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外力的逼迫,以澤田綱吉軟弱的性格和拖拉的行事作風,他一直沒去找a子,他掰着手指算了下,兩已經超過一個月的時間沒說過話了,難道再無法和好了嗎?

近日,不斷有並盛中學的學生受到來歷不明的襲擊,從風紀委員到普通學生,已經有十幾受傷住院,甚至連笹川京子的哥哥笹川了平都受傷了。里包恩以關心家族成員是首領的責任爲理由讓澤田綱吉到醫院去探病,醫院他們遇到了探病的京子,現的澤田綱吉已經能自然地面對心中的女神了,他與京子簡單聊了幾句之後,就把關注的重點轉向笹川了平。

笹川了平告訴澤田綱吉,襲擊他的是黑曜中學的學生,他們似乎尋找什麼,打暈他之後還他身邊留下一個壞掉的懷錶。

被澤田綱吉抱懷裏的里包恩開口說道:“那些黑曜中學的找的是彭格列的十代目,因爲無法掌握十代目確切的情報,他們專門挑並盛中學的強者下手,那些留被襲擊的身上倒計時的懷錶,那很可能是他們下手對象的排名。”

“怎麼會……爲了找一個,他們竟不惜去傷害無辜的麼?不可原諒!”澤田綱吉將里包恩放下來,分別給山本和獄寺打電話,得知他們也遇到襲擊但沒受什麼重傷之後,他才鬆了口氣。

“這就安心了?”里包恩突然冒出一句。

“難道還有別有危險麼。”

“當然,按照並盛中的強者排名,排前列的肯定是雲雀恭彌……還有渡邊淳。”

“淳很厲害的,他怎麼可能會被打敗呢,一定不會的,不會的!”澤田綱吉強調了幾遍,也不知是說給別聽,還是安慰自己。

“正面對決的話,渡邊淳的確不會輸,但如果是偷襲的話,以他身體的缺陷,明白的。”里包恩毫不留情地拆穿澤田綱吉的自催眠。

一個穿着黑曜中學制服的藍色鳳梨頭男生舉着三叉戟,看着將他兩個部下踩腳下的a子,發出kufufufu的奇怪笑聲。

a子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將手機掏出來看了眼來電顯示,鳳梨頭男生恨不得吃掉他的眼神下從容地接起電話:“喂,綱吉,有什麼事嗎?”

聽到久違的聲音,澤田綱吉感動得快要哭出來了,不過現不是敘舊的時候,他迅速向a子說明了並盛中學連續襲擊事件。

a子看着襲擊事件的主謀說道:“沒事,已經教訓過襲擊的了,想他們應該不會蠢得再來找麻煩。”

說完a子便掛了電話,他挪開踩城島犬身上的腳轉身離開,主位上的鳳梨頭也沒有攔他。a子後腳剛離開房間,房間四個角上的紫色的霧屬性火焰熄滅的那一瞬間,房間成爲一片火海,這片火海是鳳梨頭少年的幻術,直到剛纔一直都被a子用‘絕對領域’的火焰能力壓制住。少年血紅的右眼中的‘一’消退下去,他揮動三叉戟,烈火便漸漸熄滅了。

六道骸看着a子離開的背影,那個名叫渡邊淳的傢伙,很強,從未失效過的輪迴之眼的幻術輕易就被壓制了,他甚至連六道骸的名字都懶得問,完全沒有被他放眼裏呢。

當晚,a子給里包恩打去電話:“艾斯托拉家族還搞骯髒的體實驗麼?別想隱瞞,今天遇到的那三個傢伙,分明就接受過體改造,如果沒認錯的話,那個頭頭移植的可是艾斯托拉家族引以爲傲的輪迴眼吧。”

a子因爲自身被基因改造的經歷,對體實驗極端厭惡,會這麼輕易地放過六道骸,也算是a子對他們產生同病相憐的感情。a子還是莫妮卡的時候,就曾曝光過幾個體實驗的家族並搗毀了他們的據點。只可惜還沒啃完艾斯托拉家族這塊硬骨頭,莫妮卡就香消玉殞了。

“艾斯托拉家族已經被遇到的那幾毀掉了,不過現還是有幾家黑手黨祕密進行體實驗。要重返意大利黑手黨的世界麼?”

作者有話要說:閱讀提示:請不要採取跳讀的方式閱讀本文,因爲本文幾乎沒有廢話,而且場景切換很快,有時幾乎一段長一點的文字就是單獨的一個場景,一目十行看過去很可能會看不懂在講什麼。 導讀:伸手一扯一拉,a子便將澤田綱吉壓身下

“要重返意大利黑手黨麼,紅色的魔女。”

“不,從來都不是黑手黨,只是白蘭的媽媽而已,既然他現已經獨立,也就沒有理由插手黑手黨的內政了。”a子拒絕得很乾脆。

“兒控是病啊,莫妮卡。”里包恩犀利地吐槽。

“哈哈哈,如果這是病的話,寧願一輩子都不痊癒。”

澤田綱吉和六道骸的戰鬥可以說相當的慘烈,一行光榮負傷住進醫院,看着彼此纏着繃帶的滑稽模樣,少年們笑得開懷,心與心的距離就不經意之間拉近了不少。住院養病的這段時間讓澤田綱吉痛並快樂着,快樂自然是和夥伴們的友誼更加堅固,痛則來自他那位不鬼畜會死星的家庭教師。傷口還沒好全就被裏包恩設計和雲雀前輩住進同一間病房,結果又被抽了一頓。感冒中的雲雀前輩比平時還要兇殘啊喂!

澤田綱吉悶悶不樂地整理着行李準備出院,住院的這段時間,a子一次都沒來探望過他,果然還是讓纖細的少年心受到了不小的創傷。澤田綱吉下定決心,這次回校無論如何都要和a子好好談下,結果他卻徹底撲了個空。

京子疑惑地眨了下眼睛:“澤田不知道麼? 官少老公輕輕愛 渡邊上個月已經向學校遞交休學申請了。”

一支利箭穿透了澤田綱吉單薄的胸膛,他捂着胸口問道:“淳爲什麼會突然提出休學?”

這時從旁邊插.進來一個帶着爽朗氣息的聲音,是山本武:“渡邊去意大利探親了,阿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嘛?”

再一支利箭穿透澤田綱吉:“爲什麼只有一個不知道……”

一個純黑長卷發的女生摟住京子的肩膀,是京子的閨蜜黑川花,她加入了幾的話題:“誒,渡邊真的是去探親麼,傳言不是說他去繼承親族的遺產的麼,以後他再也不回日本了吧。”

最後一支利箭深深穿透澤田綱吉的心臟,他低垂着頭慢慢蹲下來,雙手抱着膝蓋,晶瑩的淚滴一滴滴打落地面上,聲音帶着輕微的哽咽:“太過分了,竟然什麼都沒和說!”

“……”京子三默默。

“啊哈哈,”山本武乾笑幾聲,“阿綱,抱歉,沒想到真的不知道渡邊離開的事。渡邊走得很急,當時的電話又停機打不通,他就留了一封信讓轉交給,里包恩已經把信拿去了,所以們剛纔以爲跟們開玩笑。”

澤田綱吉瞬間石化原地,哭不是不哭也不是,他的臉漲得通紅,丟臉丟大發了。

當天放學之後,澤田綱吉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家,他粗魯地推開自己房間的門,定睛一看便見自家悠閒的家庭教師正給列恩做清理,他咬牙切齒地喊道:“里包恩!”

里包恩手中的列恩隨着主的想法幻化成一柄綠色的槍,他對着澤田綱吉連開三槍:“太吵了。”

澤田綱吉第一次沒有被裏包恩逼退,他走進房間將門帶上:“山本說他將淳寫給的信交給了,的信呢?”

“那個嘛,完成今天的習題之後再交給吧。”

拿自家家庭教師沒有絲毫辦法的澤田綱吉只能忍耐着完成今天的堆成山的習題,這是他第一次沒有抱怨,盡全力去完成習題,高度集中的精力不知不覺中竟然開啓了繼承自初代的‘超直感’,下筆猶如神助。里包恩彎起嘴角,這個笨蛋徒弟,完全沒有意識到a子他心中的地位有多高吧。

澤田綱吉如願以償地拿到a子的信,a子的信風格依舊秉承着短小的風格:綱吉,有事去一趟意大利,歸期不定。回來的時候會給帶特產的,勿念。

“淳去意大利做什麼呢?”得知好友並沒有拋棄自己的少年瞬間恢復元氣滿滿,他對a子去意大利的理由非常好奇。

里包恩翻閱了下澤田綱吉今晚做的習題,選擇題的正確率詭異地高達98%,他合上練習冊:“蠢綱,還記得六道骸他們麼。”

“當然沒有忘,難道淳是爲了六道骸去意大利的?!”

“六道骸被移植輪迴眼就是艾斯托拉家族體實驗的結果。體試驗是莫妮卡的逆鱗,他拜託幫他僞造身份加入意大利刑事警察機構。現他應該正陪那些體實驗的黑手黨家族玩警察遊戲玩得很開心,短時間是不會回來的。”里包恩說得神清氣閒。

不會干涉黑手黨的內政,並不代表a子就會放過那些觸碰他逆鱗的,既能打擊體實驗,又能完成小時候成爲正義夥伴的夢想,a子這一票乾得很值。

徹底摧毀進行體試驗的黑手黨家族之後,刑事警察機構的空降兵a子心滿意足地離開,只留連續加班了足足三個月被摧殘得不成形的刑警們抱頭痛哭慶祝惡魔的離去,再加班的話,他們就要死掉了。 永夜君王 現回頭看來,當初妄想給空降兵一個下馬威的他們真是太天真了!

a子也沒去找白蘭,他風塵僕僕回到日本,剛開機電話便響了起來,是里包恩的來電。

電話打通之後,里包恩直奔主題:“莫妮卡,幫一個忙如何?”

三個月高強度的工作着實讓a子吃不消,他的聲音帶着掩飾不住的疲憊:“欠一個恩情,能做得到的事就儘管說吧。”

“彭格列九代目和門外顧問選擇的指環繼承不同,只能通過指環爭奪戰選擇出繼承。對手太過強大,們的霧之守護者就拜託幫忙隨便訓練一下。”

“很簡單的任務,接下了。”a子點點頭答應了里包恩的請求,他隨口問道:“話說九代目選擇的繼承是誰?”

“那個啊……是xanxus,應該還有印象吧?”電話那端藏黑暗裏的里包恩露出個詭異的微笑。

a子嘆氣:“看來九代目對澤田綱吉成爲彭格列十代目的事志必得啊。”

里包恩狡辯:“怎麼會,九代目選擇的繼承可是xanxus啊。”

“彭格列大空戒指那唯有繼承初代血液的後才能佩戴的坑爹屬性,九代目是瘋了纔會把戒指交給他的養子。而且那隻巴利安的兇犬死忠九代目也不是什麼祕密,他怎麼可能會違背敬愛的養父去爭搶十代目的位置呢?肯定是因爲澤田綱吉總是猶豫,所以九代目爲了斬斷他的後路,便帶領養子一起爲他演一場隆重的戲。猜得沒錯吧。”

里包恩嘴角抽搐:“莫妮卡,犀利過頭了。”

“謝謝誇獎。”

和里包恩扯了幾句閒話之後,a子將手機扔牀上,大掃除,燒熱水,洗澡,煮碗麪對着電視滋溜地吃着,還不時因爲搞笑的鏡頭差點嗆到。

a子打個哈欠,擡頭看了眼時鐘,已經深夜一點鐘了。“吶,耐性太好了,算輸了成不,快點出來吧。”

伴隨着kufufufu的標誌性笑聲,幾縷輕煙慢慢凝結成一個形,他手握三叉戟坐a子面前的矮几上。“渡邊淳,許久不見,是六道骸。”

a子上下打量這個不帶敵意的少年,最後將視線停留六道骸的頭頂,他遲疑道:“似乎哪見過這個髮型。”

“……”六道骸膝蓋中了一箭,渡邊淳果然沒把放眼裏過!

“們曾經黑曜中學見過面,與彭格列做了筆交易,現是澤田綱吉的霧守,接下來請多多指教,渡邊淳老師。”六道骸磨牙,他還故意加重‘老師’二字的音量。

讓a子做六道骸的老師,是六道骸本提議的,他一是對a子的火焰技能非常感興趣,二是得知a子毀掉幾個體實驗室,對這個手段狠辣的產生了強烈的好奇。見到a子本後,六道骸少年心中的妄想全部破滅了。‘絕對領域’是拒絕任何使用死氣之炎的技能,使用這個技能之後,包括a子內的都無法使用火焰(絕對領域已用出,不包括內)。這個技能對幻術師來說簡直是白搭,而a子的幻術事實上使得比六道骸差多了,至少他絕對用不出能僞裝代替真正內臟的幻術。不過既然來了就別想輕易離開,a子家修養的幾天時間,可憐的庫洛姆妹子被a子以‘鍛鍊幻術=鍛鍊精神力=精神力強度由身體素質決定=鍛鍊身體’的等式爲理由,狠狠地訓練了一番體能。不過庫洛姆也算因禍得福,身體比以前健康了不少,臉色也紅潤起來。

自認爲老師當得不錯的a子霧之守護者對決當晚來到了並盛中學給庫洛姆加油,順便把買給澤田綱吉幾特產帶上。焦急地等着霧守出現的澤田綱吉看到a子的身影時,大腦瞬間被喜悅感淹沒。他結結巴巴道:“淳……是的霧之守護者麼?”

“笨蛋,妄想什麼,怎麼可能做的守護者。的霧守是的弟子,今天是來爲他加油的。”a子從袋子裏取出幾大罐巧克力塞澤田綱吉手裏,“給,這是特產,拿去分了吧。”

對於今晚的霧之守護者對決,a子只有一個感想:六道骸的出場很風騷,巴利安的演員很敷衍。那可是身經百戰的巴利安吶,一擊必殺是殺手基本中的基本,還給機會六道骸出來就已經徹底暴露了演戲的事實好嗎。澤田綱吉這羣果然還是孩子,真是……不能再好騙!

a子已經失去繼續觀看接下來的守護者對決的興趣,他和大家道別之後準備離開,卻被澤田綱吉攔住了去路:“淳,有事想和談,能到家來住一個晚上麼,反正也留有睡衣家,也不麻煩。”

a子看向里包恩,里包恩聳肩表示這種類似打炮邀約的臺詞絕逼不是他教的。a子嘴角抽搐,誰問這個,是問這麼晚去澤田家會不會太打擾,里包恩果然是骯髒的大啊!結果a子還是答應了澤田綱吉的邀請來到澤田家。

a子和澤田綱吉的睡衣是一起去買的,澤田綱吉上衣的卡通圖案是一隻抱着蘿蔔的兔子,a子的則是打瞌睡的綿羊。身高相仿長相還算不錯的少年穿着同款睡衣是一幅非常養眼的畫面,他們擠澤田綱吉的小牀上,誰都不說話。意大利連續三個月的奮戰積累下來的疲憊光靠回日本之後短短的幾天休息是無法消除的,等不到澤田綱吉的話,a子便沉沉睡去。聽到友綿長的呼吸聲,沒組織好臺詞的澤田綱吉也受到了感染,漸漸沉入夢鄉。

隔天澤田綱吉自然醒來的時候,他擡頭看了眼鬧鐘,連忙搖了搖身邊的:“淳,醒醒,都已經快十二點了喂!=a=”奇怪,名爲里包恩的兇殘鬧鐘今天怎麼沒響?

緋聞前妻:總裁離婚請簽字 a子緩緩坐起身,他無神的雙眼盯着膽敢吵醒他的,伸手一扯一拉,便將澤田綱吉壓身下。a子雙手撐澤田綱吉腦袋的兩側:“想死麼,螻蟻?”

兩不足十釐米的距離讓澤田綱吉清晰地感覺到a子噴撒他臉上的氣息,a子強烈的殺氣將他籠罩起來,澤田綱吉玩命地搖頭。

“看長得挺像綱吉的份上,本王就饒一命,滾!”說完a子一腳將澤田綱吉踹下牀,心滿意足地卷着被子再度睡去。

“……”澤田綱吉orz,就是綱吉啊喂,第一次見識友可怕的起牀氣,被嚇得腳都軟了。他透過窗戶看到頭頂插着竹蜻蜓懸浮半空中的里包恩,澤田綱吉瞬間明悟,怪不得他今天能睡到自然醒,擦,里包恩果然是故意的吧!

作者有話要說:卡文了orz今天雙更吧……

指環戰真相的靈感源自《(家教)鏡像反射》??by?灰色的西伯利亞

蘋果小米派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5-1811:16:36

青陽淼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5-1122:51:02

錦鯉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5-1117:32:30

謝謝親們的地雷,橙汁愛你們喲╭(╯e╰)╮ 導讀:xanxus覺得他的內心有什麼東西覺醒了

a子足足睡了二十四個小時,醒來的時候雲之守護者對決已經落下帷幕。澤田綱吉回到家時雙眼燃燒着鬥志,他告訴a子,九代目被作爲火炎動力源安裝莫斯卡機器的體內,如果不是他及時發現,九代目或許已經死掉了,他絕對不會原諒爲了十代目的位置而不顧父親死活的xanxus,澤田綱吉取勝的**從來沒有像現這般強烈。

a子澤田綱吉沒注意到的空檔和里包恩交換個眼神,爲了讓澤田綱吉成爲十代目,xanxus真是徹底扮了黑臉,仔細想想就知道,如果九代目真的出事了,意大利的黑手黨世界怎麼可能這麼平靜?那可是意大利黑手黨的第一大家族彭格列啊。心懷憤怒的心情,懵懂不覺黑手黨到底意味着什麼的澤田綱吉離黑手黨又近了一步。a子很懷疑澤田綱吉手染鮮血之後還能不能保持他的本心,所以他無論如何也不明白澤田家光爲什麼能狠得下心將自己的兒子推向一條不歸路。

同牀共枕也不失是一個和好的好方法,不需要太多的言語,澤田綱吉發現他和a子的關係已經回到最初的友好狀態,不過a子對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毫無所覺,澤田綱吉決定將這個祕密帶到棺材裏,被好友壓倒什麼的實是太丟臉了orz。

a子已經決定對指環爭奪戰袖手旁觀,他給求愛撫的澤田綱吉揉了揉毛:“如果想要贏得話,就盡全力上吧,等的好消息。”

a子離開之後,里包恩問自己的笨蛋徒弟:“還以爲會邀請他明天來觀戰呢。”

澤田綱吉搖搖頭:“不是說過淳不想再成爲黑手黨麼,而且當初莫妮卡會原因不明地死亡,和黑手黨也脫不了關係吧。讓他遠離黑手黨纔是對他最大的保護,不是麼?”

里包恩愣了下,他和a子都以爲澤田綱吉完全沒有成爲黑手黨的覺悟,卻不知道這個少年早已下定保護a子,保護媽媽和大家的決心。里包恩躍到澤田綱吉的頭頂:“蠢綱,拼死也要贏下這場戰爭!”

大空指環決戰當天早上,a子到寵物店去接回寄養寵物店的肉肉,三個多月不見,被寵物店養得胖了不少的肉肉繞着主轉圈跑,將狗繩全部纏a子的身上,肉肉二貨的動作二貨的眼神,成功地惹得寵物店的小美女笑的花枝亂顫。a子結過賬準備帶着肉肉上街溜達幾圈,剛出店門就看到了一個懸浮半空的嬰兒,他身穿黑衣戴着黑色的頭罩,鼓着一張圓圓的嬰兒臉看着a子:“們boss邀請您到們基地做客。”

a子還是莫妮卡的時候,與被稱爲‘毒蛇’的瑪蒙有過幾面之緣,竟然能得到這個愛錢如命的傢伙的忠誠,xanxus果然是個非常有魅力的boss呢。“是xanxus邀請,還是……九代目那個小老頭邀請呢?”

沒被告知a子身份的瑪蒙深深地看他一眼:“是九代目。”

與自己的猜想不出其右的話,肯定是里包恩那個傢伙告訴九代目‘莫妮卡’的事了,a子沒思索太久便點頭答應了邀請,他向瑪蒙伸出手:“瑪蒙抱着走吧,持續使用幻術很累的吧。”

瑪蒙哼了聲,傲嬌地腆着臉蛋降落到a子懷裏。巴利安日本沒有駐地,xanxus便率領巴利安堂而皇之地進駐了並盛最高級的酒店(日本酒店不分星級),高調得不能再高調。

會客廳內。

a子和九代目面對而坐,xanxus九代目右後方距離半步的地方雙手抱臂而站,他收斂起與澤田綱吉對峙時的戾氣,儼然一副守護者的姿態。a子一下沒拉住肉肉的繮繩,它便邁開腿走向兇狠的瞪視對肉肉來說簡直是如沐春風,每當它犯錯時,主就是這麼瞪着它的,真是太親切了!肉肉後腿曲起坐地上,前腳立地面,囧囧有神地與xanxus對視。第一次見到沒有被自己氣勢逼退的小動物,xanxus覺得他的內心有什麼東西覺醒了,好……可愛的狗狗。

a子對自家二貨狗狗的行爲抽搐了下嘴角,他看着九代目:“您找有什麼事?”

“首先要向表達感謝,彭格列家族實是太過龐大,牽一髮動全身,們並不方便肅清那些進行體試驗的黑手黨家族。真的非常感謝,莫妮卡。”九代目是彭格列成立以來最溫和的一代首領,他真誠直白的感謝讓a子有些不好意思。

“咳咳,只是看他們不慣而已,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a子難得這麼謙虛,也只有面對九代目這種溫柔類型的,a子纔會表現出這麼中國式的謙虛。

他們聊體試驗家族話題的時候,肉肉開始對xanxus產生強烈的好奇,它緩緩向xanxus靠近嗅了嗅他的味道,不知是因爲父親場還是別的原因,xanxus竟然沒有教訓這隻湊到他褲管上嗅個不停的狗狗。聞到和主一樣帶着鮮血的味道,肉肉親切地用它毛絨的腦袋蹭了蹭xanxus的小腿,尾巴左右搖晃起來。

a子看看玩得不亦樂乎的肉肉,對xanxus說道:“肉肉被寄養寵物店,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遛彎了,能拜託替帶肉肉去玩一會麼?”

xanxus對這個提議不是不心動,而是他現正守衛的崗位上不能擅自離開,九代目接受到養子的眼神,略微點頭同意了a子的提議。xanxus強忍想要向上彎起的嘴角,他板着臉拾起肉肉的狗繩,用不太熟悉的日語命令道:“肉肉,和一起出去。”

肉肉竟也很聽話地跟着xanxus離開了會客廳。

支開了xanxus,a子雙手支撐桌面上,身體略微前傾,眼神帶上攻擊性:“您找的重點應該不是爲了向表達感謝這麼簡單吧,九代目?”

九代目沒有否認a子的提出的質疑,他沉默了一會,將一張背面朝上的相片從桌面上滑到a子手裏:“找來的確是爲了別的事,想這個應該不會陌生。”

a子接住相片將其翻轉過來,他一眼便認出相片上最吸引眼球的,明明穿着最中規中矩的黑西裝,那雪白的頭髮、掛脣邊痞氣的微笑以及左眼下的倒皇冠式的紫色印記卻一下讓他衆多黑手黨中脫穎而出。他站黑手黨的宴會上,手中拿着酒宴上的香檳酒杯,笑眯眯地回頭看向鏡頭的方向,無疑是發現了有偷拍。

“只有不稱職的母親纔會對自己的孩子陌生。”a子輕易便承認了白蘭和自己的關係,他將相片再次翻過來扣桌面上,“白蘭不過是個新生代的首領,竟然需要九代目親自爲他來找,不知到底所爲何事呢?”

“傑索家族最近盲目擴張的動作太過危險,已經引起非常黑手黨家族的不滿了。白蘭到底還是太過年輕,他的行爲不僅給大家造成麻煩,也會給他自身帶來危險。”九代目的意思非常明顯,便是希望a子重回意大利黑手黨。

a子嗤笑:“九代目,是不是老了?不管黑手黨再怎麼打着正義的旗號行事,終究也是遊走法律之外的組織。面對危險、面對死亡,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麼。不認爲以黑手黨的標準定論,白蘭的行爲有什麼不妥,又不是毀滅世界。”

已經垂垂老去九代目無法反駁a子所說的話,他嘆了口氣。即使談判破裂,這位老依舊友好地向a子伸出手:“如果改變主意的話,隨時可以來找。”

a子沉默地與九代目握了下手,起身向這位爲了彭格列奉獻畢生精力的老行了個禮,便離開了會客廳。

a子找到xanxus的時候,他正和肉肉玩得非常開心,完全看不出他今晚即將去打一場會毀掉自己辛苦建立起來的聲譽的必輸的戰役。“肉肉,過來。”

聽到主的呼喚,肉肉不捨地蹭了蹭xanxus之後撒開腿跑到a子的身邊,不捨地回頭對xanxus叫喚幾聲,他真的非常喜歡這個新認識的類。a子沒有對xanxus多說什麼,便牽着肉肉離開了酒店。

a子與肉肉的遛彎都是由肉肉挑選喜歡的方向亂走,因爲每次肉肉都能順利地回到家,所以a子便由得肉肉帶路。一路上a子心不焉地思考着自己和九代目他們的差距,他爲了保護自己的孩子,爲了和媽媽重逢,已經捨棄了太多的東西,他完全沒有餘力去考慮過要爲家以外的做些什麼。九代目和xanxus他們爲了彭格列的未來犧牲,a子自問是做不到的。

肉肉停下了腳步,它對主叫道:“汪汪!”

a子回過神來:“怎麼了?”

肉肉擡起爪子撓了撓面前的牆,a子這才意識到肉肉走到了澤田綱吉的家,三個多月沒見到澤田綱吉,肉肉一定是很想念他。a子笑着按響了澤田家的門鈴:“肉肉,綱吉最近很忙,他不一定會家哦。”

不一會,從屋裏傳來摔倒和痛呼的聲音,肉肉不愧是狗生大贏家,這都被它逮到澤田綱吉正好家。與平時不同,澤田綱吉身上穿了件黑色的無袖針織衫,這是列恩吐出的耐炎絲製作成的特殊防禦制服。

澤田綱吉爲a子拉開鐵門之後,a子並沒有走進,他笑道:“帶肉肉遛彎,它就跑到家來了,看來是很想念綱吉呢。”

“說起來真的好久沒有見到肉肉了,肉肉,過得還好麼?”澤田綱吉蹲下來揉了揉肉肉的毛,任由肉肉用它微刺的舌頭舔得滿臉口水。

“澤田綱吉,今晚的戰鬥害怕麼?”a子突然問道。

a子很少稱呼澤田綱吉的全名,會稱呼到他全名的時候,就表示a子是認真的。雖然他和里包恩都知道這場戰鬥的勝利是屬於澤田綱吉和他的守護者們的,但澤田綱吉並不知情。到底是什麼支撐着膽小的澤田綱吉去面對這麼可怕的對手?

“很害怕,”澤田綱吉撫摸幾下肉肉,站起身來直視a子,“但是爲了守護大家,一定會贏的!”

原本遇到一點小事就手忙腳亂的澤田綱吉,到底是什麼時候成長到能守護大家的地步的?a子突然露出一個笑容,很像呢,澤田綱吉和九代目、xanxus一樣,都爲了守護大家而努力戰鬥,這就是大空吧。

a子輕輕擁抱年輕的大空:“勝利女神與同,澤田綱吉。”

突然想到,如果fatezero裏的人有死氣之炎的話,會是什麼屬性……

夫人肯定是晴,舞彌是嵐,切絲是大空,其他人呢_(:3∠)_總覺得不太好定義 [綜]中二病也要當媽媽 55055你是渡邊淳 如吃如醉,總裁的單身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