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路特別崎嶇,有時望山跑死牛。百里雪峯不得專撿那些近的小道走。

走小道還有一個好處,儘可能的繞過鬼子設的路卡或者是巡邏隊。

這天,百里雪峯走進一片密林。突然從路邊的雜草後面跳出三個端槍的男人。 超級喪尸工廠 讓百里雪峯吃驚不小。

還是自己命大,他們只是要盤查一番,要是怪自己闖進他們的領地,不分青紅皁白就開一槍也是有可能的。

“幹什麼的?”領頭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等身材的人,一雙小眼睛滴溜溜上下打量着百里雪峯,手中的老套筒警惕的對準他的‘胸’口。

“走路的。”百里雪峯被嚇了一跳之後馬上鎮定下來,雖然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但也只能是見招拆招了。

百里雪峯臨行時便設想着如何應對各種麻煩。他手中的材料無法藏,也不能留在357團,只能隨身攜帶。

最大的危險也就來自這裏。

“不是本地人,捆起來。”領頭的二話不說,便令人將百里雪峯綁起來。

百里雪峯鬱悶哪,這叫什麼事啊,不分清紅皁白就捆人,還叫人活不。

他不敢掙扎,人家手裏有槍,只能看看能不能找到說理的地方。

半山腰上有幾間土坯房,在他周圍還有幾間草屋。

離的老遠就能聽到有氣無力的慘叫聲,使這曠野顯得特別恐怖。

走近了一些纔看到有一個人被吊在半空中,細細觀察,才發現此人是被5顆粗大的‘毛’竹拉着,類似於傳說中的五馬分屍。

豪門擒愛:總裁莫貪歡 如果五馬分屍是真的,可能比起五竹分屍要差了很多。古人有句話,叫作長痛不如短痛。關鍵是受不了那個折磨,五馬分屍只不過是瞬間的事,而五竹分屍那種痛苦是常人無法忍受的。

百里雪峯不敢再看,心裏不禁忐忑不安起來,自己會不會受到如此酷刑。

百里雪峯被帶進一間堂屋。

不一會出來兩個穿中式軍裝的人,年紀都不大,也就二十五六的樣子。

兩個人進來也不問話,直接走到桌前坐了下來。馬上有人將百里雪峯的包袱遞了上去。

“喲呵,不簡單哪,是個寶鼎勳章獲得者,比我有能耐,我現在連干城都沒得到。”一箇中尉打開錦盒,一眼就認出是一枚寶鼎勳章,不禁‘露’出羨慕的神‘色’。

上尉軍官面無表情的翻看着各種文字東西,心裏默默做着判斷。

等看完了,心裏也有了結果,這些東西都屬於一個人,那就是百里雪峯,勳章證書來自蔣中正,雖然並不一定由蔣委員長親授,但證書假不了,仿造的可能‘性’爲零。

“你就是百里雪峯了?”上尉從中尉手中接過寶鼎勳章,仔細欣賞着,這麼近距離欣賞寶鼎勳章還是第一次。上次總隊長在臺上領授勳章時,兩個人相距50多米,就看到一塊閃閃發光的牌牌,什麼樣子根本看不清,現在可拿在手上看了,這才知道爲什麼叫寶鼎勳章,原來勳章中心圖案是一隻寶鼎。

是百里雪峯點點頭,對他連頭都不擡一下甚是不滿,你能有起碼的尊重不。

“你這勳章是怎麼得的?好象你的部隊沒在這一塊呀?”一一七師的路條寫的很清楚,百里雪峯是一二八師的人,他要去江漢平原找部隊,時間地點試乎都沒有機會獲得勳章,而證書上卻明明寫的是長沙保衛戰中,這就有點意思,那得多大功才能讓一一七師選擇了外人,而不把勳章授給自家兄弟。

“是的,我的部隊大概在江北一帶,我現在去蒲圻。至於勳章的事,那是我在三五七團逗留期間,正趕上打仗,幫了他們一點小忙,他們非常客氣,說我這外人了不起,就給了這個勳章。”百里雪峯也不知道這勳章是那次戰鬥中得的,便不好解釋,籠統一些可能還要好些。

“嗯,不錯,你能獲得這枚寶鼎勳章,那肯定是有過人之處,這樣吧,我這裏正缺人手,你就留在這裏吧。”上尉想着這麼好的人不留下來打鬼子太可惜了。

“啊!長官你這是什麼意思?”百里雪峯一聽,腦袋就是嗡的直叫,自己還有任務呢,怎麼可能留在這裏打鬼子?

“這還不明白,支隊長看上你了,省的你長途跋涉找什麼部隊。”中尉眼中‘露’出喜氣,看樣子這人不簡單,能加入隊伍再好不過。

百里雪峯遇上的是湘鄂贛遊擊總隊五支隊。支隊長是潘昌吉上尉,他們現在的主要任務是招兵買馬,壯大隊伍,伺機襲擾敵人。

對於百里雪峯來講,跟什麼部隊打仗關係並不重要,他也跟過4只不同的部隊。但是現在他真的不能答應,因爲他的生命已經不屬於他自己的了,起碼在完成承諾之前。

他便把前因後果向二位長官作了比較詳細的說明,希望他們能放自己離開,去完成他的使命。

潘昌吉聽了確實有些感動,是個大情大義的人,最適合做兄弟了,那就更不能放他走了。

百里雪峯還想爭辨幾句,可潘昌吉根本不想聽他羅嗦,手一揮,讓人把他關起來,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候放出來。

百里雪峯想大聲罵他們幾句解解氣,但最後還是忍住了,他不是一個口出髒話的人。

剛出支隊部,迎面碰上一個熟人,他並沒有注意到百里雪峯,正和身邊的幾個人興高彩列議論着什麼。

“雷明‘波’!”百里雪峯叫了一聲,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上熟人,只能求助於雷明‘波’了。

雷明‘波’說的正起勁,突然聽到有人叫自己,下意識的叫了一聲到,擡頭便看見了百里雪峯。

他對百里雪峯印象深刻,一撇之間就把他認出來了,趕忙跑了過來。

“幹什麼?快放手,他不是漢‘奸’。”見到有二個士兵抓着百里雪峯的胳膊,雷明‘波’急了,他立即想到了五竹分屍的慘狀,馬上出來給他證明。

“雷班長,他不肯留下來當兵,支隊長要把他關起來反省反省。”一個押着百里雪峯的戰士說道。

雷明‘波’鬆了一口氣,馬上向百里雪峯瞭解情況,證實戰士的說法後,他也說不出來什麼。看着戰士把他押走。

百里雪峯被關進了禁閉室,望着空‘蕩’‘蕩’的四壁他不盡苦笑起來,短短的二十幾天裏,這是他第二次被關禁閉了。

無可奈何之下,百里雪峯只能盤膝而坐,想一想今後自己該怎麼辦。

現在他學會思考了,以前他可不這樣,往往別人說什麼,他照做就是了。何必費神去思量對與錯,成功與失敗,行與止。

要想完美的離開這裏,必須要想一些辦法才行。

得拿回屬於自己的東西吧,首先要搞清楚東西在哪,接着是怎麼取回來。

再一個就是不能傷人吧。不管人家怎麼自‘私’,總歸是自己人,都是爲了抗戰。

第二天一早,百里雪峯就讓哨兵通知支隊長他已經答應留下了。

“你想好了,決定留下來了?”潘支隊長盯着百里雪峯的眼睛說。

“是”百里雪峯點點頭,身板‘挺’的筆直。

支隊長肯見百里雪峯是他發出信息幾小時之後的事了,支隊長在知道百里雪峯肯留下,只是輕笑了一下,他還要晾晾百里雪峯,並不着急招見他,也沒有馬上放他出來的打算。

昨天雷明‘波’就找過他,把他所認識的百里雪峯講給支隊長聽,讓支隊長越發重視起來。有能力啊,11個人就敢對付18個鬼子,而且己方無一人毫髮未損。不能不對百里雪峯刮目相看。

這時,一個人進了屋,好象有什麼話要對支隊長講。支隊長對哨兵講:“你把他送到三中隊二班,和雷班長講,我把他‘交’給他了,有什麼事拿他是問。”

哨兵答應一聲,帶百里雪峯出了堂屋。

“有什麼情報?”看百里雪峯走遠,支隊長馬上問剛進來的人。 尋找證明(3)

百里雪峯見到雷明‘波’自是十分高興,但隱隱的心裏有些愧疚。

和雷明‘波’聊起分別後的事情,雷明‘波’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你們‘交’給我保管的駁殼槍,讓我給支隊了,沒有還給你了。”

“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沒了就沒了吧,哎,我不是給你十幾杆三八大蓋嗎?你們咋不用呢?”百里雪峯感到事事無常,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別提了,我是帶着二十多人,十幾條槍來投奔五支隊的,這纔給了我一個班長,那些槍也上‘交’了,換回幾條破槍,他們說好槍要‘交’給有能力的人,咱們只配這破槍。”雷明‘波’有許多無奈。

“那我拿什麼槍?”百里雪峯看出有些人還揹着大刀,拿着梭哈。看樣子這五支隊武器還是很緊張的。

這時,外面響起了緊急集合的哨聲。

“戰鬥集合,快點!”雷明‘波’馬上站起來,召集自己的兄弟外面集合。

“那我拿什麼武器啊?”百里雪峯一聽有戰鬥任務,馬上便急了,自己總不能赤手空拳的上戰場吧。

“呶,隨便挑一件吧。”雷明‘波’向角落裏一指。

百里雪峯一看,立即傻眼了,那是什麼武器呀,不是柴刀,就是衝擔。事情緊急,百里雪峯拿着一個衝擔就跑出了茅草屋。

全支隊300多人埋伏在一處山樑上,上頭說有一小隊的鬼子一會兒從這經過,他們要打鬼子一個措手不及。

而百里雪峯不由擔起心來。

來的路上,百里雪峯就對隊伍關注起來,人數是不少,有槍的士兵也到了200多人,看似佔了絕對優勢,但一看這些士兵,良莠不齊,一看就知道大半是農民,就象雷明‘波’那樣,前幾天還是拿鋤把子呢,今天拿起槍桿子,對付窮兇極惡的小鬼子,顯是力量還單薄了些。

自己要不要出頭?

百里雪峯十分糾結,一邊是戰士的生命,一邊是自己的去留。

“注意,小鬼子‘露’頭了。”雷明‘波’低聲發出警告。

百里雪峯翻身趴在地上,眼睛一掃,從東頭來了不少的小鬼子。

細細一數,有37個小鬼子。

武器裝備是3‘挺’歪把子輕機槍,24支三八大蓋。

這樣的裝備比五支隊這幫烏合之羣不知要強上多少,百里雪峯的擔憂越來越濃。

百里雪峯有許多的無奈,頭都讓他撓破了,纔想出一個到時候再說的計劃。也就是隨機應變。

“給我打!”潘支隊長一聲令下,埋伏在山嶺上的戰士紛紛開了槍。

一個排子槍過去,鬼子的隊形大‘亂’,沒一會兒的工夫,基本上看不到身影。

果然不出百里雪峯所料,五支隊的戰士的槍法太臭,第一輪排子槍過後,小道上留下2具屍體。

這裏面可能也有運氣不好的成份,百里雪峯親耳聽到子彈打在鋼盔上發出的當當聲。

打完一槍,戰士們正在拉槍栓上子彈,鬼子的反擊開始了。

三‘挺’歪把子輕機槍各有分工,對着三處人員密集處進行掃‘射’,其他的小鬼子也趴在山坡上,按照戰術要求進行瞄準‘射’擊。

他們的戰術一般是這樣的,機槍組負責集團攻擊,步槍組負責零散士兵。

第一人未擊中,馬上由第二個人負責掩護,這樣‘交’替掩護,能最好的保衛士兵受到‘射’殺。

沒過多久,五支隊的‘射’擊明顯稀蔬起來,不是讓機槍壓制的擡不起頭來,就是犧牲或負傷,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百里雪峯左右瞅瞅,看到不遠處有一名犧牲的兄弟,他的步槍還處在‘射’擊姿態。他毫不猶豫滾了過去。

“兄弟,你真是好樣的。”百里大聲的鼓勵着他,暗中將他的右手替換下來,對着一個機槍手就是一槍。

“叭”的一下,那機槍手應聲而趴,機槍立即停止。

百里雪峯立即拉槍栓上子彈,頭也沒擡就又給了鬼子另一個機槍手一槍。

消滅了兩個機槍手,可沒過多久,機槍馬上又響了。

百里雪峯知道鬼子的每個機槍組共有4個人,一名‘射’手,一名指揮官,一名副‘射’手,一名彈‘藥’手。

打死一個會馬上有替補的,必須要連續滅了4個小鬼子,才能讓這‘挺’輕機槍徹底啞火。

百里雪峯在那人身上的子彈袋裏‘摸’出5顆子彈,壓到彈倉裏,趁沒人注意他,又給了小鬼子一槍。

就這樣左一槍右一槍,連續滅了8個小鬼子,兩‘挺’輕機槍徹底啞火。

鬼子的指揮官一看大勢不妙,拖下去會吃大虧的,連忙下令撒兵,連重傷員也無法顧及,連滾帶爬的逃了回去。

在鬼子開始撤退伊始,百里雪峯將槍的姿態恢復原狀,將那人的手指放進扳機裏。

佈置好這一切,百里雪峯抓緊衝擔,帶頭衝了下去,還不斷喊着:“衝啊!殺啊!”同時高高舉起衝擔,時刻要投擲出去的樣子。

他這一帶頭,許多戰士受到影響也紛紛衝了出去,中隊長壓都壓不住。

“‘混’蛋,這是誰下的命令?”潘支隊長怒火中燒,他是十分擔心自己好不容易聚攢的一些人馬受到不必要的傷害。

人馬便是他的**,戰績是他晉升的臺階。

小鬼子還沒跑遠,槍法也是有目共睹的,過早的出擊也許會造成重大的傷亡。你說潘支隊長能不發火嗎。

鬼子根本無心戀戰,指揮官不斷催促部下迅速撤退。別人心裏不明白,可他卻看的一清二楚,對面有一名狙擊手,躲在什麼地方他一直沒有發現,這就更令他膽寒,高手中的高手,再戰下去所有的皇軍戰士都會‘玉’碎在這裏,明智的選擇就是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百里雪峯咋咋呼呼,蹦蹦跳跳就躥到了山下,撿起一‘挺’輕機槍,瞄了一眼彈鬥,還有3梭子彈,馬上對沒命逃跑的鬼子背景就是一梭子。

爲了不暴‘露’實力,百里雪峯每梭子只打死一二個鬼子。

緊跟着又是2梭子。

幾百米的距離不管是對槍或者是百里雪峯來講都不是個事。

又不能把人打死,那不是‘浪’費子彈嗎?突然百里雪峯眼前一亮,我不打死你,我可以打傷啊,而且要專打他拿槍的手,最好打斷他的骨頭,讓他今後都不能再拿槍。

看到自己的成果,百里雪峯全身心都冒看舒暢。

因爲,他又發現了一種懲治小鬼子的手段,不過,這種手段對於他來說,還是過於殘忍,他要打殘他們。

痛苦是什麼,那就讓他們背上一輩子的痛苦。比死還難受的就是生不如死。

以後遇上小股鬼子,對自己構不成威脅的,要以打殘爲主,讓他們一生與痛苦相伴。

同時,在需要隱藏身份的時候,也要以打殘爲主,既可削弱小鬼子的戰鬥力,又能得到武器,還能不暴‘露’身份。一舉三得啊。

戰場很快打掃完畢。潘支隊長也很高興,打死16個小鬼子,繳獲輕機槍2‘挺’,步槍13支,手槍6支,其它戰利品一批。

猶其讓他興奮的,小鬼子逃跑十分狼狽,可以說到了丟盔卸甲的地步,一聽到機槍的聲音,嚇的小鬼子丟下好幾支步槍。

不過,自己這邊傷亡也‘挺’大的,死亡39人,重傷51人,輕傷27人。 逃離控制

讓百里雪峯感到不爽的是,他又沒有分到槍支。。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

本來百里雪峯第一個跳出來的目的就是能搞到一支槍。

所以他直奔機槍而去,對他來講,步槍已經不安全了,速度太慢,只有機槍才能更快的消滅小鬼子的有生力量,而達到保護自己的目的。

當百里雪峯美滋滋抱着一‘挺’輕機槍,肩上掛着6個武裝帶返回到山嶺上時,讓他沒有想到的是,他遭到了當頭一‘棒’。

潘支隊長已經查到了是百里雪峯帶頭衝下山的,這還了得,馬上趕到了二班陣地,先把班長雷明‘波’狠狠的訓斥了一通。

等百里雪峯迴來,潘支隊長又把他訓斥個狗血淋頭,怪他不聽號令,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擅自發起衝鋒。 靈魂契約:惡魔的復仇天使 念他剛剛加入隊伍,此次就是口頭警告,再有不聽命令的行爲,一併處罰。百里雪峯只能諾諾低頭認錯。

潘支隊長這才消了口氣。臨走,收走了百里雪峯繳獲的輕機槍和子彈。

百里雪峯意識到是自己該走的時候了。

“你膽子也太大了,你就不怕死?”雷明‘波’見潘支隊長走遠,馬上責怪起百里雪峯。

“鬼子不是跑了嗎?我得趕緊揀槍去,去晚了走湯都喝不上。”百里雪峯極力爲自己辨解,時機把握的剛剛好。

“揀回來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讓人家給收走了。”雷明‘波’低聲說,他是十分關心這個傻冒,爲了槍連命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