鏘!鏘!

鏗鏘之聲不絕於耳,劍陣每發出一道劍芒都會產生一道強烈的波動。

戰月兒身上的氣息狂飆,瞬間便是到達了戰將二階的地步,戰字印更是激發到了極致,讓人心悸。

「嘖嘖,不愧是戰家的人,竟然還有這種秘法……」紀羽看著此刻的戰月兒,不由咂舌,提升這麼多力量的秘術他還是第一次見到,但不知道有沒有副作用。

「發什麼呆?」這時,戰月兒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頗有一些不滿,我都在拚命攻擊了,你還在一邊看戲,點評呢?

「嘿嘿,等著!」紀羽嘿嘿一下,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剛剛只是有些驚訝,忘記了。

卻見此刻他一步踏出,意念之力散發而出,火靈變配合上意念之力,最終一個意念囚籠從天而降,要徹底將斬盡給困殺。

但這種攻擊對斬盡自然不會有什麼作用,一瞬間便被破解了。

「哼!臭娘們,我就不信我殺不了你!」斬盡此刻也打得有些憋屈了。

他一路都被戰月兒給纏著,時不時又要被紀羽偷襲。

在這個古怪的大陣之中他的實力受到了極為強烈的壓制,這讓他感覺憋屈,異常的鬱悶。

但戰月兒哪裡會給他反擊的機會,蓮步輕移,一道道的虛影在空中劃過。

「萬象,吞天!」此刻,斬盡也有些忍受不住了,他雙手猛然朝地一轟,一股強烈到了極點的力量如同地震一般出現了。

地面以極快的速度裂開,而紀羽他們所在的這個空間更是開始晃動了起來。

戰月兒亦是整個人晃了一下,之後她騰空而起,一道道的劍氣不斷的沖向斬盡,此刻,這血煉大陣就如同兩人的試煉場。

紀羽一路呆在一邊,他沒有動手,一路沉默,以他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做不了太多,而且還有一個血煉大陣需要他的維持,若是他受傷過重的話大陣定然會瓦解。

這時,紀羽呵呵一笑,眼神卻變得凌厲了起來,又是一步走出,九個紀羽瞬間出現了。

「丹火!」九個紀羽共同開口,每個紀羽的手上都出現了一道火焰。

「焚!」

一道道的火焰如同火蛇那般,從八方四面沖向了斬盡。

「月兒閃開!」紀羽輕喝一聲。

戰月兒一直都在注意著紀羽的動作,此時自然很快就配合了起來。

「雕蟲小技!」斬盡卻不會害怕這種低級的攻擊,他大手一揮,狂風頓起,塵土掀翻,朝著那火焰吞沒而去。

「嘿嘿,哪有這麼簡單?」

紀羽嘿嘿一笑,他身上的戰氣又濃郁了一些,一道道火焰的力量瘋狂朝著斬盡涌去。

「戰字印!」紀羽又對戰月兒喊道。

戰月兒自然是配合,戰字印一瞬間打出,一個戰字又在她的手上成型。

「最強實力!」紀羽大喝。

戰月兒一驚,沒有時間抱怨,那戰字印又增強了幾分,頓時,整個虛空出現了一個金燦燦的戰字,猛地朝著斬盡壓下。

火蛇沒有解決,戰字印又鋪天蓋地而來,此時的斬盡終於感覺到了一種危機,他不敢再怠慢。

「小輩,你們讓我生氣了!」他不由怒吼一聲。

「生氣?我們還要斬殺你呢。」紀羽哪裡會在乎這些,冷冷一笑。

他心中還在盤算著接下來的攻擊,九個紀羽消失不見了,而此時火靈變的力量還未曾消失,一路燃下,眼見著就要將斬盡給徹底包圍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火靈變不同於其他的火焰,這可是紀羽獨有的力量,哪裡會這麼輕易被瓦解?

但斬盡注意到這一點的時候已經有些遲了,原本他只認為這些火焰只是最普通的修士之火,但當他想以戰氣撲滅的時候,卻發現這些火焰怎麼都撲不滅,似乎就是徹底纏上了他一般,這時,他才開始有些慌了。

「這是什麼火焰?」

雖然知道紀羽不會回答他,但下意識的還是朝著紀羽喊道。

「可以將你烤熟的火焰,好好享受吧!」紀羽嘿嘿一笑,而後又看向身邊的戰月兒:「月兒,戰字印加劍陣,能不能讓他受重傷?」

他自然不認為火靈變就能將斬盡給徹底滅殺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並不是因為火靈變不夠強大,只是因為他自己的能力不夠強,火靈變只有消耗的作用。

「不確定,不過恐怕很難……」戰月兒看了一眼紀羽,有些遲疑的說道。

「那好,等會你就用最大的力量釋放戰字印跟劍陣。」紀羽想都沒想便安排道。

「如果釋放這兩招,我就幾乎要失去戰鬥力了……」戰月兒猶豫了一下,又對紀羽說道。

「沒問題,釋放了這兩招之後你就退到一邊恢復。」紀羽說道。

戰月兒還有些疑惑的看著紀羽,這麼做用什麼用處么?若是兩招對斬盡沒有造成什麼傷害的話,那她沒有了戰力,紀羽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會是斬盡的對手?

但看紀羽的樣子,似乎根本就不擔心這些問題,還是非常的自信的模樣,這又讓戰月兒不好說什麼,這傢伙還有什麼底牌?

紀羽也沒等戰月兒答應就已經開始了下一步的行動。

之前的相對消耗已經差不多了,接下來他只需要親自出手。

斬盡此時有些頭皮發麻,因為他發現這些火焰無論如何都滅不了,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聖火?

「斬!」

他怒吼一聲,一道利芒從他的手上釋放而出,此刻的地面一瞬間就被撕裂了開來,然而讓他又驚又怕的是,那火焰雖然隨著土地起來了,但卻依舊沒有熄滅的跡象,反而是開始朝著那道利芒沖了上去。

轟!

火焰的力量一瞬間便燃燒了起來,衝上了斬盡的身體。

「啊!」

一道慘叫之聲傳來,斬盡整個人瞬間被火焰包裹了起來。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一個衣裳褪盡的男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渾身都有些焦黑。

到底斬盡還是沒有受到太重的傷害,護體的戰氣還是將火焰給澆滅了。

但此時的斬盡已經是怒髮衝冠,竟然被兩個小輩逼得這麼狼狽。

「月兒,上!」紀羽抓緊時機,對戰月兒喊了一聲。

戰月兒也不遲疑,戰字印跟劍陣再一次的浮動了起來,朝著斬盡壓下。

金黃色的印記,一道道如同流星一般的劍影沖向斬盡。

斬盡怒吼一聲,體內戰氣徹底爆發,他怒了!

一道泛白的防禦罩在他的周圍成型,一瞬間便將那戰字印跟劍陣給抵擋了下來。

兩股力量一瞬間便陷入了僵持之中。

此刻,紀羽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

飄血身上發著光芒,那一道道的光芒又不斷的湧入紀羽的體內,紀羽雙眼微閉,只感覺全身的力量都在瘋狂的暴漲。

絕品小神醫 「吞天訣,真是個好東西。」紀羽心中還有些欣喜,沒想到飄血再一次給他的戰技還真的挺有用的。

吞天訣,這時在血魔變之後飄血又一次賜予紀羽的一種神奇的戰技。

但似乎飄血給出來的戰技都是給之前的戰技有所關聯的,如同血魔變就一定要依靠血煉大陣,虛空風暴要連著無限破碎才強大那般,這吞天訣的基礎也是血煉大陣。

所謂吞,便是將敵人漏出的或者與敵人碰撞之後產生出來的戰氣吸收,來壯大自身的力量,這是一種紀羽聞所未聞的戰技,但此時紀羽卻深刻的體會到了它的厲害。

「再加把火!」紀羽嘿嘿一笑。

此刻,十全殺陣也動了,凌厲的殺氣瘋狂蔓延,朝著斬盡跟戰月兒兩人沒入。

「殺!殺!殺!」

紀羽連續吼出三個殺字,十全殺陣幻化成了一把巨大的利刃,朝著斬盡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戰月兒結出的戰字印也開始慢慢消失,劍陣發出的最後一擊將斬盡身上的那道防禦給打出了裂隙。

「月兒,你去休息。」紀羽對戰月兒說道。

戰月兒退開了一邊,十全殺陣瞬間而至。

「小輩!」 寵妻成癮:帝少的獨家摯愛 斬盡雙眼通紅,身上的戰氣徹底的爆發了出來,他狂怒了!

「殺!」

紀羽一聲大喝,只見十全殺陣幻化出來的巨劍一瞬間便朝著防禦罩壓下,強橫的力量席捲起了一道風暴。

戰月兒在一邊看著,小嘴張得大大的,紀羽的這一招讓她吃驚,因為這股力量實在是太強橫了,不屬於天空戰師的力量了。

斬盡自然也不敢怠慢,連連吃虧已經讓他有些發狂,強橫的力量朝著那把巨劍沖了過去。

紀羽此刻只感覺自己全身的力量正在迅速的飽滿,不斷的變強……

天空戰師六階……

七階,八階……

力量碰撞產生的威力在吞天訣的吞噬之下盡數化成了他的力量,時間慢慢流逝,他本身的修為迅速的提升,當然,這只是戰力的提升。

咔擦!

一聲爆裂的聲音傳出,斬盡的臉色微變,他竟然有些支撐不住了。

腹黑老公別過分 「殺!」

紀羽又加強了一分力量,最後,斬盡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後退了數十步方才停了下來,十全殺陣再一次重傷了他,讓他臉色又蒼白了幾分。

紀羽深呼了一口氣,殺陣重回紀羽眉心,而他的實力更是提升了許多。

「找死……你們找死!」

斬盡怒了,暴怒!他被打傷了,身上的戰氣更是被逼得所剩無多。

這讓他惱怒非常,一個戰將五階的強者,竟然被兩個天空戰師逼成這樣?

「我們要殺你,不是我們找死。」紀羽最後還添油加醋。

「好!好!我讓你們見識一下地獄的力量!」

這一刻,雙煞之一的斬盡,再也不將紀羽他們當成普通的敵人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斬盡身上的力量比起之前像是換了個人一般,進行了一番的蛻變。

強勢的戰氣如同決堤了一般席捲而開,瘋狂沖向紀羽以及戰月兒。

紀羽一步走在戰月兒的面前,此時戰月兒正在積蓄力量,不能受到任何的干擾。

「我真的沒有想到,僅僅兩個小輩,竟然能將我逼到這個份上,好,你們真的很好!」

斬盡聲音陰森而又有些冰冷的傳入紀羽的耳邊。

一道道幽深的黑球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兩邊,如同被燒焦了的骷髏頭一般,看上去異常的森然。

「煞氣?」

盛寵商女毒後 紀羽一怔,有些驚訝的看著這幾個黑球,如此濃郁的煞氣,還真的不知道這雙煞到底殺了多少的人。

斬盡一句話未曾說出,直接便朝著紀羽攻了上去,速度更是如同幽靈一般。

砰!

沒等紀羽反應過來,紀羽已經被打了一掌,整個人踉蹌的後退了數步才停了下來。

「桀桀……讓你嘗試一下被吸乾的痛苦。」

斬盡桀桀怪笑一聲。

一個黑球瞬間漂浮了起來,黑氣從那黑球身上散發而出,幽深的煞氣不斷的朝著紀羽衝去,似乎要將紀羽給吞噬了那般。

紀羽遲疑了一下,一道火焰從他手上燃起,火靈變,應該是煞氣最好的剋星。

果不其然,那煞氣一碰到火靈變便開始慢慢的蒸發了起來。

「嘿嘿,真不巧,你的剋星在這裡。」紀羽抹了抹嘴邊的血跡,嘿嘿一笑。

而後,一個又一個的火球從他的周圍燃燒了起來,伴隨著血氣的力量,沖向了斬盡。

孤峰長劍同樣又一次出現在了紀羽的手上,一道道的劍影浮現,最後形成了一道殺陣。

在使用了吞天訣之後,紀羽已經有戰將級別的戰力了,雖然本身的修為跟不上去,但這已經足夠了。

血煉大陣依舊在燃燒著。

「該死的小輩!」

斬盡怒哼一聲,縱身沖向了紀羽,一拳揮出,虛空一個巨大的拳影浮現,直壓紀羽。

砰!

紀羽整個人踉蹌後退數十步,但到底還是站穩了身形。

「你再強大也不過是天空戰師的修為!」斬盡道出了本質,而後又沖向紀羽。

陰煞之氣不斷的蔓延著,紀羽只感覺自己的心臟的跳動似乎都要被那股恐怖的氣息給牽動了起來。

火靈變掙扎著燃燒著,一次又一次,紀羽不斷的跟斬盡纏鬥在了一起。

一拳又一拳,紀羽不斷的倒退,口中鮮血吐出,越來越是虛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