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鰶的話讓我一陣氣惱,我就說那些大神好歹也是有尊嚴的,怎麼會利用一個女人做威脅呢?沒想到竟然是這個花鰶在背後搞鬼,看來這次的比試,花鰶在其中也是起到了一個關鍵,我忽然很想知道花鰶對那些大神們都說過什麼。

“老公,這次多虧了花鰶的照顧,要不然我還真會被那些大神傷害到。”

安然一臉驚嚇,我安撫了她一下道:“不用杞人憂天,那些大神好歹都是各方大神,都是有各自的尊嚴,怎麼可能會用那種下三濫的手段去拿你威脅我,況且他們也丟不起那個臉。”

“老公,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傻瓜,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你知道花鰶是什麼樣子的人嗎?”

我小聲在安然耳邊說了一句,然後把自己曾經的記憶給她看了一下,結果安然一看到花鰶以前的惡習後,立馬就跟花鰶保持了一段距離。

“安然,你這是做什麼?幹嘛那麼怕我,我又不會吃了你,還有你陳庚,你對她說什麼了?千萬不要嚇唬她,我可是好心的。”

花鰶看到安然這表情,立馬就朝安然靠近了一下,安然連忙躲在了我身後。

“花鰶,你到底安了什麼心,你自己清楚,大家也不用把話都說的那麼明白,你是什麼樣子的人,我們千年之前就已經清清楚楚了。”

花鰶這次的出現讓我很意外,而且我也有了一個計劃,等下那些大神出來了,我完全可以利用花鰶讓這次大戰解除,反正花鰶留在這裏也是個禍害,還不如讓她去她該去的地方。

就在花鰶剛要開口否決的時候,那些大神也紛紛到來了,看到一個個熟悉的面孔,我的心也變得逐漸冰冷了起來,安然此時已經一臉驚慌了。

“別怕,要不你先到我的世界觀中去,或者我可以送你先去落塵他們那邊。”

“不要,我要在這裏陪着你,你死,我也死,我不想一個人獨活。”

看到安然深情的眼神,我心中最堅硬的一塊也被柔化了,摸了摸安然的臉,我點了點頭就讓神龍他們保護安然。

“都給我護好安然,她要是出事了,我拿你們試問。”

“主人放心,我們會保護好安然的,主人你可以放心一戰。”

我在安然身上加註了一道防護後,這才走到了比試臺上,那些大神也全部都上來了,這次雖然說亂鬥,但是我也知道,他們肯定會合起火來先滅掉我,然後他們之間纔會各自選出一名最厲害的大神來。

“我說衆位,我都重生做普通人了,你們怎麼還不放過我?我現在連我們上一世的戰鬥都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我說你們好歹也要讓我明白是怎麼一回事吧?”

“絳禹,你別裝了,這場戰鬥不是你發起的嗎?怎麼現在開始裝傻了?”

衆神中的一個突然朝我喊了一下,他的話也讓我疑惑了起來,我忽然瞥見花鰶神情有些不對,連忙也想起了一點東西來。 看着衆位大神一臉憤恨,我連忙把之前收到的挑戰書拿了出來,結果一看到我手裏的挑戰書,那些大神紛紛臉上露出了疑惑,最終他們全部拿出了挑戰書,結果上面的字跡和都是同一個人寫的。

看到這個自己,我連忙用記憶術散播出了信息,沒想到這個挑戰書竟然是花鰶寫的,看到是花鰶的作爲後,衆大神紛紛看向了她。

“花鰶,不知道你這麼做的用意到底是爲什麼?你能給我們解釋一下嗎?”

我的話一落下,那些大神也都圍到了花鰶跟前,花鰶見自己不能逃跑了,連忙做出想要哭泣的樣子,看到她裝作委屈的樣子,我就猜到她一定沒什麼好話。

“都是絳禹讓我這麼做的,都是他,我不是情願的。”

“哦?你說是我讓你做的,可是我剛纔來到這裏纔想到你的,既然你說是我讓你做的,那你說我什麼時候讓你做的?”

“就是昨天晚上,昨天晚上人家還跟你睡在一起呢。”

花鰶說這些話的時候,還裝作嬌羞的模樣,而衆位大神也都疑惑的看向了我。

“昨天晚上我在閉關室進展,什麼時候跟你在一起了?說謊也要說的像一點啊!有本事把你的記憶給大家都看看,既然你說的都是真的,想必你也不怕我們看你的記憶吧!反正我是不介意被人看記憶的,尤其是昨天晚上的。”

我的話一出後,花鰶連忙施展瞬移術跑走了,看到她跑走,衆位大神也清楚是被花鰶給戲耍了,只是我就納悶了,花鰶這麼做的用意到底是什麼,她爲什麼非要挑起我們之間的鬥爭呢?

“絳禹,這次真的不好意思了,是我們沒有弄明白,都是我們被那個女人給矇騙了。”

那幾位大神雖然跟我以前有過爭鬥,但是大家都不是小人,該道歉的時候,還都是會道歉的,誤會已經解釋清楚後,我們之間的鬥爭也都消除了,本身大家都沒有戰鬥的意思,畢竟大家都是剛恢復過來,沒人想馬上又隕落。

“對了,我想請問大家一下,千年之前我們的戰鬥到底是怎麼引起來的?我現在根本就想不到那件事情,只記得我們開始亂鬥,然後大家都死了,就女媧大神活着,她還給我吃了生命果實,我很奇怪她那麼做的用意是什麼。”

“什麼?她給你吃了那種東西,該死的女人,我當年就覺得這件事情很奇怪,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那位生氣的大神說着就把當年的事情全盤說了出來,原來當年女媧大神偷了生命樹上的生命果實,而衆位大神又都是守護那棵樹的,當生命果實被盜竊之後,女媧大神就站出來說是我偷走了果實。

而衆位大神也因爲這件事情纔來找我戰鬥,後來大家意見不合,所以紛紛亂鬥了起來,現在這件事情明瞭了,因此大家才知道是被女媧大神給戲弄了的。

“該死的女人,竟然讓我們的誤會延續了千年之久,我們還爲此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真的是太不值了。”

“好了,現在我們之間的誤會都已經解釋清楚了,所以我們也沒有必要再鬥下去了,而我的目標也不是你們,我只想跟我的愛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每天都是開開心心的,看着自己的徒弟和徒孫們長大,這就是我的夢想。”

“絳禹,你的心已經迴歸平靜了,你現在的心境跟以前真的不同了,以前的你,總想着當第一,總是那麼拼命,現在安靜了下來,我們都快要不適應了。”

因爲大家的誤會都解除了,所以衆大神也都開始說笑了起來,而神龍和朱雀他們也都加入到了說笑之中,看到衆神都沒有了怨恨和計較,我的心也放了下來,只要他們不找我麻煩,我就可以安心去靈術界了。

跟衆神聊了一會兒後,我就帶着安然和神龍他們回到了巫門,一回來,我就把自己進展的事情告訴了安然,結果她一臉欣喜,似乎還沒有意識到我即將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

“老公,你真的已經進展到天人境界了嗎?太棒了,我就知道你是最厲害的。”

“傻瓜,難道你不知道嗎?進展到天人境界後,就要去靈術界修行了,這裏已經不適合我停留了,而且我最多也只能在這裏停留七天,七天後,我要是還沒有去靈術界,那就會被天地規則強迫性送到那個世界中去。”

“啊?怎麼會這樣啊?那這樣一來,我們以後想見面都很難了,除非我也進展到天人境界。”

安然一知道事情的真想後,立馬就愁眉苦臉起來,看到她那麼難受,我直接把她抱在了懷裏,我也不想走,可是又不得不走,如果這次不是花鰶的陰謀,那我也不用跟安然分離,我忽然很恨花鰶。

“安然,聽我說,你一定要努力進展,這樣我們還能再見面,要是你一直都停留在現在的實力上,那我們真的就無法再相見了,除非等我修煉到了仙人境界,然後再扭轉時空回到你身邊,只是那樣的話,我們最多也只能相見幾天而已。”

“老公,爲什麼我們不能做一個平凡人呢?我好想我們只是一對平凡的夫妻,那樣我們就能一直在一起,也不用面臨這樣的別離了。”

安然說着就哭了起來,我的心也開始難受了,是啊!爲什麼我是一個術法師呢?爲什麼我要繼承這麼多的傳承,要是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我就可以和安然廝守一輩子。

可是我突然又想到了一個問題,如果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的話,那當年我早死了,根本就不可能見到安然,也不可能跟她有這麼多美好的時光,所以有些事情,真的不是絕對性的。

“老婆,我們現在要把怨念變成動力,要不然,我一輩子都很難在一起了,相信我好不好?我相信你是可以進展的,我也相信我們會再見面的。”

“嗯,好,我會好好修煉,不過你記住了,到了靈術界,你千萬不可以愛上別的女人,要不然,我一定會恨你一輩子,我也會傷心一輩子的。”

“傻瓜,不會的,我心裏只有你,而且我們都是有相生蠱的,誰都不會背叛對方。”

跟安然說了一個晚上的話,第二天的時候,我也到了公會,我把自己的事情全部說給了落塵和木殤,那兩個小子竟然哭的稀里嘩啦的,一點大師的風範都沒有。

“師傅,你真的要走了嗎?那弟子以後還怎麼見到師傅啊?”

“師傅,你可不可以不要走啊?弟子好捨不得師傅……”

“行了你們兩個,爲師又不是要去死,這是好事一件,你們要是修煉到爲師這個境界了,要是要到靈術界的,到時候我們又可以見面了。”

“可是師傅,靈術界那麼大,我們到時候去哪裏找您呢?”

落塵的話也讓我猶豫了,是啊!靈術界那麼大,到時候我又怎麼讓他們來找我呢?我忽然想到了巫門,我大可以在靈術界成立另外一個巫門,這也是發揚巫門的好辦法。

“有了,爲師到了靈術界,可以再創建一個巫門出來,到時候你們去探聽巫門的所在地,然後你們可以去巫門找我。”

“好辦法,沒有想到我們巫門也會在靈術界成立,師傅,那就辛苦您了,到時候我們在靈異界的巫門見。”

“嗯,那是必須的,落塵,你也要好好修煉了,爲師不想再也看不到你,雖然公會的權勢很大,但是跟靈術界比起來,這裏的一切都只是個笑話。”

“師傅,弟子知道了,弟子會好好修煉的,一定不會讓您失望,如今弟子跟師母的道術差不多,到時候弟子會跟師母一起前往靈術界找您。”

“很好,那白虎和朱雀他們我會留下來幫助你們,爲師只會帶神龍前往靈術界,到時候你們一定要都過來。”

“是,師傅。”

重生之一品庶女 交代好落塵和木殤後,我直接找到了逸軒和金剛他們,兄弟見面,又是一陣噓寒問暖,然後我把自己即將要到靈術界的事情告訴了他們,結果又是一陣痛哭流涕,弄的好像我要去死一樣。

其實也不怪他們,他們的靈術有限,要是我真的走了,那我們一輩子都不會再相見了,除非我再次迴歸的時候,然後跟他們相聚一堂,因此這次走,也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迴歸。

或許等我回歸的時候,他們已經是白髮蒼蒼了,或許他們都已經走了,一想到這裏,衆人又是抱頭痛哭了一頓。

“好了,這次也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大家都不要再難過了,總不能給我們的人生留下眼淚吧!都笑一笑,我們今天晚上不醉不歸。”

“好!我們不醉不歸,就算是我到了那另外一個世界,我也會記住我們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也會記住我們曾經一同走過的年年歲歲。”

跟逸軒和金剛他們大醉了一場,第二天的時候,我就回到了巫門,因爲我想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安然,這樣的話,就算我走了,也不會太過自責,畢竟安然纔是陪伴我一生的人。

“老婆,過幾天我就要走了,你不多跟我說說話嗎?”

看到安然一直沉默着,我心裏很着急,可是又不知道說些什麼好,總感覺不管說什麼,都是很沉重的話題。

“說什麼啊?突然讓我對你說那麼多的話,我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了,老公,你到那邊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吃飯,好好的睡覺,一定要照顧好自己,不要讓我操心。”

“放心吧!我會帶着叉叉一起去的,到時候他也不會讓我那麼勞累,你也知道叉叉最囉嗦了。”

“叉叉雖然囉嗦,可是他是真心爲你好,不許欺負叉叉哦!老公你一定要聽話,到了那邊,不可以招惹是非,免得自己遭受危險。”

跟安然又是說了一天的話,大部分都是她讓我照顧好自己,後面那幾天,我帶着安然四處遊玩,我記得這是我第一次帶安然玩這麼久。

忽然對安然有很重的愧疚心,如果不是這次時間短缺,或許我也不會帶安然來這麼多好地方玩,而且這次玩的時候,雖然我們臉上都帶着微笑,可是我知道,安然的心很苦。

“主人,時間到了,我們該走了。”

最後一天過去後,當黎明剛升起來的時候,神龍就走到了我身邊說了一句,看着天空不斷的閃電,我也知道自己該走了,可是我的心真的好難過…… 安然和逸軒他們都來送我來了,白虎和朱雀他們也一臉沉重,將白虎他們留在這裏,也是我不放心安然他們,其實白虎他們去各個世界是沒有限制性的,所以以後他們也可以互相往來,這樣我也能知道衆人的近況了。

搖晃了一下腦袋,我還是忍着痛飛身到了神龍身上,就在我剛到神龍身上的時候,我眼前多出了一道閃電,接着我眼睛一花,當我清醒的時候,已經身處異界了,只是這個世界跟人界並沒有不同啊!

“叉叉,這真的是靈術界嗎?我怎麼感覺這裏跟我們巫門一模一樣啊?”

“這裏是靈術界,我曾經來過這裏,對這裏的感覺記憶猶新,你也可以感受一些,是不是這裏的靈氣很充裕。”

神龍一說,我立馬就感受了起來,還真的靈氣很充足,而且很適合我現在的修煉,可是眼前的環境真的讓我感覺很難以接受。

“可是爲什麼這裏跟巫門的樣子一樣啊?”

“這個世界其實跟人界沒有什麼不同,就是靈氣很充足,而且名字不同罷了,其實這裏跟巫門一樣也沒有什麼不好的,這樣我們就權當是自己家了,在這裏建立我們巫門,我感覺再好不過了。”

神龍一邊說着,一邊就拉着我在四周砍伐樹木建立巫門,因爲這次就我們兩個人,所以動作也慢了很多,沒辦法,我也只能召喚一些小鬼出來幫忙打雜,這樣一來,我們用了三天就建立好了巫門。

看着一模一樣的房子和牌匾,我忽然感覺自己從未離開過,可是當我走到巫門後,裏面一個人都沒有,這下我也知道自己是徹底走了。

“叉叉,雖然這裏建造的跟我們的家一樣,可是始終都不是人界,這裏沒有安然,沒有白虎他們……”

“主人,你找我們啊?”

我忽然聽到了白虎他們的聲音,一轉頭竟然看到了白虎帶着安然和落塵木殤站在我面前,看到他們,我還以爲是自己眼睛花了,連忙就揉搓了一下眼睛,但是他們依然在,看來我並沒有眼花。

“天吶!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都來了?”

豪門闊少:窮追逃妻 “主人,我們不能留在這裏時間太久,只要一肚子餓,我們就要回去吃飯的,其實我後來也想了一下,來這個世界大家都可以來的,只要找對了路就行。”

白虎得意的看着我,有了白虎的解釋,我的心也徹底放下了,看來我之前的擔憂完全都是多餘的,再見安然後,我連忙抱着她在空中轉了一圈,這才把她放了下來。

“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爲我們再見還要等很久,不過你們也來的很湊巧,我和叉叉剛建立好房子,喏,這裏跟我們巫門一模一樣吧!”

“是啊主人,剛來的時候,我們還以爲自己還在原地呢,要不是看到你和叉叉,我們還真以爲自己又唸錯了術法。”

帶着神龍和安然他們在房子裏轉了一圈後,我就和白虎神龍他們合力在這裏和人界的巫門連接了一個通道,這樣一來,他們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而且也不用在找別的出路了。

纏綿33日,總裁嬌妻帶娃跑 “老公,太好了,以後我們每天又能在一起了。”

“是啊!而且這裏靈力很充足,非常適合修煉,你們也可以在這裏快速的進展。”

“嗯,我知道的,老公,我感覺老天對我們很好,有了這個通道,我們以後也不用那麼難過了,也不用學牛郎和織女每年就只能見一次面。”

安然說着說着就流起了眼淚來,我連忙幫她擦拭了乾淨,這纔在她嘴脣上吻了吻。

“傻瓜,不要想那麼多了,我們要珍惜眼前的相聚,通道的咒語你可要記好了,到時候就算沒有白虎他們送你過來,你也可以自己過來的。”

“嗯,我都記住了,對了老公,那你現在到這個世界了,你要做什麼呢?”

“跟以前一樣啊!也跟你一樣,每天修煉歷練,然後等我們徹底在一起的日子。”

“那可要說好了,你千萬不能怠惰了,到時候我真正的到了這個世界,你要還是停滯不前的話,小心我讓你跪搓衣板。”

“老婆大人,你好狠心啊!”

跟安然逗樂了一會兒後,看看時間也不早了,我就讓白虎他們送安然回去了,畢竟安然和木殤落塵他們還是要吃飯的,不能只用靈力就飽腹,而我也不想餓着安然,所以就讓他們先回去了。

眼下沒有了後顧之憂後,我這才帶着神龍打坐練功,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我也進展了許多,安然也是每天都過來,除了吃飯時間以外。

她和落塵他們進展也很快,因爲這裏靈氣很豐裕,不用他們刻意的去尋找靈力最強的地帶,今天我也想帶着神龍一起去下山歷練一番,畢竟來這裏一個月了,我也沒有下過山。

對於山下那些人的靈力,我還是一頭霧水,眼下我也是想出去看看他們的能力,然後對比一下自己的,這樣以後我也清楚自己在衆人跟前是什麼實力了,這也算是爲我們巫門打造一個良好的形象吧!

“主人,這裏雖然說靈力很充足,可是這裏的人其實也不是很厲害,你如今這個實力,他們是不能跟你相比的。”

“爲什麼這麼說?”

“雖然這裏靈力充足,衆人都學了一些術法,可是這裏並不像人界那樣,有各自的門派,都是有武功招式修煉的,而這裏的人空有靈力,都只是自己琢磨的術法,因此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啊?是這樣啊!害我白激動一場,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可以挑選一些好的弟子,我們的巫門也可以在這個世界中發揚光大起來。”

“主人說的對,眼下我們完全可以大量招人進來,人界那邊因爲靈力的缺乏,所以我們也不能大量招收弟子,可是這個世界不同,我們完全可以招收很多弟子進來。”

看着神龍一臉開心,我的心情也輕鬆了起來,原本還擔憂自己在這裏沒有用武之地,結果我發現自己完全就是掉進了蜜缸裏,一想到巫門以後跟少林一樣有那麼多弟子,我的心情就不是一般的好啊!

到了山下面,那些人正聚集在一起圍毆一個少年,那個少年很倔強,雖然被打的頭破血流的,但是依舊不服輸,而此時我心裏的弟子人選也認定了他,看到他,我就好像看到了當年的表哥武門。

表哥當年也被人圍攻過,他也是一臉不認輸,當然了,表哥當年被圍攻,完全是爲了保護我,雖然後來我們走了不同的道路,可是我還是不能忘記我們從前一起走過的日子。

“主人,我們要上去幫忙嗎?”

“嗯,你去幫他吧!這個人我要了。”

“喂,你們幾個臭小子,這麼多人欺負一個,算什麼本事?有種過來跟我較量一下。”

神龍也不囉嗦了,直接走到那個被欺負的人跟前,然後護住了他,那個被欺負的人馬上擡起頭來看神龍,只是他眼裏還是有很多戒備,似乎神龍的作爲完全就是爲了不懷好意。

“小子,你不用擔心我會把你怎樣,是我主人讓我來幫你的。”

神龍說着還用手指了指我,那個年輕人立馬就朝我看來,而圍攻他的那些人也都看向了我。

“哈哈哈……就你們兩個人,還想跟我們幾個打?太可笑了,你們現在只不過才三個人,我們可是有十個人的,我說你們兩個要不跪在我們面前叫一聲大爺,我們還會考慮考慮放過你們。”

那個爲首的中年人立馬大言不慚的大笑了起來,而神龍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說那種看不起他的話,畢竟是龍族的,所以有一定的自尊心和霸氣。

“媽蛋的,你們幾個老東西還真以爲自己是什麼東西了,就你們幾個小嘍囉,用得着我主人動手嗎?一羣菜鳥,少給老子廢話了,一起上吧!老子可沒那麼多閒時間陪你們在這裏玩。”

神龍的語氣也讓那幾個人動怒了,他們集體朝神龍攻擊而去,神龍的功法我是清楚了,所以當他們剛到神龍跟前的時候,神龍以一掌之力就讓衆人紛紛倒地,而那個被他護住的年輕男子此時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神龍。

“好小子,竟然這麼厲害,你們是哪個幫派的大人物?請報上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