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管怎麼樣,他總不能讓雲天殺了這個罪行累累的傢伙吧。

所以,這才緊急調來了直升飛機,自己也親自保護他。

不管怎麼樣,他都要用法律的武器來懲治這個傢伙。

“好,跟他去!”

皮特急忙點頭,這一次得罪的傢伙,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對付。

隨着他的一聲令下,保鏢們立刻保護着皮特坐上了電梯。

至於布里斯,則站在電梯門口,看着身後戰戰兢兢的肥豬。

這傢伙的背後所隱藏的罪惡,讓布里斯都感覺到格外憤慨。

握緊了拳頭的他,此時還不能發火,先把他帶出去,在慢慢審問。

“布里斯,真是謝謝你了,這個人情,我一定會還你的!”

腦滿腸肥的皮特,一臉諂媚的對着背對着自己的布里斯說道。

這種人,他當然想要拉攏,對比起來憲兵隊的那些傢伙,他們纔是真正厲害的存在。

“不用了,這是我的職責,不過一會離開,我還真有事問你!”

布里斯沒有回頭,他不屑於和這種人打交道。

先保住他的命,一會在做審問。

“什麼事情?”

皮特可是政治家,他最善於的就是聽人家的話外音了。

從對方的聲音以及口吻上,還有就是打來電話的請報上,皮特不得不重新評估這個傢伙了。

“你會知道的!”

現在還不是說話的時候,而且這皮特還帶着幾個保鏢。

只要一會上了飛機,就可以用無法搭載的理由,讓保鏢留下。

這是布里斯的打算,只是嫉惡如仇的他,口吻中,讓皮特開始懷疑了。

“噠噠噠……”

“噠噠噠……”

就在電梯緩緩上行的時候,突然間一陣槍聲傳來,讓電梯裏的人都是一愣。

布里斯也是一驚,他可是留了兩個親信在頂樓,這槍聲難道說是雲天先自己一步上去了嗎。

“怎麼會這樣!不是說安全嗎?”

皮特頓時渾身發抖,尤其是大概知道雲天底細之後,他更是聘請了城裏最厲害的保鏢小隊。

而且自己的別墅裏更是足有百人的保鏢團隊把守。

若不是今晚這個宴會格外重要,他不得不來的話,他纔不會出現在公衆面前呢。

敬酒不吃吃罰酒 “放心吧,我會保護你的!”

布里斯雙眉緊鎖,一伸手掏出的雙槍。

隨着電梯緩緩上行,他內心卻有些着急,因爲他知道,自己的手下根本不可能是雲天的對手。

若是真的遇到了雲天,恐怕只有送死的份了。

電梯緩緩上行,每個人的心情都不一樣。

而隨着電梯門的打開,剛好可以看到遠處,蜷縮在掩體後的兩個士兵。

伴隨着一顆手雷的爆炸,火光四濺下,布里斯頓時心頭一緊。

可就在他準備轉身的時候,突然後腰被人一腳踢中,毫無防備的他一個趔趄的衝出電梯。

“你幹什麼!”

布里斯穩住身形,這一腳並不重,但是卻讓他走出了電梯。

回過頭來,憤怒的看着電梯裏的皮特,而此時五六把手槍已經對準了他。

“我纔不會相信你的保護呢,你先照顧你的人吧,別逼我開槍!”

皮特一臉橫肉不斷的跳動着,前方的槍聲和爆炸聲,他可是看的清楚,聽得真切。

尤其是剛纔電梯裏的對話,他絕對不會和這個布里斯離開的。

而此時保鏢手中的槍口,已經對準了站在電梯門口的布里斯。

“他在這裏,就更加證明他不想讓我們坐上飛機離開,如果你從地下車庫走,只會引來更大的麻煩!”

布里斯看着皮特,這傢伙一旦離開自己的視野,恐怕就會中了雲天的計謀。

“我和你走纔是死路一條呢,你留在這裏拖住他,也算是我欠你一份情了。”

電梯門緩緩關閉,皮特一臉冷笑的看着布里斯。

有他在攔住雲天,自己才能高枕無憂。

布里斯還想阻止,但電梯門卻已經關閉,上面閃爍的燈光證明,他們正在一點點的下落。

“哎!”

布里斯憤怒的錘了一下電梯門,可現在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轉身衝上天台的他,急忙匍匐前進的來到了兩個士兵的身邊。

“什麼情況?”

此時,手雷還在不斷的炸裂,無法擡頭的布里斯急忙對着兩個人問道。

“這傢伙帶了很多手雷,而且扔的非常精準,直接把他們逼到這裏了。”

兩個人蜷縮在那裏,其中一個人的手臂還有鮮血。

剛纔雲天一槍,正打在他持槍的手上。

雖然手沒有受傷嚴重,但是槍械卻被打廢了。

“他是不想殺人,否則你們早就是屍體了!”

布里斯長出了一口氣,看着那變形的槍械,就憑雲天的本事,絕對不會打偏。

“直升機尾翼被打壞,現在直升機已經無法使用了!”

另一個士兵咬着牙,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可怕的傢伙。

不僅那手雷扔的非常精準,而且點射更是圍着他的身邊。

剛剛探出頭去,鋼盔就被打落在地,第一次遇到如此高手,他根本不敢擡頭。

但是遠處,直升機的唯一被他破壞,直升機已經無法使用了。

“我知道了!”

既然雲天不想殺人,而且事實也證明雲天說的並不是假話。

於是布里斯突然高舉着雙手,緩緩的從掩體之後站了起來。

“是我,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談談了!”

布里斯對着三十多米外的雲天喊道,高舉雙手的他,沒有絲毫想要進攻的意思。

邪皇盛寵:鬼醫傾城妃 “你來的這麼晚,應該已經查到了那些資料了吧!”

雲天當然不會探出頭,因爲他身邊還有兩個士兵呢。

不過他並沒有在開槍,而是靠在掩體後,一臉微笑的說道。

“沒錯,所以我對你保證,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請相信法律的公正!”

布里斯不得不承認,這個皮特果然是一個血債累累的政客。

“對不起,我可不相信你們國家那專門爲富人譜寫的法律,而且我的人不能在等了!”

雲天當然不會放棄,此時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阻止了對方從空中逃離,相信另一邊的李清揚此時也準備就緒了。

“我用我的人格保證,一定會救出你的朋友,而且他現在已經離開了,你惟有相信我才能把這件事情解決了!”

布里斯站在那裏,看着掩體,雖然看不到雲天,但同樣身爲戰士的責任感讓他無法忍受爲這種傢伙服務。

“你覺得他逃得掉嗎?”

雲天冷笑着抓起了一顆手雷,直接拔掉了上面的保險栓。

“可是你走不掉,別讓我們成爲敵人,我知道你不想傷人!”

布里斯看着緩緩站起身來的雲天,一連真誠的說道。

“敵人不敵人我不在乎,如果你身上稍微有一點點軍人的骨氣,就幫我完成一件事情就好了!”

雲天突然扔出了手中的手雷,這讓布里斯頓時一愣。(。) 手雷不斷的噴射着白煙,而云天依舊是一臉的笑意。

隨手一揮,手雷就被丟了出來,這讓站在三十米外的布里斯也是一愣。

因爲這手雷,並不是扔向他,更不是扔向他的手下。

雲天竟然把這手雷,從頂樓上拋了出去。

布里斯還沒有反應,雲天卻一臉笑意的向着右側跑了過去。

這正是手雷掉落的地方,布里斯急忙快步跟了上來,但三十米的距離,又豈是一下子就能追上的嗎。

布里斯就眼睜睜的看着雲天,只見他來到邊緣的時候,毫不猶豫的右腿一蹬。

整個人凌空躍起,猶如大鵬展翅一般,半空中抱緊身子的他,又猶如流星一樣,向着地面快速落去。

“記得接我電話!”

半年空中,沒有攜帶任何低空跳傘工具的雲天,卻不忘指了指天台。

可是,布里斯卻努力的瞪大了眼睛。

雖然這酒店也才二十多層,但也是一個近百米高的建築。

枕上歡:天降鬼夫太磨人 雲天就這樣不帶任何保險設備一躍而下,他不是自尋死路嗎。

追到邊緣,布里斯向下一望,此時他才反應過來,雲天下落的目標並不是地面。

這棟酒店臨街靠海,雲天所選擇的這一側,正是酒店的碼頭。

碼頭上,此時還停放着幾輛白色的遊艇。

那距離酒店十餘米外,就是大海了。

但不管怎麼說,這八十餘米高的距離,已經近乎於人類的極限了。

現在的高臺跳水最高紀錄,也不過是六十多米而已。

雲天難道說是鋼筋鐵骨不成,竟然敢從這裏縱身一躍。

半空中,雲天團成一團的身體開始打開,努力控制平衡的他頭上腳下。

急速墜落也不過兩秒不到的時間,但腎上腺素的分泌,讓雲天感覺時間足夠久了。

眼看着,雲天距離那水面不足二十米。

零點幾秒之後,他可就要和海水來一次緊密接觸了。

誰都知道,這水的張力不小,一旦高速落在上面,衝擊力絕對不比水泥地面小。

這要是落在上面,恐怕雲天也要受傷不輕。

“砰!”

可就在布里斯還在擔心雲天這一下會不會出意外。

突然間一聲爆炸,讓他頓時明白了過來。

伴隨着爆炸聲,雲天剛纔丟出的手雷,終於在水中引爆。

撿起足有兩米多高的浪花,瞬間將雲天吞噬。

“竟然利用爆炸力,破壞水面的張力,真是夠玩命的!”

布里斯不由的搖了搖頭,這傢伙還真是夠拼命的。

但是,這其中的控制力以及對於手雷爆炸的時間計算,絕對是非常的精準。

現在他不由的再一次感嘆,這個傢伙的實力之強,絕對在自己之上。

“隊長,怎麼辦?”

身後的兩個人,此時也跟了上來,看着下面一片的安靜,他們立刻端起了槍口。

不過,除了水花還在盪漾,裏面卻根本看不到雲天的身影了。

“算了,我們已經盡力了,是皮特自己找死!”

布里斯搖了搖頭,轉身向着雲天剛纔躲藏的掩體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