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曉婷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王彬的原因,笑著點了點頭。「好的,諾斯曼。」

「諾斯曼,斯塔克既然要撤出軍火市場,你為什麼不加大投入,反而轉向清潔能源方面?」王彬有些好奇的詢問。

諾斯曼沉默了一會,看向卞曉婷,很明顯是在徵求王彬的意見,是否需要隱瞞。

卞曉婷知道現在談的事,都是非常機密的事,剛要起身離開,王彬就拉住了她的手,「諾斯曼,再曉婷這裡,不需要隱瞞什麼。」

諾斯曼聳了聳肩,「自從知道了地球上有這麼多的危機,光依靠武力,奧斯本被你們甩開了太多,我們奧斯本家族也是這個世界的一員,我慎重考慮之後,決定把重心轉移到新能源方面,因為在我看來,不管任何科技,能源都是一大支柱!當然,軍工方面,我不會放棄,不過一些核心裝備我會隱藏起來,我可不想有一天被人用在自己頭上。我想加入你的行列,王彬,我鄭重的請求!」

諾斯曼的這番話,讓王彬非常驚訝,「諾斯曼,你的意思是,加入我的地獄廚房計劃?」

諾斯曼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王彬,堅定的點了點頭。

卞曉婷有些好奇的看向王彬,不明白地獄廚房計劃是什麼。

王彬想了一下,把一切都告訴了卞曉婷,「地獄廚房計劃,正式的稱呼是——地獄之火。我的本意是把地獄廚房打造成一個要塞,這一年的時間,我從世界各地挑選志願者進行訓練,武裝他們,不只是裝備,更是心理上,現在通過考核的戰士已經達到了六百人,這些戰士都具備了特種部隊的作戰水平。」

卞曉婷露出驚訝的表情,作為從極其安全的華國出來的人,她還是不能明白西方這些財團的做法。

「曉婷,你要知道這半年來,軍方還有美國政府從來沒有停止過對我的行動,而且你既然知道了我的另一個身份,就該明白這個世界並不是你們看到的這麼簡單,我想這也是諾斯曼想加入我的計劃的原因,我們這些人已經習慣了自己掌握命運,依靠那些所謂的政府?算了吧!要知道當年的梵蒂岡之戰,就有人類軍隊向我發動了進攻。」

卞曉婷緩緩的點了點頭,了解了那段黑暗歷史,她很明白那時很多政府都在明哲保身,並沒有守護自己的人民。

王彬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你好,托尼,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電話那頭的托尼興奮的說著,「王彬,你來我家,我讓你看一下最新的作品!」

王彬看了一眼諾斯曼,決定還是問一下托尼,「托尼,我現在在諾斯曼這裡,我想帶曉婷還有諾斯曼一起過去可以么?」

托尼在電話的那頭沉默了,他的作品還沒想好對外公布。

「托尼,這些都是可以相信的朋友,而且諾斯曼也會把他隱藏的產品帶過去。」王彬知道托尼的猶豫,畢竟奧斯本和斯塔克還是競爭關係。

「好吧!我相信你,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托尼還是答應了。

諾斯曼納悶的看著王彬,「你怎麼知道我有隱藏的技術?」

王彬白了諾斯曼一眼,沒有回答,只是挽起卞曉婷的手,就準備出發了。

托尼的海邊別墅。

「王先生,卞小姐,諾斯曼先生,斯塔克先生在實驗室等你們呢!」賈維斯的聲音,在三人剛進門,就響了起來。

「好的!佩波在么?」王彬輕車熟路的走向實驗室,順嘴問了一句。

「佩波小姐剛離開一會。」

「托尼,你要讓我們看什麼。」王彬一進實驗室,就找到了放酒的地方。

托尼看著一副回自己家一樣的王彬,撇了撇嘴,「這就是我要給你展示的機甲!」

隨著托尼的聲音落下,一具機甲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就是你改進后的機甲么?」王彬第一次親眼見到實物,也不由得感嘆道。

「是的!」托尼驕傲的指著自己最新製造的機甲,「這就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托尼看著這套機甲,眼神中充滿了喜愛。

諾斯曼也好奇的看著機甲,不過作為一個頂尖的科學家,怎麼可能認輸,馬上打開了自己帶來的箱子。

裡面是一套墨綠色墨的機甲,不過不同於原著中的那套裝備。現在諾斯曼生產的這套機甲,吸收了不少王彬提供的劫掠者的特點,最起碼不再是半身甲了,在武器裝備方面,也因為王彬的影響,更貼近近身實戰。

托尼也被諾斯曼的機甲吸引了過來,「諾斯曼,這是你的機甲?為什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諾斯曼驕傲的解釋:「我的機甲嚴格的說,早在兩年前就已經成型了,這是我重新設計改進后的機甲。」

日久必婚:總裁追愛小野妻 兩個頂尖的科學家,看到了類似的作品,馬上就投入了交流中。

也許是因為王彬的保證,托尼和諾斯曼都沒有對對方有太多的戒心,雖然最為核心的技術沒有說,不過一些設計理念還有構思,兩人真是非常投入的溝通起來。

「曉婷,來,我讓我們參觀一下托尼的豪宅吧!」王彬看著兩個科學狂人,無奈的拉起卞曉婷的手,開始做個導遊。

半個小時后,王彬帶著卞曉婷,在賈維斯這個導遊的介紹下,很快就轉完了整個別墅。

等到兩人再回實驗室的時候,托尼和諾斯曼兩人已經安靜的坐在了座位上,喝著酒,交流著一些心得。

「怎麼樣?托尼,我把諾斯曼帶過來,沒有錯吧?」王彬笑著對托尼說道,「一個人閉門造車,雖然你是一個天才,可也有想不到的地方。」

托尼一撇嘴,不屑的說道:「那是普通的天才,我這樣的超級天才,可不一樣。諾斯曼的機甲有不少確實值得稱讚,不過為什麼就是近戰為主的機甲啊!太可惜了!」

諾斯曼對於托尼的自大,早有體會,畢竟打交道不止一次了,所以對於托尼的話,並沒有做出太大的反應,只是解釋了原因,「這個我是參考了王彬的機甲部隊的制式機甲。」

托尼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王彬,一副你別逗我的表情。

自己好不容易開發出的機甲,諾斯曼也就算了,很明顯沒有辦法量產,而且不是走的一條路。可是突然聽到王彬的機甲都已經組成作戰部隊了,只是突然反應過來的托尼,又開始疑惑王彬為什麼要組織這麼一支私人軍隊。

王彬走到實驗室的一塊空地上,按動了手腕上的控制器,那套黑色的戰甲出現在了王彬的身上,其他三人都是第一次親眼看到這套鎧甲,雖然早在南極事件后,各大勢力都知道了王彬的這套鎧甲。

「諾斯曼,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曉婷我也告訴你了一切,只有托尼有一些猜測。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以後更大的危機做準備。你們先看一個影像資料。」

這些影像資料有一部分是鐵血長老給王彬的,還有一部分,則是從奧丁那裡得到的,關於神話方面的。

霸愛寵妻 兩個多小時的時間,托尼三人所看的到的影像,讓他們直接傻了。

過了好久,托尼才看向王彬,表情有些獃滯的問:「王彬,這是你做的電影特效么?」

諾斯曼還好,看過記錄一些事情的壁畫,心裡承受能力還可以。卞曉婷只是聽王彬說起過一些事,可是看到這些景象,還是不敢相信。

「托尼,這個世界比你們想象的要複雜的多。不管是那些神明,還是外星文明,只是因為地球上守護者的存在,很多知道地球存在的文明不敢太過放肆。」王彬語氣有些沉重的說,「托尼,我知道你不服氣,可是你不得不承認,這些存在守護了人類數千年,為此無數的人為此犧牲。就比如你見過的貞德,你知道三大騎士團,在那段黑暗歷史中,犧牲了多少戰士么?」

托尼剛剛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哪怕是王彬後面的話,也只是讓托尼收起那副不以為然的表情。

「為什麼不讓政府出面?畢竟政府的力量,遠大於個人吧!」卞曉婷有些不解的問。

這個問題沒等王彬回答,諾斯曼就替王彬解答了,「政府得到這些科技的第一件事,就是發動戰爭,也就是你們華國才會選擇和平發展。」

卞曉婷沉默了,心情十分沉重,西方世界的發展史,自始至終就伴隨著戰爭侵略。

托尼對於王彬所說的那些犧牲的戰士,還是十分尊重的,不過還是驕傲的說:「那是以前,現在有了我,還有我的機甲,一切都變得簡單了。」

這句話,讓王彬想起了托尼在後來的聽證會上,那段發言。不由得有些頭疼,因為托尼的自大。「托尼,那麼我讓你看看我的軍隊吧!」

最終,王彬還是決定現在就讓托尼兩者之間的差距。

「阿隆索斯,你現在在哪裡?」王彬打開通訊器。

「主人,我正在地底基地的施工現場。」阿隆索斯利落的回答。

地獄廚房的地底深層,王彬正在打造一個真正的要塞出來。

「你去集合目前在地底基地的部隊,然後打開影像通訊。」王彬直接下達了命令,有時候還需要一些事實,才更能說服對方。

「部隊?你難道要當總統么?」托尼突然聽到王彬說了一句集合部隊,有些不淡定了。

王彬笑了一下,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坐在沙發上,握著卞曉婷的手。

諾斯曼有些驕傲的說道:「聖域是一個歷史悠久的組織,比美國的歷史還要久遠的太多了!為了和各種異族勢力對抗,組建了一支強大的軍團!」

五分鐘后,王彬的通訊器響起,王彬直接再次打開了投影器。

展現在所有人眼前的是一支數千名劫掠者和陸戰隊員組成的軍隊,還有十餘架雷神機甲,數十輛攻城坦克,還有一些裝甲單位。

至於星靈一族,主要在空中母艦當中。

諾斯曼驚訝的問:「王彬,你的地獄之火計劃,已經進行到這個階段了?」

托尼一愣,「地獄之火計劃?」

王彬點了點頭,看向托尼,「這是我的一個計劃,建造一個防衛基地,對象就是外來文明還有地球上存在的異族。對於人類之間的戰爭,我們聖域不會幹預,除非有滅世的可能!」

托尼沉默了,他明白王彬不會無緣無故的告訴他這麼多機密,「你們真的只是以守護世界而存在?沒有任何的野心?」

諾斯曼站起身,走向了自己的機甲,「托尼,你剛才也看到了,王彬的機甲部隊早已經完善成熟了,南極事件,以你的實力應該得到了不少情報吧?王彬的實力早已經達到了超越世俗的地步,甚至可以和一些強大的外星文明平等對話,他還需要搞什麼陰謀么?」

王彬真誠的看著托尼,「托尼,你應該猜到了,我希望你能夠加入我們!成為我們的一員!」 托尼安靜的坐在沙發上,沒有平常的嬉笑,嚴肅而又認真。

王彬沒有去催促,他明白這不是一個小事,而是選擇岔開話題,說起了新能源開發,給托尼足夠的時間去考慮。

都市無敵戰神 「托尼,來紐約吧!我和諾斯曼都在開始新能源的建設,奧斯本的生物發電站已經基本竣工,我的新能源工廠,也會在地獄廚房完成建設后,全力開工建設。到時候,我們見面也就沒有那麼麻煩了。」

托尼心中一動,明顯對王彬的提議感興趣,可又有些擔憂,目前的斯塔克集團,董事會已經將他排斥在外,說的在難聽一點,自己被奪權了。「你們應該知道消息了吧?我被趕出董事會了!」

托尼有些無奈的低下了頭,語氣中有些難過,畢竟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不是什麼好感覺。

諾斯曼嘆了口氣,自己因為過於急切的解決家族遺傳病,把公司大部分的資源用於相關研究,也曾差點被架空,也是因為王彬的出現,才能免於一難。

「放心吧,很快你就會奪回你的斯塔克集團!」王彬笑著安慰,他可是知道最後斯塔克集團可是真的成了托尼的一言堂。

「王彬,我暫時還不能答應你,對不起。」托尼十分抱歉拒絕了王彬的邀請。

「沒有關係,我理解,不過我永遠歡迎你的加入!」王彬安慰的拍了拍托尼的肩膀。

「先生,我建議你現在看一下新聞,有一條關於紐約的緊急新聞!」賈維斯的聲音突然響起,提醒發生了突發事件。

「打開電視!」托尼沒有猶豫,直接下達了指令。

新聞中,奧斯本集團大廈的外牆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蜥蜴人,正在快速的向街道地面爬去。

地面上,驚恐的人群開始四處躲避墜落物。安全人員也已經趕到,開始對蜥蜴人發動了攻擊。

諾斯曼臉色有些凝重看向王彬,「王彬,你的擔憂成為現實了!」

王彬有些點了點頭,肯定了諾斯曼的猜測,在奧斯本大廈,又是關於蜥蜴方面的基因研究,肯定是科特那個瘋子出事了。

「你們知道這個怪物是怎麼回事?」托尼一眼就看出了一些事。

「這原本是我下屬一個實驗室的負責人,昨天王彬看了他的項目,因為隱患,就暫停了他的實驗,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出事了!」諾斯曼臉色十分難看,畢竟是自己公司出了問題,肯定會有些不好的影響。

托尼沒有說責怪的話,他知道一個科學家如果要暫停自己的實驗,會是一種什麼感覺,雖然他不認為自己回犯這樣的錯誤。

王彬嘆了口氣,「曉婷,我們要回去了!」

諾斯曼準備打電話,通知自己的私人飛機,準備起飛回紐約。

「諾斯曼,不用飛機了,我們傳送回去。」王彬制止了諾斯曼的行動。

「傳送!」「你開玩笑呢?」

托尼和諾斯曼的表情,都充滿了不信。

王彬沒有回答,直接打開了傳送門,早在準備發展地獄廚房的時候,就定位了那裡的坐標。

一個傳送門出現在了眾人眼前,托尼手中的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

「走吧!」

王彬直接拉著卞曉婷走進了傳送門,諾斯曼跟托尼打了一個招呼,也走了進去,獨自留下托尼在這裡發獃。

地獄廚房和平飯店的天台

「我們直接到了紐約?」卞曉婷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曉婷,你在這裡休息一會,諾斯曼我先趕過去,你也快點吧!」王彬抱歉看向卞曉婷。

「去吧!不用管我!」卞曉婷笑了笑,催促著王彬趕緊處理危機。

王彬笑著點了點頭,直接對著面前開始施法,一個傳送門再次出現,通過傳送門隱約可以看到對面是奧斯本集團的大廈。

奧斯本大廈,蜥蜴人已經來到了地面上,暴虐的他無法自控的開始摧毀著周圍的一切。

周圍已經有一部分警察趕到了,不得不說這些警察很盡職,明明手中的槍械無法給這個怪物造成傷害,可仍在那裡開槍射擊。

突然出現在空中的王彬,一下就引起了附近人群的注意,畢竟一個一身黑色鎧甲的人,突然出現在半空中,絕對會吸引所有的目光。

看著在哪裡破壞的蜥蜴人,王彬皺了一下眉頭,他小瞧了這個科特的執著了。

蜥蜴人也發現了王彬的存在,動物的本能,讓他知道空中的那個人,對自己有著生命的威脅。

「你是什麼人?」蜥蜴人突然大吼了起來。

突然說話的蜥蜴人,讓周圍的人都驚訝了,這個怪物竟然會說話。

「你為什麼要放棄人類的身份?」王彬有些惋惜的問,這個科特還是有一定才華的。

「人類的身份?我現在的狀態才是人類真正的進化,人類的未來!」蜥蜴人也就是科特嘶吼著,「你知道我?」

無奈的嘆了口氣,王彬決定還是直接殺了蜥蜴人,他可不想等到造成無數死傷之後,再除掉蜥蜴人。

「火球術!」

王彬直接甩出了一個火球,準備直接把蜥蜴人燒毀。

只是蜥蜴人的反應速度,超出了王彬的預估,一個翻滾躲開了火球。

「轟」

地面直接被火球術炸了一個大坑。

蜥蜴人看到火球術造成的破壞,嚇得身子一抖,慶幸自己沒有嘚瑟的硬抗。

知道自己不是對手的蜥蜴人,抓起一輛小轎車,直接扔向了路邊的人群。

正當這十幾個路人驚恐的看著飛向自己的汽車時,王彬一個瞬移擋在了他們的面前,一隻手抵住汽車,隨手扔在了路邊。

蜥蜴人看到王彬去救那些普通人,很快就想到了一個邪惡的辦法。蜥蜴人開發把周圍的汽車不停的扔向了周圍躲藏的人群,企圖讓王彬疲於奔命。

王彬在連續擋住了五六輛車后,還是有一輛砸在了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