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道人類的身影,相比起來就比那狼首人身惡魔弱小了許多。

但方昊天內心清楚,此人的強大也絕非也現在的實力所能對抗。如果此人真的是人類,那必定是人類當中金丹仙人的頂尖存在。

若放到四宗,至少也得是跟焦鴻博這個劍宗二長老同等的地位,甚至更高。

「你真讓我失望。」狼首人身的惡魔冷聲道:「你化名仇池潛在劍宗這麼多年居然都無法控制掌控,現在連四大宗主人在哪裡你都不知道,你還好意思來見我?」

此魔一開口嚇了方昊天一大跳,其身邊那人就是仇池?

此魔開口說的居然是人類的語言。

仇池果然沒有受傷的樣子,精神的很。

仇池臉現苦澀道:「帝上,四大宗主能夠建立四宗自是非凡人,不管是實力還是智慧都在屬下之上。」

「無能就是無能,何需找借口。」狼首人身惡魔道,「但這次你能慫勇四宗攻打地龍山也算是奇功一件,我暫且饒你性命。」

「嘿嘿。」仇池陰陰一笑,道:「這一次四宗算是精英盡出,若將他們全部葬送在地龍山,那四大宗主再是厲害也不得不讓四宗休養生息好長一段時間無力再對我們進行打擊,這樣帝上就有足夠的時間將所有族人整合在一起,到時就能將無魔城打下。」

「只是這代價有點大啊!我多年的努力也將會與那幫卑微的人類同歸於盡。」

狼首人身惡魔感么痛心。

仇池道:「帝上,我們神族當年戰敗,我等被困於此淪為人族磨勵的工具,實在不甘心。現在雖然付出大代價,但這一次能夠將四宗精英除去,他們想再培養出一批這樣的人才沒個一千幾百年都不可能。但我們不一樣,我們天生強大,以帝上之能估計不足十年就能夠整合我們分散在各地的族人,團結一致,無魔城的有人類都將會是我們的吃物。等解無魔城這個禍害后我們就可以專心對付鎖魔塔那三個老傢伙,到時定能將我們的強者全部放出,此地將會徹底成為我們的跳板。」

狼首人身惡魔的臉龐頓時更加猙獰:「到時我們就設祭壇,用八百萬神族生命打開通道讓我們的至強者全數降臨刺殺公孫無敵和洪武帝。只要這兩個老匹夫一死,洪武世界就是我們的了。」

「哈哈哈……」

兩人放聲大笑。

隨後狼首人身惡魔手一伸,剛才飛過來的翼魔身形頓時縮小,變成了一隻小鳥模樣落到他的手上向他彙報探查的敵情。

「焦鴻博倒也了得,可能察覺到我們在這裡的伏兵。」狼首人身惡魔道,「此人是你在劍宗最強大的勁敵之一,你就留下來趁機殺了他吧。」

「嗯。」仇池一臉殺芒道:「焦鴻博雖然一向與我不對頭,深藏不露,但他並沒有懷疑我是神族,到時我定能神不知鬼不覺的讓他死,然後我會帶著這幫劍宗弟子立下大功,帶他們去地龍山送死。」

「為了一個焦鴻博,又得犧牲我們三個帝級強者和六十萬族人……仇池,你不能讓我們的族人白死啊!」

聲音落下,狼首人身惡魔的身體漸漸淡下,然後消失。

「帝上放心。」

仇池對著狼首人身惡魔剛才所站的位置深深一揖,等他起身轉頭看過來時臉龐變幻,猙獰可怖,陰笑道:「焦鴻博,你跟我鬥了這麼多年,今天你的末日到了!」

但他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原地坐下。

一會,身上散發出驚人的魔氣,不斷涌動。

仇池和那狼首惡魔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以他們的修為之能,刻意屏敝的懷脫下對話居然還是能夠被人聽了去。

也因為仇池化身人類太久,已經習慣了說人類的語言,所以兩者之間對話,那狼首人身惡魔也自然的用人類語言與仇池交談,這才讓方昊天獲知了他們的一切。

「那狼首的傢伙應該就是地龍山的那個強大的惡魔了。」方昊天獲知如此巨大可怕的陰謀很是震驚,「這一次攻打地龍山竟然是對方的陰謀,有意而為,是要這一次派出的人兩敗俱傷,重創四宗的元氣好讓那惡魔有足夠的時間整合整個封魔境的惡魔,最終的目的就是釋放出鎖魔塔里的強大惡魔然後再打開通道讓這裡成為跳板……但這事我該怎麼說?以我現在的身份地位,說了后焦鴻博會完全信我嗎?」

方昊天內心不斷思忖著。

「要想獲得信任,最好的辦法就是我有讓他們信任的表現……嗯,焦鴻博對我的『聽力』已經些許信服,我再用仇池的命來做鋪墊,到時我說的話焦鴻博就更加相信。至於四宗的宗主……我一步一步來,眼前來看我得先讓焦鴻博完全信任我……」

方昊天念頭急轉,不斷分析與思考,終於有了決定。

但他也不會現在說,有些許不同的地方與不同的時機說出來效果會不一樣。

方昊天現在只能等。

呼呼呼……!

前方魔氣突然劇烈翻滾,樹林震動,大量的翼魔衝天而起。

一瞬間,遮天蔽日,這片天空都被翼魔籠罩,讓得因魔氣籠罩就已經昏暗的天地更加黑暗,宛如變成了真正的黑夜。

翼魔發出陣陣怪叫,爆發出凶神惡煞,讓人心寒的強大殺息。

停在半空巨大的翅膀輕輕顫動,盯著下方的眼睛都是浮現著淡淡紅芒。

天空已經一片黑暗,現在大家抬頭看時看到的是一幅閃爍著無數紅芒的黑色天空,就好像這不是無數的翼魔,而是一隻強大到足可遮住這片虛空的神魔。

「來了!」

大家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看到天空此時的情景還是嚇了一大跳,臉色劇變。 方昊天盯著虛空,內心暗忖著。

「人類將這些惡魔囚禁於此當成磨勵的工具,但惡魔們多年與人族的對抗中也是在不斷的進步,智慧開發的越來越多。」

「現在如此陣勢,是在對戰之前先寒敵心,搶佔心理優勢……看來惡魔當中確實有一個擅長心理戰術的智者。」

「只是此魔是誰?」

「這樣的戰術會不會本身出自於那狼首人身惡魔的主意,又或是仇池的建議?」

暗忖中,方昊天瞄了一眼側邊的焦鴻博以及暗中觀察身邊的人,發現他們看到翼魔現在擺出來的陣勢都是個個臉色凝重,甚至有人出現驚恐之色。

那翼魔擺出的陣勢明顯有了很大的效果,一下子就打沉了一部份人的士氣。

士氣,對兩軍對戰是無比重要的。

方昊天決定暗中將翼魔的陣勢破壞掉。

「大日印!」

方昊天心念驟動,一記魂印直接在翼魔的上方成形。

轟!

魂印狠狠砸下。

砰!

一聲巨響在虛空響起。

黑暗被撕烈,翼魔一下子死傷一大片。

陣勢更是瞬間被突其而來的強大攻擊而打破,莫名受襲的翼魔們無法迅速重新擺陣,混亂無比。

焦鴻博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現在翼魔陣勢混亂正是大好時機,於是沒有去細想其他,當機立斷吼起:「殺!」

「嗖嗖嗖……!」

一道道虛丹境強者的身影飛掠而上。

虛空上的翼魔一些也發應過來,大翅一振便猛然俯衝而下。

砰砰砰……!

轉瞬間,許多人族強者與翼魔在空中戰成了一團。

「按原計劃行事。」

焦鴻博飛身而起,手中一口長劍一斬。

噗噗噗……!

上百個翼魔被他一劍斬殺。

焦鴻博持劍衝進翼魔群,但他沒有戀戰,只是不斷斬殺攻擊他的翼魔,速度不變的向前暴射。

「殺!」

那幾個劍宗金衣弟子隨後飛起,帶著大家全面出手,與翼魔群瘋狂的戰成一團。

方昊天隨著大家不斷前進,靈魂感應力卻一直密切留意著仇池。

轟隆!

焦鴻博很快就跟那潛在一旁的魔帝對上。

「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

幾招瘋狂對撞后,那魔帝發出驚訝的聲音。

「哪來那麼多的廢話。」

焦鴻博怒聲而吼,瘋狂出手,與那魔帝再度惡戰。

兩大頂尖仙人的對戰,原本跟此魔帝一起在這裡埋伏的翼魔幾個呼吸就被震死一半,嚇得餘下的一半趕緊逃離,然後怒叫著去支持同伴,與劍宗金衣弟子為首的人族陣營戰成了團。

過了大概一分鐘左右,有兩個地方也突然傳來雷鳴的撞擊聲,顯然按排到那兩個地方去的劍宗金衣弟子與另外的兩個魔帝對上了。

方昊天在周風揚和羅海的保護中不斷的揮劍斬殺身邊的翼魔,見仇池身上的氣息突然出現異常波動時就趕緊暗中提醒周風揚:「周師兄,我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我們最好速戰速決,好讓那幾位金衣師弟去幫忙對付那兩個魔帝。」

因為方昊天「聽」力的原因,周風揚對方昊天的印象就是有了一種此人有異稟,於是聽到方昊天說有不好的感覺,周風揚第一時間就相信。

也許在無形中,周風揚已經對方昊天有了很大的信任,所以聽了方昊天的話他第一時間選擇的是相信而不是懷疑。

周風揚趕緊跟羅海交流。

羅海對方昊天不大了解,但焦鴻博如此看重方昊天,羅海對方昊天的話自然也就不敢怠慢,當則傳音給在這邊的那幾個金衣弟子交流。

金衣弟子很快就達成了一致,當則個個發出命令,讓大家全力出手,速戰速決,以最快的時間結束這邊的戰鬥。

翼魔群也是瘋狂。

砰!

距離方昊天身邊不遠的一個劍宗弟子,也是周風揚的追隨者之一被一個翼魔的翼尖劃過,他的撲倒在地上,脖頸處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不停的流淌著濃稠的血液。

「嚴師弟!」

周風揚等人怒吼,其中距離最近的商洛在怒吼中不顧一切的撲身而上,一拳將那翼魔打得粉身碎骨。

但那翼魔也當真強悍,在拳的瞬間其大翅膀向下一劃就將那嚴師弟的脖子划斷,如此一來就算是比方昊天的醫術還要高明的人全力施救都無法挽救他的生命了。

如此大戰,這樣的事其實在這一片區域時有發生,不斷的有翼魔被擊殺,但也有不少劍宗弟子被翼魔殺死。

「給我殺!」

那幾個金衣弟子以及周風揚、羅海等人,看到不斷的有同門師弟死去,他們出手更加瘋狂了。

等他們帶著人衝到焦鴻博與那魔帝大戰的地方,這一片的翼魔已經被清空。

正在與魔帝打得激烈的焦鴻博看到大家過來,精神大振,頓時暗中傳音安排一部份金衣弟子分別去支援那兩邊。

當那幾個金衣弟子離開后不久,一道人影自前方飛掠而來。

看到有人出現,大家都是一下子緊張,但看清楚來人是誰時大家卻都鬆了口氣。

周風揚更是興奮的叫起:「師傅!」

方昊天則是內心劇震,他都忘了這茬了。

同時也暗中慶幸自已剛才沒有跟周風揚說明是仇池會出現,要是提前說的話也許會出現一些麻煩。

但仇池的出現,方昊天就必須要跟焦鴻博說了,他當則傳音道:「二長老,我是方昊天,我剛才聽到仇池正跟一個狼首人身的惡魔在說話。」

焦鴻博聽到這話,手底下明顯出現些許的滯停,顯然方昊天的話讓焦鴻博帶來了強烈的衝擊,讓他震驚。

砰砰!

這可是頂尖仙人的對戰,焦鴻博的一時分神被那魔帝抓住機會打了兩拳。

焦鴻博當則被打得噴血倒飛。

見此,方昊天內心劇震,突然有點後悔了,後悔自已選錯了時間,也許早點告訴焦鴻博會更好。

「二長老!」

留下來的金衣弟子正要跟仇池這個大長老打招呼,但看到焦鴻博被打得噴血倒飛,一個個頓時急了,瘋了似的撲上,施展他們最強大的殺招殺向那魔帝。

轟隆!

劍宗數名金衣弟子情急之下的瘋狂攻勢浩蕩磅礴,威力兇猛無濤。

那魔帝雖然強大,但面對數名劍宗金衣弟子的瘋狂攻勢,神色都是不由出現凜然與凝重。

轟!

魔帝身周魔氣震涌,全力反擊。

「轟轟轟!」

伴隨著一聲聲的恐怖巨響,勁氣撕裂空氣,無形的氣勁朝四面八方衝擊開來,魔氣震蕩翻滾的無比厲害。

幸好是在空中,不然的話就這等碰撞,真不知道會有多少修為稍低的劍宗弟子會被波及而死。

惹是這樣,地面上仍然彷彿被狂風呼嘯而過,不少石頭還是從天碾壓而下的餘波震得碎裂,一片狼藉。

目睹空中的大戰,方昊天看得雙眼發光,一是暗贊劍宗不愧是四宗之一,而金衣弟子在劍宗中享有如此高的地位也是情理當中,他們一個個實力也確實強大。

但方昊天因為知道仇池的身份后,他不像其他不知內情的劍宗弟子那般緊盯著虛空上的惡戰,看得個個心神震動。

劍宗弟子現在既為自已宗門的金衣弟子實力之強而喝采,也為那魔帝之強而心驚。

而他們敢如此專註於空中大戰,是因為他們不需要擔心焦鴻博,因為大長老仇池來了。

對劍宗弟子來說,二長老雖然受了重傷,但大長老來了二長老自然就不需要再出手,現在只等大長老查看二長老的情況后二長老就可以放心休息,對付魔帝的事就交給大長老和那幾個金衣弟子就行。

他們怎麼也不可能想到仇池來了,這才是焦鴻博最大的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