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偉點了點頭,“服務員,你先下去吧,不用在包間內照顧我們了,我們自己來,上菜的時候你只需要把菜端上來就好。”

顧客發話了,她肯定是要遵守顧客的意見的,本來她在包間就覺得有些冷,甚至有些恐懼感。

現在石偉發話讓她出來,雖然臉上不敢表露出太多,但是心裏早已經樂開了花。

服務員出去後,秦巖笑着說:“她出去後我們說話就方便多了。”

石偉說:“是我沒考慮周全。” 慕容雪菡的酒還有盤子都有用過的痕跡,服務員卻看不到人,任何一個人都會嚇壞的。

爲了不必要的麻煩,讓服務員出去還是好的,就算她進來上菜,就算她看到慕容雪菡的座位有用餐的痕跡,完全可以想成其他人坐過去用了一會餐。

“石哥考慮的已經很好了,是我們人緣比較特殊而已。”秦巖笑着說。

“有一個問題我一直想問秦兄弟,以前去我家的不是有兩位鬼王姑娘嗎?怎麼今日只有雪菡妹妹。”雖然石偉知道自己按年紀比不上在場的精靈,鬼王,但是論樣貌他是最老的了。

“另一位她想投胎,在去你家的第二天已經走了。”

“投胎,難道是重生爲人嗎?”石偉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想重生就重生,這簡直是太厲害了,不是他這個凡人能夠想到的。

其實秦巖完全可以給石偉還有石偉老婆修煉的仙丹,只不過他們剛認識,他不瞭解他們夫妻二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人,只能看以後了。

畢竟他還希望他們兩位多指點一下在人間的妻兒們呢,畢竟秦巖自己的家人都已經去了其他的世界,根本就不會再回來照顧他們了。

見秦巖點了點頭,石偉接着問:“那她去了哪裏,秦老弟知道嗎?”

秦巖笑着說:“當然知道了,她的家庭背景還是我調查了一番後給她找的呢。”

“那她出生後可就熱鬧了,我想到時候你們一定都會去的。”石偉笑呵呵的說。

秦巖說:“當然去了,只要看到她平安出世,我就放心了。”

“以後這個姑娘就交給我吧,我會替你們好好的照顧她的。”石偉畢竟是在人間的,他也想讓秦巖看到他自己的誠意。

“石大哥有這份心我就心滿意足了,以後有事情我肯定不對你客氣。”

“不客氣就對了,你們要對我客氣了,我肯定挑理。”

花王跟花精不知道怎麼跟石偉還有石偉的老婆交流,她們兩人有些不好意思,看到秦巖跟石偉聊得那麼投緣,兩人就越發顯得不好意思。

“你們兩個怎麼不說話呢?你們跟石大哥不是見過嗎?”秦巖看着兩人問道。

花王沒想到秦巖居然會在桌面上點她跟花精,花王臉都有些紅了,“秦大哥,我們這不是看着你跟石大哥在聊天嗎,我們也插不上嘴啊。”

“插不上嘴就陪着大姐多聊天。”秦巖見幾人只顧着吃,所以纔不得已在桌面上點她們一下的。

狐小仙挨着石偉的老婆,秦巖說完後立馬明白了秦巖的意思,“大姐,你回家了把這顆藥放在冰箱裏兩個時辰再服用效果最好哦,我們姐妹幾人都吃過。”

石偉的老婆沒想到花王跟花精跟石偉見過面,這應該是石偉想對付秦巖的最根本原因了,本來她只看到秦巖身邊的女孩都很漂亮,但是當她細細看了花王跟花精後,不得不說她自己都很開心。

自己都很喜歡花王跟花精,怪不得男人喜歡呢!原來女人也是會喜歡女人的。

“多謝小仙妹妹了,我回去後就放進冰箱內。”石偉的老婆知道秦巖給的東西肯定不會是普通的。

看到秦巖身邊的女孩子個個都這麼年輕貌美,她自己心裏此時也是波起漣漪,希望自己吃了之後真的能年輕幾歲。

秦巖看了狐小仙一眼,會心的笑了一下,狐小仙的這股聰敏勁頭是其他幾位女孩子比不上的。

花王跟花精就覺得秦巖此時在難爲她們,難道要將她們花了石偉幾百萬說出來嗎?

她們跟石偉老婆不認識,她們的性格肯定沒有狐小仙那般活絡,能夠拿捏到人類的心思,哄她們開心。

“中午吃少了,所以剛纔可勁的補了補,我們這不一直在盯着秦大哥跟石大哥說話嗎?”花精看着秦巖跟石偉說。

石偉笑着說:“我敬你們姐妹兩一杯吧,以後有什麼事情就跟石哥說。”

老公太純良 “謝謝石哥了,也謝謝石哥上次熱情的款待,從今以後石哥就不需要再忽悠我們姐們兩人了,以後您真的認識秦大哥了。”花精俏皮的對石偉說。

花精說完,石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上一次是他說謊在先的。

“原來花精跟花王妹妹跟你們石哥見過面啊,我怎麼沒有聽你說過呢?”石偉的老婆看着石偉。

石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你難道不知道嗎?你不是早知道了嗎?”

家裏去鬼那麼大的動靜,她師兄也去了,石偉覺得自己不說媳婦也已經知道了。

“我知道也不是你說的啊!”石偉媳婦衝着花王跟花精笑了一下。

花王看着石偉老婆說道:“大姐,我們以前誤打誤撞跟石哥一起吃了頓飯,我覺得是我們的緣分,要不然大家今日就沒有這等的機會在一個桌上吃飯了。”

“花王姑娘說的對!咱們是不打不相識,以後大家就像親兄弟姐妹一樣。”石偉笑着說。

一頓飯促進了秦巖跟石偉的關係,大家都放下了戒備,吃完飯石偉跟秦巖兩人結伴向前走。

“石哥,改日我安排你跟大姐一頓。”

“不用這麼客氣,我是做哥哥的,豈能讓弟弟請客。”石偉客氣的說道。

雖然自己公司的事情讓他很是煩心,但是今日能夠跟秦巖這樣的人結識,他心情好了很多。

秦巖等人結賬離開後,服務員立馬進入了房間準備收拾,收盤的阿姨推着收盤車來到了包間。

瘋騎士的宇宙時代 服務員一直在盯着慕容雪菡的位置出神,收餐阿姨進來的時候服務員沒注意,突然聽到阿姨的聲音,服務員嚇了一跳。

“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害怕?不會是嚇到了吧。”阿姨所說的嚇到了就是遇到鬼了。

服務員看着阿姨點了點頭。

阿姨覺得遇到了稀奇事,立馬來了興趣,一邊收着盤子一邊問。

“今日這個桌子有個空位置,我想把空位收走方便客人用餐,沒有想到他們的反應特別的大,不讓我收,你看看這個位置明顯有人用餐的痕跡。”服務員把今日的稀奇事說了出來。

“小丫頭你這是自己嚇自己呢?空座位有可能是其他客人過去敬酒的時候在那裏用過餐。”收餐阿姨雖然在收盤子,但是明顯看到了很多的1573的盒子,一看這一桌客人就喝了不少的酒。 服務員知道自己說出來沒有人相信,這裏有收餐阿姨跟她一起收拾,她膽子也大了一些。

秦巖等人都出去了,服務員忍不住向窗外望去,她想確定下秦巖等人走了沒有,只見秦巖跟那個石偉在說笑着告別。

石偉的司機一直盯着石偉跟秦巖,石偉跟秦巖身後的女人特別的漂亮,他暗自笑了一下,怪不得石偉今天讓他等着呢,原來是想在美女面前裝裝門面。

秦巖等人開來了三輛車,石偉知道每輛價格都不菲,秦巖的身價肯定不會輸於他。

兩人告別後,石偉的司機打開車門。

石偉跟石偉的媳婦上車後,他關上門向秦巖等人笑了一下,開車離去。

慕容雪菡對秦巖說:“這個石偉還真是個心大之人,怪不得花王跟花精能一晚上糟蹋他幾百萬。”

慕容雪菡說完看了花王跟花精一眼。

花王笑着說:“雪菡,你到現在都還在笑話我們姐們兩人,對不對?”

“我哪裏敢取笑你們啊,我這不是在誇石大哥人仗義嗎?”慕容雪菡一頓飯已經被石偉跟石偉的媳婦收買了。

現在完全偏向了石偉跟石偉的媳婦那邊。

秦巖笑着說:“你這傢伙還真是容易被收買啊!看樣子我以後要多多的請你吃飯了,省的你這麼容易被收買了。”

慕容雪菡笑着說:“好啊!請我吃少了我都不幹。”慕容雪菡說完直接飛向了車內。

“秦大哥,我已經叫好了代駕。”子涵提醒秦巖,怕秦巖酒後駕車。畢竟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電視網絡上經常能看到。

秦巖說:“沒想到你小子學的還挺快。”

石偉的司機把石偉送回去後,立馬在回家的路上給李總打了個電話,“李總,您放心吧,今日石偉跟一羣美女在一桌吃飯,還有兩位年輕的男士。”

李總聽到石偉司機的話後立馬不放心了,“除了兩位男士幾位美女外,還有其他人嗎?”

“還有石總的老婆!再無其他了!”石偉的司機把石偉今日用餐之人全盤托出告知了李總。

李總只覺得大事不好了,石偉跟秦巖聯手,可比一個葉天士要強很多啊。

怪不得石偉今日有恃無恐,李總感到一陣後怕,覺得自己的尾巴露出來的太早了。

“你早點回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情再通知我吧。”李總現在唯一慶幸的是自己收買了石偉的司機,此時他還不知道石偉早已經懷疑他的司機了。

石偉重要的事情肯定不會再讓司機知曉了,現在石偉留着他只是不想打草驚蛇而已。

石偉跟媳婦回到家後,石偉的老婆笑着對石偉說:“三十九號別墅的這幾位孩子真是太好了,性格好,也很隨和。”

石偉感嘆道:“多虧了你,不然我真的是要闖大禍了。”

“哼,還好不晚,你認識的那個葉天士看着就不是什麼好人,他們無非就是想把你當槍使罷了。”石偉老婆一邊說,一邊從包裏拿出秦巖給的仙丹。

“他給你的這個養顏丹,你難道就不怕是毒藥嗎?”石偉是從來不瞭解美容的,他自己什麼都沒有抹過,他對這個丹藥是不相信的。

秦巖身邊的人本身就不是人類,肯定長得好看,就算是不好看變也能變好看了。

“就算是有毒我也吃。”石偉老婆知道石偉在跟她開玩笑。

“主人,不好了,剛纔忘記關石偉夫婦的天眼了,他們不會被嚇到吧。”慕容雪菡拍了下自己的腦袋對秦巖說。

秦巖看了慕容雪菡一眼說:“放心吧,我已經關了,要不然咱們的手機肯定響不停了。”

“主人,還是你心細,要不然我又該內疚了。”慕容雪菡不好意思的說。

“你是不是最近有什麼心事,以前你沒有這個丟三落四的毛病啊。”秦巖有些疑惑的問道。

“主人,我以前也很迷糊啊,只是迷糊的不明顯而已。”慕容雪菡笑着說。

“你今天狀態好像不對,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石偉的老婆看着石偉今天一直在強顏歡笑。

她猜測石偉公司肯定是出問題了,不然石偉不會這樣的。

“那個李總真不是東西,偷偷的買了其他人的股份,現在他在公司的股份比我們兩人加起來還要多百分之二,就是因爲這百分之二,他對我是百般刁難。”石偉生氣的說。

石偉的老婆笑着說:“他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實力能夠買你公司的股權,你沒有查查源頭嗎?”

石偉老婆的話一下把他給說醒了,那個李總雖然有點錢,但是跟他比那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李總突然間有錢肯定是有問題的。

買他公司的股權,進入他的公司肯定有大的陰謀,這個陰謀就是一步步把他趕走,然後取而代之。

只有這樣,這個李總才能完完全全的擁有他的公司他的資源,現在客戶資源就是錢啊,這個李總想的太好了。

“媳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瞭,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呢,我現在就去找人查探一下。”石偉知道查到了資金來源,或許他自己的公司就有希望了。

這個李總背後如果沒有金主,那麼資金來源很可能是貸款,一下子能夠動這麼多的錢,利息也不會是個小數目的。

想到這裏石偉感覺一陣的後怕,李總如果是貸款的話簡直是瘋了,如果是這樣,他肯定想盡快的回籠資金,做出對石偉不利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石偉的老婆在衛生間尖叫了起來,由於跟秦巖和解了,他們的兒子也已經回家睡覺了。

聽到石偉老婆的尖叫聲,石偉兒子還有石偉立馬從牀上起來,跑到了石偉老婆的衛生間。

石偉一邊跑一邊問:“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當石偉跟自己的兒子見到石偉的老婆後兩人將呆了,石偉的老婆看到自己的老公跟兒子後立馬笑了起來。

“是不是認不出我了?”石偉的老婆開心的問,此時的她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了,皮膚變得特別的有彈性,整個人年輕了二十多歲。 現在的石偉老婆跟石偉的兒子看起來就像是同齡人。

“媽,你是不是做整容手術了?”石偉兒子好幾天沒有見到他們了,昨天回來的晚,石偉跟他老婆已經睡着了。

碧玉嬌妻 突然間自己的媽媽變年輕了,石偉兒子有些不習慣。

“沒有整容,你媽我年輕的時候不懂,這把年紀了還需要整容嗎?”

“這秦巖兄弟的仙丹竟然這麼好用?如果有祕方製成美容丸,市場一定很好。”石偉看到了商機眼前一亮。

如果這個生意能成,可比他的工程要好做的多了,他做工程要投標請吃請喝,但是這個美容丸會是別人求着他們買了。

“你自己想做這個生意,秦巖兄弟沒準沒興趣呢?”石偉老婆一直注重護膚,什麼品牌的護膚品都用過,如果秦巖想做生意的話,她肯定就會知道有這樣的美容丸了。

效果這麼好的美容丸她還是頭一次吃,現在她對生意賺錢不感興趣,她唯一的心願就是自己的臉能夠一直保持下去。

石偉看着自己的媳婦變得這麼年輕,心裏自然是美,但同時覺得有些尷尬,這以後要是出門見親朋好友,他跟媳婦站在一起像父女倆。

石偉老婆看到石偉那失落的眼神,同時又充滿希望的眼神,“美容丸的生意以後我們跟秦巖兄弟見面的時候可以談。”

石偉見媳婦沒有什麼事,“你既然沒事,我回房間再睡一會。”

石偉的兒子也說:“媽以後你別跟我一起出門,我怕同學看到了笑話我。”

說完石偉的兒子也向自己的房間走。

石偉老婆在衛生間門口,看着離去的父子兩有些生氣,她變得這麼好看了,居然不把她當回事,還一臉嫌棄的樣子。

秦巖別墅內,所有的人圍在桌子上吃早餐,保姆阿姨做好了早餐,簡單收拾了一下房間,跟往常一樣走了。

“主人,既然我們跟石總和好了,我們是不是不需要分開居住了?”慕容雪菡問道。

其實慕容雪菡是想知道秦巖什麼時候走,九窈公主、葉曉倩爲了看孩子,肯定是要留在人間的。

陪着秦巖走的肯定是她跟狐小仙了,也就他們兩個無牽無掛的,秦巖去哪裏她們能跟着去哪裏。

“昨晚石總把他跟葉天士那個道士的關係跟我說了,這個人比較陰險,最開始想把石總當槍使,好在石總及時的察覺了。”秦巖看着大家說。

“主人,你的意思是等解決了葉天士回去嗎?”慕容雪菡問道。

“我給你們一個挑戰自我的機會,凡事都有萬一的,我想會會這個道士後再做決定。” 豪門暗欲:冷梟的掌上明珠 如果這個葉天士本事不大,那就不管了,他把從獨眼老頭那拿來的法器留給他們使用,他自己走了也放心。

他其實是不擔心九窈公主、葉曉倩跟孩子的,因爲他們的實力是非常強的,他只擔心花王花精跟子涵三人。

他們三人的法術實在是不咋地,他怕他們三人受到傷害。

她們是植物精,本身就很單純,不像狐小仙聰明狡猾,狐小仙的機靈是所有的人都比不上的。

“我想秦大哥一定不擔心九窈姐姐跟葉曉倩姐姐,應該是擔心我跟姐姐吧。”花精知道其他人的實力,秦巖之所以想會會這個道士,肯定是爲了他們。

“你們知道就好,以後一定要加倍的用功,爭取早點回去。”秦巖看着花王等人說道。

“我們在一起住相互有個照應,我覺得比單獨住要好,既然石總已經跟我們和好了,我們沒有必要再單獨居住了。”花王想尋求秦巖的意見,一羣人住在一起,她還是很開心的。

分開住了就一點樂趣都沒有了,主要是她們沒有事情做,沒有孩子要看,在這裏不能一直玩手機吧。

不過貌似最近一段時間看電視玩手機還是他們比較感興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