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皇,以蘇紫陌的爲人,還不至於會想吞沒整個天下,這裏邊一定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在裏邊,一但和雲城撕破臉皮,對皓月國來說,是最大的損失,兒臣覺得雲軒說得沒有錯,我們現在應該小心三王爺和蘇紫雲,畢竟三王爺的變化我們都看在眼中,這個時候最容易中了別人的圈套。”

君少辰似乎成熟了不少,整個人看起來比較穩重。

“辰兒你說得對,去讓天兒和蘇紫雲進宮吧!朕有話要問他們。”

皓月皇一臉的擔心,畢竟從天兒母妃這件事情上來看,天兒心裏是記恨着他的。

那朵瓊花有妖氣 “是,父皇。”

君少辰轉身離去。

躲在殿外的老者也快速的離去。

“哎……!”蘇齊坐在花園的八角亭下雙手支撐着下巴,不斷的嘆氣,一雙大眼無神的看着遠處的花。

黎小暖在一邊看着有些不解。

“公子爲何一直嘆氣呢?”

“我老孃不在家,馨兒也不在家,默奶奶也不在家,哥又忙着生意,這裏一點生氣都沒有,好不容易計劃好的事情也失敗了,哎……。”

蘇齊眯起大眼,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算來算去,怎麼都沒有算到君臨天會幫那個女人解毒,想到昨晚那辣眼睛的一幕,蘇齊就忍不住一陣惡寒,那個女人叫得可真噁心,男女之事,和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完全顛覆了他心裏最美好的想像。

“哎!高岸成谷,深谷爲陵。”

蘇齊猛地爬到石桌上,大眼裏一片迷茫,本想隔岸觀火呢?看來是他太高傲自大了。

“黎小暖,你說那個女人運氣怎麼那麼好呢?啊?小爺我好不容易下毒成功了,這高興勁還沒過頭頂呢?怎麼就老鼠肯貓鼻子,盼死等不到天亮呢?現在到好,功不補患。”

蘇齊一臉沮喪,石子砌煙囪,怎麼會成功呢?哎……。

黎小暖睜着水亮的大眼,一副懵懵懂懂的樣子。

諾諾的回答:“公子,小暖不懂公子的意思。”

說完,黎小暖內疚的低下頭去,她聽不懂公子的意思,又怎麼爲公子解愁呢?

不遠處,夜輕寒和沐雲軒將蘇齊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夜輕寒笑了笑,玩味的說:“齊兒,你這千年道行也有被人一棒結束的時候啊?”

蘇齊有氣無力的回頭,看到夜輕寒和沐雲軒也沒有多激動,又氣蔫蔫的回過頭來。

“哼!螳螂擋車逞霸道,那君臨天不會有好下場的。”

蘇齊冷冷地道,小嘴歪了歪,他不會就此罷休的。

“你昨天晚上又偷偷跑出去了?”

沐雲軒沉聲問道。

蘇齊一聽,猛的一驚!這下好了,黃泥巴掉進褲襠裏,不是屎也成屎了,剛剛的話不就等於不打自招嗎?

“呵呵……!”

蘇齊不自然的笑了笑。

“爹爹,只是去了一會,就一小會。”

蘇齊掐着手指說道,一臉討好的笑容。

“那是不是看到什麼極致的場面了?”

夜輕寒斜視着蘇齊,別有深意的問。

蘇齊眼眸閃了閃,這夜叔叔咱這麼不懂得審時度勢呢?他老爹還在這裏呢?

“沒有。”蘇齊堅決的搖了搖頭,要是說自己看到了他老孃說的少兒不宜的那一幕,他老爹準饒不了他。 ♂!

夜輕寒輕輕一笑,齊兒不可能沒有看不到,不過他挺佩服齊兒的本事的,居然沒有被君臨天和庚桑瑤發現。

“齊兒……。”

“爹爹,齊兒知道錯了,爹爹千萬不要和哥哥說。”

蘇齊猛地起身認錯,到讓沐雲軒一愣一愣的,他並沒有打算責怪齊兒,回到皓月國以後,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暗中他派了很多人保護他們兄弟兩人。

而且以齊兒的性子,他又怎麼會乖乖的待在家裏呢?

“齊兒,爹爹是過來告訴你,爹爹要閉關修煉,你要不要和爹爹回雲城去。”

呼!蘇齊只感覺一股氣落下了,心頭暖暖的。

快速裂脣一笑,“爹爹,齊兒就不去了,齊兒要是在走了,哥哥就成孤家寡人了。”

其實蘇齊不太喜歡去雲城,雲城太大,讓他很無聊,明月山莊就不同了,到處都是他熟悉的人,他不會覺得孤單。

“爹爹會閉關修煉三個月,這三個月裏,要是有事,就到雲城神池裏找爹爹或是你二叔,齊兒你要聽話,不要總是半夜跑出去,庚桑瑤的人可是一直在等着機會抓你呢。”

“爹爹,齊兒向爹爹保證,絕對不會做讓爹爹擔心的事情,爹爹就安心的修煉吧!到時候和孃親一起把壞人打跑以後,我們一家就可以倖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蘇齊快速的換上一副乖乖寶貝的面容,眉開眼笑的,神情更是一臉聽話的乖寶寶。

沐雲軒沒有回話,只是看了看他精緻的五官,眼眸卻沉了沉。

“輕寒,齊兒就交給你保護了,本座會在三個月之內達到玄魂階巔峯,在這三個月裏,你一定要保護好齊兒。”

夜輕寒有些驚訝的看着沐雲軒,好看的眉宇舒展開。

“你這是完完全全的信任我了?”

君主獨寵淡漠妻 聲音裏帶着絲絲竊喜。

“是因爲陌兒相信你。”

沐雲軒淡淡地說,目光卻坦誠的看着他。

夜輕寒臉上的笑容卻越來越大,被人信任真的是一件讓人很興奮的事情。

以沐雲軒的性格,能夠說出這句話來已經很不容易了。

“放心吧!齊兒會沒事的,不過你三個月內真的能突破玄魂階巔峯嗎?”

夜輕寒想,以自己的修爲,對付那幾位長老應該沒有問題。

可是沐雲軒說三個月內能突破玄魂階巔峯,到是讓他滿期待的,沐雲軒從小天賦異稟,天下皆知,這次如果真的能在三個月之內晉升到玄魂階巔峯,那沐雲軒又會在次成爲四國的風雲人物。

“爹爹,那哥哥……。”

“櫟兒在明月紙行,爹爹回去會路過那裏,爹爹會去和櫟兒說的。”

沐雲軒知道兒子要說什麼,他也捨不得和他們分開,只是現在事情越來越嚴峻,容不得他多想。

“好!爹爹就放心去吧!”

沐雲軒點了點頭,看了看他們,轉身離開。

走了幾步,沐雲軒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輕寒,皓月皇身邊突然多了一個國師,此人目的很簡單,想逼陌兒現身,如果本座猜得不錯的話,他應該是巫族的人。”

“放心,你安心修煉,是不是巫族的人,我一眼就看得出來,我等一會偷偷進宮看一下。”

夜輕寒皺了皺眉頭,眉宇之間顯出一抹堅定,如果是巫族的人,只怕不止庚桑瑤和天女在行動了,只怕還有一波人已經早已經行動起來了。

沐雲軒沒有在說話,身形化作一個虛影,很快消失不見。

此時的黎小暖完全被忽視了,只是她一點都不覺得不自在,一雙水亮的大眼眸只圍着蘇齊轉。

夜輕寒看了看黎小暖,覺得有些眼熟,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夜叔叔,你說,真是人算不如天,君臨天的靈瑕怎麼就解了我的散氣散了呢?”

蘇齊又是一臉的垂頭喪氣。

“呵呵!”

夜輕寒輕輕一笑,坐到蘇齊的對面,“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齊兒,你也不要在爲這件事情耿耿於懷了,他有他的本事,咱們有咱們的能耐,等找到機會,咱們在狠狠的整他們。”

“哈哈……。”蘇齊突然大笑起來。

“夜叔叔,你這句話齊兒簡直太愛聽了。”

說着,蘇齊眼眸裏劃過一抹狡黠。

“夜叔叔,今天天氣這麼好!不如我們出去走走吧!”

“嗯!如此甚好!”

夜輕寒也正有此意,兩人達成一致。

黎小暖看了看蘇齊,有些怕怕的問道:“公子,小暖可以和你一起去嗎?”

“你去幹什麼?在家修煉,你要是不敢偷懶,看小爺怎麼收拾你。”

“公子,小暖不會偷懶的。”

黎小暖快速的接過話來,她怎麼會偷懶了,爲了能留在公子的身邊,她每天都很努力。

“走吧,夜叔叔。”

三王府中,淑芳殿裏,庚桑瑤盤膝而坐,身上黑光琉璃,宛若剛剛重生的魔鬼,一團煞氣緊緊包圍着她,一股股浩瀚無邊的氣息,直丹田傳遍全身。

似乎是感應到了君臨天的到來。

庚桑瑤突然睜開雙眸,隨即換上一副柔情的樣子。

“多謝王爺,雲兒現在不僅能凝聚玄氣,而且比以前更加強大了。”

君臨天睜開眼眸,裏面有着一點猩紅,庚桑瑤一看,猛的一怔,這是魔靈甦醒的前兆,魔靈就在乾坤魔天戒裏,通過昨晚和天地指環戒融合,魔靈已經慢慢和君臨天融爲一體了。

愛情的開關 君臨天紅色的瞳孔,帶着藐視天下的氣勢,髮鬢輕飄,不帶絲毫凡塵之氣,雙眸看着庚桑瑤有些惑之色。

庚桑瑤下了牀榻,他身上的氣息,她熟悉無比,這股氣息,似乎已經和她相融合了。

“那就恭喜雲兒了,以後我們一起修煉,雲兒不僅會體會到至高無上的快樂,也會讓我們的修爲突飛猛進。”

君臨天把庚桑瑤擁進懷裏,一臉的柔情。 “王爺對雲兒真好!”

庚桑瑤一臉的柔情,只是她自己看不到而已。

經過昨天晚上以後,兩人之間也似乎有着微妙的變化。

庚桑瑤覺得自己也沒有那麼排斥君臨天了,這樣靠在他的懷裏,讓她有一種很安全的感覺。

“王爺,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對付四國呢?”

都知道彼此的野心,庚桑瑤也不交情,君臨天對付四國,她纔有時間對付蘇紫陌和蘇齊。

“雲兒,你這是在求本王嗎?”

君臨天的聲音暗啞撩人,聽得人骨頭麻。

庚桑瑤微微一愣,隨即溫柔的笑了笑。

“王爺,雲兒有求人的語氣在裏邊嗎?”

君臨天眸色微微深了深。有些事,這個女人一直沒有告訴他。

“君臨天,你和這個女人摟摟抱抱的,把本宮置於何地?”

顏昭雪一身張揚的紅色衣裙,把嬌俏的臉蛋映襯得更加的嬌豔欲滴,她突然闖了進來,怒視着抱在一起的君臨天和庚桑瑤。

顏昭雪陰冷的瞪着君臨天,她一直懷疑是蘇紫雲會在背後搞的鬼,要是做不成皓月國的三王妃,她且不是會成爲天下的笑柄,被皓月國太子當面拒婚,她已經丟盡了顏面了。

昨晚又聽到他們房裏的動靜,她更加的不安心,哥哥又回去了,眼下沒有人能幫助她,她只能靠自己了。

“王爺,她的聲音好刺耳,雲兒聽了不舒服。”

庚桑瑤嬌滴滴的說道,還雙手環住君臨天的腰。

君臨天微微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

“本王讓她滾就是了。”君臨天的聲音低低的在她耳邊說。

“什麼?”顏昭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君臨天。

拽拽傾城妃:皇上,過來跟我混 “本王的話你已經聽得很清楚了,還不滾出去,不要在讓本王說第二次。”

君臨天怒聲道,當初自己也是爲了壯大自己的實力纔會出此下策,不過現在看來,已經不用了,這個女人已經失去了利用價值,只要把懷裏的女人利用好了,這天下很快就是他的。

庚桑瑤一聽,纖纖玉手一把握住君臨天的大手,看着不遠處有些不知所措的顏昭雪,脣角的笑意更深了幾分。

“君臨天,你可知道,你這樣做,只會破壞了兩國的和平,而且……。”顏昭雪說到這裏,卻突然止了聲,不對,她現在還是有機會的,她怎麼沒有想到呢?蘇紫念已經成婚了,也徹底的斷了君少辰的想念,她本來就鍾情於君少辰,不如趁這個機會去皓月皇那裏把話說清楚。

“王爺,本宮剛剛看到宮裏的人過來宣旨,讓王爺和蘇小姐進宮一趟,本宮也正好有事情要進宮,不如本宮和你們一起進宮吧。”

對於顏昭雪突然的轉變,君臨天和庚桑瑤眼裏突然滿是疑惑。

“王爺,要進宮嗎?”

“嗯!父皇讓我們進宮一趟。”

君臨天淡淡的說,並沒有特別的在意。

“王爺,蘇小姐,那就走吧!”

顏昭雪轉身,神情和剛纔完全不一樣,又變回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蘇齊一臉的開心,看着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蘇齊一雙不安分的大眼眸四處張望着。

“齊兒,聽說你是皓月國丹閣的鑑丹師,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又如此成就,真是讓夜叔叔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