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的紋力不斷的消融。

就連地面都有著陣陣受壓的聲音響起。

就在這時,楊天幸因聽到腳下的聲音,下意識看了腳下一眼。這一看,便僵在原地。

而與他對峙的萬爾豪,同樣下意識隨著楊天幸目光看向自身腳下。

同樣的僵住。

二人身上的紋力,就這樣消散,但身上的動作仍然保持著剛才的僵持。這種詭異,令那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紋者,此刻也顧不得太多,轉身就跑。

…………

鳥瞰此地。

風雪山脈長期下雪,也有著北方特性的原因。

可以說,地面的積雪從來沒有被消散過。縱使被人為的消散,在如此風雪之下,很快便再次積住。而此刻,在風雪山脈某處,有著一個黑色的圓圈空地,因為兩人的戰鬥而被掃除。

但在此地上,有著一個紋圖。

驟一看去,此紋圖簡單至極。就像萬爾豪【萬兵圖】中最簡單的部份,又像【壁牢】等等只需幾筆紋線便能形成的紋圖。 總裁有疾:老公請克制! 但當真正的深究看下去,卻是發現深不可測。

每一道看起來簡單的紋線,裡面卻是由以千萬計的紋技合攏而成!

雖然他們二人都沒有見過這一道紋圖,但卻在腦海中瞬間意識到紋圖的意識──水。

當二人回過神來,便傳來一道驚天的獸吼!

「吼!!!」

整座風雪山脈都震動起來,二人同時仰首看向,只是風雪山脈的山頂之上,因這一道獸吼引動的聲波,令積雪震動,繼而展開雪崩!

轟隆隆隆隆……

一些紋獸在此雪崩當中,幾乎毫無懸念地碾壓。無數紋獸瘋狂的向山下奔去!

遊戲王之背後靈系統 而萬爾豪與楊天幸都是一個激靈,便馬上一同向山下跑去! ?第二百三十八章──妖雪豹

楊天幸速度最快,紋者擅長的本來就是力量與速度。而萬爾豪雖然略遜,但替自己加持了輕靈紋,也是緊緊的隨著楊天幸沒命的飛跑著。而該死的是,這個方向正是那因為萬爾豪出手而倖存的紋者逃跑的方向!

楊天幸目光一冷,在逃跑而際順道出槍,想要了結他。

嗡……

又是一道紋劍射出,擋住了楊天幸的槍勢!

「你這小子真是煩人!」楊天幸一擊未果,也並不糾纏。畢竟現在最重要的,是從這場災害中活下去。而令他驚喜的是,在見過那道神秘的紋圖后,他對於紋力紋技的運用都有了相當顯注的增幅。但此刻不是深究的時候。

萬爾豪看了那人一眼,便知道以此人的速度,斷無活著的可能。他面色不變,十指揮舞。輕靈紋落在他身上,然後便不顧他的反抗,直接扛在肩上。

很難想象,一名只有十三歲的少年,就這樣把一個成年男子抗在肩上飛奔。雖然速度比起那名紋者單獨跑著還要快,但畢竟背了一個人在身上,其速度比起之前慢多了。

那紋者沒命的喊著:「快點!再快點!」他駭然的看著快要撲面而來的紋獸與雪崩,已經嚇得快要失禁:「再快點!」

萬爾豪皺著眉頭看了他一眼,卻沒有說甚麼。

前面的楊天幸更是氣得大罵起來:「你這個爛好人!那傢伙是惡霸!」

萬爾豪盯了楊天幸一眼,仍然沒有說甚麼,就像木頭般沉默向前奔跑!

吼!

後方陡然傳來一道獸吼,才剛響起的時候還好像在遠方。到回過神來已經來到身後!

好快!

萬爾豪只來得及強自回頭,屈指彈出。粗糙而簡陋的紋線化成一道小刀,射向身後!

叮!

小刀打在一頭通體雪白的豹子身上,卻只能令它的身影慢下來。

「是妖雪豹!」那名被萬爾豪背在身後的紋者面如死灰,妖雪豹在風雪山脈中,可說是凶名赫赫。豹類紋獸,向來以速度聞名。而妖雪豹中的「妖」字,意指其神出鬼沒、如妖如魅。

妖雪豹的豹皮天生有著融入環境的紋圖,加上其速度,成為風雪山脈中最不想碰到的紋獸之一。以妖雪豹的速度,在這場雪崩中活下去並不困難,現在對它而言,只是一場狩獵。

妖雪豹低吼一聲,身影再次隱沒在風雪中,難以捕捉。

萬爾豪皺著眉頭,一邊奔跑卻不斷的散發出感知,想要找出其妖雪豹。就在這時,他只感肩膀一痛。當他看向,只見一柄短刀不知何時已插進自己的左肩,透著紅袍的縫中鑽入。

而他抬起頭來,卻看到那剛才滿臉驚恐被他背在身後的紋者,此時卻是一幅猙獰的臉孔,緊咬著牙。把手中的短刀緊緊扎在自己的身體內。

「既然你要當好人,那就當到底吧!」也許是因為生死危機,那位紋者動作很快,那刺進身體間的手狠狠一扭,然後抽出。身形躍起的同時一腳把萬爾豪踢向那頭妖雪豹!

感受到血氣,妖雪豹那雙如幽靈般的獸眸泛過一抹狂熱,向著萬爾豪撲去!

「你白痴啊!」遠方的楊天幸恨得牙痒痒,但還是停住逃跑之勢,向後跑回的同時紋力發動。那隱在袖袍間的左手再次布滿絢目至極的繁花紋圖!

春眠不覺曉!

粉色如花粉般的氣團,擋在妖雪豹與萬爾豪之間。

只是妖雪豹身周泛過一抹陰冷的紫氣!

噗!

遠方的楊天幸狠狠的吐了一口血,紋技被破,反噬之下一個照面便受了重傷!

雖然楊天幸在種種增幅下能夠越級挑戰,但眼前的妖雪豹比起他高出兩個境界,絕不是能夠正面碰撞的敵人。縱是如此,出自四季天世代相傳的強大防禦紋技,還是把妖雪豹的攻勢擋住了一瞬間。

而單是這一瞬間,足夠楊天幸趕到萬爾豪的身邊。

他死死的拉住了萬爾豪那件張揚的大紅袍的后領,然後沒命的向前狂奔。

萬爾豪仍然是木無表情,彷佛被刺中的不是他。只是他的目光卻是看向那快要逃離的那名偷襲他的紋者。左肩受重創,但仍能動的右手屈指一彈,紋力化紋。兩柄長劍從后貫穿了那名紋者的身體,至死之時面上仍然掛著難以置信之色。

或許感到楊天幸與萬爾豪的難纏,那頭妖雪豹在猶豫片刻后,便撲向已倒地的那名紋者,咬住了他的後頸。在離開之前,妖雪豹還陰冷的盯了他們一眼,便在身後雪洪席捲而至的瞬間消失在原地不見。

楊天幸還一直大聲的罵罵咧咧著,否則會被身後雪洪的聲音蓋過:「你說你是不是白痴!還因為那個廢物與我一戰!」

萬爾豪沒有回應,卻是突然開口:「左邊。」

楊天幸一愣,看向左方,赫然又是二人曾經待過的那個山洞!

他馬上便意識到,若是拖著萬爾豪,其速度絕對趕不及逃離這場災難!但要他放棄萬爾豪……他還是辨不到。只是在一秒里,他便當機立斷,身影如一道折射的銀光,把方向轉到那個山洞撲去!

就在二人沒入那山洞的瞬間,身後的雪洪已經如鋪天蓋地般湧進洞口!

「操!」楊天幸右臂已經消失在原地,槍如雨下,竟然在一瞬間把雪都轟退起來!只是他明顯堅持不了多久。而萬爾豪跌進山洞之際,便把目光從洞里一掃。

很快,他便揮舞袖袍。

幾根紋線刻劃而成的長棍,狠狠的抽在洞里的幾塊大石上。

大石受力,向著洞口飛向!

轟轟轟轟………

數塊大石,轉眼間便把洞口封堵。

萬爾豪本就重傷,在透支發動紋力后,更是眼前一黑的昏倒過去。

楊天幸同時軟倒在地。

轟轟轟……

整個風雪山脈,變成了白色的世界。

岩石、紋獸、植披,逃得慢的都被蓋在雪下,彷佛說明著天地自然的威嚴而不可侵犯。

卻是沒有任何人注意到,那被封堵在山脈某處的兩位少年。

……………

徐焰迷糊的醒來,卻發現早已到了正午。

那晚的狂歡令他喝倒了。

他下意識的看向周圍,無數酒罈歪歪斜斜的落在地面或案桌之上。

一旁的楊春還抱著酒罈睡得正香。 ?第二百三十九章──鳳鳴輦

而金千機同時趴在案桌上,嘴裡一片晶瑩流遍。

徐焰拍了拍臉龐,卻發現仍然昏昏沉沉。

狀態如此,去外門也是沒用。

想到這裡,乾脆不去了。

狼狽的走到自己的床上,再次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漸漸入黑。

徐焰走出房間,已看到那凌亂的主廳被整理乾淨。楊春看到徐焰也是打了個招呼:「昨天的酒真夠勁兒。」

徐焰咧嘴一笑:「誰說不是呢?」他張望了一下:「金小子呢?」

楊春向寢室那邊努了努嘴:「還在睡呢。」

徐焰點了點頭,看著天色:「我出去買了吃點喝點,楊大叔你要嗎?」

楊春揮手搖頭:「昨天太嗆,我可不比你們年輕。需要緩點兒,你自己吃吧。」徐焰便搖頭晃腦的走出湖畔小屋,向市集方向走去。只是沒走到片刻,便是一陣熾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徐焰那昏沈的腦袋猛地一個激靈,當他抬起頭看,撲面而來的是一道金色的火光。

當他反應過來時,只見一道熾熱便著火星的噴息噴得自己隱隱作痛。

在身前的,赫然是一頭通體燦金的禽鳥停在自己身前,呵氣如火。而在禽鳥的脖子上,卻是拉著一頭同樣金光閃閃的車輦。

一道嬌嫩而帶著濃重稚氣的聲音從中響起:「敢擋住本公主的車輦,人來,把這賊子拿下。」

「是,公主。」

應聲而出的,是一道彩光。

長彩的光芒,帶給令徐焰心神猛跳的警兆。他下意識便是一拍腰間,拿出一個古怪的圓筒!

…………

藍美美心情很差,因為金千機已經確認離開全清宮並從此不能回來。對於藍美美這個從小便喜歡那個長得很好看的金千機,她心情差到極點。她馬上便打探,金千機去了哪裡。然後得知,金千機從全清宮離開后,便住進了這遊子湖畔的小屋裡。

這個消息,令她的心情更差了。

自從雲府外門開學,金千機認識了徐焰過後,二人便一直在一起。縱使知道是同性,但對於只是少女的藍美美而言,徐焰便是搶走金千機的大惡人。

生性刁蠻的藍美美,自然對徐焰恨之入骨。

此刻看到徐焰,更覺得那顆光頭刺目之極!

此刻宣玲出手,藍美美認為是手到拿來。畢竟宣玲是出現全清宮的煉影殿。強大的【神行】紋圖,絕非徐焰這鄉巴佬能夠對抗。

但已出手的宣玲,卻是瞬間毛管直豎。

當徐焰拿出那個圓筒時,宣玲便感到一股滲人的寒氣自圓筒的洞口散發而出。

這是甚麼東西!

宣玲絕對相信自己的直覺,因此她的動作馬上便一轉。那身後拉出的七彩光芒隨著她身形如旋風般轉動,化成道道七彩勁風防住她的自身!

嗡……

古怪的響鳴,破空而至。

無數牛毛大小的細針射出,打在宣玲的七彩勁風上卻是瞬間便吹得四處散開。但宣玲的臉龐卻是煞白一片:「公主小心!」

千機箭,是金千機自第一世中習來的機關術。

當中的機關,至少超越這個不擅機關術的世界十個級別以上。雖然對於真正紋道高手不能造成真正的傷害,但對於藍美美這個嬌滴滴的女孩,還是足夠擊殺!

嗡……

這次的嗡嗚卻是清亮得多。

金色的車輦,彷佛被觸發了甚麼。一道道紋力波動,沿著車輦上的紋路,就像金色的液體流動!

鏗鏗鏗鏗……

輕飄飄的車輦珠簾,在紋力流動過後卻如同金剛所鑄,細針打在其上卻連半點傷害都未能辦到。

宣玲見狀,也是舒了一口氣。所謂關心則亂,她卻是忘了美美公主的【鳳鳴輦】是由百紋境的紋師銘刻紋圖,其自身的防護能力,能擋下三宮境或以下的任何級別攻擊!

縱是如此,看到那些泛著寒芒的銀針射來,藍美美也是嚇得花容失色,她尖聲厲喝:「好大的膽子,竟敢行刺本公主!拿下,斬了!」

「是!公主!」宣玲整個身體都顫抖起來。雖然被【鳳鳴輦】擋住,但若非如此……若公主有任何損傷……

作為影子,意味著全身心都交託給公主。哪怕有公主半點受傷,宣玲都無法原諒自己。她無法否認,從一開始她就沒有瞧得起徐焰。在她看來,只是一名略有鍛造天賦的跳樑小丑罷了。但就是一個照面……

想到這裡,宣玲俏臉含煞,身上紋力波動大盛。

就在出手之時,一道灰影撲出:「住手!」

一襲灰袍,一頭黑髮,那雙明亮而清晰的眼眸此刻卻是含著怒意。

擋在宣玲與徐焰身前,只是他的目光沒有看向宣玲,而是越過了,看向那頭金色禽鳥的車輦:「美美,夠了。」車簾揭開,露出一張小臉。徐焰一眼便認出,這名少女便是在雲府外門中,常常上課睡著的少女。但沒想到,這少女跟金小子竟然有一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