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狠狠的砸到了黑衣人的臉上,重新回彈到了吳書書的腳下,頓時,鼻血如注。

「還想殺我不?」吳書書笑嘻嘻的看著他問道。

黑衣人十分的硬氣,根本不開口。

「哎呦!脾氣還挺硬的,既然如此的話,我看你還怎麼硬。」

說著,吳書書腳下的足球再次飛起,再一次砸中了他的臉上,原本好不容易剛剛止住的鼻血再一次血流如注。

只不過,這黑衣人果然要比之前那兩人硬氣得多,足球兩次砸到他臉上,他依然還是不吭一聲。

「我這爆脾氣!你要比硬氣是吧,我看你還怎麼硬。」

吳書書直接來到了黑衣人的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啪!!

巴掌那輕脆的聲音當即從屋頂響了起來,黑衣人被他打得轉了好幾個圈才停下來。

「好爽!」

雖然右手傳來了一陣疼痛之感,可這樣的舒服與發泄之感是他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打臉?怪不得小說中的主角這麼喜歡打臉了,這打臉還真TMD舒服。」

「要不再打一巴掌試試?」

吳書書笑嘻嘻的將目光投向了面前的黑衣人身上,那笑容怎麼看怎麼猥瑣。

「你想幹什麼?告訴你,你如果再敢走過來,我…我就要叫了。」

被踢了兩擊足球,又被打了一個重重的巴掌,讓黑衣人的臉都開始變形了。

畢竟吳書書不是普通人,這兩腳一掌,當然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擬得了的,也難怪他會害怕。 「叫?好啊!我倒想要聽聽你是怎麼叫的,叫大聲點,如果能讓整個學校的人都聽到了才好。」

吳書書充滿笑意的盯著面前的黑衣人看著,絲毫沒有被他的話嚇到。

說到底,他也沒有這個臉去大笑,這不只是丟他自己的,也是丟他趙家的臉。

更何況,之前他還說自己是趙家的嫡系,如果趙家的人知道他在這裡的所作所為,真不知道還會不會認他了。

「看你也不敢叫。」

看到黑衣人默不作聲,吳書書立刻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回去告訴你們趙家的人,如果他們還敢派人前來截殺我的話,下次就不是幾個巴掌就可以解決得了的。」

說著,吳書書隨手再次打出了一個巴掌。

黑衣人整個身體直接被打飛了起來,再次砸到了地面之上。

「滾吧!」

吳書書並不是噬殺的人,也可以說他根本就沒有殺過人,因此儘管趙家三翻四次派人前來對付他,他並沒有想過要殺人。

就像當初對那沈臨風也是一樣。

當時,如果他真的全力為之,沈臨風未必不會死,要知道他可是修仙者。

黑衣人樣子十分狼狽的從地面上爬了起來,縱身一躍,便消失在屋頂上了。

「剛剛那巴掌打得也好爽,以後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找個人發泄發泄倒也不錯。」

吳書書笑著從屋頂上一躍而下,朝著教室而去。

沒有辦法,與那黑衣人戰鬥了這麼久,早就已經過了年休的時間了,連下午第一節課都已經開始了,他又怎麼可能還去球場呢?

「報告!」

剛來到教室的門口,吳書書便看到了裡面傳來了老師講課的聲音。

「吳書書同學!現在還早,你為什麼不再遲來一點呢?等到快放學了再來上課那不更好?」

數學老師看著站在門口的吳書書,微笑著說道。

表情雖然在笑,但他的每一句話語之間,都透露著濃濃的憤怒之情。

「老師!這不怪我。」吳書書道。

「不怪你?難道還怪我了?」數學老師差點被氣瘋。

吳書書嘿嘿一笑道:「當然不怪老師,怪只怪我的身體,每個月總有那麼幾次。」

噗!!

正在喝水的李凡聽到他的話當即將水全部噴了出來。

其他同學雖然沒有在喝水,卻也被咽下去的口水差點嗆到,許多女生都為此滿臉通紅。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次?你是不是還想說,你現在臉色十分的蒼白,身體十分的虛弱,要去保健室休息一下?」數學老師強忍著怒意道。

「咦?老師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就是這樣的癥狀,老師你真神了。」吳書書此時也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數學老師大怒道:「神個屁!那是女生生理期來的樣子,請問你是女生嗎?」

吳書書神情不由一楞,這才反應過來,為什麼數學老師會如此的憤怒,教室里的同學會捧腹大笑起來的原因了。

「那個…老師你誤會了,我真的只是單純的吃壞了肚子,去廁所了而已。」

說到這,吳書書笑嘻嘻的看著他道:「話說!老師你的想象力還真是豐富呢,我都還沒有想到這個點呢!」

「混蛋!立刻給我滾進去,如果不是看你學習成績好,我現在就把你趕出去。」

數學老師彷彿被說中了心思似的,立刻把他趕進了教室,連忙再次講起課來。

這讓底下的笑聲就更加響亮起來了,他都差點就要落跑了,身為一個人民教師原本就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的。

一下課,數學老師就直接跑了,從而引得教室內的學生又是一陣大笑。

最後一節課後,吳書書再一次來到了球場,當然因為中午的事情再一次被隊長方清華教育了一陣子,才開始練球。

將剩下的幾球踢完之後,他這才提前離開了球場。

他提前離開自然是有原因的,他是想去師清竹家看看她在不在,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沒去上課的。

回到小區,吳書書便朝著師清竹所住的公寓走去。

「清竹!你在嗎?」吳書書一邊敲著房門,一邊大聲叫道。

沒有動靜,彷彿裡面根本沒有人一樣。

「難道她真的離開這裡了?」吳書書疑惑的問道。

一秒兩秒,一分兩分……

正當吳書書想要離開之時,房門終於打開了,一身穿著睡衣的美妙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瞬間就讓他看呆了。

平時的師清竹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

但此時的師清竹,少了一點冷清,多了一點令人心疼的模樣,她的臉色十分的蒼白,顯然身體很不舒服。

吳書書突然間身體一滯。

臉色蒼白,身體虛弱,難不成…是那個不成?

為了確定,吳書書不由問道:「清竹!你難…難道是生理期來了?」

師清竹臉上明顯一紅,然後默默的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但這點頭也已經說明了一切問題了。

「那我就不打擾了,你好好休息吧!」

吳書書十分的尷尬,而且並不是一般的尷尬,白天剛剛被數學老師誤會自己來生理期,現在又講起這個話題,也難怪他會尷尬了。

「沒關係的,我已經好多了,我肚子有點餓能不能陪我一起去外面吃個飯?」師清竹輕聲細語的說道。

「好!只不過,我要先回家一趟,你先換下衣服我們再出去。」吳書書道。

「嗯!」師清竹點了點頭,這才返回了家裡。

而在同一時間,吳書書也離開了這裡,回到了自己的家。

重生千金大翻身 一放下包便想要離開,卻被吳媽直接叫住了。

「吳書書! 你的婚姻,我的愛情 你要去哪裡?馬上就要吃晚飯了。」

「媽!我晚飯不來吃了,你們自己吃吧!」

說著,急急忙忙想要離開。

就在這時,小屁孩吳超沖了過來,抱著他的大腿大叫道:「大叔!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不行!」吳書書斷然拒絕道。

開玩笑,把他這個小傢伙帶去,他還要不要吃飯了?

小屁孩的小臉立刻吹鼓了起來道:「小氣鬼大叔。」

謀愛上癮 吳書書根本沒有打算去理他,趁他不住的時候,一下子走出了家門。

他前腳還剛出,小屁孩竟然開始哇哇大哭了起來,嘴巴里含含糊糊的叫著:小氣鬼大叔欺負我,小氣鬼大叔欺負我。 「怕了你了,走吧!」

吳書書真的十分的頭疼,早知道他就不回家裡來了,直接打個電話回來就好了。

只是,已經過去的事情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小屁孩瞬間破涕而笑,也是讓他無語不已。

很快兩人來到了師清竹公寓樓下,不一會兒,師清竹便走了下來。

「大叔!這位仙女姐姐也是你的女朋友嗎?」小屁孩毫無心計的問道。

被他這麼一問,不管是吳書書還是師清竹臉上都出現了一抹羞紅。

不過,聽到小屁孩叫她仙女姐姐,師清竹十分的開心,很少開口的她,也不由問道:「吳書書!他叫什麼名字?為什麼叫你大叔?」

「這小屁孩你直接叫他小超超就好了,他是在我家混吃混喝的,不用去管他,你不是餓了嗎?我們走吧!」

說著,根本不去管小屁孩願意不願意,拉著他的手就朝著小區外面走去。

他們的小區位於市中心,是個最佳的學區房地帶,一離開小區,兩邊都是商店與餐館,吳書書他們隨便找了一間看起來比較乾淨的飯店走了進去。

「清竹!你先坐,我去點菜!」

說著,他就離開了座位。

就在吳書書離開座位沒有多久,一名青年出現在師清竹他們的座位旁邊,並且一屁股就坐到了師清竹的邊上。

他用手一甩自己的長發,自以為十分帥氣的說道:「美女!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師清竹並不說話,因為懶得去理會他。

直接吃了一個閉門羹青年感到十分的尷尬,並且也十分的憤怒,想他堂堂宏宇集團的總經理,哪個美女見到他不是主動送上門來。

現在他自主出擊卻被直接冷落在那裡,他內心的自傲讓他心裡立刻不平衡了起來,當然也十分的氣憤。

這時,他發現了面前的小屁孩吳超,認定是師清竹的弟弟,這才轉而轉向他道:「小朋友!你跟你姐姐一起吃飯啊?」

「當然!你這是明知顧問。」小屁孩一臉臭屁的說道。

青年再次尷尬不已,連忙問道:「我請你跟你姐姐吃飯好嗎?」

「大哥哥!你想要泡我仙女姐姐就直接說,不要再在這裡轉彎抹角的。」小屁孩一臉鄙視的看著他道。

青年正要說話,小屁孩繼續道:「不過,你已經沒戲了,我仙女姐姐是有男朋友的,雖然我大叔也不是很靠譜,但比你還是要靠譜一點的。」

正在喝水的青年差點沒噎死。

「小朋友!你認為我比不上你的大叔?你可知道大哥哥我可是總經理。」青年笑著說道。

「總經理是什麼?可以吃嗎?」小屁孩天真的問道。

「總經理不是吃的,不過他的身份地位十分的高。」青年一臉自豪的說道。

「身份地位又是什麼?」小屁孩繼續問道。

「身份地位那是……」

是什麼其實青年也不知道。

也為此,他突然間就勃然大怒了起來,道:「小混蛋!你這是十萬個為什麼啊?小小年紀哪裡來的這麼多問題。」

「就你這樣還想泡我仙女姐姐,告訴你,沒門。」小屁孩露出了一副十分臭屁的表情。

青年發誓自己從來沒有這麼厭煩過一個小孩子,今天他總算是見識了。

「小混蛋!大人的事情沒有你插嘴的份,給我滾開。」

說著,青年一把就將小屁孩給甩了出去,眼看小屁孩就要摔在地面之上,還好這時吳書書趕了過來,連忙將他接住。

小屁孩一邊哭泣著一邊道:「大叔!你怎麼才來,他打我,還想要調戲仙女姐姐。」

雖然平日里吳書書也閑小屁孩十分的麻煩,但他卻絕對不允許別人欺負他,更何況這人竟然還敢調戲師清竹,誰給他這個膽子的?

「你自己滾還是我送你滾。」吳書書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時吳書書第一次用這樣的表情去看待一個人,就算是之前對待那黑衣人都沒有過,這是因為青年觸及了他的底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