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秀公主的話一針見血,將所有的焦點,都指向了一個地方。

那就是位於兩域交界的骨剎禁地!

玉秀公主之道心朝天,本就有著一種獨特的天賦。在以前的歲月,她被自己小王國公主這卑微的身份所困,天賦和秉性被壓制。

如今在她成為拓蒼域的盟主之後,她那本性中的天賦被毫無保留的打開來。並且一發不可收拾,不斷綻放出光亮和精彩。

她越發的得心應手,一句句話從她的口中說出來,每一句說的都是那麼的得體。

此時她獨自站在高處,像是一個天生的領袖。她的話語中,帶著無以倫比的激昂和澎湃,她的話有如狂風一般在在場所有人的心中吹過,興起萬般波濤。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不知不覺中,場中漸漸進入到一種燃燒的狀態。

「絕不讓戰火點燃到我們拓蒼域的土地上!」

「絕不讓我們拓蒼域的子民,忍受戰火之苦!」

不由自主的,有人開始跟著玉秀公主一起,喊起了這個口號。 而這個口號就像是草原上的星火一般,一旦升起,頓時一發不可收拾,以烽火燎原之勢,瞬間席捲全場。

越來越多的人喊起了這個口號,越來越多的人被這種氣氛所感染。

這種危急存亡的時刻,更能激發出眾人內心的同仇敵愾,他們本來就是共同生存在拓蒼域中,這個時候唯有團結,才有繼續生存下去的希望。

眾國主都是緩緩點頭,玉秀公主的感召力,讓他們有些驚喜。

他們拓蒼域選出來的盟主,能有這份魄力,也是他們拓蒼域之幸。

有些人生來就註定了要像雄鷹一般翱翔九天,有些人本性就帶著領袖的風範。玉秀公主就是這麼一種人,她釋放出來的氣質帶著一種天生讓人信服的力量。

其中昆天王的眼中閃過一抹寒芒,玉秀公主已是徹底將他的風頭給搶走了。

隨著這一次感召,玉秀公主這盟主的位置倒是有些坐穩了。

這是他非常不願意看到的。

但是現在他想針對玉秀公主,也不好辦了。現在正是同仇敵愾的時候,他昆天王要是不參與團結,那可就成了眾矢之的了。

最後,玉秀公主振臂一呼,天賦全開,她以飽滿的激情傳遍全場:「諸位,聽我號令!進發邊界!骨剎禁地!」

「是!」

全場無數人為之響應,回應都十分的熱切。

他們的內心被一種火焰所點燃,此時只想儘可能的釋放。

就連黎月仙子、藺琅人尊他們這些老一輩的高手,都不由跟著響應。

這一次場面中氣勢如虹,天地轟鳴,十分的壯觀激烈。

在下一刻,千國之隊伍便是一起進發,有如是千帆競技,從這平原中一起駛出。

嘩!嘩!嘩!

遠遠看來,這裡的人潮翻動,浩浩蕩蕩。

天地為之寂滅,日月為之失色。萬空都在轟鳴,時空已然湮滅。

這當是他們拓蒼域從未有過的大局面。

上千之王國,在他們拓蒼域盟主的帶領下!

作為盟主的玉秀公主行進在隊伍的最前面,她藍元國的人簇擁在她的周圍。

她的老師鹿羽,就在她的身邊。

「師尊,但願我沒有讓你失望。」玉秀公主剛才是一副盟主風範,現在面對著鹿羽,卻只是一個等待著老師評價的孩子一般。

「你做的很好。」

假戲婚寵 鹿羽意味深長的看了玉秀公主一眼,緩緩說道:「你能表現的這麼好,不是因為不想讓我失望,而是因為這本來就是屬於你的。你之道心的層面,早已決定了你此生當享受萬眾尊崇,披灑萬千榮光。」

他每一次看到玉秀公主,總能想起那個敢愛敢恨,逆天改命的落輕璇。

他甚至覺得,玉秀公主就像是落輕璇的影子一般,那麼的熟悉。

他一度捫心自問,自己最終答應玉秀公主收為記名弟子,歸根結底是不是在思念落輕璇?

「這本來就該屬於我嗎?」

玉秀公主的眼睛有些迷濛,她雖然很有這方面的天賦,也一生追求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但她畢竟還是第一次站在這麼高的位置上,而她的出身本來並不高貴。

鹿羽說道:「這世上從來就沒有一定的事情,只要你能堅持自己的道心,那你就能走的很遠。這拓蒼域的小小盟主之位,根本算不得什麼。在前方,還有更廣闊的天地等待著你。」

「更廣闊的天地……」

玉秀公主的心潮翻盪。

現在她還只想坐穩這來之不易的盟主之位的時候,鹿羽卻告訴她,這盟主之位不過是「小小盟主之位」。這使得她的視野再次被打開了。

「師尊,多謝你帶給我的一切。有你陪伴在我的身邊,真好。」

玉秀公主向鹿羽吐露了自己的心聲和感激。

鹿羽淡淡的說道:「一切都需要靠你自己去爭取,我遲早會離開你的身邊。生命中更多的精彩,都是要由你自己去創造的。」

「師尊,你會離開我?」玉秀公主嬌軀一顫,她痴痴的看著鹿羽。

「我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當時機成熟,我自會離去。」

鹿羽沒有再說太多。

本來這次千國大戰結束之後,他就要和藍元國分開的。

只不過正好碰著鵬東域入侵,拓蒼域所有王國都要前往骨剎禁地,這讓他能繼續陪著藍元國一起前行。

溺愛成癮,帝少的枕邊遊戲 這次重新來到隕天荒原這片故地,他不僅是獲得了火符聖石和毒道聖石這麼簡單。他還完成了萬年前的一個夙願,拿下了乾坤萬獸圖。

如今乾坤萬獸圖在手,他的實力又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雖然說憑著他現在的修為,還遠不能完全打開乾坤萬獸圖,但即便只是隨便打開一點畫卷,乾坤萬獸圖中隨便釋放出來一兩隻的巨獸虛影,那也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到現在為止,他還從來沒有正式動用過乾坤萬獸圖。乾坤萬獸圖將成為他的殺手鐧,在最為關鍵的時候使用。

同時,他對於本身境界的渴求,也是越來越強烈。

因為修為境界提升的越高,那麼他能打開的乾坤萬獸圖的幅度,也就更大! 蜜愛天才萌妻 釋放出來的巨獸虛影,也就更多!

當乾坤萬獸圖催動到極致,是能夠重現萬獸奔騰的一幕的。

這一次,鵬東域和拓蒼域兩域迎來大對決,陣容之大曠古絕今。這不僅是千國之人心潮翻盪,他也為之激昂。

在兩域衝突爆發的終點,在骨剎禁地那裡,有時間聖玉等待著他。

他一定要想辦法將時間聖玉搞到手。

目前他身上一共儲備了五百多顆魔核,還都等著拿來時間聖玉一起融合呢。

只要得到了時間聖玉,那他將能融合三大聖玉的絕世力量!那真是曠古絕今之盛事!

嘩!嘩!嘩!

千國之大軍穿出了平原,躍過了河流和丘陵,經過了一個又一個的王國。

隕天荒原和骨剎禁地都是處在拓蒼域邊界的位置上,一東一西正好相反。從隕天荒原到骨剎禁地,實則相當於是橫穿了整個拓蒼域。

聯盟千萬大軍所經過的每一個地方,都引發了劇烈的轟動。 拓蒼域的人都為這盛情的一幕所感染。

想他們拓蒼域千國內戰紛爭上萬年,什麼時候這麼團結過。也就只有在這外敵入侵的時候,才體現出來了這樣的同仇敵愾。

這是他們拓蒼域的奇迹。

為了抵禦外敵,所有的間隙和私怨都可以放下來,這是人性中非常光輝的一面。

本來鵬東域要入侵的消息快速傳過來,大家都是人心惶惶,不可終日。如今看到自己拓蒼域的聯盟大軍,他們的內心終於是安定下來。

大家為自己拓蒼域的聯盟而感動。

沿途很多高手紛紛自發加入到了聯盟大軍中,一起在玉秀盟主的帶領下,趕赴骨剎禁地。

「眾志成城,共御外敵!」

「殺!殺!殺!」

這一行程浩瀚,千萬大軍的隊伍是越滾越大。

整個拓蒼域的力量都被調動起來,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所有人都是全力以赴。

在各個地方,也都是議論紛紛。

大家議論的問題主要有兩個,一個是鵬東域陳兵在邊界的事情,還有一個就是他們拓蒼域的新盟主玉秀公主。

鵬東域的威脅,固然是令人膽戰心驚。但是他們拓蒼域中新出來的新盟主,實則更有話題性。

一個小王國的公主,居然成了他們拓蒼域的盟主,連疆國都要聽從玉秀公主的指揮,這實在太具有顛覆性了。

而在議論玉秀公主的時候,鹿羽自然也是繞不過去的人。

鹿羽給人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神秘。

關於鹿羽在隕天荒原發生的每一個事迹,都是大家津津樂道的話題。

沒有人能看透鹿羽!

神秘的人似乎總喜歡待在一起,很多人細心的發現,青石王總是喜歡過來和鹿羽待在一起。

兩個神秘的人不時交談著,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但是細細看來,倒像是青石王在向鹿羽請教著什麼事情。

一個疆國國主,居然向一個少年請教,這一幕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他們卻不知道,對於青石王本人而言,青石王覺得自己能得到鹿羽一些關於毒道方面的指點,已是無比的幸運了。

鹿羽其實也沒怎麼搭理青石王,只是偶爾隨意的點撥一二,但是他說出來的一兩句話,卻往往一針見血,讓青石王修鍊毒道中困惑了很久的疑問,頓時是豁然開朗。

青石王在向鹿羽討教的過程中,沒有過幾天,便是受益巨大。

如果說一開始鹿羽隻身闖入到毒瘴光陣中,取下綠光寶石時,他還僅僅是對鹿羽刮目相看的話。

現在他對鹿羽的毒道造詣那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他簡直是難以想象,一個人對毒道居然能有這麼深的認知。

關鍵的是,鹿羽還只是一個少年。

他鑽研了一輩子的毒道,居然還不及一個少年的皮毛,這讓他怎能不對鹿羽服氣。

青石王本來性子是最為寡冷的,不喜多言,更是不屑追捧別人。但是這一次他卻是鑽空了心思,去套鹿羽的話。

哪怕能從鹿羽的牙縫裡多擠出一句話來,那對他來說,也是受益匪淺的。

身後青石疆國很多人都看的呆了,自己王上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喜歡討好人了?

鹿羽看了青石王一眼,說道:「青石王,我告訴你的毒道方面的知識,已是足夠的多了。你現在也該將那個地方告訴我了。」

青石王當然知道鹿羽說的是哪個地方。

他奪取綠光寶石,就是為了開啟那個地方。他修鍊的血毒心訣,也是從那個地方得到的。

之前他就和鹿羽有過約定,鹿羽幫他奪到綠光寶石,他則帶鹿羽前去那個毒道聖地。

鹿羽也實在是沉得住氣,直到現在才來問他。

「那個地方不是我們拓蒼域。」

青石王說出了實情。

「噢?不在拓蒼域?」鹿羽微微有些吃驚。

青石王深深的說道:「那個地方在骨剎禁地的另外一邊。」

「竟是在鵬東域。」

鹿羽的眼光沉動。看來這毒道聖地乃是青石疆國的人外出歷練的時候尋到的。

青石王的眼中閃過一抹光芒,緩緩說道:「雖然不在我們自己的地盤,但是鵬東域的人要尋到那個地方,是絕對不可能的。也沒有人想得到,會是那麼一個地方。那個地方非常的特殊,乃是臨日疆國的祖王墳地。」

「祖王墳地?」

鹿羽的眼睛閃動了一下。真是沒想到,居然搞到了臨日疆國的祖宗墳地了,那一般人的確是想不到,也不敢踏足去那裡。

當年青石疆國的人又是如何尋到臨日疆國的祖王墳地的,鹿羽現在沒有多問。

只是直接問道:「這地方對我來說比較重要,你什麼時候帶我前往。」

青石王說道:「我們只要跨過骨剎禁地這邊界線,就能前往鵬東域尋找了。不過如今臨日疆國大軍壓境,肯定是要等到抵禦他們鵬東域的大軍退去,我們才能去辦此事。」

「嗯。」

鹿羽緩緩點了點頭。

反正也是順路的,先前往骨剎禁地,再前往鵬東域。

拓蒼域千萬大軍隆隆奔行,晝夜兼程,十天之後,終於是來到了骨剎禁地。

骨剎禁地這裡,主要是以險峻的山脈為主,混合著一些山澗、深淵、河流,還有沼澤。這些地形有一種說不出的醜陋和殘缺,彷彿是兩個天神大戰,所扭曲而成了這些。

這一個個獨特的地形,形成了骨剎禁地特有的風貌。這裡連綿起伏,延伸向兩邊,就像是一條黑龍橫亘在這片大地上。有些地方高聳入雲,連接到天際,頂峰上一片煙霧飄渺。

關鍵的是,骨剎禁地處處都縈繞著一些雜亂狂躁的能量,就像是電閃雷光一樣。這裡雖然沒有結界,但處處都是屏障。一個不好,就會觸動到一些能量體爆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