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老太婆要殺我!快救我啊!”

洛青驚慌失措地往京九懷裏鑽,引得圍觀的人一陣鬨笑。

京九面子上也有些掛不住,他怒視衆人。

“洛家的事,諸位還是不要笑的好!”

所有人都止住了笑容,有幾個沒忍住的,也趕忙背過身去。誰讓洛城北是寒洲有數的幾位無妄仙人之一呢?

京九雙臂一震,整個身體被一層金光覆蓋,他只是單純的一拳一腳,就將冰雕傀儡們打得粉碎。

這一幕也讓不少店鋪的老闆掌櫃,哭嚎不已。他們不敢問洛家要賠償,只能將仇視的目光給了青璃。

但青璃哪管這些,她青絲飛揚,整個人在落雪城的寒風中宛若一座冰雕。

“落冰迴雪!”

青璃指着地上碎裂的冰雕發動了神術。

那些碎片立刻飛起,化作漫天的飛雪,繞着京九和洛青打轉。

芸綺夢趁京九分不出心神管她,趕忙跑開。她現在被封印着,只得向在半空中的蘇恩揚投來求助的目光。

蘇恩揚只好落下雲頭,幫助其解除封禁。

京九的拳腳可以擊碎冰雕,但卻對細小的雪花無可奈何。

那些雪花一片一片貼在他和洛青的身上,彷彿要將他們兩人化作雪人。

“怎麼回事?九叔,我冷!”

洛青打着哆嗦說道。

聽到他的話,京九才反應過來,這老太婆的陰險之處。

這些雪花對自己沒什麼傷害,但對於還是凡人的洛青來說,很可能要了其性命啊!

“快快住手!不然洛家饒不了你!”

京九一邊趕忙給洛青注入一道仙元,溫養遊走全身,一邊對青璃說道。

“洛家?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青璃小手虛握。

京九隻覺得自己身上的雪花驟然一緊,要不是自己仙人之體,又走的煉體流派,估計這一下,就能破壞掉他的無漏金身!

這踏馬的是什麼怪物?真的是幾千歲的老太婆裝嫩啊!

但旋即京九臉色就變了,洛青身上還有不少雪花呢!

該死啊,老太婆太陰險!要是洛青死在這裏,自己可就要被洛城北殺掉陪葬了!

京九趕忙給洛青驅除身上的雪花,但洛青捂着某個部位,不願意讓京九碰。


“九叔,你幹什麼?這麼多人看着呢!”

洛青還沒有明白過來那些雪花的危害,只以爲那是普通的雪花呢!

他看到青璃舉起另一隻小手,虛握成拳。

“你是要給自己加油麼?等九叔打敗你,老太婆!”

洛青嘲諷道。

咔嚓!

在青璃的神術下,洛青身上四分之一的部分都被壓爆。

洛青慘嚎出聲,他感覺到自己迸濺出來的熱乎乎的血液。

“九叔!我好像廢了!”

洛青癱在那裏,對着京九說道。

京九不忍看洛青的下場,他現在有些後悔,也有些慶幸。

後悔是自己大意之下,讓洛青直接喪失了納妾的資格。慶幸的是,自己發現的還算及時,洛青的性命無憂。

“沒事的!洛家有治傷的靈丹妙藥,只要不死!什麼傷都可以治好的!”

京九安慰着洛青。

“呵呵,怎麼樣?還要打嗎?”

青璃揹負雙手,小腦袋微微仰起。

京九驚疑不定地看着她,好傢伙,這老太婆怕不是無漏仙人中的強者?

不過這一看,卻讓京九發現了一些端倪。好像這老太婆整個人都小了一圈?這是什麼情況?

京九眼中精光一閃,難不成戰鬥對老太婆消耗很大,讓她維持不住自己僞裝出來嬌嫩的模樣?

看來自己只要繼續和其戰鬥下去,其就會消耗過甚,自己回到老太婆的模樣?

還可能其狀態不對,不能長時間戰鬥!這是自己的機會啊!

只要自己拿下這個老太婆,說不得就可以免去洛城北的責罰!說不定,洛城北一激動,也想納個妾,那就更好了!

京九雙眼冒着紅光,他內心渴望進入洛家的核心層。

現在京九隻是作爲洛家少主的隨身仙師。要是自己再能更進一步的討得洛城北的歡心,說不得也可以像水霧鶴一樣,成爲洛城北的義子,就此成爲真正的洛家人!

京九激動的難以自已,他掏出自己的仙器——金剛塔。

將受傷的洛青籠罩在金剛塔的保護圈裏,這樣他就可以專心地對付那個死老太婆了。

蘇恩揚看着那個金剛塔,不由起了念頭。

“師父啊!你們跑的真快!”

鐵裏脊氣喘吁吁地趕了過來。他一路狂奔,可把他累壞了。

“道友,還是講和吧!我們雪香門在寒洲也有幾分薄面,可以爲道友幾人說幾句公道話!”

司寒黎在一旁說道。

她發現青璃的實力不弱,竟然可以和無漏金仙交鋒,不由起了交好的意思。

畢竟蘇恩揚貌似是青璃的師兄,這師兄妹是兩位無漏金仙啊!

雪香門是從仙門掉回了門派,現在急需結交一些仙人,爲門派恢復仙門地位作鋪墊。

雖說雪香門現今沒有仙人坐鎮,但其往日間的薄面還是能起些作用的。


“講和?還是不用了!他們知道我的身份,怕是洛城北都恨不得親自過來拍死我!”

蘇恩揚搖搖頭。自己和洛家之間沒有講和的餘地,更何況這事也沒什麼可講和的!

強搶不成反被打,不是很正常麼?芸綺夢和青璃又不是小孩子,這點事不需要自己低聲下氣。

那樣的話,纔是兩頭不討好!

“你以爲你是誰啊?敢和洛家叫板?我姐姐好心救泥,你還不樂意了!哼,壞人!”

司寒雪瞪着蘇恩揚說道。

“雪兒,不得無禮!”

司寒黎趕忙呵斥。

她已經猜測蘇恩揚是無漏金仙了。但司寒雪還不知道,只以爲蘇恩揚和她們一樣,都是凡人修仙者呢。

“那我就預祝幾位道友平安康樂回!”

司寒黎帶着妹妹離開蘇恩揚等人一段距離。她可不想捲入其和洛家的恩怨中。


神踏喵的平安康樂回!蘇恩揚有些牙疼。

這是自己當年的典故啊,沒想到現在成了寒洲修仙界的祝福語了! 嬌妻嫁到之訓夫有道 ,說他絕對出不去寒洲。

蘇恩揚那時候隔空向洛城北喊話:洛城北老賊不出手,我自平安康樂迴風洲!

果然一段時間後,蘇恩揚毫髮無傷的回到了風洲。這也讓平安康樂回成爲了對招惹到洛家的人,最貼心的祝福語。

而和洛家有仇怨的仙人們,往往會拿這句話的改編版來嘲諷洛城北:洛城老賊不出手,我自平安康樂回!

這也讓洛家每每想到那個氣湘子,就是一肚子窩火,恨不得將其五馬分屍,千刀萬剮!

“老太婆,你不過只會些陰險的小手段而已!在我破亂拳下,還是乖乖死來吧!”

京九欺身而上,利用自己的優勢,想要貼身近戰。

但煉體流派並不是絕對地沒有遠攻,只是相比其他流派攻擊距離更近而已。

此刻京九還沒有近前,其金色的拳罡就已經來到了青璃面前。

京九在空中已經揮出了好幾拳,青璃身前一片不斷放大的金色拳罡。

青璃面色凝重。她雖然是寒月神王的分身,寒月神王的所有神術都在其記憶之中,但這個災劫本就是針對蘇恩揚而降臨的寒月冰災。

也就是說,其最大的殺傷就是擊傷擊殺無漏金仙境界的仙人。


這是其戰力的天花板,要想突破,那就只能想辦法繼續修煉,增強這具災劫之體。

不說現在青璃還沒有完全恢復寒月冰災全盛時期。就是達到全盛的完整寒月冰災形態,想要繼續增強的話,那就要面臨天地意志的反撲。

你增強災劫之體的同時,也就有更多的天地意志降臨過來。

而青璃現在自己的意志是當初寒月神王分出來的,寒月神王自然不可能分出太多出來。

畢竟當時只是想要降臨片刻,只要可以穩穩壓制災劫之體身體內的天地意志就可以了。

“千山暮雪!”

青璃一邊回退一邊在身前小手畫圈。

一座虛幻的山峯出現在京九和青璃之間,一下子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京九隻覺得眼前崇山疊嶂,黃昏日落,暴雪滿天,視線裏竟然一時沒了青璃的身影。

這讓京九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裏,正要揮出的拳不知道該不該揮出去。

但看在周圍的人眼裏,卻是另一番景象。京九自己突然在空中停了下來,不停地上下晃盪,好像飛行遇到了狂風一般。

“姐姐,這大個子怎麼傻乎乎地在原地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