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頭的線人已經傳來消息,於半個小時前,安德烈魔鬼蛙部隊就正式進入外域了!現在正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誰!」

傾世將軍,獨孤貴妃傳 這時,前方的阿爾薩帝爆喝一聲,手中刀光閃爍,若流梭穿影,瞬間劈向隱秘一處的小樹叢。

「噗!」

飛葉翩舞,一抹高大的身影躥出,面上帶著些許驚慌,顯然這個傢伙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阿爾薩帝所發現。

「四隻手?身材高大?狀若野人,四臂鐵羅?有趣。」艾克瞄了一眼便確定了眼前這個傢伙的種族。

咻!咻!

面對快速逃竄的不知名敵人,阿爾薩帝的雙腳躍動輕挪起來,宛若一位優雅的舞者。

這一曲沒有陰影舞步的隱蔽性,也沒有死亡舞步精妙絕倫的技巧型,而是跨越了空間的穿行!

流光華爾茲!阿爾薩帝領悟出的第三套傳世體術!用於長距離追趕或逃離!

它的動作簡單而緩慢,可每一步就是能跨越十數米,頗有縮地成寸之效。

努曼艾爾心中憋屈萬分,他按照泰隆三人的指示埋伏在營地周圍看守,誰曾想碰上了一群人!

幾秒前,他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跑!留下來送死還不值得!

但阿爾薩帝的速度實在太快了,流光華爾茲第一次路面便顯示出自己蠻橫霸道的效果。

「哈!」

未幾,阿爾薩帝低喝一聲,黑刀無言就被架在了努曼艾爾的脖子上。

這下子努曼艾爾也不敢跑了,老老實實的待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背對著阿爾薩帝的他不斷轉動著眼珠子,試圖想出一條逃命的好辦法。

「大不了拼了!」努曼艾爾一咬牙,他知道面對一群不弱於自己的對手十死無生,但他也絕不想窩囊死去。

「努曼艾爾!」

出乎意料的是一道呼喚打碎了努曼艾爾凝聚起的死意。

「誰?」

努曼艾爾轉過了腦袋,有些懵逼。

「四臂鐵羅,努曼艾爾,是吧?」艾克帶著一群人走了過來,臉上掛著笑意。

努曼艾爾一頭霧水,但很快反應過來激動道。

「你們是同感樹營地來的嗎?」

「當然。」納菲笑著點了點頭。

「不對呀,不是還有半天的時間嗎?」努曼艾爾皺起眉頭,兩邊商定的時間可還沒到呢。

「古拉依爾先知他們還在後面,我們算是先鋒小隊吧。」但丁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努曼艾爾訕笑著,這可真是出笑話了,原來都是自己人。

阿爾薩帝嗖的一下將黑刀無言收回,一言不發的退回隊伍里。

「你們好,我是努曼艾爾。」努曼艾爾不好意思的轉過頭,鄭重道。

「我知道你,你一直跟著扎西大哥對不對。」但丁興奮道。

「扎西大哥?老大?你們和老大是···你們是曙光傭兵團的?」努曼艾爾雙眼放光。

紫發妖姬 跟在扎西的那段時間裡,扎西跟努曼艾爾講了許多多柯城的事情。

包括艾克這些夥伴兄弟,還有你那些跌宕起伏的經歷。

努曼艾爾當初可是聽得津津有味,一顆心也是隨著情節而洶湧起伏。

尤其是聽到萊爾瑪吉斯重奪冠軍,洗清清白,那可真是讓他熱血沸騰!恨不能親自化身為其中一員!

重生軍工子弟 扎西說過了,待到重回萊爾瑪吉斯,也會將他納入曙光傭兵團中。

「沒錯,我是但丁·羅蘭!還請多多指教!」但丁穿著一身亮銀光明鎧甲,配上那張青澀帥氣的臉龐,透出一種別樣的少年氣息。

古代穿越日常 只是這少年多了一絲老成,眼睛提溜著,還藏著一絲狡黠。

「老大和我說過,他說你是最棒的騎士了!」努曼艾爾就跟看見偶像似的,直接衝上前來一把抓住但丁的手。

這讓納菲、艾克幾人頭冒黑線。

這奇葩是扎西從哪裡找出來的?一點沒有鐵血戰士的樣子呀?竟然還是戰鬥種族六臂鐵羅的後裔!

事實上努曼艾爾原本的性子就有點直,只是從埃爾洛逃難到克洛澤斯科的經歷讓他成熟了起來。不過自從碰上扎西之後,這個傢伙有往逗比的方向發展,這一點倒是更他認了老大有很大的關係。

以前那個驕傲的大個子一去不復還嘍。

熱鬧了一陣子,艾克他們在努曼艾爾的帶領下正式進入營地。

而艾克他們的目標也是讓努曼艾爾好一陣激動。

原本艾克他們也是要隨著大部隊來的,但是為了更快的解決勞波拉大先知的問題,艾克還是選擇了提前出發。

提前出發無疑是有危險的,誰也不知道在雨林小花園中會有什麼危險發生,但他們還是義無反顧。

至少費爾南德斯大公臨時擔當了他們的保護傘,一路上也算是有驚無險。

營地還是老樣子,透露著一副死氣,那是由封印魔法中的灰色氣體所帶來的。

泰隆三人並不在營地中,要不然也不會讓努曼艾爾出去看守了。

而當艾克他們邁入這塊營地開始,勞波拉的注意力便轉了過來。

「勞波拉大先知!」艾克心中一震,上前行禮道。

每一名大先知的樣貌都在埃爾洛廣為流傳,但與數十年前的影像相比較,現在的勞波拉更加滄桑與瘦削,仿若一名行將就木的老人,半隻腳已然踏入棺材中!

這也是艾克心中震動的原因,他也看得出,導致這一切的根結就是魔法陣中源源不斷冒出的死氣! 勞波拉沒有說話,他一直打量著艾克。

小傢伙的信息早已透過同感樹葉傳遞過來,對於這位後起之秀,勞波拉秉持著欣賞態度。

但對於他是否可以救出自己,勞波拉還是很悲觀的。

雖然艾克成功的破解了原始魔法陣,救出了費爾南德斯大公,但封印自己的魔法陣品質遠超之前。

要知道,身為大先知的他研究了數十年都束手無策,艾克可以嗎?

當然了,這也是跟他被限制了有關係。若是在行動便利的情況下,還有材料支持,勞波拉有自信在十年的時間內徹底攻克這個魔法陣!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這裡是深淵魔域,而不是在雲陸他的那個實驗室里。

「勞波拉大先知。」

納菲幾個亦是老老實實的行禮,饒是費爾南德斯也不例外。

「勞波拉大先知,事不宜遲,讓我先看看這個封印魔法陣吧。」艾克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從原始魔法陣那裡嘗到了甜頭,不僅讓他信心倍增,同時也多了一絲對實力提升的渴望。

「好吧。」勞波拉點點頭,他也不想打擊艾克的信心。

艾克伸出手,輕輕放出了奧術感知,淡藍色的元素在瞬間就包裹住了整個魔法陣。

嘩嘩————

如浪潮翻湧般的聲音迴響,下一刻,魔法陣在艾克的眼中徹底失去了神秘的光彩。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精密的公式,它們層層疊疊,組合容納,就像是一台精密的儀器一般。

「完美!」艾克讚歎了一聲。

魔法陣的出現無疑是學者的一大改革!它們打破了強者單一壟斷的世界!創造了一個新時代!

在魔法陣尚未出現之前,強者與弱者的戰鬥幾乎沒有懸念!

而有了魔法陣,即便是弱者也可以以下逆上!

因為魔法陣的使用只關乎到紋路、材料和陣圖!只要你的知識夠多,材料充足,即便再弱,也能獲取勝利!

而由魔法陣演變而來的軍陣以及其他各種應用,則大大拓寬了魔法的使用道路!

可以說,魔法陣是一場大變革!一場大革命!

而評價一個魔法陣的威力,最關鍵的便在於三點!

第一,魔法陣的穩定性!越穩定的魔法陣威力越強,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假如魔法陣不穩定,就有可能被敵人輕易打破!屆時費心勞力,得不償失!

第二,是材料的轉換率!魔法陣的構造除卻陣眼之外還有各種各樣的材料。它們可以是礦物、植物、血肉骨頭,也可以是活生生的生物!那就是軍隊常用的軍陣了!

而魔法陣的威力來源於材料中蘊藏的能量,而陣眼起到的作用就是提取材料中的力量,使其作用於魔法陣!

換句話說,材料的轉換率越高,威力便越大!

第三就是陣圖了,這一點可以說是核心,也是學者存在的意義!

每個魔法陣都是由陣圖勾勒出來,公式與紋路就是連接手段。同樣的材料,不同的陣圖,魔法陣的效果就可能不一樣,威力也不盡相同。

這三點是評判一個魔法陣最基礎的方面!

自魔法陣誕生起,每年都有大量的新陣圖誕生,他們不斷填充著空白,也給這門學科帶來了蓬勃的生命力。

但隨著魔法陣的廣泛應用,他們給各種族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不提那些用作戰爭武器的魔法陣圖,單單是一個封印魔法陣就能讓人絕望!

強者們哪一個不怕封印魔法陣?望著自己的力量與血肉靈魂慢慢消磨,這種方式比死還要可怕!

眼前的勞波拉就是一個例子。

困住他的魔法陣不得不讓艾克感嘆精妙,最先出現的魔法陣都是單一層面的,就像原始魔法陣,而眼前的魔法陣卻是三層架構!

沒錯,一個魔法陣被鮮明的劃分為三層,還透過一些公式連接,形成一個絕對穩定的整體!

這種手段絕對出自於一個陣法宗師!

在魔法陣學科中,軍陣出現是第一次大改革,科技利用是第二次大改革,三層架構就是當代的第三次大改革了。

前面說了魔法陣威力的三點,三層架構為什麼被奉為第三次大改革呢?還是足以改變世界的改革?

因為它無與倫比的穩定性!讓人無法下手!

三層,就像是一個在不同平面的三角,形成了一個可怕的空間穩定性能!除了布置魔法陣的主導者以外,任何其他人來了都只能望洋興嘆!

當然,簡單的三層架構沒有一點用處,最可怕的是大量公式的填充!

毫無疑問,現在擺在艾克面前就是這樣一個擁有大量複雜魔法公式的三層架構複合魔法陣了!

除卻超絕的穩定性外,這個魔法陣的封印吞噬能力也遠遠超出一般的魔法陣,這一點可以從死氣的大量繁衍中看出。

艾克斷定,沒有意外的話,勞波拉先知恐怕撐不過一年!

「三層架構魔法陣?」艾克喃喃道,他知道事情棘手了。

聽到艾克的話語,勞波拉眼睛一亮,他面帶好奇。

普通的學者,甚至是大學者都不一定能看出三層架構的奧秘,誰曾想艾克一言道破!

這個小傢伙看起來比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雖然魔法陣的第三次大改革已經降臨,但三層架構魔法陣還是只在上層流傳,沒有一定閱歷與實力的學者根本不可能獲悉,更別提研究了。

要知道這種課題對於大先知都有著絕對的吸引力!

假如能普及推廣三層架構魔法陣的話,那麼這個主導者必將名垂青史!

一旁全神貫注投入研究的艾克自然不知道勞波拉的想法,事實上他能認出來不算什麼。

作為學者協會認可的神授大學者,他能得到的資源本就不少,更別提與他交好的幾名先知和大先知了。 「艾克,怎麼樣?有解決的辦法嗎?」費爾南德斯大公在一旁低聲道,話語中微微帶著些許急促。

勞波拉大先知在毀滅者之途中可是佔據著重要位置,關乎勝敗。

「三層架構魔法陣,標準的外顯、內嵌加固定,有點麻煩。」艾克雙眸上的淡藍色元素慢慢散去,緩緩從地上站起來。

「三層架構魔法陣?那是什麼東西?」費爾南德斯一頭霧水。

「魔法陣最新的研究,一般只有先知級別以上的學者才能接觸到。」艾克解釋了一句。

這玩意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的,不論在埃爾洛還是克洛澤斯科都屬於機密之物。

「那不就難辦了。」努曼艾爾愁眉苦臉道。

「不一定哦。」這時崖壁上的勞波拉忽然笑了。

「啥?」努曼艾爾一頭霧水。

「艾克是吧,你說有點麻煩,是不是可以解決?」勞波拉死寂的心微微火熱起來。

「試試。」

艾克回了一句,奧術感知再次甩出,整個魔法陣的架構完全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咚咚!

惡獄君主再一次的浮現,帶著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勢。在吸收了原始魔法陣的力量之後,它逐漸覺醒了當年稱霸克洛澤斯科的威勢。

「好可怕!好精純的力量!」勞波拉雙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