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東陽心知逃不掉了,仰天發出一聲狂嘯:“天要亡我!”

“燕東陽,拿命來。”

秦羿五指一張,重劍上手,照着燕東陽的後背,以驚天神力就要投擲過去!

然而,耳際傳來一陣嗚咽悲鳴之聲!

秦羿只覺一道勁氣突如其來,穿透了幽冥戰甲,沒入了他的體內!

是孤星劍!

那是一股驚天的殺氣,能洞穿幽冥戰甲,足見其力之霸道!

劍氣一入體,秦羿清醒了過來,心知暗叫糟糕,知道還是被劍靈惑了他的不動幽冥心,陷入了死地。

萬幸的是,劍氣並沒有洞穿他的心臟,而是化作一顆白色的冰珠,竄入了丹田。

“嗯?”

秦羿心頭極爲不解。

“你輸了!”

燕八爺在燕娘與蒹葭的攙扶下,走了上大殿的臺階,虛弱道。

秦羿沒有否認,如果燕八爺剛剛要殺他,就算要不了他的命,也必定是重傷,難逃燕家衆人追殺。

這位北方外門第一高手,致命一擊,他終究還是沒能躲過去。

“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我不想再見血了!”

“蒹葭,無名能爲了你,獨闖龍潭,這份情義比天高,你跟他走吧。”

燕八爺氣若游絲道。

“燕娘,你們都下去,傳我的令,給他們放行,但有不從者,八荒鎮殺!”燕八爺又轉頭吩咐道。

“八爺,謝謝你!”

“願來生咱們可以做朋友、知己!”

蒹葭紅着眼向這位可憐的強者盈盈彎腰拜謝,然後看了秦羿一眼,與燕娘退了下去。

大殿的門應聲而合。

“你這麼做值得嗎?”秦羿皺眉道。

“值得,反正也殺你不死!像你這樣的人絕不可能是一條命,我和武神都知道你來自什麼地方,相信我崑崙沒你想的那麼簡單!”

“就算是秦廣王再生,兩年的時間想打敗我大哥,踏碎崑崙,也絕不可能。”

“我不想跟你拼死活,是因爲有事要求你!”

燕八爺已經沒力氣站立了,躺在鋪着紅色鴛鴦布的大椅上,閉上眼微笑道。

“你求我,我未必會答應你!”秦羿平靜道。

“你會的!”燕八爺很肯定的點了點頭。 “二十年前,我大哥當着我的面逼死了楚瑜,在我心中埋下了恨種,我憑藉着對他的恨意修煉孤星劍法,自殘一生,成爲了他的走狗。”

“這二十年我對他越恨,修爲就越高,每隔五年就去崑崙山與他死戰。然而,每一次都在他手上走不過三招!”

“我這輩子沒法報仇了,所以我把他給我的劍靈內丹送給你,就是希望你能替我殺了他。”

“這也是另一個人的囑託!”

燕八爺苦笑道。

“誰?” 特工狂妃太囂張 秦羿問道。

“傅登傑!”

“當年他貴爲雲海第一少,北上想爲楚瑜報仇,被我攔在了紫禁城下,最後被我一劍斬殺,他死前只有一個願望,就是讓我殺了燕九天!”

“我是沒戲了,所以只能是借你的手了。”

燕八爺道。

“好,我答應你了!”秦羿平靜道。

“別被我這一劍挫了心志,這一劍是崑崙上尊所授,若是燕九天揹着你這一身的仇恨,他也擋不住!”

“今天你殺不了燕東陽,這府上的高手太多,我一死,沒了孤星劍鎮住他們,你很難全身而退!”

“讓我送你一程吧!”

燕八爺拿出一顆丹藥,吞服了下去,強行打起精神,蹣跚着往門外走去。

“我問你,我和武神誰能勝?”在大門打開的一剎那,秦羿問道。

燕八爺停住了腳步,揹着身沉默了片刻道:“你還有一年的時間,一旦武神殿竣工,便是天山論劍之日。你們之間,我會選擇你,因爲你有情,我大哥無情,人若沒了情,與枯草無異,天地不助!”

說到這,他已經沒有多餘的氣力說話了,秦羿走了過來,打開門與他並肩走了出去。

廳外,八荒軍團長齊集,嚴正守衛在殿外,與燕家內門軍士、祕衛對峙着,八爺府上散發着濃郁的火藥味。

“八叔,此人意圖殺我,對燕家不利,一定要除了他。”燕東陽站在崑崙特使等人身後,遠遠叫道。

“除了他?憑你嗎?”

“來人,放無名先生與蒹葭離府!”

燕八爺低着頭劇烈的喘息了幾口氣,再次強提最後一口氣息,下令道。

“老八,你瘋了,他打上門來,你還要放他走?”燕四爺冷喝道。

“這是我的地盤,我說怎麼辦,就怎麼辦?”

“你們要攔他,就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

燕八爺說完這句話,一抖長袖,雙手負在身後,腰身挺的筆直,仰望蒼穹,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在生命的最後一剎那,他想到了楚家滅門那夜,楚瑜在城頭唱了一夜的曲子。

“勸君陽春三杯酒,花間九步亂人腸,此情已斷冤化血,黃泉碧落有迴音……”

楚瑜唱了一夜,燕八哭了一夜!

他從來不認爲自己是什麼王者,是什麼了不起的人,唯有四九城一風流浪子罷了!

囚了二十年,恨了二十年,苦了二十年,終於解脫了……

“八爺!”

八荒軍團衆將與府中之人齊齊站立,彎腰行禮,向這位華夏最具實權之一的大人物,致以最後的敬意。

“其實他纔是真正的可憐人!”

林蒹葭握住秦羿的手,輕聲嘆了口氣。

秦羿轉過身,沒有再看燕八爺一眼,牽住林蒹葭緩緩前行。

轟隆隆!

平凡人的飯碗 燕家的士兵與護衛,刀槍上陣,堵住了秦羿的退路!

“誅殺無名!”燕東陽朗聲大喝。

秦羿此前一擊,已經在他心中形成了恐怖的陰影,他有種預感今日不殺此人,日後必成噩夢!

“蒹葭,你怕嗎?”秦羿牽住林蒹葭的手,笑問道。

“不怕,能跟你在一起,死又何妨?”林蒹葭溫婉一笑,她從未像此刻這般幸福,一身紅妝,與心愛的男人十指相扣,她今天嫁的是燕八,何嘗又不是他呢?

“八爺的屍骨未寒,我看誰敢違抗八爺號令,都給我讓開,誰要敢阻攔無名先生,別怪我李冰劍下無情!”

八荒軍團最強勢的洪荒軍團長拔出腰間的戰刀,直指燕東陽等人,大喝道。

頓時八荒士兵亮出刀槍,雙方對峙,大有一觸即發之勢。

外星蘿莉很傲嬌 www⊕тт kΛn⊕¢○

“李冰,你一個小小的外門軍官,敢跟內門對峙,活的不耐煩了嗎?”燕東陽不悅道。

“是啊,你們內門號稱有十萬之衆,高手如雲,更有大燕軍名震天下!”

“但我李冰與幾位兄弟,一天是八爺的兵,這輩子就是八爺的兵,誰要敢跟八爺對着幹,我就要他的腦袋!”

李冰夷然不俱,冷笑道。

其他幾位軍團長也是同時亮刃表明立場,他們平時私下內鬥是一回事,但對於燕八爺擁有絕對的忠誠!

“東陽,你看……”燕四爺看向燕東陽,皺眉提醒了一句。

燕東陽不傻,這裏是外門,八荒軍團的老巢,真要打起來,他帶來的人雖然精銳,但架不住這幫**有一萬多號人,肯定佔不到便宜。

再說了八爺一死,外門洗牌是遲早的事,犯不着在這時候硬槓。

反正這是燕京,無名就算是長了翅膀,又能飛哪去?

關鍵是,燕東陽也不敢逼的太急,他身邊是有高手如雲,但萬一無名再來個追殺,他可是兜不住。

“大哥,八叔屍骨未寒,你就別鬧了,還是先忙後事吧。”燕北陽看了秦羿一眼,像是想到了什麼,趕緊過來打圓場。

燕東陽正好藉着這個臺階,口氣軟了下來,冷哼道:“好,既然是八叔的令,我就給你們這個面子,放人!”

他一下令,內外門的弟子、士兵同時放行,讓開了一條道。

秦羿並沒有急着走,看着燕東陽,森然冷笑道:“燕公子,你最好多備幾個替身傀儡,否則下一次見面,可就沒那麼好運了。”

他此時已經平息了內心的仇恨與怒火,尤其是剛剛一招打碎替身時,秦羿發現自己並沒有那種復仇的痛快!

一招殺了燕東陽,絕不是他想要的,他要打垮整個燕家,慢慢的折磨,讓燕東陽在絕望中死去!

“你能活着離開燕京,在跟我談下一次見面吧!”

“不送!”

燕東陽鐵青着臉,寒聲道。

PS:稍後還有更新。 林夢梔就這麼看着秦羿與蒹葭走出了八爺府,那一刻她的眼淚再也忍不住落了下來。

她打心眼裏替姐姐感到高興,有情人終成眷屬,最浪漫的事也莫過於此了。

然而,看着無名與姐姐牽手而去,她心中卻也多了一份淒涼。

姐姐等到了自己想要的男人,可是自己呢?

那個答應了重叔要來的人,至始至終沒有現過身。

他終究還是食言了,興許確實如自己所想的那般,那個男人早已忘記了她。

只是既然忘記了,又何必答應,徒給她添了這麼一絲煩惱!

“秦羿,南州的誓言真的是一場夢嗎?”

“這一刻,我想你了,你在哪?”

林夢梔抹掉眼淚,心裏像刀割一樣難受。

突然間,她恨上了自己,恨上了秦羿。

爲什麼要去南州,爲什麼要一見如故,打開芳心投入了愛河?

母親離開的時候,曾說過愛情不過是鏡花水月,一廂情願的夢幻罷了!

林夢梔,你好傻啊!

“小梔,走吧!”

“蒹葭這一走,林家還不知道會鬧成啥樣呢。”

林重神色凝重的嘆了口氣,趁着亂,拉着林夢梔與衆賓客從偏門趕緊離開了。

芳草萋萋,初夏的河風清涼!

秦羿與林蒹葭並肩躺在草叢中,懶懶的曬着太陽,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無名,整個世界安靜了,這種只剩下你我的感覺真好。”

“我真懷疑,這會不會是一場夢!”

林蒹葭趴在秦羿的胸口,臉上洋溢着劫後餘生的幸福。

“當然不是!”秦羿撫摸着她的秀髮,淡淡道。

欲品秀色須漫步 “你帶我走吧,咱們一起去浪跡江湖,你生我生,你死我死,只要能在一起,這輩子也就足夠了。”林蒹葭道。

“蒹葭,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是另一個人,你還願意跟我嗎?”秦羿坐起身,把她抱在腿上,認真的問道。

“我的世界早已沒有黑白,沒有是非,你是誰不重要,因爲在我心裏你就是無名!”

“我這些年有很多事也早已看透了,相信我,我內心比你想象的要堅強。”

林蒹葭認真的回答他。

“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秦羿笑道。

他很猶豫要不要把真實身份告訴林蒹葭,想了想,他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無名是屬於林蒹葭獨一份的,這個身份就留給她吧,也不枉她癡心無悔。

“無名,你看這大紅喜袍多漂亮,別人都說,人這一輩子最好只着一次紅妝,蒼天爲證,大地爲媒,不如你娶了我吧,好嗎?”林蒹葭摟着秦羿的脖子,滿懷期待的問道。

“好,我以無名之名向蒼天發誓,娶林蒹葭爲妻,此生無悔!”秦羿站起身,拉着蒹葭的手,向蒼天明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