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不行,成了就讓你離開!」黑白無常奸笑一聲,伸手一揮,直接將洛天和伏星旋兩人挪移出了大殿。

「黑白無常,你大爺的!」洛天大罵一聲,不過隨後便是被挪移之力席捲,同伏星旋一起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時間流逝,熟悉的感覺,洛天整個人直接掉在了地面之上,而洛天一掉下來,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朝著天空看去,一道倩影從天而降。

「嘭……」伏星旋的身軀很是精準的砸在了洛天的身上,讓洛天再次趴在了地面之上。

「老婆,你沒事吧,有沒有摔疼?」洛天連忙站起身來,將伏星旋扶了起來,眼中帶著關切仔細的打量著伏星旋。

「沒事,你怎麼樣?剛才砸疼你了吧?」對於洛天第一時間想到自己,伏星旋很是滿意,眼中頗為柔和的看著洛天。

「小子,別在這柔情蜜意的了,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準備好吧!」就在兩人在那裡關心對方的時候,黑白無常的話很是破壞氣氛的在兩人的耳中響起。

「單身狗一個,不對,是單身鬼,啥都不懂!」洛天撇了撇嘴,目光不屑的開口,隨後便是朝著四周看去。

不過四周卻是空空蕩蕩的,地面之上布滿了符文,朝著四周蔓延而去。「嗡……」不等洛天和伏星旋反應過來,陣陣的波動卻是在兩人的腳下升起,轟鳴中,兩人的腳下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 一道道符文開始在洛天和伏星旋兩人的腳下扭曲,眩暈的感覺頓時充斥在兩人的心神中,地面彷彿開始旋轉,只有兩人的腳下是完好的。

「坐下!」威壓席捲,將兩人按坐在了地面之上,那一道道扭曲的符文,不斷的朝著兩人身體之中灌輸進來。

「法外化身!」 絕色美女的超級狂兵 下一刻,一道道信息便是硬生生的衝進了洛天和伏星旋的腦海之中。

這禁地名叫輪轉盤,乃是修行輪轉殿秘術所在的地方,而若是修成之後,會修出一道法外化身,如同真身一般,一樣可以修鍊,關鍵時刻,真身可以同法外化身融合。

黑白無常當年便是修出了岔子,將自己修成了一分為二,兩個不同的各體。

「哪有這樣硬逼著人學的!」洛天有些無奈,不過黑白無常都說了能保住他們兩人,那麼洛天和伏星旋也沒什麼顧忌,開始任憑那些符文衝進兩人的身體之中,開始感悟修鍊起那法外化身來。

「這小子身為輪迴之子,擁有著輪迴血脈,這法外分身,肯定是能夠修鍊成功的,星旋她跟這小子是夫妻,有著莫大的因果,應該也能夠成功!」黑白無常盤坐在大殿之中。

整個輪轉殿,也只有黑白無常能夠看清兩所處的環境,兩人所在的地方,就是一處大的圓盤,圓盤在飛速的旋轉著,兩人所坐的位置則是圓盤的最中央。

而就在洛天和伏星旋修鍊法外化身之時,獸鬼王也是回到了獸鬼王城,還沒進城,獸鬼王的眉頭就微微一皺。

「吼……」黑色的巨虎在獸鬼王的腳下咆哮著,龐大的虎身上帶著強大的王者威壓。

冥虎,獸鬼王專門飼養的鬼物,實力強悍,如今已經是半步仙王,即將衝擊仙王的鬼物。

此次獸鬼王前往輪轉殿,冥虎自然成了獸鬼王的坐騎。

「怎麼有種不安的感覺?」獸鬼王眉頭微微一皺,輕輕的拍了拍冥虎的大腦袋。

「吼……」冥虎低吼一聲,朝著獸鬼王城的方向飛了過去。

不到一刻鐘,獸鬼王便是出現在了獸鬼王城,在獸鬼王出現的一瞬間,獸鬼王城的人們便是知道了獸鬼王的到來。

「城主,大事不好了!」獸鬼王的腦海中頓時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有人趁著你離開,進攻了獸鬼王城,滅殺了洛家的一家!」王龍的聲音之中帶著焦急。

「什麼!」聽到王龍的話,獸鬼王的臉色募然一變,飛身落到城主府中,神識將整個獸鬼王城龍罩。

此時的獸鬼王城一片狼藉,城主府中,一排排建築倒塌,城主府的人在修復著。

而唯獨洛家之人,一個不留,全部消失不見,空氣之中還留著血腥味。

「怎麼回事?」獸鬼王臉色陰沉的看著站在議事大廳中的王龍以及城主府的高層。

「你走的第三天,整個獸鬼王城之人全部中毒,包括我在內,全部中招,修為盡失,一群人遮住了面容進入城主府中屠殺洛家之人!」

「整個洛家,包括洛家老祖洛猛在內,全部形神俱滅,只有洛水一人倖免!」王龍沖著獸鬼王介紹.

「天鬼王,一定是天鬼王,也只有他的毒,能夠用毒將毒遍整個獸鬼王城!」獸鬼王臉色頓時陰沉起來,咬牙切齒的開口。

「只殺洛家,其他家族不管,也只有天鬼王跟洛家有仇,天鬼王是趁著我們前往輪轉殿之際動的手!」獸鬼王沉聲開口。

「龍老,你親自去一趟輪轉殿,將消息帶給洛塵!」

「天鬼王,欺人太甚!」 最強棄少黑巖 獸鬼王渾身顫抖,天鬼王如此做法,明顯是不將他放在眼裡,此事獸鬼王若是忍下來,那麼有損他的名聲。

但是單憑獸鬼王一人,還奈何不了天鬼王,洛天現在已經是輪轉殿聖子,已經不是以前任人蹂躪的那個小子。

「獸鬼王大人,此事,還請不要通知塵兒!」就在獸鬼王的話音剛剛落下,一道聲音卻是在大殿之中回蕩,洛水的身影出現在了大殿之中,臉上帶著麻木。

「洛水你怎麼樣?」獸鬼王看著洛水臉色蒼白的走進來,伸手一點,澎湃的鬼氣衝進洛水的身體之中。不過獸鬼王也是明白洛水的意圖,洛塵雖然為輪轉殿聖子,更是有著自己的人脈,但是八大天王,不受閻羅十殿管理,不說洛塵能夠帶多少人出來,即使滅了天鬼王,也會引起其他幾殿的不滿,畢竟一個

天王隕落,不是鬧著玩的。

「仇,我自己來報!」洛水臉色蒼白,聲音之中帶著虛弱,他親眼看著一個個族人被殺,最後留下了自己。

洛水知道,並不是那些人憐憫自己,而是那些人想讓自己心死,有時候活著比死了更痛苦。

「洛水,你要想好,若是單憑你自己或許一輩子都報不了仇,能幫你報仇的只有閻羅十殿,即使是我也只是能天鬼王那裡鬧一鬧,找回一些臉面,根本奈何不了天鬼王!」獸鬼王臉色陰沉。

「嗯,我知道,一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百年!」洛水眼中帶著堅定,他這一生,註定要生活在仇恨之中,但是他不希望洛天一樣。

洛水知道,洛天雖然為輪轉殿的聖子,但是能動用的東西也很少,除非洛天能夠當上輪轉殿的殿主。

「我是他的父親,只要他在洛家就不算滅!」洛水聲音之中帶著堅定。

「好吧!我去天鬼王城走上一趟,此事不可能就這麼善了,至少讓天鬼王流一些血!」獸鬼王身形閃動,黑色的冥虎咆哮著,從獸鬼王城飛走。

……

黑色的轉盤之上,洛天和伏星璇兩人盤坐在那裡,臉上露出凝重,陣陣的波動在兩人的身上傳出。

「嗡……」輪轉盤越轉越快,扭曲了空間,洛天整個人,彷彿被一股巨力拉著著,硬生生的將自己的神魂拉扯,想要將自己的神魂分離。

「頂住!」洛天和伏星璇兩人雙手不斷舞動,手印翻飛烙印在兩人的身軀之上,他們知道,一定要頂住著分離之力,若是頂不住,那麼就會跟黑白無常一樣,成為精神分裂的兩個人。

「法外化身給我凝!」洛天雙手不斷舞動,張口一吐,鮮血從洛天的口中噴出,同時那些黑色的符文漸漸的凝聚起來,逐漸化成一個黑色的身影。

「嗡……」時間緩緩流逝,洛天強大的神魂,不斷的抵擋著那扭曲之力,那黑色的身影也是越來越凝實。

「快要成功了!」黑白無常盤坐在大殿之中,睜開了雙眼,緊緊的盯著洛天和伏星璇,他知道,此時正是最關鍵的時刻。

隨著黑色身影不斷的凝實,洛天的臉色蒼白起來,黑色的身影越凝實,那股想要抽出洛天神魂的吸力也是越來越大,甚至想要切割洛天的神魂。

「停下!」洛天不斷的低吼,神魂在洛天的身體之中劇烈的顫抖起來,抵擋著那撕裂之意。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渾身的血液都是沸騰起來,終於過了一刻鐘,那黑色的身影終於凝實,黑色的身影漸漸的褪色,化成了洛天的模樣,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區區一個分身而已,竟然整的老子熱血沸騰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對面跟自己一樣的身影。

「嗡……」就在洛天的法外分身剛剛凝聚之時,伏星璇那裡也是發生了陣陣的波動。

一朵白色的花朵,懸浮到了伏星璇的頭上,正是彼岸花,只不過這彼岸花,比起洛天看到的任何彼岸花,都要聖潔,彷彿不屬於這片世界一般。

一片花瓣散落,落進了那黑色的身影身體之中,伏星璇身前那黑色的身影也是終於褪色變成了伏星璇的模樣。

隨著兩人的法務化身凝聚而出,那不斷的旋轉的轉盤,也是停止了下來。

「輪迴之子血脈驚人,修成法外化身可以理解,沒想到星璇這丫頭也如此輕鬆的凝聚出了法外化身,剛才她血脈之中震動了一下,到底是什麼?」黑白無常卻眉頭時緊皺的看著站在那裡的伏星璇。

「姓伏,難道是……」黑白無常雙眼露出陣陣的神光,疑惑之色一閃即逝,伸手一抓,直接將洛天和伏星璇兩人的本體抓了出來。

「這兩道法外分身就留在輪轉殿中修鍊,你們一個掌握了拜戰台,一個掌握了孽障鏡,若是你們走了,我們輪迴地獄就他嗎癱了!」黑白無常大聲開口,講出了不放洛天走的原因。

「我把孽障鏡留下,法外化身一樣可以催動!」洛天雙眼露出喜色,這輪轉殿將會是自己最後的底牌,一尊法外化身和孽障鏡!

「嗯,法外化身最好是仙王的時候完全融合,你在仙王之前也可以短暫的融合提升實力,不過不可以融合超過一刻鐘!」「你現在想走就走吧,沒人管著你,只要不是神形俱滅都不怕!」黑白無常輕笑一聲,當世只要不是仙王,很少有人能夠讓人形神俱滅,洛天是個特例。 「滾滾滾……」

「滾吧,能滾多遠滾多遠!」黑白無常頗為憤怒的沖著洛天開口。

黑白無常想不明白,自己對這小子這麼好,這小子為什麼還要回去,至於洛天的安全,黑白無常還是不太擔心。

除了仙王,能夠殺死洛天的人也很少,若洛天不太嘚瑟,一般仙王王是不會殺人殺到對方形神俱滅的。

「多謝殿主!」洛天連忙躬身施禮,眼中露出感嘆,終於能離開了。

洛天眼中帶著感嘆,若不是必須要回仙界,洛天說不定會真的捨不得離開地獄,黑白無常待自己的確不薄,甚至連洛天的都懷疑黑白無常是不是有什麼目的了。

「嗡……」黑白無常大手一揮,洛天和伏星璇兩人便是離開了第一層,出現在了第三十三層。

「小王八蛋,你早晚都會回來的!」黑白無常將洛天兩人送出去之後,黑白色的雙眼中卻是露出了深邃,低聲呢喃。

……

「媳婦,這次我可是真的走了,你要不跟我一起走?」洛天目光看向伏星璇眼中露出笑意。

「不去了,我還要閉關!」伏星璇輕輕的搖了搖頭,在輪轉殿中非常的安全,若是跟洛天一起回去,說不定會讓洛天分心。

「嗯,好吧,我明天就走了,媳婦今天晚上是不是滿足我一下啊?」洛天臉上帶著奸笑,沖著伏星璇開口。

「你腦袋裡,能不能別總想著這事?」伏星璇頓時嬌嗔一聲,不過卻是沒有拒絕。

一夜的時間悄然流逝,第二天,伏星璇臉色蒼白的從洛天的院落之中走了出去。

「聖女這是怎麼了?」輪轉殿的弟子們臉上頓時露出詫異之色,看著伏星璇朝著輪迴地獄之中走去。

「王八蛋!」伏星璇的臉色逐漸由白轉紅,心中噗通噗通的跳了起來,逃一般的回到了輪迴地獄之中。

而伏星璇沒有看到的是,她剛一走,一個魅影便是出現在了洛天的大門之外,眼中露出複雜之色。

女子臉上帶著魅惑之色,看著伏星璇走遠,轉身邁步走進了洛天的院落中。

「真是妖精啊,我的腰哦!」洛天躺在自己的床上,一副身體被掏空的模樣,竟然絲毫沒有察覺有道身影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

「嗡……」陣陣的香風升起,讓洛天眼中露出疑惑之色,目光看向門口。

「星璇,你怎麼又回來了,不會是真的想要把我掏空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朝著他走來的伏星璇。

「嗯!」伏星璇輕輕的點了點頭,火熱的身軀便是再次沖了過來。

「別啊……啊……」洛天只是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便是再次被火熱所包裹起來。

時間流逝,兩個時辰的時間過去了,從始至終,伏星璇卻一句話都沒說,只是不斷的迎合著洛天,讓洛天欲罷不能。

疲憊中,洛天沉沉的睡了過去,直到睡到了下午,洛天才睜開了雙眼,目光看向四周。

「咦?」一醒過來,洛天便是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他很少睡的這麼死了。

「不對勁啊,難道真的被掏空了?太累了?」洛天低聲自語,目光看向四周,隨後長長的嘆了口氣坐了起來。

「肯定有問題!」洛天穿上衣服站起身來,雙腿有些發虛,自己之前跟折返而回的伏星璇,彷彿是在做一個夢,但是卻又很真實。

洛天走出了大門,眉頭緊緊的皺著,並沒有發現其他人的蹤影,只不過空氣中有著陣陣的香氣留下,這香氣,讓洛天有些熟悉。

「蘇丹!」洛天聞著這香氣,頓時認出了這味道屬於誰,讓洛天眼中露出複雜之色。

「剛才那一切,是真的還是假的?」洛天低聲呢喃,目光看向遠處。

「不管真假,既然你選擇逃避,那麼我也不必強求!」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邁步朝著葉辰的院落走去。

洛天知道,蘇丹有了一些影子在自己的心裡,陰陽部族的時候在那個山洞中,蘇丹留給自己的印象實在是太深了,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拒絕蘇丹這樣一個禍國殃民級的女子。

不過洛天知道,自己或許跟這個女子,有緣無份,自己終究有著幾個妻子。

「難怪我感覺後來的星璇怪怪的,很是奔放,有些地方又大一些,完全是另外一個人!」洛天思索間便是來到了葉辰的院落之外。

自從當初洛天兩人被黑白無常抓回來后,葉辰便是一直住在這裡,剛開始還戰戰兢兢,畢竟洛天犯下了那麼大的事情,自己身為隨從,自然不會有好下場。

但是葉辰沒想到,這洛塵這麼大的能量,一點事都沒有,自己也沒人追究。

而葉辰也沒太在意,反正在這裡活的也很滋潤,三十三層的鬼氣濃郁無比,自己在這裡修鍊的速度還很快。

「葉辰兄弟,我來了!」洛天大笑著,走進了葉辰的院落中。

看到洛天走了進來,葉辰連忙站起身來,他自然也看到了洛天在十殿大比之中的表現,知道自己不是洛天的對手。

「或許只有那個人,才能與他一戰了!」葉辰看著臉上帶著笑意的洛天,心中暗自嘆息,想到了幾年前補天城中軍營中的一個身影。

不過,現在葉辰並不認為那個人是洛塵的對手,實在是太強了,這裡是輪轉殿啊,堪比九大仙山的存在,可以說自己眼前這個年輕人,足以稱為地獄年輕一代的第一人了。

「葉辰兄弟,咱們走吧,去坎們打丈去吧!」洛天頗為豪氣的沖著葉辰開口。

「額……」聽到洛天的話,葉辰微微一愣,他可是記得上次從輪轉殿逃走的樣子,實在是太他媽嚇人了,尤其一想到黑白無常那陰沉的臉,葉辰便是渾身不舒服。

「放心,這次我可是經過殿主大人允許的!」洛天拍了拍葉辰的肩膀,眼中露出自信之色。

葉辰看著洛天那模樣,總感覺有些不靠譜,不過葉辰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也是不敢反駁洛天。

「走吧!」洛天自然看出了葉辰的不情願,也沒太過在意,兩人身形閃動,在輪轉殿弟子們恭敬的目光之下,走出了輪轉殿。

洛天的離開,並沒有告訴其他人,而他也是跟黑白無常商量了,就說自己在輪迴地獄之中閉關。

張天河坐在自己的院落中,由於洛天的關係,張天河過的非常滋潤,整個輪轉殿也沒人敢惹他,而且替洛天管著收取資源。

現在的張天河,已經成為了輪轉殿弟子巴結的對象,張天河現在最喜歡的事情,便是坐在搖椅之上,每天被兩個女弟子伺候著。

「以後獲得的資源,你留三分之一,給八小天王三分之一,還有三分之一送到第二層的飼鬼閣去……」就在張天河愜意無比的時候,洛天的聲音在張天河的耳中響起。

「是!」張天河連忙站起身來,眼中帶著恭敬,他知道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部都是洛天給的。

張天河眼中露出喜色,沒想到洛天改變了分配,竟然給了他三分之一,有了那三成的收入,他的修行速度絕對超過其他人。

輪轉殿外,洛天和葉辰走了出來。

「自由的味道啊!」 豪門老公很癡情 洛天一出來,看著那昏暗的天空,長長的出了口氣。

「咱們是不是快點走啊?」葉辰有些心虛的看著輪轉殿的大門,生怕黑白無常再殺出來。

「放心吧,咱們這次大大方方的走,沒人敢攔我的!」洛天大聲開口,邁步朝著輪轉殿的南方走去。

「嗡……」就在洛天剛剛邁步之際,陣陣的波動,卻是直接將洛天和葉辰兩人籠罩,天地之力席捲,威壓籠罩在了洛天和葉辰兩人的身上。

「我草……」洛天和葉辰兩人心中頓時微微一驚,尤其是洛天,臉上頓時露出不可思議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