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響門鈴,很快,院子的門打開,胡敏站在門口,笑吟吟的看著他。

「敏姐,給我吧!!」顧銘呼吸沉重的說,有種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急迫感,如果發不出去,他會內火攻心而死。

胡敏白了一眼顧銘說:「急什麼?先進去洗澡,洗完澡有你爽的時候。」

【作者題外話】:今日第三更,求票!! 得到胡敏這樣的承諾,顧銘心安,跟胡敏進屋。

進屋后,顧銘晃了一眼說:「敏姐,家裡就你一個人啊!!」

「你不是人?」胡敏笑罵道。

「我說平時,你一個住的?」

「當然不是,有保姆,偶爾我弟弟也會到我這裡來住幾天。」

「哦哦。」

顧銘示意明白,而後擠眉弄眼道:「那今天晚上保姆應該不在吧?」

「嗯!!」

胡敏點頭,然後把顧銘推進一樓的浴室,同時還囑咐他洗乾淨點。

顧銘:「……」

搞得他好像是賣的,至於這麼講究嘛。

不過,這是他跟胡敏的第一次,他聽胡敏的,說洗乾淨,那肯定洗乾淨,不然等會胡敏怎麼吃?

十幾分鐘后,顧銘裹著浴袍走出來,胡敏就在外面,看到也沒有說啥,只是遞給了他一樣東西,並說:「把這戴上。」

顧銘接過來一看,發現是眼罩,懵圈道:「帶這個幹什麼?」

胡敏蠻橫道:「讓你戴你就戴,敢摘下來,今天晚上自己解決去。」

顧銘:「……」

這都叫什麼事情啊!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幹事帶眼罩的,最多碰到幹事帶面罩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今晚的事情指定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不過他還是選擇了把眼罩戴上。

胡敏不會害他,這一點他可以肯定,既然不會害他,那就沒有什麼可擔心的,看胡敏能夠整出一個什麼花樣來。

眼罩帶好后,顧銘說:「敏姐,接下來幹什麼?」

我能看見本章說 「你站在就行了。」胡敏說。

「哦!!」

顧銘站在那裡。

沒有讓他等多久,約莫過去一分鐘,他就聽到有腳步聲響起,越來越響,好像朝他靠近。

然後,女人的香味撲面而來。

不是胡敏,這一點顧銘可以肯定,因為胡敏身上的香味不是這樣。

就在他思考這個女人會是誰的時候,他感覺有一雙柔軟的手抓住他那,並熟練的……

這感覺,似曾相識啊!再結合女人身上的香味,顧銘脫口而出道:「藍姐!!」

藍穎嫵媚的聲音響起:「這就猜到了,一點意思都沒有了。」

胡敏無語道:「猜中了就把眼罩摘了吧!」

顧銘摘下眼罩,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藍穎,同樣穿著一條真絲睡裙,只是款式不一樣。

藍穎這條真絲睡裙,領口很低,還是深V,肉眼可見大片雪白的白肉,溝壑更是一覽無遺。

同時,相比胡敏過膝蓋的睡裙,藍穎這條很短,屬於迷人的包臀款,潔白的大腿全部露在外面。

顧銘欣賞藍穎身上美景的同時,忍不住問:「藍姐,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藍穎幽怨的說:「你不到我那裡去,把我這個能幹的干姐姐忘記了,那我只能主動送上門來嘍。」

腹黑老公別過 藍穎說的四聲,毫無掩飾她今天晚上的來意,顧銘不好意思說:「這不是最近忙嘛,有時間我肯定去你那裡。」

「忙著干別的女人吧!!」藍穎忍不住嘲諷了一句。

不去她那,有時間來胡敏這,被她當場抓住,還有臉說他忙,簡直豈有此理,找懟。

「這個真不是!!」

顧銘心裡苦。

這段時間,他確實沒有少干~女人,但都是忙裡偷閒,每天都有事情做。

如果哪天他一點事情都沒有,他會放過藍穎這**的干姐姐?忍心荒廢她身上那塊肥田?他的心還沒有那麼狠。

「那是什麼?是對我已經沒有興趣了?不想幹了?」

藍穎說話越來重,顧銘吐血道:「藍姐,這個更不是,我可是一直想著你的。」

「沒感覺到。」

顧銘秒懂藍穎的意思,立刻貼了上去,奉上他的火熱的唇。

藍穎摟著他的脖子,熱情的回應著。

顧銘的魔爪沒有閑著,伸進藍穎的睡裙,發現裡面……,立刻明白,藍穎已經做好準備。

這他肯定不會客氣,藍穎發出滿意聲。

良久,唇分,顧銘把藍穎抱了起來,問:「藍姐,現在感覺到了嗎?」

「還不夠!!」藍穎閉著眼睛享受道。

「現在呢?」

銀河系征服手冊 「得保持才行。」

「肯定保持!!」

激烈的戰鬥打響,顧銘和藍穎投入其中,胡敏忒罵一聲,被兩人的猴急打敗,選擇上樓。

藍穎有些興奮,給胡敏拋媚眼,就差直說,敏敏,別忍著,過來一起玩啊!!

胡敏簡直受不了,白了藍穎一眼,說:「你們慢慢玩,我才不跟你們一起胡鬧,我回屋睡覺去了。」

睡覺?誰信?胡敏指定是在卧室中一個人肆無忌憚的玩去了。

可惜,此刻顧銘分身乏術,否則非得去卧室幫胡敏一把不可。

時間流逝,眨眼間兩個小時過去,藍穎心滿意足的從顧銘身上下來。

當然,顧銘也滿足了,不止滿足,還有一點累,鐵打的身體也扛不住保持那個姿勢兩個小時啊。

藍穎體貼的為顧銘揉起發麻的手臂,約莫過去三分鐘,才說:「好弟弟,我們也回屋睡覺吧!」

「好!!」

兩人上樓,路過胡敏卧室時,發現裡面毫無動靜,想來胡敏已經睡了過去。

心滿意足的兩人自然不能去打擾欲~求不滿的胡敏,進入隔壁的卧室睡覺。

第一次睡在同一張床上,一番親熱少不了,直到凌晨一點鐘,兩人這才相擁而眠。

重生之鬼醫傻妃 第二天早上,兩人醒來,藍穎知道顧銘要跟胡敏去參加珠寶展覽會,沒有時間再來一場激動的戰鬥。

她捨不得的說:「什麼時候去姐姐那?」

顧銘說:「最近一段時間怕是不行,最近一段時間我會很忙,有件重要事情急需處理,等到這件事情辦成,我肯定到藍姐那去。」

「行,我等你。」

這樣藍穎還不放心,誘惑道:「一定要記得來哦,姐姐有驚喜給你。」

顧銘說:「藍姐你就是最好的驚喜。」

藍穎笑道:「小嘴真甜,跟抹了蜜一樣,難怪討女人喜歡。」

顧銘:「……」

他討女人喜歡靠嘴?他靠的是實力,用實力去征服他喜歡的女人。

至於嘴甜,那是征服以後的事情,開始他可不會舔,大不了不要。

這個話題解決,兩人沒有馬上起床,顧銘關心了一下藍穎最近的生意如何。

得知夢之藍生意依然好得不得了,那他就放心了,不枉藍穎跟他好一場。 兩人:「……」

儘管不舍,但兩人還是起床,大事為重啊!!

衣服在樓下浴室,浴袍也在樓下,顧銘沒轍,捂著身子出去。

胡敏就站在門口,看到顧銘此刻的狀態,當即賞給了顧銘一道白眼,忒罵道:「大清早就開始耍流氓。」

顧銘:「……」

他也不想,可不耍不行,總不能拿床單裹吧!

沒那麼麻煩,都是自己人,怕啥?

他飛速下樓,藍穎緊跟著出來,這餵飽了的女人就是不一樣,氣色非常好,身上還散發著慵懶的氣息,說不出的迷人。

「這下滿意了?不會在我耳根子旁念叨了?」胡敏無奈的說。

她不想看到顧銘和藍穎當著她面幹事,折磨人不說,心裡還難受,可是架不住這幾天藍穎一直在她耳邊抱怨,說顧銘已經有好多天沒有去她那了。

正好昨天顧銘提出非份要求,她又沒法拒絕,只能把藍穎找來,頂替她犒勞辦事給力的顧銘。

然後,就有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幕。

藍穎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上前摟住胡敏誘人的身子,壞笑道:「昨晚睡得如何?是不是覺得特別空~虛,特別的想要?」

不給胡敏回答的機會,藍穎接著說:「你啊!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及時行樂才是王道,懂嗎?」

胡敏不屑說:「你那不叫及時行樂,你那叫膽大包天,也虧得沒有被孫哥發現,這要是被發現了,非得宰了你。」

「他敢!!」

藍穎十分瞧不起的說:「也就是我念及過去的舊情,沒有跟他一般見識,否則依照我以前的個性,早就把這種男人一腳踹開了。」

「給他戴頂綠帽子,便宜他了,他要是還不知道悔改,我……」

「你什麼?戴一頂還不夠,還要戴好多頂?」

藍穎沒好氣道:「你真拿我當公交車啊?是個男人都可以上?我是說把佳藝介紹給顧銘當女朋友。」

胡敏:「……」

孫佳藝可是藍穎的女兒,她居然介紹給她的小情人當女朋友,她唯有兩個字送給藍穎,夠狠!!

不過這也能從側目反應藍穎與她老公現在的關係,一點都不好,都快成敵人了。

胡敏唏噓不已。

兩個閨蜜並不美好的婚姻生活,讓她對婚姻產生畏懼,與其將來忍不住想紅葉出牆,還不如保持自由身,至少這樣,無論她跟哪個男人在一起,都不會覺得對不起誰。

時間流逝,三人穿好各自的衣服出門,在小區外面吃了早點后,這才分開。

顧銘開車跟胡敏參加珠寶展會,看著顧銘一身廉價的衣服,胡敏直皺眉頭,說:「你就打算穿這一身去參加珠寶展會?」

「不然呢?總不能現在去買衣服吧?多耽誤時間。再說,我又不靠顏值吃飯,我靠的是實力,沒有必要穿那麼好。」

「也是!!」胡敏認可的點了點頭。

現在顧銘只是展露了一下實力,就征服了不少女人,這要是把行頭再換一換,指定有大票愛慕虛榮的小姑娘往他懷裡鑽。

她是不指望顧銘能夠把持得住的,唯有掩蓋顧銘身上的鋒芒才行。

在這個只認衣服不認人的時代,一身地攤貨,無疑是最好的偽裝。

很快兩人就來到舉辦珠寶展會的大夏,長長的紅地毯已經鋪上,兩旁擺放著不少花籃,還有不少記者在兩旁拍照,顯得格外莊重。

紅地毯上,不時有人從上面走過。

是誰就不一一介紹了,能走紅地毯的人,要麼是申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要麼是這些人的朋友,一般人可沒有這個資格。

人不同,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講究。

男的各個西裝革履,女的則是百花爭艷,漂亮、名貴的服裝為珠寶大會增色不少。

胡敏今天穿的同樣講究,一件藍白相間的青花瓷旗袍,曼妙身姿一覽無遺。

高高的岔口,走路間,可見雪白的大腿,當真是要多吸引人眼球有多吸引人眼球。

頭髮也特意倒騰了一下,挽在腦後,如同從畫中走出來的古代仕女一般,渾身上下散發著古典氣息。

好一位古色古香的大美人,她的出場,引爆了現場,拍照的記者跟打了雞血一樣,瘋狂拍攝。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才看到,在這位古色古香大美女旁邊,有一位穿著一點都不講究的年輕人。

這太影響美感了,他們恨不得上去一腳把這臭小子給踹開。

踹肯定不行,這不是動手的地,他們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回去把這礙眼的臭小子給P掉,必須P掉。

很快,胡敏和顧銘就走進大夏,直奔麗人珠寶的展區。

位置非常好,地方也很大,這是舉辦方根據這一次麗人展出首飾的質量給予的待遇。

帝王綠和皇家紫兩樣珍寶同時出現在麗人珠寶,註定麗人珠寶成為今天珠寶展會的焦點,地方不大,如何容得下那麼多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