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養很驚訝道:「蘇老,發生什麼事了?」

臨高啟明 蘇老是總樓派來保護童養的強者,如果不是童養有危險都不會現身。

然而現在卻是突然出現,自是發生了威脅到童養生命的事。

「轟隆!」

宮殿震動,就好像地震,或是有人正在用巨錘重砸鐵山峰。

只聽見有一道聲音滲透進來:「童養何在?出來受死!」

童養臉色驟沉:「誰這麼大的膽子竟然跑來這裡撒野?」

蘇老道:「他自稱是來自黃極城,名叫方昊天,是黃武手底下的客卿。」

「是他?」中年文士臉色再變,「據李京傳回來的資料,此人的實力在黃武手下客卿中排名第二。」

「第二么?」童養冷笑,「來到我們這裡,就算第一都得死。」

中年文士輕輕點頭,然後道:「但我們也不要太急,先讓幾個人消耗消耗他。」

「好。」童養坐下,「我一會要看到他的人頭。」

「報!」

突然有個女子進來彙報,說來敵已經到達峰腰,我們損失了四名虛空神,其中有一名虛空神七重。

她彙報完就走。

過了一會,那女子又進來彙報。

十四名虛空神銀級殺手盡全力刺殺都失敗,那人已經到峰頂了。

這一次不等那女子離開,有一個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急急進來彙報,說守在殿門口的兩位虛空神金牌殺手被殺了。

虛空神金牌殺手,那至少是虛空神七重以上的存在,但他們的殺人能力,就算虛空神九重層次都能刺殺。

「還是我去吧。」蘇老突然開口,「方昊天是虛空神九重巔峰,再死多少人可能對他都沒有什麼消耗。」

童養嗯了一聲,道:「那就有勞蘇老了。」

蘇老輕點了點頭,瞬間便出了大殿然後消失,很快便擋在了方昊天的面前。

蘇老站穩之時,身周空氣出現扭曲,好像水面波紋,身上氣勢大爆發,驚人無比:「方昊天,你這是想替那死去的客卿報仇嗎?你也太小看這裡了吧?」

方昊天揉了揉拳頭,道:「虛空神境九重巔峰層次,你是此地的第一強者了吧?總算見到了一個能打的。」

轟!

方昊天一拳打出。

蘇老當則仙氣內沉,也是一拳打出。

簡直九天神雷怒轟的聲音,方昊天如一座山嶽般巍峨屹立,蘇老則是退後了三步。

「哼!」

蘇老怒哼,身體一沉便又一拳打出,拳頭為中心,四周空氣扭曲,能量被瞬間抽干,拳頭氣勢如虹般轟殺向方昊天。

方昊天深呼吸了一口氣,同樣是簡單一拳。

拳頭對撞,轟然巨響如同洪鐘大呂震響,這山腹宮殿每一個角落都能聽得到。

蘇老臉色微變,暴退十幾米,雙腳最後一踏時,地面青石磚以他為中心,方圓十米內盡碎。

但下一瞬間,一道劍光悄然刺向方昊天的右肋。

「不自量力。」方昊天手中也多了一把劍,看都沒看就橫削而出。

噗!

血水噴涌,偷襲者的腦袋飛起,無頭的身體還站著,頸腔如泉般噴血。

「殺手就是殺手,就不能公平打一架嗎?」

方昊天突然一躍,手中的赤霄炎龍劍對著蘇老就斬了出去。

蘇老趕緊亮劍格擋。

劍斷,劍光從上斬到下。

「如果這裡沒有比你更強的人,那這個分樓就肯定是要完了。」

方昊天揮了揮手,蘇老的身體炸開。

「童養,你能躲到什麼時候?別浪費時間了,讓你的人一起上吧!」

方昊天的聲音再度響起,然後他在原地消失,彷彿他從來都沒有這裡出現過一樣。

他剛離開,四面八方有數十個氣息陰寒的人出現,看著地面上的碎屍,一個個臉色都是發白。

蘇老在人家的面前都如此不堪一擊,我們何人能擋?

童養也很快就收到了戰果。

「什麼?」本來還信心十足的童養,臉色一下子就白了,手中的茶杯脫手摔碎,「畢先生,可有良策?」

畢先生是此處分樓的智囊,這麼多年來他都沒有讓童養失望,彷彿不管遇到什麼事他總能想到解決的辦法。

「只能動用陣法了。」畢先生道,「陣法一起,所有外人實力都會有大壓制,而我們的人都有加持的神效。」

「好,啟陣。」童養當機立斷,「傳令下去,所有人想盡一切辦法刺殺,誰刺殺成功都升薪十倍。」

畢先生拿出一塊牌子捏碎,他的面前出現了一團能量波動著。

畢先生說道:「啟陣,所有人展開刺殺行動,誰能將來人刺殺,加薪十倍。」

聲音,瞬間便傳達到了每一個殺手的耳中,這是他們最特殊的聯繫辦法,可以將話傳到他們每一個人的耳中,最是放便指揮群攻了。

嬌妻是賊:偷上首席心 嗖嗖嗖……

所有殺手都出動了,刺殺手段層出無窮。

然而這些殺手竭盡了全力都無法阻擋方昊天的腳步,他們很多死前都無法想明白自己的刺殺方式為什麼會失敗,方昊天好像都能提前預知到第一個人每一次的刺殺。

這些殺手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方昊天擁有洞穿一切的靈氣感應力,他們再是如何隱藏都被方昊天提前知道,任何偷襲刺殺也都提前發現。

殺手最可怕就是你不知道他們會什麼時候動手,在哪裡動手。

可是這些殺手現在在方昊天的面前任何隱藏都沒用,都等於光明正大向方昊天出手。

光明正大出手的殺手,簡直是世上最不可怕的強者了。

「太強大了!」

有一個殺手死前搖頭。

他們一個個在陣法加持之下,實力都能大幅提升,然而他們竭盡全力的刺殺還是一個接一個失敗,只要一出手就被方昊天擊殺。

一步步向前,方昊天終於進入童養所在的那個大殿。

但方昊天沒有看童養,而是看向那畢先生,道:「論本身實力你不如之前那個老傢伙,但你現在的狀態卻比他強大許多,原來你才是這裡最強大的一個。」

「方昊天,黃武值得你這樣做嗎?」畢先生擋在了童養的面前,「你的實力我們很欣賞,如果你肯加入我們萬殺樓,給你樓主級的殺手待遇。」

「我可不稀罕,」方昊天搖頭,「我這一次來更不是為了加入萬殺樓,而是要滅了這個分樓向我那三個朋友交代。」

「朋友?」畢先生冷笑,「這世上還有朋友?」

「像你這些人當然沒有。」方昊天淡笑,然後突然問:「拖延的時間差不多了吧?如果還不行的話,只能說你們的陣法不完美啊,竟然要這麼多的時間才能發揮出最強大的威能。」

畢先生雙眼頓時微眯,有凝重之色,道:「你竟然能看出這一點?」

話落,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大殿中瀰漫出現,方昊天頓時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制感。

此陣法之能,竟然也有幾份魂幻界的手段。

如果此陣法這種手段對付的是別人,確實會有大成效。

然而這種手段對方昊天來說沒什麼威脅力啊,他本身才是這方面的最強存在。

「這點壓制力,不足以讓你們就可以抗衡我啊!」方昊天對著畢先生就一劍刺出。

畢先生手中也多了一把劍,揮劍與方昊天對戰。

三劍后,畢先生的一隻手臂突然飛起。

「完了。」童養一看就絕望了。

畢先生是陣法的實際掌控者,陣法加持之下,實力絕對是半步造物主境的層次了,然而還是被人輕易打敗了。

「你是造物主境?」畢先生斷了一臂后臉色發白,他滿臉駭然的看著方昊天。

童養也是渾身劇震,這一次竟然招惹了一個造物主境?他內心中突然罵了李京祖宗九十八代,人家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你怎麼還做黃嘉的生意?

方昊天並沒有回應畢先生的話,而是揮劍將其斬殺。

「剩下你了。」方昊天將劍指向童養,「你身為樓主,既然你派出的殺手殺了我朋友,那你就得負最大的責任。」

童養此時反而出奇冷靜,道:「方昊天,現在再給你機會加入我們萬殺樓,以後你的地位猶在我之上,同樣擁有不死的待遇。」

不死的待遇?」方昊天突然意識到不妙,揮劍對著童養就斬了過去。

看似簡單一斬,卻是的出千萬道劍席捲,童養僅是虛空神境九重初期左右的實力,不可能化解得了方昊天這一斬。

然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東方溢淡淡地「嗯」了一聲,就將視線定格在標註著東方敏的未接來電上。

呵,還真是禍不單行啊!

前不久他才被蕭伊敏那女人氣得胸悶氣短,現如今又有個禍害精找上門。

秦瓊追過去的時候,秦菲剛要關電梯門。

秦瓊長臂一伸,成功阻止了電梯門關閉,與此同時擠身進來,嬉皮笑臉道:「嫂子,你先別生氣嘛,你聽我解釋。」

「你們是一夥的,我不想聽!」秦菲傲嬌地扭過腦袋,故意不去看秦瓊。

「我二哥受傷后不久做出的決定,大概是想給你個驚喜。」

秦菲一臉震驚地看向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秦瓊,「什麼時候受傷的?他給我個驚嚇還差不多!」

秦瓊努力掩飾好自己眸底一閃而過的狡黠,支支吾吾道,「你還是直接去問我二哥吧,我怕他的拳頭!」

「你要再不說實話,我也容易揍你!」秦菲頓時化身被激怒的小獅子。

咳咳,是只小母獅子,不足為懼!

秦瓊嘴角微抽,一臉的生無可戀,這兩人不愧是兩口子,都有欺負他的嗜好。

實話就是秦菲被秦瓊忽悠著上了他的車,然後神情焦慮地給東方玉卿打電話。

很可惜,剛開始還提示著不在服務區,再次撥打過去已經是關機的狀態。

秦瓊冷不丁冒出了一句,「我二哥自始至終愛的只有你一個,不管是失憶前,還是失憶后。」

秦菲不敢置信地瞪了秦瓊一眼,繼續轉頭看向窗外不知何時下起的毛毛細雨。

接下來就聽到秦瓊意味深長地解釋,「其實我不該帶你過去攪局,但又不忍心你被蒙在鼓裡。」

「……」秦菲的臉色越發難看,粉嫩的嘴唇控制不住地抿緊。

秦瓊這個臭屁的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為毛她有種東方玉卿在跟小妖精約會,而她正在趕往捉姦現場的錯覺。

秦瓊轉頭,看著秦菲冷沉不忿的側臉,挺拔身軀慵懶地靠在車座上,眼眸直勾勾地凝望著秦菲,「怎麼,你不相信?」

秦菲抓狂,不想再跟秦瓊繼續討論這個問題,也不想再去找東方玉卿,於是口是心非地說,「你要去哪裡? 婚後試愛:高冷總裁寵鮮妻 不如把我放到車站,我自己打車回去。」

聽秦菲這麼說,秦瓊那修長的手指在車載屏幕上指指點點,然後調出了導航。

秦菲聽著導航目的地是一家餐廳,頓時不解,「你要去餐廳應酬,幹嗎還帶著我?」

秦瓊挑眉,「我二哥特意叮囑過讓我今天跟你寸步不離,我現在餓了,你先陪我吃飯,然後我送你回去。」

「……」秦菲再次無語。

其實她也有點餓了,但是又沒什麼胃口。

如果豪門不快樂 不想跟秦瓊說話,秦菲只管聽著導航提示音。

身旁的女人突然安靜下來,不過偶爾他看向後視鏡時,能瞥到她閉眼休息的模樣,即便是這樣,也會讓人心神搖曳。

秦瓊刻意控制著眼神不亂瞄,只管專心開車,想著把她送到指定地點就解脫了。

殊不知,到底地點后,也只是個開始。

「嫂子,到了。」

黑色的卡宴驟然停穩,副駕駛上正閉目養神的女人被慣性帶著上身一震,頓時睜開了眼眸。

「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今天麻煩你了。」

回頭看了眼秦瓊,秦菲根本沒給對方反應的時間,已經推開車門準備下車。

可是當秦菲關好車門準備離開時,駕駛座上的秦瓊已經饒過車頭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