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發現偷盜甚至是搶劫的行為,珍寶閣會立刻派出大量的人手進行圍捕,同時會在各個國家發布協助任務,直到抓住或是擊殺動手的人。

不過,哪怕是如此強勢的珍寶閣,也有被偷盜而沒有抓住兇手的醜聞。

這個人,便是聞名大陸的神偷,人稱盜聖。

只要被他看上的東西,他會事先通知對方,無論保守多麼的嚴密,最終盜聖一定會得手。

至今為止,沒有人知道這個盜聖到底長相如何,年齡多大….

珍寶閣在各個國家之中高高懸挂著的賞金金額,最高的便是針對盜聖的。只不過,現在已經過去將近十年,也不見得珍寶閣發布出抓到盜聖的消息。

源樂心心中最為崇拜的,就是盜聖。

「你好,我的魔法戒出現了一點問題,能幫我解決下嗎?」

源樂心在秦岳狐疑的目光之中,直接將自己的魔法戒遞給了營業員。

秦岳觀察了一會兒,發現源樂心相當的老實的時候,頓時覺得有些無聊,開始隨意的在珍寶閣一樓大廳晃悠了起來。

「這裡的東西真貴~同樣差不多的魔法杖,價格居然比兌換出來的要高得多,還有,這些材料,賣的這麼貴,這不明顯就是敲詐嗎?」

只是看了幾眼,秦岳便是將珍寶閣定性為明搶。

「小兄弟,我看你不斷的搖頭,是不是覺得珍寶閣的東西很差?還是說這裡的服務很不好?」

一個瘦小的中年人站在秦岳的身邊,很是和善的向著秦岳詢問著。

「啊?沒有沒有~」

秦岳回頭看了一眼,立即向著中年人搖頭道。

「這種價格,是不是有點高了?這和明搶有什麼差別啊?」

秦岳看了一眼自己周圍,發覺大廳之中並沒有什麼人的時候,秦岳才低聲的向著中年人說道。

「呵~原來是這樣啊~」

中年人看著秦岳滿臉肉痛的模樣,頓時笑了起來。

「這裡的物品在價格上並沒有溢出市價太多,而且,所有的商品,都有著質量上的保證,只要是珍寶閣出品,所有的魔法用具全都享受免費修理的服務。」

中年人開始向著秦岳慢慢的解釋著。

「這種東西還需要拿到珍寶閣來修?開什麼玩笑?」

長相思3:思無涯 秦岳隨手指著櫥窗裡面標價五萬金劵的魔法槍械。

蒲公英飄不到天堂 —————-

求推薦,求收藏 「哦?難道小兄弟有什麼獨到的見解?」

中年人不動聲色的制止了想要過來的安保人員,低聲的向著秦岳問道。

他還真的想要看一看這個滿臉不屑的青年,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能力。

「見解我倒是談不上,就這個,你們設計的實在是太過簡單,魔晶能量逸散太嚴重,威力上會大打折扣。」

中年人聽著秦岳的話,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這些問題,秦岳指著的這柄魔法槍械中,的確存在著,而他們的煉金師,暫時還沒有尋找到合適的解決辦法。

「這種東西,應該最大化的使核心法陣的功效發揮出來,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試著加上一層保護。」

秦岳直接將自己曾經見到過的圖紙設計中的一點,說了出來。

「而且可以嘗試直接把這一部分給去掉。」

「這樣性能會變得更好?」

中年人看著秦岳指著的槍械表面的飾品,有些不大確定的低聲詢問道。

「不是,看著有點太娘,我不喜歡~」

秦岳果斷的搖著頭,魔能槍械,怎麼能用這種花里胡哨的東西裝飾?

「你在看什麼呢?」

已經修理好了的源樂心,慢慢的走到秦岳的身邊,看著櫥窗裡面的魔能槍械,低聲的詢問著。

「沒看什麼,既然你已經好了,那我們就走吧~」

秦岳看了一眼源樂心,低聲向著眼前的中年人告別,而後便是向著門外走去。

「請等一下~」

中年人直接從珍寶閣之中追了出來。

「小兄弟,這個是我的名片,如果有機會的話,還希望小兄弟能夠多來我們珍寶閣做客。」

中年人直接遞給秦岳一張名片,低聲的向著秦岳說道。

秦岳看著中年人手中的名片,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名片接了過來。

「好,再見~」

秦岳接過名片之後,便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珍寶閣。

「哇,秦岳,你是怎麼和剛剛的那個中年人搭上話的?」

二人在走遠之後,源樂心終於忍不住的向著秦岳詢問著。

「他找我搭話的好嗎~這東西也沒什麼用~」

秦岳無語的看著身邊的源樂心,隨手將自己口袋中的名片掏了出來,直接丟進了路邊的垃圾桶之中。

「喂,你不要的話,給我啊,幹嘛給丟了!」

源樂心見著秦岳的動作,急忙的從垃圾堆裡面給名片翻了出來,像是寶貝一樣的收了起來。

「不就是一張破紙片嗎?至於你這樣?」

秦岳看著源樂心衣服寶貝的模樣,頓時很不屑的向著他說道。

「你懂什麼啊?看著這裡,星痕帝國總代理~夜冥」

源樂心絲毫不在意秦岳的目光,用手指著名片上面的字樣,快速的說著。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個人,可是珍寶閣在星痕帝國的代言人,這可是珍寶閣董事會裡面的人。」

源樂心對著秦岳解釋了半天,秦岳才算是明白,這張紙片,只是稍微高級那麼一點點而已。

「餓了~」

當源樂心還在向著秦岳普及著關於珍寶閣的輝煌事迹,以及這張名片的重要性的時候。

秦岳淡淡的向著源樂心說了這麼一句,源樂心頓時閉上了嘴。

合著自己這麼半天的解釋,全都白忙活了。

「走走走~吃死你算了~」

源樂心無奈的看著眼前的秦岳,小心的將名片收了起來,隨著秦岳尋找著吃飯的地方。

二人在街道上面尋找了不短的時間,才算是尋找到了一個小吃街。

「就這了~」

秦岳聞著空氣中飄散著的香味,徑直的向著小吃街走去。

「別跑!」

演藝天王 剛剛經過一個酒店的秦岳,聽到了來自於酒店房門內部的叫喊聲,下意識的向著大門的方向看了一眼。

從酒店之中衝出一個靚麗的身影,秦岳躲閃不及,被撞了個正著。

當有些暈乎的秦岳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女孩已經躲在了自己的身後。

「能不能幫幫我,求求你了~」

女孩兒可憐巴巴的望著秦岳,目光不斷的向著酒店的方向看去。

「別跑!」

正當秦岳回頭的時候,從酒店之中衝出了幾個氣勢洶洶的保安,盯著秦岳身後的女孩兒。

「我說,你們這麼欺負一個小女生,是不是有點不合適?」

看著一邊弱勢的女生,瞧著自己面前的大漢,秦岳下意識便是站在了女生的力場上面。

「小夥子,不懂別插嘴,這個小丫頭在這裡吃霸王餐~快點讓開!」

一邊的保安頓時向著秦岳說道。

「額….」

秦岳楞了一下,這個劇情有點不大對啊~

「求求你,我不是故意想要吃霸王餐的,我的錢被我父,父親!給沒收了,我實在是餓了,能不能幫幫我~」

女生很委屈的看著眼前的秦岳。

「喂,這裡檔次可是很高的,我說,你可別當了冤大頭~」

一直站在一邊等待著的源樂心慢慢的走了過來,低聲的向著秦岳提醒著。

他們手上沒有太多富裕的金劵,誰也不清楚這個看起來很漂亮的女孩子到底吃了多少。

雖然源樂心不認識女孩身上的衣服的不了,但是,身上衣服的品牌他還是認識的。

源樂心還真不相信這個女孩付不起錢。

「我相信她~」

秦岳笑著搖了搖頭,眼睛是不會騙人的,他相信對方是真的遇到了難處。

但是,當賬單拿到秦岳的面前的時候,秦岳頓時有了一種想要離開的衝動。

一個女生,居然在這裡一頓午飯吃了兩千多的金劵。

這筆錢能夠讓自己在這個地方生存一個月了好嗎?

但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秦岳只能老老實實的將錢給付了。

惡總裁的拒婚新娘 「你就不要再吃霸王餐了,這一次是遇到我了,下一次的話,或許你會被人賣了也說不定。」

秦岳面無表情的看著身邊的女生,雖然有些心疼著自己的兩千多金劵,但是還是忍不住的多說了一點。

「走吧~」

秦岳向著源樂心示意著離開這個地方,他不想再在這個地方那個多待上一秒鐘。

「你還跟著我幹什麼?」

還沒有走上幾步,秦岳便是停了下來,轉身看著身後跟著自己的女生。

「我是從家裡面偷偷跑出來的,能不能幫幫我?我身上沒有錢,而且!而且,我不想回去~」

女生很可憐的望著秦岳。

秦岳本著臉看著眼前的女生,但是看著女生的目光,還是沒有繃住。

「好吧~」

秦岳輕聲的嘆息了一聲,自己還真是個爛好人。

「耶!我叫融田,你可以叫我小田田~」

女生聽著秦岳的聲音,頓時開心的向著秦岳說著,圍著秦岳二人蹦蹦跳跳的。

—————–

求推薦,求收藏 三人走了一路,秦岳也大概了解了融田的家事,她的父親貌似是一個很忙的人。

忙到融田想要見他都得需要提前很久預約才能夠辦到。

在那個家裡面,融田感受不到一絲家庭的氛圍,她不想在那個家裡面接著待下去了。

所以,她選擇離家出走,星痕城已經是融田來到的第三個城市。

三天前融田的生活還是相當的愜意的,那個時候她的信用水晶還沒有被凍結。

而現在,如果不是秦岳出手相助的話,可能融融田就要被店家抓起來做苦力了。

在融田的加入之後,三人中的氣氛明顯變得活躍了很多。

「融田,你有什麼打算嗎?」

秦岳回身看了融田一眼,自己總不能一直養著她吧。

「打算嗎?沒有誒,原本是想要離得我父親越遠越好,現在沒錢,哪裡都去不了,所以暫時還沒有什麼打算。」

「你會些什麼東西?」

秦岳低聲的向著融田說道,洛心學院他是一定要上的,自己還有妹妹需要照顧,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去管融田的事情。

「額….什麼都會一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