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不可能!”

“葉副總裁會要這垃圾茶葉?”

“怎麼可能,寧祕書,你別和我們開玩笑!”

一羣人驚訝的看着寧桃,一個個只覺得寧桃實在開玩笑。

不僅是這些人,李欣怡自己都好奇的眨着眼睛,不敢置信這一切。

在人們心目之中,那麼神祕,甚至見一面都不可求的葉副總裁,居然真的要了這個茶葉?

難道被葉一凡誤打誤撞,瞎貓碰到死耗子了?

可寧桃卻很認真,言道“各位,我可不敢撒謊,也沒必要撒謊,我們葉副總裁覺得李欣怡送的禮物比較適合他的胃口,而且現在已經叫人泡茶,喝上了。”

寧桃這話,可謂是讓人難以接受,這些人精心準備的珍貴禮物,葉副總裁看都不看,全都退回。


這要是所有人的禮物都被退回,也就算了。

可偏偏,最不被衆人看好,甚至被衆人嘲笑的李欣怡,她的禮物,居然被葉副總裁看好!

“這怎麼可能?!”

“葉副總裁到底什麼意思?居然要了這麼便宜的地攤茶葉。”

一羣人無語的看着寧桃。

“各位無需多慮,葉副總裁是一位樸實無華的人,故你們的禮物雖然華麗,葉副總裁併不喜歡,僅此而已。”

寧桃言道“今天的晚會就到此結束吧,各位不要在意這小小的禮物,葉副總裁不會在乎這些的,最終誰能獲得資格,還是要憑藉實力說話。”


“也對!”

聽了寧桃的話,李成明立刻站了出來,看着衆人,精明的言道“葉副總裁那是何許人也,他的眼光自然非同尋常,他之所以不收我們的珍貴禮物,而選擇收了兩斤破茶葉,其實是暗示我們,在這個競爭之中,一些都憑實力,別想玩送禮走後門的老套路,最終誰能拿下這個合作,一切都憑實力!”

李成明這話分析的很到位。

衆人聞言一個個點頭“原來葉副總裁是這個意思。”

“確實了,葉副總裁那麼神祕,那麼清高的人,不會在意這麼點禮物。”

“不過某些人,倒是運氣不錯,居然讓葉副總裁收了禮物。”

“呵呵,這不算什麼,最終鹿死誰手,還要靠實力說話,這天海市並不大,市中心的位置就更難得了,可謂是寸土寸金,想要找個好地皮,那還要看實力才行呢。”

“我們公司,一定會競爭到底的,這方面,我們上面有人,我們有絕對的信心。”

一羣人一個個滿意的點頭,隨後笑呵呵的離開。

李成明則是冷眼走到了李欣怡的面前,冷笑道“你真是運氣不錯,瞎貓碰上死耗子,這都能被你撿到便宜,不過你終究是鬥不過我們李家,這個項目,我們李家志在必得,識趣的,我建議直接放棄,想都不要想!”

“呸。”

李欣怡怒了,言道“李成明,就憑你這句話,我李欣怡會和你競爭到底!”

“呵呵……拿着兩斤破茶葉,和我的夜明珠競爭到底?”

李成明嘲笑道“你也不照照鏡子!”

丟下這話,李成明大笑着離開。

等到所有人幾乎都快散去,寧桃走到了李欣怡的面前。

“寧祕書,我的茶葉,葉副總裁真的收了?”

李欣怡到現在還有點不敢相信。

“當然了,葉副總裁還喝上了呢。”

寧桃微笑道。

“這……”

李欣怡感覺很難置信。

“別想這些了。”

寧桃微微一笑,隨後遞給李欣怡一個盒子,說道“這是葉副總裁給你的回禮。”

“回禮?”

李欣怡呆呆的收下了禮盒,也不知道里面是什麼,剛準備打開,葉一凡遠遠的走了過來“怎麼了?這麼快就散場了嗎?”

“葉一凡!”


看到葉一凡沒心沒肺的笑容,李欣怡氣不打一處來。

“怎麼樣?”

葉一凡笑道“我選的禮物,葉副總裁是不是很滿意?”

“你還好意思說呢!”

李欣怡生氣。

“難道葉副總裁不滿意?”


葉一凡問道。

“這……”

李欣怡愣了一下,別說,人家葉副總裁還真收了禮物。

而且還回了禮。

這麼看來,她還要感謝葉一凡呢。

“咦?你手裏是什麼東西?”

葉一凡看到了李欣怡手裏的盒子,立刻伸手打算拿過來。

可是李欣怡卻一把將其抱在懷裏,防賊一樣的看着葉一凡,說道“這是葉副總裁是給我的禮物,你想要嗎,沒門!”

“真小氣,看看總行了吧?”

葉一凡無語道。

“看也不行!”

李欣怡得意道“這麼多成功人士前來參加這個晚會,這麼多人送禮,可人家葉副總裁只要我的禮物,只給了我回禮,說不定這是他給我的定情信物呢。”

“啊?”

葉一凡看了看李欣怡,只覺得心裏無語,這裏面的東西是她葉一凡自己準備的,他能不知道?

這李欣怡也太會想了,居然想到了定情信物。

“怎麼?嫉妒了吧?”

李欣怡得意道。

“有什麼好嫉妒的,說起來這禮物還是我準備的,某些人還抱怨我呢。”

葉一凡壞壞一笑“不過,你可別忘記了約定,邀請我吃頓好的。”

兩人在一起就免不了吵鬧。

可是旁邊早有眼線,盯着葉一凡和李欣怡了。

很快。

酒店外面,李成明就收到了消息。

一個服務生樣子的走到李成明的車前,看了看四周,確定周圍沒人之後,說道“老闆,所有人都離開了之後,葉副總裁單獨送給李欣怡一個盒子,說是回給李欣怡的禮物,不知道里面裝了什麼?”

聞言,李成明皺眉“竟有這種事!” 想了片刻,李成明揮手,給了紅包,示意服務生離開。

他則是撥通了一個電話。

過了沒多久,徐志宇走到了車前。

“李總,怎麼又有功夫來找我?”

徐志宇微微一笑,上了李成明的車。

“找你當然是有正事。”

李成明遞來一根菸。

“呵呵……那我可要洗耳恭聽了。”

徐志宇半開玩笑的說着,點燃這根菸。

“有件事,我想告訴你,咱們都離開之後,寧祕書單獨留下了李欣怡,並且送給李欣怡一個盒子,說是葉副總裁的回禮。”

李成明看着徐志宇說道。

“哦?”

徐志宇聞言笑道“這個葉副總裁還真是有意思。”

“我想說的不是這些,而是這盒子裏,只怕不是一般的禮物!”

李成明看着徐志宇說道。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徐志宇聞言,看向李成明,感覺李成明話裏有話。

“當然有關係,我問你,你難道不想競爭這個項目嗎?”

李成明言道。

“呵呵……”

見李成明這麼說,徐志宇笑了,說道“李兄,你也太看得起我了,現在我們公司的情況很複雜,我已經漸漸地被排擠了,我們公司的孟總,現在只信任葉一凡和李欣怡。”

“這有有什麼關係?”

李成明眼眸閃爍言道“據我所知,你和你父親的徐氏投資公司,一直想要圖謀吞併了萌萌噠化妝品集團,難道不是嗎?”

聞言。

徐志宇歪着頭,仔細看了看李成明,兩人雖然算是認識,可交情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