。

一門名為,劍心如水意!

此劍術修行,重在修心意、劍意。

唯心靜如水,方能映現出如水劍意。

所以,柳心月此刻的心境,受劍意磨礪,早已非當初可比。

但她不動聲色,只是淡淡地開口道:「我不會投降,更不會把江寂塵交出。」

徐靜雨身邊的那個英俊男子道:「這可由不得你,本公子花費了極大的代價,才查到江寂塵已收你為第一女僕了。」

「想必江寂塵以你來掩人而目吧,而江寂塵此時應該呆在噬毒珠空中,哼,以後這向秘寶就是屬於我的了。」

「且今日,本公子必殺江寂塵!」

英俊男子的語氣中帶著不容質疑的口吻。

柳心月仔細觀察這名男子,發現對方的修為很強大。

必然在她與徐靜雨之上,非她能敵。

這時候,徐靜雨卻開口道:「易師兄,不必你出手!」

「許久不見,正想與心月姐姐切磋、切磋呢。」

「心月姐姐,若我敗,即刻離去,但若是你輸了,交出江寂塵如何?」

此時,柳心月顯然沒有拒絕的餘地。

所以,她平靜的點點頭。

看到柳心月答應了,徐靜雨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

她從前,就以折辱柳心月為樂。

所以,她現在也很興奮,想著柳心月被她欺凌、擊倒在地,在眾人面前出醜。

天路中段,這裡的動靜,吸引了一些圍觀者,遠遠的看著這一幕。

這些圍觀者,大多都是天域、超然界的降臨者,帶著他們的隨從,出現在這裡,饒有興趣地看著這一幕。

而越多修士圍觀,徐靜雨就感到越興奮。

只是,柳心月神色淡然,內心平靜如水。

「那麼,開始吧!」

柳心月似乎根本不在曾在意過徐靜雨的心思、詭計,只是很直接的開口邀戰。

「心月姐姐,你既然想敗得快些,那我就出手了!」

徐靜雨出手殺來。

她的攻擊,真的很強。

一賤傾心,相愛相殺 如狂風驟雨,迅猛擊來。

獨愛緋聞妻 道道劍光,如封似閉,把柳心月封絕在中心。

柳心月此時手握軟劍,心中寧靜。

然後,軟劍舞起,有一種靜然之意,更有一種如水道韻。

這是太古劍術神通,劍心如水意!

劍意如柔水,綿綿不絕流,千變萬化意,只是一念間。

下一刻,如水劍光,萬千形態,繚繞四周,把柳心月護在中心。

徐靜雨強大的攻擊,被一一擋下,無法傷到柳心月分毫。

「原來,這是就以柔克剛,如水劍意!」

在戰鬥中明悟,柳心月整個人,越發的超凡脫俗。

反之,徐靜雨此時神色終於有了變化。

她竟然久攻不下!

這是她與柳心月對戰,從未有過之事。

這一刻,她已經發現柳心月變得與從前不同了。

「該死的,她怎麼會這麼強了?」

徐靜雨心驚地道,感以有些不安。

而柳心月此時突然開口道:「徐靜雨,一直以來,都是你攻我守!」

「今日,你也來接我一次攻殺吧!」

聲音落下,柳心月已揮劍殺出。

只見她劍光如夢,飄渺無定。

但恰恰這樣的劍光,讓徐靜雨無法把握到劍光的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