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很好,你已經可以深度冥想了,兩個時辰了,還記得我昨天說過的嗎,不要超過兩個時辰,我們去一樓繼續上課。」

莎朗微笑,招了招手,一道藍色的閃電手上蕩漾出,一下發射,捅破了頭頂的一望無垠的黑暗,在那混沌之處,撕開突然就撕開一條裂紋的光亮,好像又隱若的光亮從那處透撒進來。

「走,上去說。」

莎朗輕說一聲,緊隨著與上次情況一樣,一股異常的渦流襲中兩人,將他們都拖到了半空中,從那條裂口吐了出去,這才因此從破滅虛空之境中脫身出來。

跟著往樓下走去,很快,到了昏暗的一樓冥想室,這裡的佔地比二樓,或者說三樓的空氣號上許多,不會覺得空虛,和頭暈氣喘的身體特徵,應該也是這些日在高天原修鍊來的結果。

走到一樓后,莎朗突然停了步伐,轉過身,對他神秘的招了招手,「你過來?」

戴維點點頭,以為是要去過去扶他,「哦,好,是累了嗎,老師。」

「不,不是站好,從現在開始修鍊要從理論與實踐一塊抓起,我不希望我教出來的弟子是理論的天才,或者是只懂得搓火球的魔法師,首先是這些古典,裡面記錄了六種基本魔法的傳承,以至於你要學的火焰魔法也算在其中,需要你用腦子記住它們…就算睡著了問你也要說出正確答案來…」

話音剛落,莎朗扭了扭手腕,生硬的從腰帶上轉動一下,連忙從腰帶的分離器內吐出一沓沓的古典書本出來,落得高高的堆在戴維身前。

「這些都是我要學的,好多啊。」戴維感嘆。

「放心,不是要你一晚上都背完,循序漸進,只要你把火系魔法歷史傳承、火焰符文、火焰魔動機械基礎、魔族七君主的歷史家譜,未來一年要和這些書籍接觸,連睡覺也要抱著這些書,直到你完成了最終的考試和測驗。」莎朗嚴肅的說。

「好,我明白了。」戴維乖巧的點點頭。

「這些是要在你休息的時間抽空掌握的知識,然後才是重點,我給你找來一位新的老師,他是一位十分資深的火焰魔法師,從那人身上你能學到很多有價值的學問。」莎朗走向前,語重心長地拍拍他的肩膀。

「新的老師,火焰魔法師?」戴維弱弱的重複了一句話。

「對,我馬上帶你去見他,相信我,孩子,他真的很棒,是一個非常有學識和經驗的年輕後輩,只是…」莎朗很滿意的推銷這一次拉來的新老師,但從眼神中卻閃過一絲哀傷來。

「怎麼了…」戴維問。

「不,他很棒,相信我,你會喜歡這位新老師,跟我去見他吧,他現在到公會了…他也很迫不及待想見自己的第一個學生吧。」莎朗微笑著說。

天賦是上天賜予人類的一件寶貴的神物,但在他身上賜予的這件天賦,是決定了人類榮辱與衰亡,直到清楚擁有這份天賦承擔的責任就沒討價的餘力。

他即將迎來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位人生導師,這名老師會影響到他的一生,甚至會影響他日後作為魔法聖殿中流砥柱一份子的生涯。 跟著莎朗去想光明殿,推開莫迪會長的辦公兼宿舍的寢室大門。

然而,從裡面站出來的一位陌生人,秀麗飄逸的長發,雪白的肌膚,尤其是那雙藍底的瞳孔顯得格外耀眼,在他們眼前站著一位美麗的女士,外披琉璃色的魔法戰袍,裡面則露出金屬質感的騎士甲胄,閃爍耀眼的金色光輝。

女人細聲細語的微笑道:「莎朗大師您來了…」

莎朗老師驚嘆不已,頗為讚許女人的皮膚,「我的乖乖,尤蓮安,你的保質期簡直逆天了,返老還童,讓我想想我們多少年沒見了。」

名尤蓮安的女人咯咯捂嘴笑道:「呵呵,大師,你太會開玩笑了,只不過才10年沒見面,你頭上的毛髮是比以前旺盛多了…」

莎朗的臉皮厚度無人能及,「哎,你還是拿我頭髮開玩笑,那是當然啦,我才18歲嘛?」

尤蓮安看了一眼身旁站著腰桿兒筆直的少年,指了指疑惑不解:「所以呢?這就是你託付給我的學生,大師,你該不會是交不了才推我一個問題兒童吧?」

「哎,哪裡的話,這個孩子比較特殊,我怕一個人力不從心,理論方面我自認沒問題,實踐和修行方面還需要一位年輕力壯的導師,他是我見過的最有天賦的10歲孩子,你知道吧,他剛突破得到見習魔法師的稱號,如果不是我阻止了,說不定現在公會正式記錄裡面已經載入最年輕的魔法師這一新式記錄。」

莎朗尤為讚許的讓戴維向前站上一小步,像是一個推銷員推銷自己得意的商品時,還不得不鼓吹自己的商品的大好之處,但最根本也還是莎朗不知自己學生真實的天賦,不然絕對會被這孩子以後驚天之舉嘆為觀止。

「是這樣啊,這還真是很厲害呢?」尤蓮安露出些許驚訝表情,瞬間又隱入毫無違和感的臉廓上。

「還好啦。」莎朗讚歎完后,也是深吸了一口氣,坐在那張鬆軟的床榻上。

「喲,你們都來了啊,還真早,這麼早就來赴約了。」一個肥碩的身影在門口毫無預兆一樣的立即出現,坐在床榻上的兩人立馬站了起來,像是迎接上司一樣擺出了魔法師內部執行的禮儀,而那名尤蓮安握著拳頭,抵在胸口,儼然霸氣十足,十分像是鄧肯舅舅曾經講過的騎士聖殿的禮儀標術姿勢。

「會長~」尤蓮安情切的叫出聲來。

那個肥碩的身影一把摸著胸口的鑰匙,一本正經的又望著門把手的鑰匙孔,仔細緊張的觀察房間內的一切,緊鎖眉頭,「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我看門關著,沒有鑰匙,就簡單粗暴的解決了。」尤蓮安說。

「可那是門啊,鎖著的門,在不破壞門鎖的情況下你是怎麼做到的。」莫迪會長驚訝道。

「這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總之,我按照之前說好的按時來公會報道了,還有,我想知道我的學生是個大體的什麼資質,太爛的,平庸資質我絕對不碰。」尤蓮安相當帶種的說道。

莫迪會長摸了摸肥大的下巴,似有感悟道,「是哦,放心,目前公會也就準備委託一個讓你帶,你給騎士聖殿帶來的各種成就,就算身處魔法聖殿也時常聽到你的大明,但相對的,作為教育工作者,有些情緒在不適合放到工作中來。」

尤蓮安點點頭,立即又問:「我明白,學生資料?」

「尤蓮安你怎麼不去親自了解呢,他就在你的面前,打破一個新紀錄的開創者,雖然沒載入史冊,但他確實是最年輕的見習魔法師,你雖然是騎士,但也曾經有過魔法師的修行,在戰鬥中騎士技和魔修融會貫通,我希望把你的這套方法也交給那孩子。」

「開什麼玩笑,那是我明悟自創的一個體系,不傳外哎,給我個非傳不可的理由先…」

尤蓮安完全沒聽懂會長的話中之意,就真的以為會長是他買斷他這個技能本身一樣,就算是技能真的被買斷了,那也僅僅是技能的一個體系,倘若十幾個人都學會了一樣的技能,技能的形體就會有多重多樣的變化性,所以某些技能也僅限少數人可以掌握,這種招式、技能的局限性才會真正的體現出來,但更多還是需要個人的努力以及貫徹的明悟力度。

「他是獨一無二的天之驕子,神之寵兒。」

「就這些么,真是無聊,我以為你會說些其他冠冕堂皇的話呢,恕我拒絕,傳與不傳都取決於我對那個學生的看法,如果他真的是一名天才,那麼教會他后隨時都可以打敗我這個做師傅的,那我可真是下不來台呢。」尤蓮安擺擺手。

莎朗臉上的情緒波動尤為激烈,剛要站起來發飆卻被會長伸手打斷,指了指面前的孩子,道:「那個孩子就是奇迹天賦的傳承者,身為騎士聖殿也應該知道奇迹天賦是多麼榮耀的一個神眷傳承,潛能和價值遠高於七大聖殿內的天才們,還有那個恐怖的預言?」

「奇迹天賦?莫非是…預言是真事兒?」尤蓮安一愣,幾乎又要叫出聲來。

「什麼,奇迹天賦,我活了這麼久,真是活久見。」莎朗顯然更吃驚。

莫迪會長毫不猶豫說道:「當然了,不然我們還要找你來幹嘛,若是一般學生隨便找個老師應付些課程,讓他們自個兒磨練修行就行了,10歲的孩子傳承了奇迹天賦,打破了魔法聖殿自開創以來的最低發現者的記錄,這總不騙你的,而且啊,他還比較特殊,和你一樣,也是天生變異,有內蓮華和外蓮華的激烈反應…這點也和你一樣,由你來教導成材是最快捷徑。」

莎朗冷笑道:「怎麼樣,還要拒絕嗎,考慮清楚!」

尤蓮安內心劇烈掙扎,「我沒有選擇了,那好,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戴維。」戴維毫不猶豫的自報家門,剛才的膽怯和望見陌生人靦腆露怯消失了。

「好名字?現在起我就是你的老師,從現在開始一切都要聽我的,我魔修火焰體系,武修騎士奧義,你要跟我都學會這兩項本領,要真正成為我的弟子才行。」尤蓮安嚴肅了起來。

「可我還是戰士聖殿的人啊,怎麼可以背叛戰士聖殿,那樣戰士的榮耀就不光彩。」戴維不理會對方傳達的小心思,表達心裡的想法。

「這樣啊,那沒關係啊,既然都是武修的體系,你試試看能不能把他們融會貫通,多學一門技藝也不是壞事,而且戰士和騎士基礎都是想通的。」會長一旁搭話。

「好!」戴維帶了些氣勢下定了決心,剛才內心掙扎了下還做出決定。

只聽噗通一聲,戴維半跪在地上,連磕三個響頭,抬起頭來,目光熠熠,「以後我就叫你師父了,受弟子三磕頭。」

說完,噗噗噗連續三聲響應聲后,尤蓮安拉他扶了起來,微微笑道:「傻孩子,只要你跟著我說的練就行了,以後我也就只有你這麼一個徒弟,整那些虛的沒用,到時候累了可別哭啊,我可是很嚴格的。」

「好啦,以後你們兩個作他的老師,理論和實踐就齊全了,教導他成才的任務交給你們了。」莫迪會長深吸了口氣,好像才放下懸著的沉重的心。

尤蓮安摸了摸胸口,將長袍蓋住視線,微微笑道:「我還是想說都交給我准沒錯,莎朗你也可以退休了,這個徒弟交給我比在你身邊更有出息。」

莎朗咬牙,憤恨的說道:「你這傢伙還真不尊老,不行,我至少也要跟著,避免你把我的學生引入歧途。」

「哈哈哈哈,夥計們,這讓我想起了年輕的過去,你們都是人類聖殿的英才,只可惜因為某些原因不得規避一切,但你們可以把心得全部交給你們的徒弟,這樣的話,讓他來實現你們的願望,而且他還是人類的希望。」

「救世主也好,希望也罷,他是我的徒弟,身為師傅,不希望他太耀眼,但還是希望他能有所振作,如果他不振作給他在高的天賦,在我看來都是擺設,他根本都還沒準備好。」

「聽我說這孩子是很棒的,你相信的話。」

說著,幾人就爭吵了起來,接著畫風停頓,三人都看向了戴維這一邊。

心裡直冒寒意,然而,這時,尤蓮安拉著他的手臂往外走,:「現在就開始基礎補差,你要跟上我訓練的腳步,就必須體能上做一個最大的提升。」

通過戰士聖殿的魔鬼修鍊后,一切都還沒結束,現在又將開始新的修鍊,為了掌握新的技能,究竟這名尤蓮安有多大影響。

伴隨會場修鍊室一聲關門,時常從裡面傳來打鬥和令人髮指的吶喊,從這天以來,公會甚至出現一個怪談,每當夜晚都會有孩子的哭泣,這樣的傳聞很快傳遍了整個公會,每到夜晚從這天起再調皮的學生都睡的特早,誰也不希望遇上愛哭的惡鬼。 公會的怪談不知從那天開始就越傳越詭異,學員紛紛猜測是不是哪個倒霉鬼在訓練中猝死,每到夜晚時廣場上也會有喘息和打鬥聲,在訓練館內也有急促的呼吸聲,然而學員甚至都看不到真面目,所以鬼的傳聞不知不覺傳開了。

貴女毒心:邪王嗜寵無下限 也不知從哪天起,公會的主導教師也換了一波,除了那大腹便便的會長,還有看門的副會長,以及煉金大師基拉大人,每天進出公會的老師都不再是熟悉的臉孔,他們經受的教育已經普及化,現在每天都要死記大量的理論,還有分析各種歷史戰役。

已經沒人記得當初熟悉的公會,從某天起來后變了一個樣子,公會在振作,時間飛逝,日子過得相當快,時隔五年後,七大聖殿的格局排名上也有了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本來居於榜首的魔法聖殿,居然排到了第五位,僅次於毫無任何戰鬥經驗的煉金聖殿,相比於曾經創下的輝煌,這五年以來魔法聖殿墮落的異常快。

沒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自艾扎特居於王室后,魔法聖殿整個統治體系變得異常混亂,而老國王真的也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聽說還得了病,沒有牧師能治好,就算是戒律聖殿的九級大牧師來了后,也毫無頭緒,民間已經相傳,魔法聖殿不久后也將異主。

五年過去了。

菲尼克斯公會依舊冷清。

但門庭若市之內充滿嘈雜聲,那是學員們的稀稀疏疏用功背書的聲音。

「刷刷刷~」

威懾力的斗元氣旋激烈澎湃,一道黑影急速閃過,從草叢中飛沖了出來。

兩道金屬交加的聲響乾脆的響起,然後,一道黑影急速墜落,手中的長劍迅速滑落。

這個倒在地上的少年,和五年前相比時的情況有著天壤之別,身材魁梧了不少,在外貌上也比過去長得更清秀了,以至於和尤蓮安師父上街採購時,還會被商販誤認為是姐弟關係,當然,這也得虧尤蓮安的保養術相當出彩,以至於與過去相比,現在散發的氣勢更有殺傷力。

五年多的時間,從一點一滴起步階段到最後,慢慢地,戴維在比照過去實力大有所成,但自認為也該出師了,卻總被自己的師父處處壓制,連自己最應以為傲的硬碰硬的近戰方式被乾脆擊破,直到花了個把年重塑了戰鬥原形。

到底要說騎士聖殿是無往不利的技巧派,在過去的排名僅比魔法聖殿差一些,但論實際能力,自認為騎士聖殿的騎士更適合主導戰場,要說魔法聖殿的魔法師一是少,二是掌握的魔法都具有大殺傷力,往往戰爭中有著更加強勢的主導地位。

光是這五年的戰爭,戴維從師父手上學到了騎士戰記,也實令他大開眼界,無論是他每一次的出招都被師父恰到好處的點破,那些從戰士聖殿學來的戰法和騎士戰意對比后,終於明白排名上的差距,這不是說誰能贏到最後,而是戰士聖殿的戰法易於吸收,一般普通人經過鍛煉后,都有資格加入戰士聖殿為效犬馬之勞。

而騎士聖殿的騎士都是百中挑一的人精,這些人經過培養后發掘才華,都大有所成,就算退出騎士聖殿,回歸任意聖殿受到的教育都跟隨一輩子。

「知道為師為什麼總能贏你么。」

「因為你比我強。」

「不錯,在對決中你的技藝大有成長,包括為師也不得不壓上些力量略微壓制下來,五年的時間也學成了為師傳授的技藝,剩下的時間就要靠自己努力鑽研,爭取早日突破了。

尤蓮安背過頭去,那身金色的甲胄在太陽光下異常絢麗。

五年時間,把別出一格的奧義,分成一段段實踐分別傳授,這段期間最享受的也莫過於看師父認真戰鬥的模樣,騎士的戰法都很漂亮,十分乾脆了當,和戰士奧義部分雷同,但戰士奧義主要講究力道,而騎士完全就講究技巧,柔克剛。

然而,五年後,戴維經過指導成長速度也很快,使出戰士奧義來也能收放自如,師父傳授了一些騎士聖殿小技巧輔助,在兩人原有看法上對戰士奧義拆招改招,技巧大大改觀,偏於實際更有效的一招制敵,更偏向未來爆發戰爭,節省體力,中創對手的有效手段。

雖然還沒測試過現在的實力,自爆氣后,各項能力都有長足的增長。

過去未鬆脫的封印,到現在也有四個奧義解除了封印,實力倒是更加精進不少。

尤蓮安轉過身來,沉聲問:「對了,你是戰士,劍宗受益者,應該聽說劍靈的傳聞,你有過那種體會么。」

超級兵王混都市 戴維頗為不解,反問:「什麼樣的體會,我都不知道劍靈是什麼,以前聽個別人提起過,但我從不知道那是什麼,師父,你知道嗎?」

尤蓮安點點頭,「我也僅知道一部分細節,簡單說劍靈是靈媒載體,分為18種形態,稱為十八器靈,說點遠的,劍靈還和煉金聖殿有些淵源,是一種失傳的煉金聖器,有自主選擇有緣人的思想,得之實力大升。」

「是這樣啊,從來都沒有告訴我,我都不知道,那師父你知道怎樣繼承劍靈的意志。」戴維好奇地問道。

「難說,我也不知道,據說是只要天賦得到認可就行了,你是奇迹天賦,七大聖殿只要你想去學什麼都很快,所以要把你培養成材,從一開始就要選對路,魔法聖殿的魔法、戰士聖殿的劍靈,以及配合騎士聖殿的騎士技,融會貫通你就是第一人。」尤蓮安微微一笑。

「可我現在沒任何朕兆啊。」

戴維可憐巴巴的看了眼自己的師父,有些哭笑不得無奈也浮現自尤蓮安臉龐上。

「這要你自己感悟啦,為師教不了你,今天課就先結束了。」

「我知道了,師父,我會做的。」

「明天帶你執行任務,我已經和會長談過了,這次機會難得,我就帶徒弟你一起去,修鍊的差不多就要磨練實戰技巧,這樣你的戰法才會越發精進。」尤蓮安說。

「徒兒全聽你的,師父。」戴維畢恭畢敬的點頭說。

「哎,徒兒,你什麼都很完美,就是殺氣缺少了些,你更需要磨練這一點。」尤蓮安道,「趕緊去金鑾殿,那裡環境適合冥想…師父要先離開,你就先自主修鍊到晚飯為止。」

「恩,我會改。」戴維默默點頭,轉過身就獨自走開了。

「….這一次執行的任務是接觸魔族,騎士聖殿要我先去凱迪拉克鎮做個初接觸,我覺得帶我的徒弟去見個場面,必要的時候我也會讓他手刃兩個魔族小嘍嘍,攢些實戰經歷。」

「太危險了,就他一個人,你還真是會挑時候啊,不行,要多派兩個公會的魔法師一塊兒去,這個人選我已經擬定好了,風系魔法師漢克,和戴維五年舍友,有些交情,實力經過五年修鍊也有了觸摸大魔法師的資質,配合默契上會好不少,另一位嘛,葉莫離,冰系魔法師,獨斷獨行的小丫頭,要你費事兒,好好教她什麼是團隊合作。」

「行,就這麼定了,必要的時候我只讓我徒弟上,他們兩個只是應援。」

「你千萬要保護好戴維,必要的時候另外兩個魔法師犧牲了,我也不希望他死,你該知道他代表了什麼。」

「我當然知道~」

「萬事拜託~」

尤蓮安迷惘的望著灰濛濛的天空,眼神中充滿哀傷,若有所思的相如非分,驟然間,爆氣,一股靛藍色氣旋產生開來,然而,瞬間消失原來位置。 宿舍。

正好見著漢克在準備行李,他欣喜若狂一邊嘀咕,一邊打包著隨身行李,一個大包裹,裡面包含了很多的隨身行李,換洗的幾件衣服,洗漱用品,剩下的也就是不必要附贈品,以及一些魔法書籍。

就算應付公會的考核,這些年來漢克的玩心也越發凝重,邊學邊玩,許多老師對這位學生頭疼不已,一直在說如果他能夠靜下心潛心修鍊,說不定未來也會魔法聖殿驕傲。

「啪~」宿舍門被推開,外頭有人走了進來,還不就是修鍊回來的戴維,五年多來這還是頭一次回來的這麼早,就算是宿舍兼好基友的漢克師兄,也是無比震驚的望著門口閃動的人影。

「大哥,你找誰啊,走錯門了吧。」

戴維早在心裡想到很多激動的場景,卻想不通漢克師兄會遺忘自己,但說來也是事實,這五年自己的變化從樣貌和身高都有了些起伏,身高也已經直逼成年人,瘦長高的身材讓原本清秀的樣貌變得更加清晰,現在能用美少年來稱呼他再合適不過了。

他見著漢克師兄說不認識自己,心頭微微一愣,「師兄,是我啊,你連我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啊,我還以為你有長進。」

「哇,你真的長高太多,我有些認不出你來了,話說回來,你怎麼回來了。」漢克老樣子放下手頭的活走到門口,把師弟接進宿舍裡頭來。

戴維嘆了口氣:「哎,修行告一段落,明天就要出門了,現在回來看看你。」

漢克激動的拍著胸脯,大笑道:「哈哈哈,不瞞你說,我明天也有個任務要去做,會長親自下達的任務,厲害吧。」

戴維一旁感嘆道:「那還真是好啊,師兄。」

漢克隱約又有了些哀傷,淡然道:「不過,據說這個任務很有危險程度,明天和我一起行動參加任務的還有葉莫離,你說很奇怪啊,憑師兄我的本事還要和人搭檔,偏偏又是葉莫離,那傢伙是獨行俠啊,你說師兄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居然要和一個女人聯手,說出去會傷害我男人的自尊心耶。」

戴維繼續安慰著說:「好了啦,其實和莫離合作還好啊,人家女孩子多擔待一下嘛?」

「我早知道你們倆有一腿,不過算了啊,看人家一副性冷淡的模樣也只有師弟你能承受的起,不是我瞎吹,看師兄我現在的魅力,公會裡還是有妹紙欣賞我的,人家下午就要去約會了,嘿嘿~」

話說回來,五年過去師兄的性格還是沒多大起色,這讓他多少有了些欣慰,對於孤獨者而言,面對和自己一樣的人是個不錯的融合劑,最起碼,和這種人相處不會讓自己感到寂寞。

戴維客氣的說:「走吧,我請你吃飯吧,師兄~」

漢克抹乾凈嘴角的口水,氣氛陡然轉變,微微笑道:「唔,就等師弟你那句話了,還是那家館子嗎?」

戴維聳聳肩,顯得有些不自然,「想多了,吃食堂,加菜多付點錢就沒問題,吃多少加多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