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情況?」

「這是內訌么?」

「剛才難道是我們判斷錯了?」

「這三人不是一夥的?」

「這意念師為何要揍這小子?」

黑衣刺客首領被帕慕克奮力擊斃,帕慕克也到了力竭的地步。

眼前黑衣蒙蒙的圍過來,雙眼一翻,摔倒在夏洛奇身邊。

「哈哈,這裡還有一美妞,長的真不錯。」

「兄弟們,咱們幹掉她之前,是不是可以先快活快活?」

沒有了首領的這些黑衣刺客顯然都是一些烏合之眾,良莠不齊。

「好啊!」

「如此尤物,不享用豈不可惜了?」

這些黑衣人中已經有人開始寬衣解帶,準備行無恥之事了。

接著,一道七彩霞光閃現,近一百多號人瞬間身首分離。

準確的切過這些人的頭顱,分毫不差。

夏洛奇晃晃悠悠的把帕慕克抱起來,擱在摩蘇雅旁邊,然後努力將周圍的黑衣人一個一個的扔出去。

喘著粗氣,幹完了這些雜事,一屁股坐倒。

天真的黑了。

夏洛奇的眼中星光亂飛,陷入了深層的昏迷。

「咦,這裡怎麼有三個人?」

「其中這個小姑娘似乎在冥想。」

惹火燃情:首席老公好誘人 「旁邊兩個男子好像暈了。」

一名穿著綠色衣裙的姑娘下馬,對身後的老者說道。

老者鬚髮盡白,面孔紅潤。

跳下馬來,老者顯得個子極矮,似乎有點侏儒的感覺。

姑娘倒是清秀異常,眉目如畫。

瓜子臉,丹鳳眼,櫻桃口。

「別動這姑娘,應該是覺醒冥想。」

「哦,好的,周伯。」

「阿秀,去四周看看,是否有打鬥的痕迹。」

老者周伯說道。

「嗯,我這就去。」

阿秀施展輕功,飛快的轉了一圈,看見了被夏洛奇扔到田壟溝壑中的黑衣刺客屍體。

一百多人全部身首異處。

「周伯,田壟溝里全是死人,大約有一百多人呢!」

「嗯,是天若城刺客聯盟的人。」

「他們為何在這裡?」

周伯伸手搭了一下帕慕克的脈。

「嗯,元力衰竭。」

「看來是他一人擋住了一百多刺客聯盟刺客的圍攻。」

「好像是為了呵護這位姑娘的冥想。」

「太厲害了。」

周伯嘆息。

接著檢查夏洛奇的狀況。

伸手搭脈,周伯眉頭瞬間擰緊。

「咦,死了?」

「脈搏呢?」

周伯有點糊塗了。

豪門計:我愛翩翩虎少 雙手按在夏洛奇的右手腕上。

恨不得把夏洛奇的右手腕抓起來。

「沒有脈搏?」

伸手兩指按住夏洛奇的右側脖頸。

「嘿嘿,這麼強的血氣,怎麼會沒脈搏?」

「見鬼了。」

「這小子大有古怪。」

周伯對阿秀道。

「周伯,那我們怎麼辦?」

「這荒郊野外的,總不能守著他們吧?」

「刺客聯盟最近這些年少了約束,併入了很多雜七雜八的幫派。」

「與我們精靈一族關係很差,他們經常派出人手去抓捕我們未成年的精靈到各處兜售。」

「他們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

「所以,我們必須保護這位姑娘,還有這個小伙,以及這個中年人。」

「這個中年人似乎是他們的老師。」

「你看,他腰間還插著畫筆,旁邊放著畫夾。」

「此人應該是意念師,而且還是經通細密畫的大師。」

「我可是聽說過王者大陸內有一支細密畫派,他們的意念大師能夠通過繪畫召喚出異獸。」

「這人以一己之力扛住刺客聯盟一百多人的圍攻,想必肯定是召喚了異獸。」

周伯分析的十分合理。

阿秀歪著腦袋聽的入迷了。

「聽你的,周伯。」

「這年輕人是怎麼回事?」

阿秀問。

「不知道。」

「這小子有些邪門。」

「難道是天下罕見的隱脈?」

周伯思襯道。

「周伯,什麼是隱脈啊?」

「嗯,這是一種極為罕見的血脈。」

「一千萬人群中才會出現一個。」

「他們的生命力極為旺盛,與我們精靈族的生命能量很相似。」

正說著,遠處一支馬隊飛快的朝這邊趕過來。

最前面十幾騎是穿著重甲的雇傭兵。

跟著就是一百多匹馱著箱子的騾馬緩緩跟進。

後面還有十幾匹快馬,上面也是穿著重甲的雇傭兵。

這應該是一支護鏢商隊。 重裝鎧甲自然是卡拉特城英雄聯盟的裝備。

「前方何人,可需要幫忙?」

一騎當先的一名騎士勒住疾馳的駿馬,前腿昂然提起,一聲嘶鳴,當即停住。

顯然,這名騎士騎術很好。

「是英雄聯盟的人么?」

周伯問道。

「是的,在下茹連達。」

「敢問你們是?」

「我是精靈族魔法師嘉蘭阿秀。」

「這位是我爺爺,我們族內的八大護法之一的神月護法周伯。」

阿秀對這位熱血仗義的騎士感覺不錯,當即介紹自己與周伯。

「額,原來是精靈族的朋友。」

「精靈族與我們英雄聯盟是盟友。」

「需要我們做什麼,儘管吩咐。」

茹連達下馬,對周伯抱拳道。

「這裡受傷的人也是咱們盟友,意念師以及他的徒弟。」

「被刺客聯盟的人圍攻。」

「這位小姑娘應該是覺醒冥想,需要守護。」

「前面田壟中有刺客聯盟殺手的屍體一百多具。」

「麻煩你們去搜一下他們攜帶的裝備,搜集起來,咱們各取所需。」

「最關鍵的是看看有沒有恢復生命力的丹藥。」

「我們這位受傷的意念師急需。」

茹連達當即招呼後面跟來的戰友,一起去田壟中搜尋。

「果然有,周伯。」

茹連達等十幾個戰士一頓收羅,其中裝備有幾十件,丹藥有上百顆。

多數是用來提速的。

那名黑衣刺客首領身上就有恢復生命力的丹藥「小還丹」一瓶。

裝在綠色的翡翠瓶中。

周伯大喜,倒出三粒送進帕慕克口中。

並餵了他一口水。

沒多久,帕慕克悠然醒轉。

第一眼就去找夏洛奇,然後再找摩蘇雅。

看見摩蘇雅的冥想還在繼續,不由鬆了口氣。

再看夏洛奇,昏死不動。

一模脈搏,居然停脈。

大吃一驚。

感覺跟周伯一樣。

「別摸了,我剛摸過。」

「這是你徒弟吧?」

周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