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豬隊友一旦多了起來,聯邦也扛不住吧。

果然,這個時侯,很多同學也想到了這一點。

突然有人問道:「老師,為什麼我們不想辦法,讓這個世界沒有戾氣呢?」

「是啊……」

這個時侯,大家突然反應過來。

因為人類社會上的各種矛盾,才會讓社會上滋生出各種各樣的戾氣,也才因此爆發出魔劫。

那麼,如果從源頭上掐斷這些戾氣的誕生,不就可以解決了么?

總裁的獨家寶妻 石岩青嘆了一口氣,說道:

「大家的這個問題,可以用白大的一句話來解釋,白大說過,我們人類,從歷史中得到的唯一教訓,就是我們從來沒有從歷史中得到過教訓,所以,我們的歷史,總是在不斷的重複上演……」

王澤:「……」

什麼都說完了,

讓我裝一次逼會死啊! 「大家不用太擔心。」

見到所有人似乎被嚇住的神情,石岩青語氣輕鬆的說道:「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會為大家制定修行方案!」

「當然,如果有害怕的,這個時侯可以選擇退出!」

說到這裡,他笑著問道:「有沒有想退出的?」

無人回答。

聯邦已經成立了幾百年,修鍊的觀念,早已深入人心。

甚至,修鍊者能力越大,責任也就越大的觀念,都已經被寫入法律了。

所以,只要不是真正的奇葩,是沒有人會選擇退出的。

雖然,這個社會也經常強調人人平等。

說什麼不同崗位只是社會分工不同……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修鍊才是上升的最快捷的通道。

退出是不可能退出的,這輩子都不可能退出。

只有修鍊,才能維持得了生活的樣子。

見到沒人退出,石岩青隨後說了一些鼓勵大家的話,不過在王澤看來,這其實都已經沒必要了。

畢竟,搞不好就是下一場魔劫就快爆發了。

大家既然選擇了修鍊,誰還敢不認真啊。

普通人也許還好一些,畢竟,有修行者擋在前面。

在之前,也不是沒遇到過魔劫爆發,在歷史書上,最多也就是記載著,經濟下行,物價上漲,股市跌停等情況外,對普通人也就沒多少影響了。

可修行者不一樣啊。

修行者是必然要面對這些的。

不努力修行,以後遇到危險,死了也白死。

用那們穿越者前輩的話說,這就是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的道理。

很明顯,聯邦這是在組織民間的力量了。

畢竟,魔劫真要是全面爆發到話,聯邦再地方上的守護力量,肯定會捉襟見肘。

在各個地方,就地培養一支力量,就很有必要了。

也就是說,這些精英班的學生,不但會成為鎮壓地方的力量,還有可能成為對抗魔劫的預備役。

這種情況下,大家除了拚命修鍊,其實也沒有其他路可以走了。

王澤現在更好奇的是,這位會怎麼給大家制定修行方案。

要知道,修鍊可沒辦法搞一刀切。

在這個世界,沒有人能懂得所有的修行體系。

所以,在大學里,一般也會有很多不同專業。

而這些不同的專業,其實就是代表著不同的修鍊方向。

大家考進大學后,都可以根據自己的覺醒方向,選擇專業。

可現在在高中,肯定沒有這樣的條件。

石岩青自己就是文士,總不能讓他教大家體育吧!

不過,王澤的疑惑,並沒有持續太久。

石岩青在說明了成立精英班的背景后,見沒有人退出,便對繼續說道:

「既然沒有人退出,那我們就接著開始了。」

他看了一眼大家,說道:「還沒有覺醒的同學,請留在教室里,一會兒兩位老師會為你們量身定製培訓方案……」

說到這裡,他看了看已經覺醒的同學,頓了一下,才接著說道:「已經覺醒的同學,都來我辦公室一趟。」

很明顯,這是要分開訓練了。

當王澤跟著大部隊來到石岩青的辦公室時,發現所有人,都正在不停的打量對方。

他所在的這所高中,教學質量還是不錯的,跟著來到辦公室的,足足有十四人。

除了重點班有七人覺醒,他所在的班級還有三人覺醒外,其他班級,還有四人已經覺醒。

要知道,高中分班時,基本上是按中考的考試成績進行分班的。

他所在的班級,算得上是重點班之下,成績最好的班了。

而兩個班級,也差不多把成績好的同學都瓜分得差不多了。

在這種情況下,後面的班級還有幾人覺醒,其實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石岩青從到了自己的辦公位上,見到大家站好后,推出了一撂文件,說道:「這是一份免責協議,你們一人一份,看一下,覺得沒問題的話,就簽個字吧!」

說完后,他把協議遞給了大家,人手一份。

王澤看了一下,上面主要的內容就是大家進入這個精英班后,老師會帶領大家去參與一些實戰訓練。

當然,目標都會是一些超凡事件。

雖然有老師跟隨,但是,這種事情,誰也不敢保證不會出意外。

所以,需要大家簽一份免責申明,申明在實戰訓練過程中出現意外,與學校無關……

當然,隨著免責申明一起的,還有一份聯邦保險公司的保險合同。

學校已經為大家購買了一份巨額保險!

因為在大學里,其實就有類似的課程,所以,王澤並沒有什麼疑問。

當他把名字簽上后,發現這些同學們,也差不多簽完了。

收回合約后,石岩青仔細的對照了一遍,發現沒有問題后,不由笑了笑:「大家放輕鬆一點,這就是個例行公事,而且,你們就算戰死了,也有保險公司會給你們家人足夠的賠償……」

其實,你可以不加後面這句的……王澤內心吐槽了一句。

不過,他並沒有出來質疑什麼。

這本來就是大學生覺醒后必經的標準套路。

既然是標標準套路,那麼,接下來肯定會有標準套路中的一些好處吧。

畢竟,光讓大家付出,而沒有回報的話,肯定也沒有人願意。

果然,石岩青隨後打開了自己的電腦後,把顯示器轉過來,對準了大家后說道:

「這家網店,是聯邦的一家軍工廠直營店,裡邊有各種各樣的武器裝備,應該能滿足你們的一切需求了,你們可以在這裡先選一身裝備,對了,賬號和密碼就是你們的學生證號碼和號碼后六位數字,你們的額度,已經發到你們的對應賬號上了。」

「對了,沒有手機的同學,可以用我的電腦下單,有什麼不懂的,也可以問我……」

實際上,不用他說,大家便已經打開了他所說的這個網址。

王澤甚至都不用輸入網址,直接在這個網站的APP上,就找到了這家店鋪。

對這玩意兒,他熟的不能再熟了。

這就是那種把實體店鋪殺的潰不成軍,天天讓大家買買買的那種網站啊。

他之前拿到手機后,就了解過這個網站了。

差不多就是前世的那個某寶和某東的集合體。

在這上面,除了衣食住行這些東西外,還有與修行相關的物品。

築基丹,基因強化藥劑,法寶,飛劍,鎧甲……

應有盡有。

當然,也包括修行法門。

甚至,還有人在上面出租時間,只要有錢,還可以讓強者來指導自己。

王澤當時就懷疑過,這玩意兒,搞不好也是那位穿越者前輩的手筆。

畢竟,大家雖然都在傳他已經飛升了,但又沒有證據能證明這一點。

天知道他是不是還在某個角落裡苟著。

在之前,他可是對這上面的裝備,垂涎三尺的。

畢竟,這些裝備雖然沒有附加屬性,但質量卻不差。

他估摸著,要是買一身裝備的話,那個新手副本,估計都能直接碾壓過去了。

比如那些鎧甲,就絕不是那種新手副本里的那些怪物能破防的。

不過,這種想法,也只能是在腦海里想想罷了。

他又沒錢。

此刻聽到有免費額度,哪裡還忍得住?

他連忙在店鋪中,找到了鎧甲分類。

因為已經有武器和盾牌,他現在最差的,就是鎧甲了。

兩萬塊全砸用來買鎧甲上的話,已經能買到不錯的鎧甲了。

然而,就在他尋找著心儀的鎧甲時,突然一道驚呼,響了起來。

「石老師,我們的額度怎麼不對?」

「額度不對?」

寵婚醉心:老公,求別寵 一想到這位石老師,連組織的羊毛都薅,王澤內心就不由『咯噔』一下。

不會這麼坑吧!

每個人兩萬的額度,可是寫進了之前的協議中的。

他連忙點開自己的個人中心。

然後,當看到個人中心裡的額度后,他不由愣住了。

他發現,自己的個人中心裡邊。

居然不是兩萬額度。

而是五萬……

「大家別在意。」

就在所有人面面相覷的時侯,石岩青在一旁說道:

「這就當老師的一點心意吧!」 王澤發覺,自己越來越看不懂這位石老師了。

他能去陪女學生吃麻辣燙。

哪怕是人家主動勾引他的,但他能上勾,說明,他至少不是一個純粹的好人。

至少,不像是一個有擔當的人。

可是,當他以為是自己的過錯,才和前妻分開后,他又陷入了走火入魔的境地。

光是說他不負責任,好像也不太恰當。

他能帶出聯邦百強戰隊……

但是他又能幹出薅組織羊毛的事情。

而現在,他卻主動掏腰包,提升了學生的額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