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秦穆然雙手運行一個周天後,收功,口中吐出一口濁氣。

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秦穆然的手機卻是響了。

本以為是陸傾城打過來問他昨天晚上為什麼沒回去,秦小受的心裡還在揣摩著一番說辭,可是拿起電話一看,尼瑪,嚇哥一跳,原來是馮雲宇打過來的!

既然是馮雲宇打來的,秦穆然就不用那麼慌張了!

不過,馮雲宇這傢伙,就是一個典型的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人,現在打電話來,不會又有什麼麻煩事吧?

難道是周雨晴那小妞的傷又複發了?不會吧?

不過這種想法只在秦穆然的腦海之中一閃而過,隨後,他便是接聽了電話。

「喂,老馮,這麼早打電話給我幹嘛?」

秦穆然直接問道。

「老大,你今天有事嗎?」

馮雲宇問道。

「沒事啊!什麼事,你說吧,不會又是抓我做苦力吧?」

秦穆然聽到馮雲宇這麼說,突然腦海里浮現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老大,你看我像是那樣的人嗎?」

馮雲宇沒想到秦穆然會這麼說,頓時有些鬱悶地回道。

「你不像嗎?」

秦穆然很不給面子地反問道。

「那個……這個……」

馮雲宇的面色一陣尷尬。

細細想來,好像每次給秦穆然打電話都是有事情的。

「說吧,今天又是什麼事情!」

對於自己這個曾經的戰友兄弟,秦穆然實在是再清楚不過了。

「老大,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最近混了幾條特供的香煙,這不你在中海嗎?就喊你來嘬一口!」

馮雲宇笑了笑說道。

「真的就只是嘬一口香煙?」

秦穆然才不信他的鬼話呢,這個小子壞的很。

「當然,老大,我可是時刻想著你呢,有好東西第一時間就要跟你分享了!你竟然這麼想我,我的心突然拔涼拔涼的!」

馮雲宇有些委屈地說道。

「涼了潑杯熱水就好!」

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老大,你變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天哪!不說了,九點你來我辦公室吧,到了會有驚喜的!」

說完,馮雲宇不給秦穆然回話的機會,便是掛斷了電話。

「驚喜?我特么,你別給老子驚嚇就好!」

秦穆然看著掛斷電話的手機,淡淡地說道。

不過,馮雲宇打了電話,他也不會真的不去,畢竟跟馮雲宇那可是過命的交情,他說這話,定然是有什麼事情在等著自己。

不過,到底是什麼事情呢?

秦穆然想不到。

電話打完,秦穆然看了看時間,也八點多,便是離開了公寓,開著車,向著中海市公安局開了過去。

來到中海市公安局,因為事先馮雲宇都打過招呼,所以他的車很容易就開進了市局裡面。

其實主要也是怪秦穆然的車太過拉風了,瑪莎拉蒂總裁限量款,整個中海開這個車的人也不多啊,遇上這麼一個囂張的三叉戟,所有人都知道,這是馮局的客人!

將車停好以後,秦穆然便是向著馮雲宇的辦公室走了過去,途徑周雨晴的辦公室的時候,秦穆然還特地打了個招呼,畢竟當初自己可是差一點就跟這個小妞擦搶走火了。

咱不是那種吃完連嘴都不擦就走的人!

不過,秦穆然主動和周雨晴打招呼,後者本來在跟自己一隊的人員分析案情呢,看到秦穆然便是想到那天在洗手間里的事情,臉唰的一下便是紅了,連忙低下頭來,故意裝作沒看到一般。

「隊長,你怎麼了?」

周雨晴的身旁,一名隊員感覺到他的異樣,問道。

「沒……沒什麼,我們繼續!」

周雨晴迅速掩飾自己的失態,將所有的精神都投入到了案情分析之中。

秦穆然慫了慫肩,看到周雨晴這樣,也知道這個小妞是害羞了,便是向著馮雲宇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李肅、陳婷、劉美熙、李依依、謝玲一行人現在走在去尋找其他任務參與者的路上,由於已經有三個任務參與者死了,所以,接下來李肅一行人只要找到周勇和張文二人就行了。

但李肅一邊走着走着,突然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爲走了這麼久,卻一直都沒有遇到大蟒蛇,這個現象說明很不正常,那麼唯一可以解釋的就是,接下來可能會很危險。

“婷婷,婷婷”,李肅一邊在觀察着四周,一邊向陳婷喊道。

“嗯,幹嘛”,聽到李肅喊自己,陳婷一邊向李肅走去,一邊回答道。

“婷婷,你過來,你過來一下”,看到陳婷聽見了,於是李肅又接着說道。

“你是不是又發現什麼了”,陳婷走到李肅的身邊後,向李肅問道。

“嗯,婷婷,你有沒有發現,我們走了這麼久,竟然連一條大蟒蛇都沒有遇到”,聽到陳婷向自己問起了,於是,李肅把自己心裏的疑惑說了出來。

“好像真的是的,你不說我都沒注意,不過,這樣到底是好,還是不好”,李肅把心中的疑惑說出來之後,陳婷也覺得好像是這麼回事,於是,帶着一點焦急的心理向李肅問道。

“我想,事情太順利,太沒有危險了,反而可能就是真正的危險”,當着陳婷的面,李肅把事情的危險性說了出來。

由於李肅和陳婷二人說話的聲音不大,又和其他人離得較遠,所以,其他人倒也沒有聽到李肅和陳婷二人之間的談話,但隨後,陳婷也意識到了現在這種情況的危險性。

所以,陳婷馬上向李肅說道:“李肅,那我們快點把這個事情告訴一下大家。”

陳婷說完之後,李肅露出了有點不好意思的微笑,然後對陳婷說道:“婷婷,這也就是我把你叫過來的原因。”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李肅之前已經知道現在的這種現象是屬於不正常,但又不好意思開口把大家都叫過來,然後告訴大家,所以,李肅只能先把陳婷叫過來,然後告訴陳婷。

最後,再由陳婷去告訴其他人,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其他人都是女生,李肅有點不好意思開口罷了。

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了李肅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也就不要在這件事情上,再去笑話他了。

陳婷聽李肅這樣說道,然後稍微有點疑惑的向李肅問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去告訴她們。”

“嗯,我想你去和她們說,會好一點”,李肅一邊看着陳婷,一邊不好意思的向陳婷說道。

聽到李肅說完之後,陳婷沒有猶豫,隨後立刻走上前去,然後和其他三個女生說起了這件事。

劉美熙和李依依還有謝玲三個女生,在聽完陳婷說的話之後,都紛紛看向李肅。

這一看,硬是把李肅的臉看成了一個紅紅的蘋果。

臉紅這個現象,在李肅的身上,不知道看到多少回了,所以,見怪不怪了。

但接下來劉美熙、李依依和謝玲三人所做的行爲,倒真的讓李肅嚇了一大跳。

只見劉美熙和李依依還有謝玲三人,紛紛的向李肅走去,注意,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她們三人的眼睛通通都看着李肅,而李肅也看到了劉美熙三人正向自己走來。

路過漫威的騎士 所以,當她們都走近李肅的時候,李肅竟然把雙手捂在自己的胸前,也就是電視裏,男的要去非禮女生的情景,只不過,這情景在李肅這裏,怎麼感覺有點怪怪的。

太那個了,李肅不是這樣的,這裏重來。

劉美熙、李依依和謝玲三人,齊齊的向李肅看去,然後,李肅看到有這麼多美女同時看着自己,於是,李肅的臉又開始紅了,等之後,劉美熙和李依依還有謝玲三人走到李肅的身前時,李肅的臉已經變成了一個紅蘋果。

在這種危險緊張的情況下,劉美熙三人倒也沒有太在意李肅突然臉這麼紅,隨後,她們要問的,想問的,還是向李肅認真的問道,其實這樣也好,李肅臉皮薄,和女生也很少說話,這樣倒也避免了一些尷尬。

“帥哥,你是叫李肅,對吧”,走到最前面的謝玲,帶着一臉笑容的向李肅問道。

聽到謝玲突然叫自己帥哥,李肅立刻覺得有點不自然,臉也更加紅了,但隨後,李肅還是鼓起勇氣向謝玲回答道:“我是叫李肅,你好。”

李肅顯得很拘束的向謝玲回答道,給人一種很嚴肅的感覺,只是李肅自己根本沒有感覺到這一點。

不過,好在別人女生沒有是李肅這個樣子,不然,這個話題很難再繼續啊。

隨後,謝玲先向李肅問道:“剛纔聽婷婷說,你覺得我們現在這種情況,其實才是最危險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謝玲說完之後,李依依和劉美熙二人也表示很想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個,有時候嘛,女生的問題就是多,問這問那的,難道你們不知道李肅現在臉很紅嗎。

終於,在這個時候,李肅的救星來了,她就是陳婷。

陳婷走過來之後,立刻向謝玲三人解釋道:“其實,我們不用問李肅,我們自己就能感覺得出來,我們走了差不多有七、八分鐘了吧,但是,我們卻一直沒有遇到那些大蟒蛇,這是爲什麼。”

“這個現象說明,很不正常,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千萬的小心”,在陳婷說完之後,劉美熙和李依依還有謝玲三人,就沒有再去問李肅了,而李肅也終於鬆了口氣。

李肅一行人接着繼續向前走去,而前方又有什麼東西在等待着他們呢,暫時,還是一個未知數。

而此時的周勇和張文二人,他們二人的處境基本上也差不多,就是兩個人都馬上快要死了。

張文已經差不多快要被大蟒蛇追上了,可他心裏一直在想,怎麼之前大蟒蛇的移動速度那麼慢,而現在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快了,就算是要死,張文也想要一個答案。

只可惜,他很難再有機會知道答案了,魔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人到五更,這對於現在的張文來說,的確如此。 秦穆然來到馮雲宇的辦公室,雖然他來了也不少次了,但是這裡畢竟是市局,是馮雲宇的地盤,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所以,秦穆然站在馮雲宇的辦公室門外,敲了敲門。

「進來!」

裡面傳來了馮雲宇的聲音。

秦穆然便是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當馮雲宇看到是秦穆然後,立刻便是站了起來,臉上堆著笑道:「老大,你可算是來了!」

看到馮雲宇這麼的積極主動,秦穆然更加警惕了,他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馮雲宇,似乎是想要看出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狗皮膏藥。

「什麼事啊?」

秦穆然看著馮雲宇,淡淡地問道。

「來!先嘗嘗這個特供的白皮中華!老帶勁了!」

馮雲宇繞開了秦穆然的話,從抽屜里拿出一包白皮中華,拆開給秦穆然遞煙道。

「好傢夥,老馮啊,你這是哪裡來的啊?不會是快過年了,誰活通你的吧?」

秦穆然抽出一根,放在鼻子下面聞了聞,果然,特供的中華就是不一樣,這味道純正的,還帶著略微的香味。

「老大,你了解我的,我是那種人嗎我?」馮雲宇臉上露出尷尬地神色說道。

「你是不是那種人,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你給我抽這麼寶貴的煙,肯定是有問題的!」

秦穆然一臉哥已經看穿你所有的花招的神色,說道。

「其實,是有一件事的!」

馮雲宇見秦穆然看穿了自己,故露難色地說道。

「什麼事情?」

秦穆然臉上的表情頓時豐富了起來,他看著馮雲宇,似乎在說,小樣,就你那點花招還跟哥藏著掖著的。

「這不是快過年了嘛,我一個哥們是中海警備區的,他們要進行考核,這不是擔心過不了,年都過不好嘛,想請你這個超級兵王去指導指導!」

馮雲宇看著秦穆然說道。

「中海警備區?」

秦穆然也有些意外,他沒有想到這件事竟然跟中海警備區有關係。

要知道,雖然叫做警備區,但是這裡面可都是軍人啊! 玉堂緣 他們負責整個中海的安全,守護著中海。

「對啊!這不是上面要來視察了嘛,他知道我和你的關係好,就想讓你屈尊去指導指導!」

馮雲宇湊近了身前,說道。

「讓我指導,於是就給了你一條特供中華?然後我白乾活啊!」

秦穆然臉上憋著笑,說道。

「哪能啊!這傢伙可是給了我兩條的,一條給我,一條給你的!這不是先給你嘗嘗唄!」

馮雲宇立刻解釋道。

「呵呵,老馮啊,你現在當官當的都開始給我耍小心思了啊!要是我答應了,這一條是我的,要是我不答應,那豈不是也到了你的手中了!你小子,現在連我都敢坑了啊!」

秦穆然恨不得直接一腳踢在馮雲宇的屁股上,讓他直接從這個大樓落地窗落下去。

「哪能啊!我不是這樣的人!老大,你就去指導指導下唄,我這個海口都誇下了,你要是不去,咱們不是丟人了嘛!以後萬一有什麼事情還得中海警備區幫忙呢!對不對,老大!」

馮雲宇苦口婆心地勸著秦穆然說道。

「一條特供的白皮中華,咱們都已經拿下了,俗話說的好,拿人的手短,這不好再退回去了!老大,你就去看一眼唄!」

馮雲宇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秦穆然,想要得到他的首肯。

「罷了,看在這一條特供中華的份上,我就去看一看吧!」

秦穆然拗不過馮雲宇,點了點頭說道。

「老大!優秀!我就知道你最疼兄弟幾個,也最好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