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道巨大的牆,把世龍娛樂城這個「大金磚」一切為二。 在前半部分,也就是陸凡和伊利亞闖入的區域,是「前廳」,而後半部分,則是「暗廳」,每個部分都有八層。

前廳的八層都是一些正常的娛樂項目,比如酒吧、咖啡廳、交誼舞廳之類的。這個部分,基本上只是用來打掩護的。

世龍娛樂城的真實面目,隱藏在後半部分的暗廳之中,而剛才,陸凡正是炸開了間隔前廳和暗廳的那堵牆。

在黑暗之中稍微走了一小段,眼前的光線慢慢變強,最後豁然開朗。

這是一間金碧輝煌的大廳,造型華麗的金色吊燈下,穿著各種華貴服裝、戴著面具的貴族人士在大廳之中閑庭信步地逛著。

大廳內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搖獎機和牌桌,酒色財氣、紙醉金迷,簡直是一個堪比拉斯維加斯的巨大娛樂場。

世龍娛樂城的前廳部分已經關燈打烊了,但是這裡的夜生活似乎才剛剛開始。

打扮時髦的兔女郎們,舉著各種裝滿美酒的托盤,在其中穿梭。 爹地,懶蟲媽咪要翹家 人群之中不時地傳來土豪們豪爽的大笑和少女的嬌嗔。

簡直是一個極度誘惑的墮落之國。

「怪不得朱提首那傢伙,會沉迷在此處。」陸凡看著眼前這一切,再想起自己之前看到的新聞,不禁感嘆著。

看到陸凡和伊利亞闖入這裡,大廳內的眾多貴賓都是一愣。

這時,在陸凡對面的牆上,原本播放著音樂MV的大熒幕,畫面一切,顯示出了錢世龍的臉。

他在屏幕之中,表情深沉,仍然是那副雙手托著下巴的碇司令標準姿勢。

「你就是陸凡吧?歡迎光臨世龍娛樂城,我是這裡的老闆錢世龍,也是群龍集團的董事。」他微笑著開口自我介紹,臉上的褐色墨鏡折射著窗外的霓虹燈倒影。

錦繡女嬌醫 陸凡直接開門見山道:「莫小萱呢?」

「呵呵,年輕真好,總是這麼直來直往。也罷,讓你先看這女孩一眼吧。」

隨後屏幕一切,顯示出小萱被綁在椅子上的畫面。

看到這副畫面,陸凡握緊雙拳,不過又稍稍放心。

放心的原因不是別的。既然剛才錢世龍還稱呼小萱為「女孩」,再加上小萱現在衣服還算完整,證明這裡的人還沒有對她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馬上把人放了。」陸凡的語氣波瀾不驚。

「呵呵,那要看你有沒有本事走到這八樓來。」鏡頭又切回了錢世龍。

「各位親愛的貴賓,今天有額外的餘興節目供大家欣賞。這名少年將挑戰我們世龍娛樂城著名的王牌——【七大罪】。

從暗廳的一層到七層,每一層有一個原罪,擊破這層的原罪就可以到下一層。競猜的盤口已經開了,大家現在就可以下注,看看這少年能闖到第幾層。」

錢世龍露出一副老奸巨猾的笑容。

七大罪?陸凡仔細回憶了一下,之前唱KTV時,好像聽侯大夫說過這件事,這七位應該就是在世龍娛樂城鎮場子的。

原本對陸凡這位不速之客心存疑慮的眾位賓客,聽到錢世龍這麼說,頓時放下心來。

「搞什麼啊,原來是餘興節目啊。」這些戴著面具、身著華貴服飾的人們頓時鬆了口氣,旋即露出了各種各樣的眼神。

有些人的心中是相當地鄙視錢世龍,雖然不清楚陸凡二人是怎麼進到這個暗廳里來的,不過對付兩個小娃娃,竟然啟動了七大罪,這簡直是拿大炮打蚊子嘛!

七大罪,顧名思義,是七位絕頂高手,它們的名字來源於天主教,分別是傲慢、嫉妒、憤怒、懶惰、貪婪、色慾和暴食。

那可是聞名整個東海市的高手,用得著這麼和熊孩子較真?

當然,還有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一臉興奮地問道:

「籌碼贏的最多的,有什麼額外獎勵啊,老錢?」

錢世龍桀桀地笑著,瘦削的臉上布滿了陰險的皺紋,微笑道:「剛才屏幕上那位美女,就讓她去侍♂奉♀贏得籌碼榜首的貴賓一晚吧。」

「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哦!」

大廳中的男人們興奮起來,剛才小萱那楚楚可憐的模樣可是映入了他們的眼帘,簡直是讓人有想侵犯的慾望!

錢世龍在內心裡輕蔑地哼了一聲,反正是他今晚上先來驗貨,你們這些傢伙就玩他錢世龍玩剩下的吧。

「這傢伙,竟然把小萱當做獎品……」陸凡眼中燃燒著怒火。

看看眼前這些戴著假面的賓客,一個個西裝革履,文質彬彬的樣子,想必在白天摘下這些假面的時候,都是社會中上層有頭有臉的人物。

奈何曾想到,一旦在這黑夜之中,借著面具掩護,竟然露出了內心真正的獸性一面!

他陸凡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因為小萱,可不但是他萬事屋的委託客戶,更是他的朋友。

看到陸凡和伊利亞面色難看,似乎是要發作,錢世龍緊接著說道:「陸凡,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

我知道你似乎有兩把刷子,把王天龍的貸款公司搞垮,把我的娛樂城前廳也鬧得一塌糊塗,但你行動之前最好想清楚,畢竟你朋友還在我手裡。

而且,你可以看看,這個暗廳四周角落的黑衣人,他們身上可都帶著武器的。你一個人再有本事,能快得過一群子彈?

不如好好把這個遊戲玩下去,說不定老夫最後一高興,能放你們一馬。」

錢世龍說罷,鏡頭又切到小萱坐在椅子上的畫面。

小萱月牙彎彎的美麗眼睛半睜著,似乎現在還是半迷糊的狀態,像喝醉酒一樣,長發自然地垂落在她的香肩。

她的大白腿動了一下,呈一個輕微的內八字,小腳丫也微微蜷縮著。

「嗚嗚嗚~」似乎是想說什麼,她嘴裡發出可愛的聲音。

師父大人又被師娘揍了 「嘶——」

大廳內的眾人倒吸一口氣,同時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有不少人都在剛才這一剎那,覺得自己心裡某種堅硬的東西被徹底擊碎。

其中一個男人乾咳一聲,不動聲色地打起了電話:「喂,是我,你馬上朝我在世龍娛樂城的賬戶再打進來100萬,我要加倉籌碼。」

其他人鄙視地瞥了一眼這個男人,說好的大家一塊公平競爭呢,你這傢伙倒先加倉了?那我們也不客氣了。

於是戴著面具的男人們,無論是年輕的還是年長的,都開始紛紛打起了電話。其中更有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也在打電話給自己的秘書要求加倉。

「爸,您都多大年紀了,也跟著摻和這事!」旁邊一個戴著面具的年輕女子勸道。

「咳,我只是覺得這個小娃娃很可愛,把她當成孫女了。」老者老臉一紅,轉而又偷偷地說道:「這事你別告訴你媽。」

大廳內的賓客正在紛紛下注,這時陳光耀從暗處偷偷探出腦袋,看了一眼大廳,似乎也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了。

陸凡瞥見了,偷偷對他使眼色,那意思很明顯:還愣著幹啥,趕緊從側面的消防樓梯上樓啊!

陳光耀心領神會,又把腦袋偷偷縮了回去。

廳內的賓客中,一個戴著黑色面具的中年男子猛地一抬頭,然後擦了擦眼睛:「剛剛我是不是看到小耀了?」 「好,我看大家的籌碼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馬上開始下注吧,看看這位想要英雄救美的少年,到底能夠闖到第幾層!」錢世龍微笑道。

隨著屏幕之中閃過一陣流光溢彩的特效,競猜開啟。根據屏幕顯示,這次下注有七個檔位,分別代表著陸凡他們最多能闖到第幾層。

現場的賓客們紛紛開始下注,並激烈爭論起來。

「這不就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嗎,怕不是第一層就闖不過去吧。」

「普通高中生能進到這裡來?你彷彿在逗我。」

「七大罪可是聞名整個東海市的狠角色,他一個高中生,能有什麼本事朝上闖?」

人們一邊爭論著,一邊在手中的電子投注器摁下按鈕。

過了一會兒,大屏幕上顯示出投注結果,不出所有人的意料,第一層的賠率是最低的,而隨著層數的增多,賠率也開始逐步拉高,而陸凡順利闖過第七層的賠率,高達1000。

陸凡冷笑地看著這一切。

眼前這些衣冠華麗的傢伙們,面對屏幕中被綁的小萱,絲毫沒有同情之心,反而理所應當地把她當成了獎品。

這明明是一場救人的事,卻被他們玩成了遊戲。這些人一邊用戲謔的眼神看著陸凡和伊利亞二人,一邊享受著這一切。

「嘖,我討厭這種眼神。」伊利亞的紅瞳之中燃燒著熊熊火焰,整個人的氣息卻顯得冰冷無比。這種居高臨下的、俯視蟲子般的眼神,讓她恨不得下一秒就把這些傢伙的眼珠子挖出來。

「這次我同意你的觀點,管理員小姐,所以讓我們來大鬧一場吧!」

華夏國官府持續打擊地下娛樂場,而世龍娛樂城則利用這建築物的內層構築起來的「暗廳」,舉辦著這種匿名的遊戲,這恐怕就是世龍娛樂城的真面目。

這些遊戲的參加者,白天里估計都是東海市有頭有臉的人物,再不濟也是像朱提首那種有正經工作的人,但一到了晚上,就戴上掩蓋身份的面具,化身成了禽獸。

迄今為止,估計已經有不少受害人倒在了這種遊戲中,是時候讓這一切在今晚都結束了。

陸凡深呼吸了一口氣,用眼角餘光瞥了一眼大廳周圍的角落,四周都零點分佈著一些戴著墨鏡的黑衣人。

這些黑衣人才是世龍娛樂城真正的主力,絕對不是剛才他對付的那些弱雞可比擬。根據剛才錢世龍所說,他們不少人身上都帶著槍,綁架小萱和她爸爸的估計也是這夥人。

所以,就算是鬥爭,也要講究策略,現在對方人數遠在自己之上,絕對不能蠻幹。

陸凡這樣想著,在心裡盤算著主意。

「好了,那麼看大家下注的都差不多了,讓我們馬上開始吧!」屏幕中的錢世龍清了清嗓子。

大廳之中頓時響起了歡呼聲。

「哦哦哦!終於又能看到七大罪出山了,這少年很有排面嘛。」

「噓,安靜看,我還關心著我的籌碼呢。」

「咚、咚、咚、咚、咚、咚……」場內響起一陣節奏明快的鼓點之聲。

在大廳的最中央,升起一座圓形舞台,天花板上的聚光燈轉了轉,隨後都聚光到舞台的中央。

一陣白霧從舞台中瀰漫而出,隨後一個人扶著一台巨大的、像老虎機一樣的機器,從地面升了上來。

這個人穿著燕尾服、戴著禮帽,身形略顯矮小和臃腫,讓陸凡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想到了馬戲團的小丑。

而他旁邊的那台機器就更誇張了,它約三米見方,碩大無比。一個碩大的搖柄在機器右邊插著。機器的正面,是顯示著各種食物圖案的三個縱向轉盤。

陸凡看一眼就知道了,這個搖獎機和普通的老虎機原理應該是一樣的,投入硬幣,然後轉一下那個轉柄,看轉盤最後停在哪三個圖案上,如果圖案一樣,就能獲得獎勵。

「喲喲喲,難得在這個秋高氣爽的夜晚,還能遇到前來踢館的客人,能作為第一位招待您的人,我真是深感榮幸。」

這個像小丑一樣的男子摘下帽子對陸凡行了個禮,看起來倒是挺斯文的。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七大罪之一的【暴食】,讓我們共同來享受這個夜晚吧」

說罷,對陸凡伸出手,做了一個邀請上台的動作。

聚光燈頓時一轉方向,聚焦在了陸凡和伊利亞的身上,圍觀的人群也跟著歡呼起鬨起來。

「你待會自己注意安全。」陸凡在系統頻道沖伊利亞囑咐道。

「哈?你難道不應該更關心一下你自己么。」伊利亞撇撇嘴,小耳朵動了動,似乎很是不屑。

這個貓娘小姐,這時候還傲嬌吶~

陸凡哭笑不得,旋即抓起伊利亞的小手,昂首闊步朝舞台上走去。

被陸凡的大手握著,從對方的手心裡傳來溫暖的觸感,伊利亞的小臉紅了紅。

「哼,區區色狗。」雖然嘴上小聲嘀咕著,但手卻很老實地沒有掙脫開。

之前伊利亞一直隱藏在黑暗之中,這次被聚光燈聚焦,周圍的賓客們才徹底看清她的面容。

「哦哦哦,這個cosplay妹子看起來也不錯。」

「那個尾巴是(嗶——)塞嗎?」

「老錢,要是贏不了樓頂那個,這個金毛馬尾貓娘能不能當安慰獎啊?」

一群人看到伊利亞之後,又爆發出一陣讚歎和歡呼。今晚這趟世龍娛樂城真是沒白來,一下子就目睹了兩個小美女。

伊利亞「切」地一聲,然後沖台下的觀眾釋放出一道殺氣威壓,她的雙瞳之中毫無感情,背後彷彿出現了一個拿著鐮刀的死神,場下瞬間就安靜下來。

「卧槽,剛才我是不是看到幻覺了?」

「我好像也看到了。」

眾人吞了吞口水,面面相覷。

陸凡看了一眼伊利亞,有點無奈地搖了搖頭。

二人上台站定之後,暴食對陸凡說道:「我們這個搖獎機遊戲,說起來也很簡單,每個人上去搖桿,看誰的點數最大就行了,不過和普通的搖獎機也有不同。普通的機器投進去的是硬幣,這個遊戲要投入……」

他旋即咧嘴一笑,繼續說道:「活人!」 遊戲總共有三輪,陸凡和對方輪流去轉這個搖獎機,然後轉出來的圖案計入積分,三輪結束之後,總積分最高者將贏得勝利。

這個搖獎機的轉盤上有各種食物的圖案,就算轉出來三個一致的圖案,食物種類不同,獲得的積分也不一樣,這完全是比拼運氣和手氣的遊戲。

當然,單純是這樣的話,也和普通的搖獎機沒什麼區別。

這個遊戲的特殊之處在於,參加者轉完把手之後,會被搖獎機伸出來的機械手抓進機器里進行一波操作,有可能是獎勵,也可能是懲罰,完全取決於玩家轉出來的圖案。

也就是說,想要獲勝,不但要想辦法轉出來高積分的圖案,還要想辦法順利通過搖獎機施加的懲罰。

陸凡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這搖獎機這麼大,原來裡面還暗藏玄機!

隨後他冷笑一聲:這個暴食未免也太把自己這邊當小孩子看了,遊戲規則是你定的,機器也是你的,誰知道你有沒有在機器里動什麼手腳。

與此同時,暴食也冷笑一聲:一個小屁孩而已,糊弄糊弄就過去了,怎麼可能是會知道自己在機器里動過手腳。他堂堂東海市娛樂界的泰斗,能屈尊下來陪一個小娃娃玩耍,已經是夠給面子了。

兩個人就這麼互相冷笑著。

不過陸凡並不打算和對方理論,搖獎機,說白了還是一個概率遊戲。

玩概率,他陸凡今天就要教育教育對方,誰才是大爺!

暴食這邊為了彰顯風度,咳嗽了一聲,說道:「嘛,你初來乍到,不熟悉規則,每輪我先來好了。」

說罷,他走到搖獎機前面,愛撫地拍了拍:「老夥計啊,給我強運吧!」

然後,他轉了一下搖把。搖獎機內部開始傳來機械結構的響聲。

咔啦咔啦咔啦……

與此同時,顯示面板上的三個圖案轉盤開始旋轉起來。

搖獎機周圍的彩燈開始閃爍起五彩光芒,現場也敲起了鼓點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