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此時雖然被眼前的一幕徹底震撼了,可涉及到他們自身的安全問題,他們自然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當即,人群之中便是亂作一團,那楚玄一個人,竟是讓得此時的人群徹底失去了原本的秩序!

然而,就在眾人瘋狂的逃竄之時,他們卻是發現,黑翅妖獸在看到楚玄沖向人群之後,竟然沒有立刻跟上來!

旋即,眾人也是一陣詫異,不過看著那此時似乎仍然極為憤怒的黑翅妖獸,眾人也更是疑惑。

當下,也是有幾個人不經意的看到了黑翅妖獸下方葉天的身形!

這不經意的一看,眾人當即便是發現,原來是葉天在控制著那黑翅妖獸的行為!

從始至終都是葉天在控制著黑翅妖獸的行為!包括黑翅妖獸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包括後來的咪咪和黑翅妖獸的聯合,都是葉天一手操控的!

當即,那望著葉天的幾道目光之中也是油然升起一抹由衷的讚歎和恐懼。

他們此時不敢想象,日後的葉天到底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他們不敢對比,自己如今的年齡和葉天的年齡差距有多大,更不敢對比自己和葉天的實力差距!

這一刻,眾人似乎體會到了一件事:強者,不是人人都能當的!能夠成為強者的人,必有其過人之處!

隨著時間再度過了幾秒,望向葉天的目光也是越來越多,他們在察覺到黑翅妖獸並沒有跟過來的情況下,自然是注意到了此時那正在說話的葉天。

雖然他們聽不清楚葉天說了些什麼,但是很顯然,葉天是在對黑翅妖獸說話!

當即,那一道道望向葉天的目光之中湧現出了更多的敬佩和驚駭!

此時,眾人的心情都是一樣的,因為葉天今日給他們帶來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大的讓他們完全無法想象!

而楚玄此時也是意識到自己周身的高溫已經消失,當即也是再度轉身,而後看著依然在擂台之上的黑翅妖獸,當即他的老臉之上便是湧出一抹劫後餘生之色!

而此時的楚玄也終於是察覺到了自己周圍幾道有些詭異的目光,當即,他也是迅速用手掌捂上自己的身體。 黎華被沐靈夕說的一陣氣虛,在學院中動手這種事情,一般很少發生,基本上要是當事人醒著的話,只要當時人能提供證據,那基本就能判定罪名。

但是現在當事人昏迷不醒,按說,他是應該仔細的勘察現場以及找到證據之後,才能定論的。

可是黎華為了在高家人面前表現自己的能力,直接問了些學員就這樣草草的下了定論,現在被沐靈夕問住,倒是顯得他有些兒戲學院規則一般。

「這個!」黎華心中一慌,但是一想到若是自己慌了,那以後自己的聲望可就全都沒有了,眼珠一轉,接著說道:「當時圍觀的人員眾多,大家眾口一致,所以抓錯的可能很小,而且高寶身邊的兩個學員描述的違規學員就是他這樣的人,所以,現在也算是證據確鑿。」

黎華直接強詞奪理的說道,事已至此,不論怎樣他都沒有退路可選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沐靈夕聽到黎華還想狡辯,直接氣怒的哼了一聲。

「黎隊長這斷案的手段,我還真是不敢恭維呢!若是照你所說,我現在只要收買一群人,說高寶是被黎隊長打傷的,那是不是黎隊長就是兇手了呢?」

沐靈夕想著,雖然當時很多人都看到了,但是沒有什麼實物證據的話,誰都不能證明夜元鈺就是打傷高寶的學員。

黎華一聽頓時皺起了眉頭,這怎麼說著說著火都燒到自己身上了。

這可不行,黎華頭疼的看著沐靈夕說道:「沐姑娘,現在不是胡攪蠻纏的時候,現在是高家的嫡子被打成重傷昏迷不醒,我們必須給高家一個交代,還請沐姑娘諒解。」

說完,黎華對著身後的執法隊一揮手,就準備將夜元鈺抓起來。

沐靈夕見狀,直接憤怒的喝到:「你們這簡直就是草菅人命,高家要交代,那就隨便找個人出來頂包,難道黎隊長當我沐靈夕是好欺負的嗎?」

沐靈夕一伸手攔在了夜元鈺的身前,直接擋住了想要上前抓夜元鈺的執法隊員。

黎華一聽沐靈夕發火了,又一想那可怕的冥王殿下,頓時蔫了下來。

現在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還真是讓他左右為難起來。

這樣一想,黎華不得不頭疼的問沐靈夕。

「沐姑娘,既然你現在認為夜元鈺不是打傷高寶的兇手,那還請沐姑娘拿出證據來,若是有了證據證明夜元鈺並不是兇手,那麼黎某絕不會再阻攔他。」

黎華也算是個聰明的,知道將難題轉移,讓沐靈夕找到夜元鈺不是兇手的證據。

婚久情不負 要知道,想要證明一個人是兇手不容易,但是要證明一個人不是兇手卻更不容易。

黎華明顯是想讓沐靈夕知難而退,但是他卻小看了沐靈夕的聰慧。

「黎隊長這說的什麼話,不是兇手要是還需要證明的話,那還請黎隊長先證明一下自己不是兇手吧!否則,我若指證是黎隊長打傷的高寶,隊長您豈不是還要將自己抓起來了。」

說完,沐靈夕也不看黎華一眼,直接帶著夜元鈺就要離開。 此時,葉天終於是和黑翅妖獸溝通完畢,當即葉天也是再度將目光落在下方的人群之中,自然而然的便是鎖定在了那楚玄的身上。

楚玄看起來依然很是狼狽,雖然躲開了黑翅妖獸的高溫,然而他渾身已經一絲不掛,那麼大的年紀,再加上往日在天池城有那麼高的地位,此時這幅模樣,顯然是有一種讓人笑掉大牙的感覺。

可此時的眾人沒有一個人敢笑,即便如今的楚玄狼狽成這般模樣,他們也不敢笑,若是笑了,等楚玄恢復之後,那個笑的人便會無緣無故的死掉!

這樣的事情在以前不是沒有發生過,所以眾人此時依然是一副極為凝重之色,更何況,今日所發生的一切已經足以顛覆他們的三觀,此時的他們一個比一個震撼詫異,哪還有時間去嘲笑別人?

然而,眾人沒有這個心情,可葉天卻有,對於葉天來說,楚氏家族的每一個人都可恨至極,而今日見到的這個大長老,更是讓葉天加重了這個想法!

所以,看到那楚玄如此狼狽的模樣,葉天當即便是再度漏出一抹嘲笑之色,那微微上挑的嘴角將葉天此時的心情展現的淋漓盡致。

而那楚玄自然也是瞬間便是體會到了葉天的意思,以他往日的地位和威嚴,此時受到一個少年的嘲笑,他自然是立刻惱羞成怒!

可是,即便他已經惱羞成怒,他也是不敢妄動!

此時的楚玄很是清楚,而且他的選擇也很是謹慎,畢竟已經是年過花甲的人了,也想有個善終,今日若是在此處死去,不但沒有名垂青史的機會,甚至還可能遺臭萬年!

這樣的事情對於每一個將死之人來說都尤為重要,而楚玄自然也是這樣想的。

雖然此時的楚玄對於葉天是恨之入骨,然而他不得不忌憚葉天身旁的那個黑翅妖獸,楚玄的老臉之上有一抹極為明顯的憤怒之色,然而,他那看著黑翅妖獸的目光也依然是不由自主的顫了三顫,最後還是按捺下了自己心中的憤怒。

可是,片刻之後,楚玄卻是發現,那黑翅妖獸的身體之上赤紅之色在此時驟然消失,僅僅是一瞬之間,黑翅妖獸的身體色澤便是恢復了原本的正常黑色!

當即,楚玄心中便是再度浮現出一抹僥倖心理,他以為,是咪咪的能量不足以支撐黑翅妖獸再釋放出赤紅色的光芒了!

心中有了這個想法,楚玄那已經按捺下去的憤怒當即便是再度爆發而出,而此時的他也是極為慌張的四周看了一眼,最後隨意的選擇了一個人,手掌猛然揮起,砸在那個人的頭顱之上!

片刻的時間,那個人的身體便是化為一團黑灰,而後散落在地面之上。

眾人看著那人慘死之狀,當即也是極為驚慌的再度往後退了好遠。

而楚玄此時卻已經是達到了他的目的:將那個死了的人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

眾人看到這一幕,卻是沒有太過意外,楚玄就是這樣的人,他們也不是沒有見過,更不是不知道,所以,此時的楚玄即便是如此做,他們也沒有覺得太過意外。

穿好衣服的楚玄沒有絲毫的停留,身形直接是再度對著那擂台之上的葉天席捲而去!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再度淡淡一笑,似乎是早有準備的樣子,身體竟然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眾人此時卻是清清楚楚感受得到,那楚玄身體之上瀰漫而出的濃郁靈力能量極為恐怖,這樣的能量若是攻擊在葉天的身上,只怕瞬間就能要了葉天的命!

可是,當眾人再度看到葉天那極為淡定的神色的時候,眾人卻是更加不解了,之前的葉天明明已經失去了繼續作戰的能力,早已經靈力枯竭了,然而如今面對攻勢如此凌厲的楚玄,他如何能夠保持鎮定的?

心中抱著這個疑問,眾人此時也是極為認真的看著那沖向葉天的楚玄,他們似乎已經忘記了剛才那個被楚玄一招殺死的人,甚至他們連那個人此時之殘留下來的一堆黑灰都是沒有看上一眼。

片刻的時間,楚玄的身形便是驟然出現在擂台邊緣,此時,楚玄已經極為肯定,黑翅妖獸已經不再擁有發出赤紅色光芒的能力,因為他看到咪咪此時已經從黑翅妖獸的身體之上跳了下來!

這一幕,讓得此時的楚玄更有信心,那沖向葉天的身形也是再度加快了速度,沒有了絲毫的猶疑!

而葉天此時依然是淡然的表情,嘴角的那抹弧度依然彎的猶如月牙一般動人。

最後,就在楚玄的身體即將到達葉天身邊的時候,眾人眼睛都是一眨不眨的看著葉天的身形,此時的他們已經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葉天身體之上那被狂風吹襲的衣衫!

僅僅是看上一眼,他們便震撼於楚玄身體之上那股恐怖的靈力能量!

然而,即便葉天的身體看起來已經顯得搖搖欲墜,即便葉天的身體看起來似乎馬上就要被狂風吹走一般,然而他卻依然是一動不動的站立在原地,沒有絲毫的動搖!

這一幕,讓得此時的眾人極為疑惑,難不成葉天這是想不開了?想要死在楚玄的手裡?

可是,葉天之前的表現已經彰顯了葉天自己的性格,無論到了什麼時候,葉天都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

而眾人自然也是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在這個時候,葉天那一動不動的樣子若不是放棄,又能是什麼?

情況極為緊急,可謂是千鈞一髮,那楚玄飛一般的速度,以及他手掌之上那恐怖的靈力能量都沒有給眾人留下絲毫思考的時間。

此時的眾人以及是看到,楚玄那緊握的拳頭以及掄起,眼看著就要砸在葉天的身上!

當即,眾人心中也是更寒一分,眾人都是沒有想到,那楚玄出手竟然如此狠辣!趁黑翅妖獸不能釋放赤紅色光芒的間隙,竟是直接用肉身對葉天發起進攻!

誰人不知肉身進攻殺傷力最大?此時的眾人自然明白,楚玄這是想要一招結束了葉天的生命! 黎華眼看著沐靈夕就要將夜元鈺帶走,心中著急不已,要是今天讓沐靈夕將夜元鈺帶走了,那他以後的面子還要不要了。

就在黎華焦急不已的想著對策的時候,一道墨色的身影極掠而來,瞬間就停在了沐靈夕的身邊。

黎華驚訝的看向那剛剛站定的身影,連忙跪了下去。

「恭迎冥王殿下!」

周圍的一眾學員見竟是冥王駕臨,頓時嘩啦啦跪了一地。

嘴上全都一致的恭敬出聲。

「恭迎冥王殿下。」

貪歡小妻慢點跑 宮佑冥看也沒看那些人一眼,只是見沐靈夕小臉上一臉的嚴峻,還以為她受了欺負。

臉上本就冷漠的神情,此時更加的冷厲起來。

見周圍也就只有黎華站在沐靈夕的附近,直接手指一點,黎華的身體瞬間從地上飛了起來。

黎華覺得自己的脖子都快要被那莫名的力量勒斷了,一雙眼睛驚恐的看著沐靈夕,希望沐靈夕能為自己說些什麼,若是知道冥王會在這個時候過來,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招惹沐靈夕。

然而現在他想要後悔卻已經來不及了。

「是他惹你生氣了吧!看你這小臉板的。」

宮佑冥絲毫不在乎黎華的死活,只是那樣將他的身體高懸在空中,讓他慢慢的體驗那種快要窒息的痛苦。

沐靈夕沒想到宮佑冥這個時候會來,更沒想到宮佑冥一上來什麼都不問,就直接將黎華掛在了天上,看著黎華那一臉快要被勒死的痛苦表情,沐靈夕心中哀嘆一聲。

得!

自己這已經差不多解決了,若是這時候黎華被宮佑冥殺了,那麼學院還不知道要將自己的名聲傳成什麼樣呢!

想到這裡,沐靈夕無奈的看著宮佑冥說道:「你快放他下來吧!我又沒有生氣。」

宮佑冥看了沐靈夕身後的夜元鈺一眼,並沒有將黎華放下來,而是對著沐靈夕問道:「怎麼耽誤了這麼久?」

沐靈夕知道宮佑冥肯定是沒等到自己,這才找來了,心中感動的同時,卻又不免覺得宮佑冥有些擔心過度了。

「只是發生了些事情,這才耽誤了。」

沐靈夕見宮佑冥還是沒有將黎華放下,生怕宮佑冥一不小心將黎華弄死了。

「你還是先把他放下吧!」

宮佑冥無奈的看了沐靈夕一眼,手中的靈力一收,只見黎華的身體瞬間從半空中墜落下來。

黎華剛一落地,連忙大口的喘息了一陣,接著,直接跪倒在地,連聲說著:「多謝冥王殿下不殺之恩!」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只要一想起剛才自己曾離死亡那樣的接近,黎華心中簡直後悔的想要去撞南牆。

宮佑冥看也不看黎華一眼,隨手一指,便指向了一名還戰戰兢兢跪在地上的學員,冷聲說道:「你來說說,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名學員在被點到的那一刻,心中直呼倒霉,冥王的心思最是難以捉摸,萬一自己一個不小心說錯了什麼,那他可就完了。

想到這裡,那名學員渾身顫抖著低著頭,一邊想著剛才的事情,一邊考慮著措辭。 此時的葉天自然知道這一點,不過在眾人的眼中,葉天的鎮定似乎顯得很是託大,但是對於葉天來說,楚玄的表現完全沒有出乎自己的意料!

換句話說,這是葉天早就準備好的一幕,又怎能不鎮定?

此時,眾人的目光皆是鎖定在葉天的身上,而就在這一瞬間,葉天的身體之上猶如是突然爆炸的火球一般,那赤紅色的光芒在葉天的身體之上驟然爆發而出!

楚玄之前完全沒有料到這一點,他也從來沒有想過,咪咪從黑翅妖獸的身體之上躍下來是為了什麼,更不敢想象,一個個小小的咪咪竟然能夠擁有如此多的能量!

然而,此時的楚玄已經出手,想要回頭顯然是不可能了,當即,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對葉天繼續發起進攻!

只不過,葉天身體之上那突然爆發而出的赤紅色光芒極為迅猛,之前沒有絲毫的徵兆,突然之間就爆發而出,這樣的情況,自然讓得此時的楚玄措手不及!

楚玄沒有其他更多的選擇,只能繼續對著葉天發起進攻,而這也正是此時的葉天想要的結果。

當即,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留手,咪咪在葉天的身後也是極為努力的將自己的能量輸送到葉天的身上,葉天身體之上那赤紅色的光芒也是越來越刺眼!

而楚玄剛才那奪來的衣衫已經再度被燃燒殆盡!

雖然楚玄能夠憑藉自己的實力對高溫產生一定的抵抗力,然而畢竟此時的他已經沒有時間來凝聚屏障了,所以那恐怖的高溫全部都炙烤在楚玄的身上,讓得他的進攻也是無法繼續進展下去!

而此時場下的眾人也是一個個看著那渾身赤紅的葉天,以及那已經顯現出一抹痛苦之色的楚玄。

眾人此時似乎明白了過來,為什麼葉氏家族當年能夠在天池城做大到那種地步!

為什麼當年的葉王葉濤能夠擁有那麼高的威嚴!

很顯然,如今的葉天作為當年的葉王之子,沒有辱沒葉王的一絲名聲,更沒有辱沒葉氏家族的一毫威嚴!

「嘭!」

片刻之後,在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楚玄的身體猛然對著身後飈射而去,猶如是被一股極為強悍的靈力能量轟擊一般!

然而當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發現,那楚玄的身形之所以倒飛而出,並不是因為受到了攻擊,而是他自己的選擇!

這一幕讓此時的眾人很是詫異,自己選擇後退的速度能夠達到如此恐怖的境界,這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夠做到的?

黑帝的復仇女神 可是,即便那楚玄的後撤很是及時,可是他該受到的傷也依然受到了,在那化為灰燼的衣衫之下,眾人已經看到,楚玄的胸口已經出現了一片焦黑之色!

此時的眾人雖然距離葉天很遠,但他們似乎依然能夠感受到葉天身體之上那股高溫,似乎能夠融化一切的高溫!

但是,眾人同時也很清楚,僅僅是那高溫,不足以讓得此時的楚玄如此狼狽,畢竟楚玄也是通幽境後期的強者,若是給他反應的時間,他絕對能夠輕而易舉的凝聚出屏障,將那高溫完美的阻擋而下!

然而,問題就出在,葉天沒有給他絲毫反應的時間,讓他沒有絲毫時間來凝聚屏障!

之前那黑衣人的做法也是這個原因,所以才造成如今的楚玄如此的狼狽。

可是,一切都沒有如果,此時事情已經進展到了這一步,說再多都沒有用,只看那楚玄會如何選擇!

眾人的目光此時都是落在葉天的身上,他們雖然已經見過很多次葉天身體之上的赤紅色光芒,然而此時看起來,依然是極為震撼和詫異,他們直到現在,彷彿方才明白,葉天身旁的那個小咪咪似乎擁有極為驚人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