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盛名已久的血煞子,花花公子膽戰心驚。

二個人,卻只攻擊花花公子。

花花公子此時是心裡有苦說不出口。

手上又沒有兵器可抵敵血煞子,除了逃跑之外,別無選擇。

幾個縱躍,花花公子連滾帶爬向入口處疾奔而去。

血煞子追了一陣子,卻不追了。

當出現在羅陽面前時,羅陽又能聽見那輕輕的聲音。

「給我。」

羅陽不可能把魂珠給血煞子,否則血煞子的實力暴增,那就更沒有辦法封鎮它了。

此時已幾乎聽不見花花公子的腳步聲了,可知那廝奔遠了。

羅陽輕聲道:「血煞子,你想出去嗎?」

安靜了一會子,便聽血煞子說道:「你現在帶我出去。」

於是羅陽拿出了混沌球。

「你進這裡面吧。那就不會被發現。我可以帶你出去的。」羅陽說道。

「不行!」血煞子一口拒絕。

若不先把它弄進混沌球,羅陽也不敢把它帶進《神農經》山水畫的空間里。

講得更明白些,只有先用混沌球來封鎮住血煞子,那才萬保無一失。

「你要我怎樣帶你出去?」羅陽問。

或許血煞子有特別的方法,了解一下也行。

「你不是說你有方法?」血煞子反問。

「這就是。」

羅陽晃了晃手中的混沌球。

他終於相信骷髏堡堡主的話,混沌球應該是能封鎮住血煞子的,不然它也不會拒絕進裡面。

「我不進塔里!」血煞子再次拒絕。

羅陽聽了,甚覺好奇。

明明是一隻圓圓的球,為什麼血煞子會說是「塔」呢?

羅陽問道:「這不是塔。」

血煞子冷道:「它實質就是一座鎮妖塔!」

再看看手中的混沌球,還是圓的,而不是塔狀。

心想或許這是幻象,只有法眼才能看穿。

普通人的眼睛,還難以看到混沌球的本尊。

血煞子說是鎮妖塔,估摸也不會差到哪兒去。

若非是真的害怕,又怎麼不敢進混沌球?

這反倒更加堅定了羅陽的信心,知道必須要用混沌球來封鎮它才行。

否則帶它出了祭壇,它悄悄的溜走了,那就白忙了。

羅陽可不是來做慈善的,而是要擁有血煞子。

只有得到了血煞子,才能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

這飛劍劍術也挺棘手的。

如果血煞子不是誠心要跟羅陽,那他還是難以修鍊飛劍劍術。

畢竟要用意念控制血煞子飛來飛去,才能千里奪人頭。

「血煞子,你出了祭壇,那打算去哪?」羅陽問。

只有弄清楚了這一點,才可大抵看出血煞子在外面會不會大開殺戒。

血煞子沉吟不語,羅陽又說道:「你是要去尋找另一把血煞子?」

只見血煞子爆閃出很盛的光芒,可知說中了它的心事。

又過了片刻,才聽血煞子緩緩說道:「我還要報仇!」

一聽這話,羅陽嚇了一跳。

這麼看來,不把血煞子弄進混沌球里,是絕對不能帶它出去了。

以血煞子的能耐,出了祭壇,羅陽是沒有能力鎮住它的。

想要一人佔有血煞子,那就不能告訴別人。

讓八仙堂等大勢力得知血煞子在羅陽的手裡,就算能把血煞子封鎮住,但羅陽都不可能再擁有血煞子了。

事情總是讓人麻煩。

羅陽又問道:「你在這裡住了那麼久,還有什麼仇不能忘記呢?」

血煞子的話音恨恨道:「那個把我煉製成這樣的人,一定要殺掉!還有,把我倆分開了,千古獨處幽暗處,悲苦無數,我要讓那人也嘗嘗這種寂寞的滋味!」

原來是要找單個人來報仇,那倒還沒那麼可怕。

人的壽命,一般最高就百歲左右。

那封鎮血煞子的人,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那血煞子還去哪兒找人報仇?

難道血煞子不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

羅陽忍不住說道:「你要報仇,那也沒什麼好說的。可是那個把你煉製成這樣的人,還會活著?」

結果血煞子的話把羅陽嚇了一跳。

「她還活著!」血煞子幽恨道。

活著?

難道傳說有還沒成仙的人也活上八百歲,這事也是真的?

那能煉製血煞子的人,即使不成仙,也有兩把刷子吧?

這麼一想,羅陽又說道:「你是不是記錯了,現在過了很多年了,你不會以為才過幾年吧?」 被困在祭壇裡面太久了,說不定血煞子有點頭暈了。

可是血煞子依然堅定道:「她還活著!我一定要找她報仇!」

聞言,羅陽覺得血煞子不可能是胡說。

「你要報仇,那可以。我帶你出去,你怎樣報答我?」羅陽問道。

不講好,出去后,恐怕難以再談。

此時先談好,日後不容易產生不必要的紛爭。

血煞子沒有回答,可能是一時之間還沒想出給予羅陽什麼好處。

「這樣吧,你先進混沌球,等想好了再回答我。」羅陽建議道。

留在裡面太久,若又有人進來,那會比較麻煩。

雖說花花公子出去說見到血煞子,恐怕也能鎮住不少人。

畢竟人嚇人,容易嚇死人。

血煞子不願意進混沌球,說道:「我不進!」

若它拒絕進去,羅陽也不便帶它出祭壇。

他實在沒有其他能力去封鎮血煞子。

「你不進混沌球,我怎麼能帶你出去?」羅陽明言道。

「把魂珠給我!」血煞子問道。

聽它的意思,好像是得到魂珠的力量之後,它便可衝出祭壇。

如果所猜不虛,那羅陽就更不能把魂珠給它了。

「現在還不能給你。我也需要魂珠。等出去之後,我會給你。」羅陽說道。

「你不給,那我就殺了你!」血煞子冷道。

早就猜到會這樣。

羅陽暗忖幸好也沒有一時頭腦發熱帶血煞子出去,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以血煞子的殺意,它很容易要人命的。

「你殺了我,你也得不到魂珠!」羅陽強硬道。

他是有依據的,才敢跟血煞子叫板。

不然,恐怕真的要被它幹掉。

羅陽並非第一次進祭壇。

如果血煞子要殺羅陽,在前面幾次,就可出手了。

當時血煞子跟羅陽一點也不熟,按理來說,魂珠當時也在羅陽身上,應該對羅陽下手才對。

事實上,羅陽活著出去。

在羅陽看來,並不是血煞子仁慈。

這隻有一個答案,那便是血煞子只知羅陽身上有魂珠的氣息,它無法輕易進《神農經》山水畫的空間。

只有羅陽才有能力帶血煞子進去。

想通了這一層,羅陽也就有資本跟血煞子叫板了。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話音未了,血煞子幻化成數把利刃對著羅陽,意欲疾刺過來。

羅陽冷笑道:「動手吧!我要是眨一下眼睛不是好漢。」

說著,閉上了雙眼。

在這種危險的時刻,羅陽也是個虔誠的信徒。

老釋,請保護我,阿彌陀佛。

老耶,請罩著我,阿門。

就差雙手合十和用手在胸前划十字了。

先前已看過血煞子對付花花公子,可知血煞子是能傷人的。

若血煞子要刺過來,羅陽挨一劍,估摸就成仙了。

一秒,二秒,三秒……

轉眼間,便是半分鐘過去了。

緩緩張開雙眼,見血煞子還是在面前,只是沒有攻擊人。

羅陽連忙給個台階血煞子下,說道:「我跟你是朋友,你不殺我,會得到好處的。」

結果血煞子又問道:「把魂珠給我!」

這個要求,羅陽實在無法滿足它。

「莫邪小姐,聽我說。我還想用你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等我學成,我和你一起去找另一把血煞子,怎樣?那位是幹將先生吧?」羅陽說道。

血煞子沒有應聲,可知它在思考。

「你跟誰學飛劍劍術?」血煞子好奇道。

《神農經》山水畫石洞里的秘密,羅陽自然不便多說。

待血煞子進了混沌球,再跟它說,那還不遲。

「到時我會告訴你的。你只要願意跟我合作,我就帶你出去。等我學會了狂暴功和飛劍劍術,我讓你自由。這就是我的條件。願意的話,就合作,不願意,就拉倒。」

話已說清楚了。

剩下的便是等血煞子作出決定,等待也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兒。

畢竟羅陽是真的需要血煞子,而血煞子不一定需要羅陽。

沒了血煞子的幫忙,羅陽無法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日後多半要死在強敵的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