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囹羅直接蔫了。

青羽鸞翎的對手是花瀾玥,雖然她知道花瀾玥這一年進步了很多,但是青羽鸞翎也很高手啊,就這麼輸了……她該怎麼辦?

如果她打不過左芷姍,那麼景陽殿不就輸了么?

還沒上場,花囹羅就有五雷轟頂的感覺。

立即跑過去問花離荒:「我要是輸了,小丑蛋能安全還給我嗎?」

「承蒙提醒。」花離荒冷笑一聲,「不能。」

花囹羅恨不得抽自己一頓,她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現在去問花離荒這個問題,不相當於給提供他一個威脅自己的把柄嗎?

「那我去了……」花囹羅對青羽鸞翎表現出一股永別的悲壯。

壯士一去不復返……

青羽鸞翎擺擺手,但她的表情並不好。待花囹羅上台之後,她對花離荒說道。

「寧王,我是真輸了。」

花離荒慢慢轉過頭看向她認真表情。

青羽鸞翎點頭:「玥王的靈力,在我之上,而且,他的力量非常奇特。」

其實花離荒在看青羽鸞翎與花瀾玥的比試中已經看出來,花瀾玥的靈力跟以前比起來,猶如脫胎換骨一般。

看來花瀾玥在這一年大有收穫。

「嗯。」花離荒應了一聲,將目光轉向武鬥場。

左芷姍與花囹羅入場。

朝聖河對岸的九千流立即站起來:「丫頭,丫頭,你是我的驕傲!」

九千流完全不顧自己的尊貴的身份,揮手吶喊助威。

跟他坐同一排面的王侯將相都覺得面子有點掛不住,可九千流的眼裡只有花囹羅,別人就根本入不了他的媚眼!

寧王的准妃童天心笑著說:「三太子看起來很喜歡公主。」

「不是很喜歡。」九千流回眸對她一笑百媚生春,「是只喜歡。」

「鏡公主可真有福氣。」

九千流手裡的「無恥之徒」摺扇一打:「是九千流有福氣。」

「……」 真丟人啊……花囹羅直接忽視掉九千流那千里傳音。

人有時候就是欠揍,昨天不見他那不要臉的吶喊覺得不對勁,今天見到了,又覺得過了……

醜八怪居然還能得到三太子的青睞,左芷姍輕蔑一笑。抱拳行禮。

「鏡公主,我們可真是有緣。」

「哦。」花囹羅隨意抱拳,心裡很明白,左芷姍心裡其實是樂瘋了。

「公主,武鬥場上用盡全力才是對對手的尊重,所以芷姍一定會很尊重你。」

尼瑪左芷姍,非把老子臭脾氣給挑破不可,明白的是要把她往死里打的意思,還要說得冠冕堂皇。

「你是該尊重我,不如再拜個大禮?」

左芷姍眼裡滿是蔑視與恨意:「希望你的能力跟你的嘴巴一樣厲害,到時候就算把芷姍打傷芷姍也絕不怪罪。」

花囹羅看她那做作的嘴臉,笑道:「行,比賽開始之前,我先告訴你一件事。」

「公主請說。」

「我去年買了個表!」

「什麼?」

「就是這個!」花囹羅伸腿就踢她的膝蓋。

左芷姍吃痛:「你偷襲……」

就偷襲了怎樣,花囹羅又想來第二下吶!

但左芷姍已經飛身後退,嘲笑道:「也只有沒靈力的人才會這麼使用拳腳,公主你可真粗魯。」

左芷姍身上燃起淺綠色的靈力,一道由無數片綠色樹葉凝成的靈力在她手中長起來,猶如一道流動的水,又像一條綠色的蟒蛇靈活吞吐。

她眼中殺氣凝聚,手指輕晃,樹葉流立即朝著花囹羅襲擊而去。

靈焰未到,花囹羅已經能感受到一股鋒利的靈壓,她閃身閃躲,隨即擲出手上的樹魂藤蘿,將左芷姍的樹葉流擊碎。

樹魂藤蘿並不奇特,不過就像是一條綠藤條長鞭。

這是什麼東西?

左芷姍沒想到她還有這麼一手,手指一收,被擊散的樹葉又凝聚回來,形成靈焰,繼續再次發起進攻。

花囹羅依舊以藤蘿反擊。

「同樣的招數,再用第二次就沒意思了。」

左芷姍連腳步也不懂,手指揮動,樹葉就隨著她手指變化不斷變換攻擊,且樹葉越來越多,很有將花囹羅包裹的意思。

花囹羅深陷其中,根本看不清攻擊的方向。

看不清攻擊的方向就對了,因為這是……

「束縛的牢籠!」

葉片從四面八方包抄而來,每片葉子都像一枚鋒利的刀片,鋒利無比。

花囹羅揮手搖動,綠藤結成網狀,將樹葉包裹。

「散!」左芷姍手指一邊,樹葉紛飛,在花囹羅藤蘿網撲空時再次如箭一樣直撲而下。

看起來像雨點,但其實是快如閃電的冰雹!

花囹羅後空翻幾次閃躲,但仍被多片葉子割破了皮膚。

花囹羅很被動,因為她直接消耗的體力,再靈活也不如左芷姍是個變幻莫測的手指操控樹葉靈活。

沒想到,這靈力廢材居然還有這麼快的身手,可是再快又怎樣呢?

左芷姍將靈力提升,樹葉凝聚更多,靈壓已經達到了七十多級,她要痛痛快快的折磨花離鏡!

「千葉流星!」

總裁賴上小甜妻 樹葉像無數流星撲來,花囹羅以長鞭擊打,它們還會轉彎!

尼瑪,有本事近身戰啊!

沒靈力的人跟有靈力的人PK尤其虧在進攻的距離上,兒左芷姍的法術剛好十分適合遠距離的戰鬥。

「殺。」

呲呲呲

花囹羅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割得一道一道的,鮮血滲透出來,漸漸染濕了紫色的衣服。

臉上,手上的口子也是一道一道的,雖然傷口不深,但是又辣又疼。

左芷姍就是故意折磨她的。

「這麼丑的一張臉,多些疤痕也沒關係的。」

觀眾們開始還對公主抱有希望,畢竟在賽馬時,公主爆出了驚人的御馬能力。

但昨天的射箭,公主沒靈力的弊端就已經展露無遺,現在又是完全的靈力武鬥,公主看來只能完敗。

丞相女兒卻沒有讓公主輸,手裡的一串樹葉像一條蟒蛇一樣,不斷飛舞在公主的周圍,時不時又襲擊一下。

看公主身上那一道道的血痕,雖不深,可數量之多,讓人也想跟著咬牙喊痛。

痛倒是還好了,經歷了被尊上封鎖七大命輪,女屍俯身,經歷了屍魂俯身的疼痛后,這些疼痛倒是還可以勉強忍受。

但令她惱火的是,左芷姍這種凌0辱性的虐。

花囹羅看著左芷姍變換的手指,再看樹葉流動的變化,在被割傷數次之後。

左芷姍手指再動。

就是這個時候!

初魂!

花囹羅搖晃手上的鈴鐺。

初魂如一枚彗星,直擊左芷姍的胸口。

左芷姍身子一頓,有短暫的時間她腦子是一片空白的,隨即身體忽然被拋起來,向後退了數步倒在地上。

而她操控的樹葉也隨即如天女散花一般緩緩飄落。

她能察覺到自己體內微微發麻。

「這是……」

是你奶奶我!

花囹羅甩出手上的藤蘿將她纏住。

大家都愣了一下,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似乎公主手上有一道力量飛出擊中了,那時……

已經有幾個資深的老江湖站了起來:「樹……樹魂果實。」

「不可能,那只是傳說中的東西,不可能真的存在!」

「不可能存在!」

花囹羅將左芷姍五花大綁,她是恨不得也拿刀片割她,但她做不來這麼卑鄙。

「你要跟我認輸的話,我可以不打你。」

左芷姍目光落在她手上的手鐲上,目光里更是充滿嫉恨,如果花離鏡還有一技之長的話,那麼她就會在這裡了結她。

「認輸……」左芷姍低低笑著,「我認輸……」

場外忽然格外安靜。

方才還在飄落的樹葉忽然都停了半空。

「你覺得有可能嘛?」

「那我只能把你打到有被裁判認為你輸了位置。」

花囹羅湊近她,揚起拳頭的同時……

忽然看到地面有一個巨大的陰影,心中暗叫糟糕,看來她的戰鬥經驗還是太少了!

她撲身閃過,身後的樹葉噠噠噠噠射入剛才她所在的位置,堅硬的地表像豆腐一樣被葉子嵌入。

花囹羅一身冷汗,要是剛才她在,估計就死翹了。

左芷姍已經站起來,身上的靈力完全燃燒:「既然你找死,我會讓你如願以償。」

既然是花囹羅綁了她,那麼她就有理由以反擊過傷人的理由了!

樹葉依舊如一條蟒蛇,卻是一條攻擊的大蟒,不管首位都是致命的攻擊。

花囹羅躲過了,樹葉打在地上就爆破一個凹坑。

尼瑪,原來剛才左芷姍是逗著她玩呢!

花囹羅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好不容等初魂恢復,再次使用鈴鐺。

左芷姍卻忽然出現在她面前,一推掌,綠色靈力猛然炸開,將花囹羅打飛出去。

花囹羅摔得七葷八素,還沒來得及起身。

左芷姍雙手隔空擰起,手上凝起靈力,樹葉迅速回籠,在她手心形成一個球,球內一道一道靈力像閃電一樣閃爍不止。

花囹羅心裡一驚,知道躲不過這一劫,連忙晃動手上的鈴鐺。

與此同時,左芷姍手上的樹葉球也扔了出去,場上風動不動,左芷姍臉上有了猙獰的殺氣。

大家也有些吃驚,左珊珊上報的靈力級別是七十九重,但明顯力量已經突破八十重。

重生之極道武神 是突破!憤怒就是她的力量!

左芷姍岔開五指,手上的靈力再次推出。

「怒焰滔天!」

花囹羅的初魂被樹葉球吞沒。

這是絕對的殺招啊!

青羽鸞翎大驚站了起來:「寧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