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桌椅門窗,她都一律要求刷成了鵝黃色,即明亮又打眼,看著也乾淨衛生。

然後,招牌都是她自己書寫的,所有菜品明碼實價的標在這招牌上,任誰一眼都能看清。

經過十幾天的折騰忙碌,這小吃店,就要開張了。

本來李明蓉以為就這樣就可以了,哪料得,硃砂還大張旗鼓的掛了一個招牌:「辣妹子小吃店」。 這是早早就有了品牌意識啊。

在寫招牌的時候,不少人來來往往,都看著的。

硃砂跟這些人一一的打著招呼,先套著交情:「同學們,我們的小吃店馬上就要開業了,到時候歡迎惠顧啊。」

她人漂亮、嘴又甜,叫得大伙兒都齊齊點頭,保證到時候來惠顧。

胡校長剛好也路過,硃砂知道他是校長。

既然在人家的地盤碼頭開店,當然也得打好關係哦。

硃砂就遠遠的招呼著他:「胡校長……」

胡校長一聽,步伐加得更快了。

他可不要跟這樣的個體戶套交情。

這些個體戶,一個個都鑽錢眼去了,真是俗氣。

上次請吃一頓飯,就想開後門來自己的學校讀書,現在,又是想開什麼後門?

不行不行,絕不要跟這樣的人多說一句話,胡校長的腳步抹了油一般,溜得更快。

硃砂看著也無可奈何。

看樣子,這個胡校長對自己是極不待見啊。

不過硃砂也不氣餒。

反正她也只是想著,打個招呼,打好關係罷了,人家不願意,也犯不著勉強。

開業前的那一天,李明蓉都激動得險些失眠。

雖然之前硃砂一再給她打氣,說不要緊張,就當給自己的兒子弄飯吃。

可李明蓉還是緊張啊。

她只給李果這麼一個兒子弄飯吃,哪有給這麼多的兒子弄飯吃過?

就這麼著,辣妹子小吃店,還是開張了。

前期硃砂捨得拉下面子宣傳,這些學生也比較單純,在見得真的開張了,自然要去嘗嘗鮮。

畢竟這小吃店看著還算講究,比學校那種四處看著髒兮兮的地方舒坦多了。

何況,人家大大的招牌立在這兒,明碼實價,也不存在坑蒙拐騙的可能。

李明蓉看著午餐時分,真有這麼多的學生湧進來,縱算早有心理預期,還是嚇著了。

硃砂一邊招呼著這些客人,一邊示意李明蓉快些打飯了。

飯肯定是早就蒸好了,各種燒菜也是早就弄好了的。

不管你是吃米粉,還是吃米飯,只需要打好飯,再往上面澆上這些紅燒肥腸、碗豆炸醬、紅燒牛肉之類的,就可以了。

李明蓉拿著勺,激動的往別人的飯盒中加澆頭。

這真是當給自己的兒子做飯吃啊,生怕不夠吃似的,李明蓉是滿滿的加了一大勺的紅燒肥腸,甚至跟別人說,不夠再來添。

負責攬客、負責收錢的硃砂看著這一幕,心痛得直抽嘴角。

按李明蓉這麼大方的添法,只怕這個小吃店,不到一個月,就得虧本關門大吉。

硃砂趕緊笑著對大家道:「今天開業,圖個好彩頭,今天飯菜的份量,雙倍加。」

這其實也算是給大家一個合理的解釋和借口。

否則,今天這麼多的份量,結果明天份量明顯的減半,大家肯定有意見,這對小吃店的口碑有影響。

但現在硃砂也沒有絲毫的表露,一直微笑著穩著。

手忙腳亂的,好不容易將今天中午的這一波學生娃給應付過去了,硃砂和李明蓉才勉強的喘了一口氣。 等這些學生都回校上課了,店裡沒顧客了,硃砂才跟李明蓉慢慢說著事情。

「小姑,我知道你心眼實在,可是,你也應該有一個成本意識,每一份飯菜,應該是多少的成本。」硃砂提醒著李明蓉這個意識。

李明蓉緊張的往圍裙上擦手:「我……我就是感覺這些娃,讀書也不容易,能多給點,就多勺點。吃飽點,吃好點。」

這是真的當給自己的兒子做飯吃呢。

硃砂只能換一個方向勸著李明蓉:「小姑,我知道,你心軟,感覺這些娃讀書不容易。可是,你也得想想,你家李果讀書也不容易對吧?你開小吃店,是為了賺錢供李果讀書。可現在,這開個小吃店,搞得我們象在搞慈善一樣,還虧著本在經營。別的娃是得了好處,可我們有什麼好處?就剛才那種賣法,平均一份,我們都要虧三毛錢。總不能讓這些娃一個個吃得歡,讓李果餓著肚子吧。」

這一說,總算讓李明蓉想明白過來一點:「這怎麼可能,我是不可能讓李果餓肚子的。」

硃砂拿過紙筆,又跟李明蓉仔細的算著帳:「小姑,你看看,這就是我們買這些食材的成本,還不算上這開鋪子的本錢,還有你的勞力。所以,這個成本,你一定要核算好,不能憑著你高興,就多勺幾勺。」

在硃砂的反覆勸說中,李明蓉答應了,不能再多勺幾勺肉給別人了。

怕李明蓉心眼實在想不過,硃砂還是道:「這樣吧,小姑,要是你實在擔心這些娃吃不飽,你可以多給他們添一些飯,或者一些蔬菜。」

至少,這些成本不是那麼高,添在碗中,看著分量也足。

「好。」李明蓉這才爽快的答應了。

果不然,從第二天起,李明蓉就嚴格的記著了那個成本價,只能依著規矩,添加這些澆頭的時候,一勺就是滿滿一勺,絕不多添加了。

但是,米飯這些,她還是讓大家夠飽。

這些學生娃,也感覺,這樣也挺好的,至少份量很足啊。

甚至有人就在跟別人宣傳:「哎呀,你們昨天沒來,昨天開業,這上面加的肉啊,好多,比我們以往在食堂的多多了。」

「是啊,可惜今天來就沒有這麼好的事了。」

「算了,人家這個老闆看著也挺親切的,飯這些盡飽,不錯了,你看食堂,二兩就是二兩,絕不給你多加一點。」

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中,大家也自然而然的接受了這個小吃店。

何況,這經營的菜式,真的不錯,環境也挺好,價格公道,這些學生吃膩了學校的食堂,都願意來這兒換換口味。

胡校長從辦公室出來,就見得走廊上兩個老師打著飯菜回來。

這一看,似乎就是從那邊的「辣妹子」小吃店打過來的吧。

「胡校長。」兩個老師招呼著他。

胡校長點點頭,從兩人的身邊經過。

那食物的香味從鼻端飄過,聞著真的好香啊。

胡校長都有些心動了,是不是也去嘗嘗這個「辣妹子」小吃店的飯菜? 可是,看著硃砂站在店門口,眉開眼笑的招呼著客人,笑得那個甜啊,胡校長心中又不自在了。

這些個體戶,果真是為了錢,啥臉面也不顧了。

胡校長隱隱想起,這個姑娘是叫硃砂。

似乎,花山中學這一次考第一名的,似乎也叫硃砂?

可能此「朱莎」不是彼「硃砂」。

胡校長是怎麼也不可能將那個考了全縣第一名的硃砂,跟眼前這個站在小吃店門口數著鈔票迎來送往的硃砂給聯繫起來。

不知不覺中,硃砂跟著李明蓉經營著這個小吃店,轉頭就過去了七八天。

這七八天,硃砂也是累慘了。

她得核算成本,得招攬顧客,得手把手的教李明蓉許多東西。

還好,這麼忙碌慌亂的日子,總算在雞飛狗跳中,慢慢的理順了。

這一中的師生,也算是接納了這個「辣妹子」小吃店,生意慢慢的穩定下來。

沒有人來惹事,沒有人來搗亂,這令硃砂安心了。

她也尋摸著,如何騰出手來。

她不可能就一直跟著李明蓉在這兒守著小吃店。

趁著晚上關門,硃砂就跟李明蓉商量著正事:「小姑,這開業這麼一段時間了,這小吃店的生意,你是不是也慢慢的理順了。」

李明蓉笑著點點頭。

確實,經過這麼多天的忙碌,她也做得順當了,這一切,全虧得硃砂這個主心骨在啊,否則,她還不知道怎麼應對呢。

「是這樣,小姑,現在這生意理順了,我就不留在這兒了,這店,我尋摸著,找個人來幫把手。」硃砂提起要請人幫忙的事。

李明蓉呆了一下:「啊?你不做了?」

可轉頭一想,人家硃砂是要讀書的人,這來折騰小吃店,都是耽誤了不少的時間。

「行,你還是讀書要緊,這個店,我一人守著就是。」李明蓉任勞任怨的,要承擔起一起。

「小姑,這個店,一個人是守不下來的。」硃砂知道,這小吃店看著是紅火,可是,真的累人,一般都得兩三人合夥搭手。

李明蓉也在想著,究竟一個人,能不能守下來。

確實,這前面要招呼客人,要收錢,這邊還要打飯,收拾桌椅。

幸好,來吃飯的全是一中的學生還有老師,都是自帶飯盒,否則這洗碗,也是一個大難事。

「小姑,我想過了,就在騎鞍村,找一個認識的手腳勤快的人過來幫忙就行。」硃砂跟李明蓉交待著事情。

「那我問問村長媳婦。」李明蓉只能這樣的想。

「都行,但一定要知根知底的。」硃砂對於這些事,還是想得深一些:「一個月,就給十五塊錢的工資。但是,別說是你請人,你就說,你也是幫著我守攤好了。別人來,也只說是親戚幫忙,不能說別的,知道不?」

這自己一家人做,這是幹個體戶,任何人都干涉不著。

但請了人,就有可能背上資本主義的嫌疑了。

這七上八下的事,硃砂可是有耳聞,她才不會來冒這個險。

「行,一切都聽你的。」李明蓉現在對於自己這個侄女,完全是無條件的相信。 「以後,我不在這兒,你自己要學著招呼客人,還有,這個錢,你自己一定要負責收,不能讓別人過手。」硃砂再把這些道理,一一的揉碎了講給李明蓉聽。

省得李明蓉到時候老實巴交的在廚房給別人打飯菜,而每天的錢,卻被請來的人給貪污了,那不就虧死了。

「嗯,我記住了。」李明蓉連連點頭。

李明蓉牢記著這事,湊巧楊桂華來縣城辦事,李明蓉就讓楊桂華幫忙帶個話回騎鞍村,看看誰願意過來幫忙,一個月包吃包住,再給十五塊錢的補助。

楊桂華聽著這話,心下就尋思開了。

這包吃包住,一個月還有十五塊錢的工資,這真是好事啊。

正式的工人,一個月也不過二三十塊錢。

楊桂華這種事,不願意便宜了別人,立刻就想起自己娘家的大嫂,讓娘家大嫂過來幫忙。

硃砂跟這楊大嫂見了一面,三四十歲,比李明蓉大不了多少,看著也算農村那種干慣了活的人,做事利索,倒也不錯。

於是,硃砂就留下這個楊大嫂,說了一些注意事項和規則,特別提醒,對外只說是親戚來幫忙的,此事就這麼安排了下來。

楊桂華在家,就和劉金生談起了這事。

「真是看不出啊,這個硃砂,還真是有本事,年紀不大,這是帶著全家都在發家致富。」楊桂華感概。

她今天陪她大嫂去了這個「辣妹子」小吃店,她是親眼看著硃砂是有多精明能幹。

一個十八歲的姑娘,那時候跟李青松回這騎鞍村的時候,連個容身之地都沒有,還得到李明蓉這兒來暫住幾天。

可這才兩三個月的時間,人家就在縣城裡立住腳了,住在縣城,李青松也能靠著做木工賺錢,連一慣老實厚道的李明蓉,也被帶出去經營著小吃店了。

「嗯,這丫頭,有本事。」劉金生承認。

當初才看見的時候,他就有這種預知。

所以,硃砂讓開介紹信什麼的,劉金生也是盡量的幫助。

「哎,要是你也有本事就好了。」楊桂華推著劉金生:「你要是有本事,也帶著我們發家致富啊。」

劉金生白了她一眼。

他當村長的,他當然也是盼著能帶著大家發家致富,可這發家致富,是說發就能發了?

****

硃砂從車站走出來,向著花山中學趕去。

雖然她跟譚校長已經達成了初步協議,時間分配自由,但她也不可能,真的就不再來學校讀書了吧。

何況,「辣妹子」小吃店的生意已經理順,她也不需要天天守著小吃店了。

她這邊向著花山中學趕去,卻引起另兩個人的注意。

「朱貴明,你看那人,是不是硃砂?」張金芳拉住旁邊的朱貴明。

她們兩人,這是過來走親戚,手上還提著要送禮的兩包糖果呢。

朱貴明扭頭一看,那不是正是硃砂嗎?

那身材、那腰肢、那走路的姿態,除了硃砂,又還有幾個有這份姿色?

「是她。」朱貴明鬱悶的點點頭,怎麼也沒有想著在這兒居然也能碰到硃砂。 朱貴明和張金芳是動了心思,要將硃砂給毀了的。

哪料得,硃砂有貴人相助,不僅沒把硃砂給毀了,反而讓兩人象驚弓之鳥一樣,擔驚受怕了一段時間。

這下好,好巧不巧的,又在這兒給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