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的眼神更加冰冷:“可朕的永遠也不可能是太后的。天下只能是皇上的,太后你要是想不明白這個道理,你永遠也得不到解脫。”

皇上說完就走,也不理會薛太后砸瓷器的動靜兒!

長公主等薛太后鬧夠了,這才勸道:“母后,您和薛家這幾年着實讓皇上惱了。皇上說的對,這天下都是皇上的,而薛家卻把持了半個朝政,皇上不拿薛家開刀,拿誰開刀?母后,是您和薛家當年逼走的林家,可也是您和薛家再次把林家給請回來的。”

長公主就想不明白了,你都做太后了,你何必整那麼多的幺蛾子呢?

這會兒你還想着要打擊報復林家呢?

您還是先和薛家想着怎麼保全自己吧!

“昊兒,我們走,你外祖母這是腦子糊塗了。我們過幾天在來看你外祖母!”長公主這算是也拋棄了薛太后了!而長公主這話內心來說,是真心實意的希望薛太后能聽進去的。

可惜——

“孽子,畜生,兩兄妹就沒有一個好東西,哀家這到底是做了什麼孽啊。居然生下來這麼兩個東西來氣哀家啊!”薛太后怒罵連連,比潑婦還不如的姿態讓整個慈安宮的奴才們都恐慌了!

現在薛太后是歇斯底里的,可等薛太后冷靜下來之後,看到她這樣醜陋不堪一面的奴才們還能活着嗎?

林家先是祭祖,然後把死去的人葬進了祖墳,隨後米氏好張氏就舉辦了林家回來後的第一次賞花宴!

林家的賞花宴,那是名符其實的百花宴,而且還不是盆栽。你只要去了林家老宅,那就能看見百花爭豔的景色。

林家的百花都是栽種在每一個的院子外面的。

你不需要進那一個個的小院子,就順着林家老宅的一條條小道行走,就能看到多種花卉了,還是成堆成堆的那種!

林家老宅很好,可林家被髮配邊境之後,怎麼林家老宅還保存着?沒有被人給佔了?

這是薛太后和皇上沽名釣譽的結果!

薛太后不承認自己對林太后不敬,對林太后的孃家不敬,故此哀傷的在年夜的宮宴上說林家老宅在她百年之後在下賜給臣子們。

也就是薛太后活着,這宅子就空着好了。你們誰都別惦記了。

等到她們薛家所出的皇子再當皇上之後,這林家老宅那就是薛家的囊中之物了!

可惜了,林家回來了,還再次回來這林家老宅了!

賢君王妃和何氏是第一批到達來參加百花宴的人。

林氏肚子裏的孩子還不足三個月,所以米氏和張氏也不可能讓她來張羅!

賢君王妃、何氏、趙側妃六個月大的肚子也來了。都聚在林氏休息的小院子裏,說說笑笑的。

趙側妃這肚子不可謂不大,司徒清和可是說了,這裏面是雙胎,至於是男是女的都不重要,閩南王可是真稀罕這倆孩子呢!

“你可算是苦盡甘來了。君天雖然太過美豔,可是對你掏心掏肺的好。兒女也有出息了,親事也都定了,孃家也冤案昭雪了,這肚子裏還有個小的。嘖嘖,你果真是個有後福的。”何氏拉着林氏的手。

她也是個有後福的,要和林氏做兒女親家了,她的小女兒能得個好婆家,她也就放心了!

林氏白了何氏一眼。

“我到希望我能和姐姐一樣能一輩子平平淡淡。之前那種暗無天日的日子,我是一點兒都不想嘗試的。天天活在絕望中,我都佩服我自己撐過來了!”林氏想到以前的生活就害怕呢。

可不是要害怕,以前是咬着一口勁兒的想活着,可那種看不到希望的日子也真是可怕的很。

而現在真正享受到幸福之後,在想以前的日子,那會兒她就是生活在絕望中啊!

何氏沒好氣的翻白眼,說胖這就喘上了?

賢君王妃則是低調的笑着喝茶不言語。

四姐妹中,她纔是最幸福的,也就幼年父母雙亡的時候,遭受過苦難。等到成親之後,她的日子那就是幸福的要溢出來的那種了!

想着其他的三個姐妹。

趙側妃直接成了閩南王的妾,林氏更是被一個渣男算計的失了清白。

而何氏看似安穩,可是那也是多年熬出來的幸福。

言總的追妻日常 魏晉安此人不是不好,可和何氏的感情不是從愛情出發的,而是從夫妻之情慢慢發展成的親情。

可不是她最幸福嗎?

都說她是有後福的,現在看來,只要女人敢走出那一步,應該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趙側妃不也是這樣?

一直沒個親生的孩子,現在好了,有子萬事足啊!

趙側妃的臉色並沒有多少喜悅,可比以前等死的模樣強多了!

“你也真是的,肚子這麼大,你還跑出來。好在咱們可以在這裏帶着聊天一會兒開席的時候在去就成。”林氏是真心疼趙側妃的。

趙側妃笑了笑。

“我這不是在府裏憋的慌嗎?別擔心我,我要是不來,那纔是如了某些人的意願了呢。”趙側妃這話就值得玩味了。

一個個都坐直了身體等着趙側妃說故事呢。

“我家那王妃也是個奇葩了。居然正大光明的給我下落胎藥,不過我沒事兒,她到是把她兒媳婦好容易懷上的孫子給弄沒了。府裏現在烏煙瘴氣的,我這不是跑出來躲清靜嗎?”趙側妃這日子過的,還是那麼的熱鬧啊!

林氏安慰的拍了拍趙側妃的手:“你可要多加小心,一會兒清和過來,讓她給你看看,也看看你肚子裏的是男是女!”

閩南王府那也是萬年老坑,坑死人不償命啊!

正說着,司徒清和就進門了,一起來的還有司馬豔茹、魏玉暖。

“娘,您和乾孃兩位姨母在說什麼?怎麼這表情看着這麼的惆悵?”司徒清和就不喜歡看林氏皺眉頭。

這肚子裏有孩子呢,你就不能高高興興的?還有趙側妃也是有肚子的,怎麼就不能開心的敘舊呢?

何氏沒好氣的指着司徒清和笑罵道:“瞧瞧,瞧瞧,咱這閨女現在多厲害啊,一進門就指責我們幾個老傢伙不知道珍惜今天的好日子呢。”

賢君王妃更是點了點司徒清和的額頭:“你個小妮子,現在管天管地的,還管起老孃幾個聊天了?”

這暴躁的王妃娘娘,讓司馬豔茹是開了眼界了!

皇宮內,薛家有個貴妃,司馬家也有個貴妃呢。

司馬豔茹在大齊那是囂張慣了的。

薛家女在討厭司馬貴妃都不敢得罪她,因爲司馬貴妃不能生育,和皇上感情不錯,司馬家那可是對司馬貴妃力挺啊。

有孃家不遺餘力的撐着,宮裏面司馬貴妃的日子其實是除薛太后之外,最好過的一個女人了!

司徒清和也不反駁,拉着司馬豔茹和魏玉暖就坐在了一邊。

“這是怎麼了?你不是幫你伯祖母們去招待小姑娘們去了?”林氏覺得詫異極了,林家現在沒適齡的姑娘,所以司徒清和今天要招待那些貴女們,這個時間怎麼就過來了?

司馬豔茹聞言立馬黑了臉。隨後拉起自己的裙襬讓林氏幾人看!

“曲家的還有那葉家的可真夠猖狂的,直接用茶水打溼了我的衣裙。”司馬豔茹啥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林氏的臉色就不好看了。起身就準備出去看看呢,被司徒清和一把按住了!

“娘,你就別跟着添亂了。她們倆是故意的,可是這茶水不是要潑豔茹的,而是衝着我來的。豔茹是沒防住替我擋災了。大伯祖母已經生氣了,直接讓那羣在紫藤苑的貴女們都回去她們母親的身邊去了。剛好我還不耐煩伺候她們呢!”司徒清和這次倒是覺得自己佔便宜了!

司馬豔茹恨鐵不成鋼的:“你好歹也是君王府的貴女,知道你是躲清閒來了,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是怕了她們了。”

沒出息。

這仨字,司馬豔茹當着林氏的面可不敢說出來。

誰的閨女誰疼,自己可以罵,別人可不能!

司馬豔茹很有這方面的禮節和經驗。

林氏也贊同司馬豔茹的話。

“你這孩子,豔茹說的對,別人只怕會以爲你是害怕她們呢。”林氏發愁了,閨女太隨性了,這一個不順心意的,就啥都不管不顧了!

司徒清和則是笑了笑,她是離開了,可是不是躲清閒,而是避嫌呢。

司徒清和對於敢於安暗害自己的人從來都是不客氣的。

比如此刻的薛太后,在她出宮之前,可是好好地給下了一把藥啊。

薛太后此刻應該已經化身爲皇宮內的瘋狗了,那脾氣一定是一點就炸呢!

而曲家的曲靈兒,那個京都第一美女,還有葉芝嫿,那個撿了她不要的二手男鳳澤修的女人,此刻應該也在享受最完美的待遇呢!

不錯,薛太后腦子犯抽,都是司徒清和配置的一些藥物造成的效果。

否則薛太后的智商來說,此刻就該是隱忍的時候。

薛太后雖然做了太后之後行事張狂,可是以前那也是極其擅長隱忍的女人呢!

這當了太后了,不見得就丟失了本能不是?

шшш●тTk ān●¢ 〇

故此司徒清和不能殺掉薛太后,自然也會用別的藥物來整治薛太后的。

相信過不了多久,京都的人都會知道薛太后的醜陋形象了。

失去了鳳印和中宮箋表的薛太后,慢慢的變成了瘋狗。這八卦夠京都熱鬧一陣的了!

而敢對她下黑手的曲家和葉家的女兒?此刻曲靈兒頂着一臉的黑褐色的斑點,還笑着和一個問她話的貴婦人在交談着。

這是司徒清和配置出來的一種醜化容貌的小東西。在末日裏,長相好一些的低級異能者很喜歡這種小東西。

其實是一種類似於跳蚤的毒蟲子。

一小隻,就足夠你改變容貌了,還是全身上下的那種改變。

黑褐色的斑點有黃豆大小吧,密密麻麻的遍佈全身,不照鏡子的話,自己是感覺不到自己身體有異樣的。 低階女性異能者行走末日,爲了保險,都會僞裝自己,最受歡迎的就是曲靈兒此刻的大斑了!

末日裏的斑點兒狗,其實因爲病毒的原因而滿身的皮毛帶着黑褐色的斑點的。—-

司徒清和看着曲靈兒的臉就想起來末日裏的斑點狗。

曲尚楠好懸沒一口氣厥過去啊。李氏趕緊的給自己小兒子使眼色,曲尚楠被自己侄子給扶着坐在了一邊,這才方便司徒清和給曲靈兒把脈!

來自千萬年後的強者 司徒清和也知道今日自己不能太過了,看了一眼曲尚楠,那小眼神:咱們以後走着瞧。

“行了,清和,你先別和曲家的爺們兒在那兒耍嘴皮子了。不值當你浪費時間,先給曲小姐看看再說!”米氏這一打岔,曲尚楠到了嘴邊的怒罵全都給噎回去了。

米氏看司徒清和玩兒的差不多了,李氏和曲靈兒這對兒母女心急曲靈兒臉上的大斑也着實是等不及了,這才佯裝怒火。

曲尚楠氣的一陣陣的翻白眼,這眼看着就要昏倒了!

葉芝嫿母女這剛剛還犯腦抽的毛病呢。此刻曲尚楠就跟上腳步了,也怨不得林氏憋不住了!

林氏這是神補刀了。

林氏看着惱羞成怒的曲尚楠還不忘補一刀:“對不住啊,我這是憋不住了,曲三爺和葉夫人可不就是龍鳳胎嗎?”

這笑的最大聲的就是林氏了!

在一個,司徒清和說這以後曲尚楠腦抽的時候,還特意的看了看葉芝嫿的娘,一下子就有人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來!

司徒清和嫁給曲昊了,你曲尚楠這麼胡攪蠻纏還有個說法,現在人家小兩口還沒成親呢。你這麼擺公爹譜,可不是被人看不起嗎?

曲尚楠可不是個腦抽嗎?

“曲三爺今日也着實給我們帶來了一場樂子。京都的人都知道我將來是要嫁進去公主府。曲三爺一進門對着我就是公爹的姿態,讓我好生納悶的。咱們有關係嗎?你不是和長公主都和離嗎?你怎麼還能舔着臉給我擺什麼公爹譜呢?你不覺得你自己今日表現很腦抽嗎?”司徒清和這一席話可把衆人給樂壞了。

曲尚楠氣的渾身打擺子啊,指着司徒清和的手中都在抖啊抖的,司徒清和無所謂的繼續說道!

這是葉家母女的心聲。

有人比自己還慘,可不是心情會愉快啊!

要是曲尚楠在被削幾句,葉芝嫿母女會更加高興的!

而葉芝嫿母子則是看到有人陪着她們一起被下臉面,這心裏就平衡多了!

這有對比,才能顯擺出來自己的優勢。曲尚楠的愚蠢果然讓所有人都歡樂了!

曲尚楠自取其辱的姿態果然下賤極了。

林家、和米氏一起進來的其他幾家的老夫人心裏都笑出聲了,就是葉芝嫿母子這一刻都覺得心底好笑的不行!

噗……

司徒清和準備把脈的手就收回來了。冷冷的看着曲尚楠,隨後冷冷的說道:“我嫁的是曲昊,可不是曲家。曲昊是住在曲家的嗎?我婆婆是曲家嗎?這做兒媳婦兒的自然出嫁後要照顧婆母丈夫的,我是腦抽了,婆母丈夫不在曲家,我自己住曲家住着?”

甚至把司徒清和的臉給幻想成長公主的臉,覺得心裏舒坦極了!

這話他十幾年前就想說了,想對長公主說的。可是沒膽子,可是今天這場合,他對着曲昊未來媳婦兒說,也覺的暢快啊。

“你想要加入曲家?那也要看我答不答應了。以爲討好了曲家你就能嫁進來了?簡直是做夢,不知所謂!”曲尚楠說完才覺得痛快!

可曲尚楠卻是不管不顧的,說完了還覺得不解氣,在衆人各種詭異的目光之下,曲尚楠不屑的看着司徒清和!

曲靈兒那可是曲家最重要的聯姻對象,這要是真的毀容了,那曲家的損失可就大了。

李氏和曲靈兒是最着急的,也是此刻最恨曲尚楠的。你托馬的,不能等治好了臉你在說這話?

你曲尚楠不喜歡曲昊母子,以及曲昊的未來媳婦兒,你能不能不要因爲你自己的喜好而來斷送曲家的利益?

可是林家回來了,這林氏的地位就水漲船高了,這司徒清和的身價也高了,嫁進曲家,絕對曲家能得力的。

要說司徒清和以前只是君天的繼女,曲家不是很在意,畢竟君王府名氣大,子嗣少,這根基不穩,沒什麼好擔心的。

曲家惹不起林家的。

一屋子的疼包括是曲家的人此刻都對他怒目相視了!

“二嫂這話說的,我可不承認她是我們曲家的兒媳婦兒呢!”曲尚楠這話拉的仇恨值可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