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聲音?不會是鬼要出來了吧?」工頭害怕的四處打量著。這裡可是不怎麼乾淨的。

「你們看那邊!」錢茉莉震驚的指著不遠處,地面上出現的一個洞口。

「那可能是一個古墓,大家不要靠近,古墓里都會有瘴氣。」蘇瑾月拿出電話撥打了出去,「你好!我們在西區的柳田村發現了一座古墓,是的,好,我們在這裡等你們。」

收起電話,蘇瑾月看向眾人道:「我已經報警了,警察一會兒就到。」

「蘇總,要是真的有古墓,那這塊地我們不是就不能用了嗎?」韓毅遠擔心道。有古墓這裡就會歸為國家所有。

蘇瑾月揚唇一笑,「有個地方比這裡更適合建立商場。」她在前世來過蘇城,那時蘇城正在開發,而開發的那塊地,將來便是蘇城的主要經濟區。在她來的那時候,就已經有很多的國際大公司在那塊經濟區落腳了。

警察和考古協會的工作人員很快就來到了現場,在觀察了一番后,確定了面前的大坑下面就是一座古墓。

蘇瑾月和戰亦寒相視一笑,對著一旁的韓毅遠道:「韓毅遠,你將工地的工人安排一下,我跟你說的那塊地你去談一下。」對於韓毅遠的能力,她是完全信任的,她相信他一定會將事情處理好的。

「好的。」韓毅遠點了一下頭。事已至此,他能做的就是將後續的一些事安排好。

「茉莉,你留在這裡陪著韓毅遠,還是回京城?」蘇瑾月看向錢茉莉。這邊的事要處理好最起碼要三四天的時間。

錢茉莉想了想,「我想留在這裡。」韓毅遠是一個很好的老師,她跟在他的身旁可以學到很多,韓毅遠的人品她也是完全相信的。

蘇瑾月點了下頭,看向韓毅遠,「那茉莉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

韓毅遠看了一眼錢茉莉,點了點頭,「沒問題。」他認識錢茉莉已經有很長時間了,兩人之間是亦師亦友的關係,相處十分的愉快。

錢茉莉微笑著看著韓毅遠。她對韓毅遠是崇拜,是仰慕,還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那這邊的事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就先走了。」蘇瑾月微笑著看著韓毅遠和錢茉莉。或許她再次回來的時候,他們之間的關係會有所突破,她很期待!

「嗯。」韓毅遠和錢茉莉同時點頭應道,目送著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遠處走去。

徐天生將葯開給病人,等到病人走後,他站起身,對著一旁正在給病人掛水的谷秋雨說道:「秋雨,我去一趟戰家。」這幾天他一直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跟著瑾月他們走。

「好的徐叔。」谷秋雨點了點頭。

徐天生走出診所,向著戰家走去。

王美珍幾人正坐在屋裡吹著電扇,聊著天吃著西瓜。自從那天亦寒和瑾月跟他們說了那件事後,他們就在等著兩人回來。離開這裡雖然有很多不舍,但是他們不想和自己的兒女,還有孫子分開。

「親家,你的事情都處理完了嗎?」王美珍看向秦浩然問道。她知道秦浩然是做生意的,名下有著一家大公司。

秦浩然點了點頭,「已經處理好了,亦峰已經幫我找了合適的人管理公司了。」

「那就好,現在就只要等著亦寒他們回來,我們就可以離開了。」王美珍笑道。

「有人在家嗎?」門外傳來徐天生的喊聲。

「徐醫生來了,我去開門。」王美珍聽到徐天生的聲音,站起身向著外面走去。瑾月離開的時候,交給了她一個任務,讓她幫忙說服徐醫生。那老頭固執的很,她勸了很久他都沒有答應下來,一直說讓他考慮一下。

走上前打開門,王美珍笑著看向門外的徐天生,「徐醫生,快進來坐,正好開了西瓜,你去嘗嘗看可甜了。」

徐天生點了點頭,跟著王美珍走進了屋,看到秦浩然夫婦,秦曉雲和兩個孩子,還有戰大豐都在屋裡,「大家都在呢。」

「徐醫生,你快坐,來,吃塊西瓜。」王美珍招呼道。不知道徐醫生今天來他們家,是不是已經想通了。

徐天生接過西瓜,坐了下來。

「徐叔,你有考慮好了嗎?」秦曉雲問道。

徐天生點了點頭,「我先跟去看看,要是不習慣再回來。」這幾天不但王美珍在勸他,谷秋雨也一直在勸他,他思來想去還是決定跟去看一下,要是真的不習慣他再回來。

「大嫂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的。」秦曉雲笑道。換成是她,她父母要是不跟著一起去,她也會一直牽腸掛肚,放心不下他們的。

「徐醫生,你這樣就對了,你跟著一起去,瑾月也就不用為你操心了。」王美珍笑道。她這些日子總算沒有白費口舌。

「爹,娘,我們回來了。」門外傳來戰亦寒的聲音。

眾人轉頭望去,看到戰亦寒和蘇瑾月已經走到了門口。 「亦寒,瑾月。」看到兩人,眾人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蘇瑾月和戰亦寒走進屋,與眾人一一打招呼。

看到徐天生也在,蘇瑾月走上前,「師父,你考慮好了嗎?」她已經都安排好了,今晚他們就出發,她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師父不願意跟他們離開。

徐天生點了點頭,「我跟你們去看看,要是不習慣我再回來。」他也想和瑾月生活在一起,等她和亦寒有了孩子,他可以幫他們帶帶。

「太好了,那我們今晚就出發。」蘇瑾月高興道。

「今晚就出發?」眾人都驚訝的看著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們以為還要等幾天,沒想到這麼快。

蘇瑾月點了點頭,「我已經安排好了,等晚上我爸媽他們也會過來。」

「那行,瑾月,我們家裡的東西怎麼辦?」王美珍問道。這幾天她將東西都收拾起來了,這些東西都是她用了幾十年的,扔了真的捨不得。

「我們幫你帶著。」蘇瑾月道。她知道老人都很念舊,反正她的金葉界和亦寒的小世界都大,別說只是一些傢具什麼的,就算整個上新村都能裝的下。

「真的能帶著啊?」王美珍高興的問道。原本她想,要是不能帶她就只能將那些東西送人,雖然捨不得,但是總比扔了要好。

「當然可以。」蘇瑾月笑著點頭。

「太好了!」王美珍開心道。那些東西能帶,她就沒有什麼捨不得的了。

「瑾月,還能帶多少?」方淑儀問道。她也有很多東西捨不得,但是又怕帶不下。她現在其實也沒弄明白要去的那個地方在哪裡,只是曉雲說那個地方很好,他們去了一定會很喜歡的,他們才決定去的。她只要能和曉雲他們生活在一起就滿足了。

「都可以帶。」蘇瑾月道。

「傢具什麼的也可以帶嗎?」方淑儀問道。

「嗯。」蘇瑾月點頭。

「那現在就去我們家吧,我幫你把要帶的東西都整理出來。」方淑儀站起身道。

「我和亦寒去搬吧,保證一樣都不拉下。」蘇瑾月微笑道。

眸光璀燦皆因你 「你就交給瑾月他們吧。」見方淑儀還要說什麼,秦浩然開口道。瑾月既然這麼說了,肯定有她的辦法。

方淑儀點了點頭,看向蘇瑾月,「瑾月,那就麻煩你了。」

「秦姨不用客氣。」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看向徐天生,「師父,你有什麼要帶的嗎?」

徐天生想了一下,「你將我床邊的那個樟木箱帶去就好。」樟木箱里是瑾月和伊人小時候穿過的衣服和用過的東西。

「好。」蘇瑾月點了下頭。

夜色漸漸暗了下來。

吃過晚飯,蘇瑾月和戰亦寒就帶著眾人走出村子,向著山裡走去。

「瑾月,我們這是要去哪裡啊?」徐天生詫異的問道。這條路不是上山的路嗎?瑾月帶他們去山上幹什麼?

「師父別急,等一下你就知道了。」蘇瑾月和戰亦寒帶著眾人走到山下。

停下腳步,蘇瑾月手一揮,隨著一道光芒閃過,一隻巨大的飛船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這是什麼?」眾人都震驚的看著面前的飛船。他們是在做夢嗎?怎麼突然就出現了這麼大的一個玩意兒?

「這是飛船,大家坐上去吧。」蘇瑾月開口道。

「飛船?」

「它是怎麼出現的?」

「等一會兒我再告訴你們,我們先坐上去再說。」蘇瑾月微笑著看著眾人。她知道這對他們來說實在有些不可思議,但是真正讓他們震驚的卻在後面。

戰亦峰和秦曉雲抱著兩個孩子率先走上了飛船。相比於眾人,他們並不是一無所知的。

見戰亦寒和秦曉雲上去,方淑儀和秦浩然也跟著走上了飛船。他們坐過飛機,不知道這個飛船和飛機是不是一樣的。

王美珍和戰大豐對視一眼,也跟著上了飛船。

徐天生看了蘇瑾月一眼,抬步向著飛船走去。他剛剛看到瑾月一揮手飛船就出現了,看來瑾月和亦寒身上有著很多的秘密,這次他們帶他們去的那個地方,看來不是一般的地方。

坐上飛船,戰亦寒操控著飛船向著天空飛去。

「這真的能飛啊!下面的房子都變小了。」王美珍扒拉著飛船的欄杆,一臉激動地看著下面漸漸變小的景色。

「我們這是要去哪裡?」秦浩然問道。

「去那邊的懸崖。」蘇瑾月指向不遠處的那座懸崖。

「為什麼要去懸崖啊?」方淑儀不明白的看著蘇瑾月。她此時依然還有些回不過神來,這個飛船帶給她太大的震撼了。

「我們要去的地方就在懸崖下面。」蘇瑾月勾唇淺笑道。反正等一下他們就會知道的。

「啊?」除了戰亦寒和戰亦峰外,其他人都不敢置信的張大了嘴巴。沒開玩笑吧?

飛船緩緩的向著懸崖下落去。

看著周圍越來越暗,王美珍和方淑儀害怕的向著船艙走去。她們現在心裡有些後悔了,很想回去。

蘇瑾月見狀,拿出一顆夜明珠,瞬間周圍就變得一片明亮,「娘,秦姨,你們不用害怕,不會有事的。」

甜蜜禁書 「大嫂和大哥怎麼可能害我們呢,你們就放心吧。」秦曉雲說道。她的心裡也有些害怕,但是她相信大嫂和大哥。

王美珍和方淑儀聞言,心裡的害怕也少了一些。她們的確有些太過緊張了,瑾月和亦寒又不是外人,她們有什麼好害怕的。 王美珍一行人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不過看到自己在一片茫茫無際的沙漠中時,還是被嚇了一跳。

「這裡就是我們以後要生活的地方嗎?」方淑儀忍不住問道。這是她第一次見到沙漠,實在太壯觀了。

「亦寒,我們以後要生活在這裡嗎?」王美珍看向戰亦寒。

戰亦寒搖了下頭,「我們的門派離這裡還有著一段距離。」

「哦。」王美珍放下心來。沙漠雖然看起來很壯觀,但是要在這裡生活她是受不了的。

「大家上飛船吧。」蘇瑾月揮出飛船對眾人道。

「好。」眾人應了一聲,紛紛躍上飛船。

王美珍一行人也已經有了經驗,抬步走上了飛船。

「親家你放心,我們的門派很漂亮的,你去了一定會喜歡的。」林素問走到王美珍的面前,笑著看向她懷裡的大寶,對著大寶拍了拍手,「奶奶抱一下。」

王美珍正要說大寶很挑人,就看到大寶伸出小手,咯咯笑著撲向了林素問,頓時有些詫異,「這孩子平時可挑人了,我們村上的劉嫂子他們要抱他,他都是哭鬧著不肯的,親家,看來這孩子與你有緣呢。」

「是啊。」林素問笑著抱過大寶,拿出一個撥浪鼓搖晃著跟大寶玩著。這次自己家的孫子沒來,真是挺想他的。

「親家,你身上也有著那種儲物戒嗎?」王美珍問道。剛剛在亦寒的小世界里,亦峰已經跟他們說過什麼是儲物戒了,她也挺想要一枚那種戒指的。

林素問笑著點了一下頭,「等你們到了門派,瑾月和亦寒也會給你們的。」要不是怕他們會將儲物戒的事泄露出去,亦寒和瑾月應該早就給他們了,不過他們現在已經到了修真界,就算泄露出去,也不會有什麼事。

「真的呀?」王美珍高興地問道。她真的也能擁有這種可以隨便放東西,又能隨便拿東西的寶物嗎?

「當然是真的。」林素問笑著點了點頭。

「瑾月,我們到你說的那個地方還要多久?」徐天生收回視線問道。

「兩天就能到了,師父,我讓人在你住的地方開墾出了一塊葯田,你沒事的時候可以去打量。」蘇瑾月道。她知道師父最喜歡藥草。

徐天生點了點頭,「我身上沒帶藥草的種子?」要是知道,他就將家裡的那一袋種子帶來了。

「不用,那塊葯田裡已經種好了藥草,都是些低級的靈草。」蘇瑾月拿出一本書遞給徐天生,「那些藥草的圖鑑都在這本書上。」天月大陸的藥草自然和地球上的藥草不同,她打算等師父修鍊了再教他煉丹,免得他在這裡沒勁。

徐天生翻開書,仔細的看了起來,「天心花,莫忘草,紫心藤,這些都是藥草嗎? 第三者之愛恨濃烈 我怎麼一個都沒聽過?」從醫這麼多年來,他看過不少的醫書,但是這本書上的藥草,他一樣都沒有見過。

「師父,這裡和地球不同,這裡的藥草都是可以煉製出丹藥的,我給你服用的甲子丹,就是用靈草煉製出來的。」蘇瑾月說道。

徐天生明了的點了點頭,「那這裡的人是不是不生病?」

蘇瑾月點了下頭,「不管受傷還是生病,只要一顆丹藥就能解決。」

「那我可以學習煉丹嗎?」徐天生有些期待的看著蘇瑾月。 最萌老公來回滾 這裡沒有病人,他也沒事可以做,要是能學會煉丹,他以後就有了追求。

「當然可以,等你修鍊了我再教你。」蘇瑾月笑著答應道。她就知道師父對煉丹一定是感興趣的。

飛船的速度極快,正在沙漠中行走的修士,還來不及看清,飛船就已經呼嘯而過了。

望著已經消失在了遠處的飛船,一行四五人的小分隊臉上滿是羨慕之色。

「要是有一天我也能擁有一艘飛船就好了。」小分隊中,一名滿臉滄桑的中年女修說道。

「你就別做夢了,我們還是好好的修鍊吧。」她身旁的一名中年男修道。他也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實力能超過所有人,擁有自己的門派,可是事實卻殘酷的打破了他心中的嚮往。別說實力超過別人了,就連修鍊資源,得到的都是極為艱難。

「等我們去了那個蘇長老建立的門派就好了,她可是一個八級煉丹宗師,就連丹城的城主都對她禮遇三分。」一名年輕的男子說道。

「門派會收我們嗎?」中年女修有些擔心的問道。

「當然會,我和那個蘇長老有些淵源。」年輕男子自通道。他之所以能來到天月大陸,也是蘇瑾月幫的忙。

當初他尋尋覓覓,找不到回天溪大陸的辦法,以為自己就只能在地球上渾渾噩噩的度日了,沒想到竟然遇見了蘇瑾月。那時他才知道,除了他以外地球上也是有修真者的。

蘇瑾月將他送到天月大陸后,他以為這一輩子再也不會和蘇瑾月有見面的機會了,卻聽到了她也來天月大陸的消息,而且她的實力不僅強大,還自己建立了門派。

「歐陽麒,你真的沒有騙我們,你真的和那個蘇長老認識?」在他身旁的一名年輕女子問道。

歐陽麒笑著點了點頭,「我為什麼要騙你們?」

「那我們快走吧,前面就是丹城了,等過了丹城離星珈山也就不遠了。」中年女修說道。她這一輩子最渴望的就是能夠進入門派,只是她的資質不好,門派根本不願意收她。希望那個蘇瑾月建立的門派能夠和別的門派不同。

「嗯。」眾人點了點頭,加快腳步向著前面走去。

一路上,蘇瑾月和戰亦寒不斷地給眾人介紹著他們所經過的地方。

「下面就是丹城,日耀國的大部分丹藥都是出自丹城。」蘇瑾月放緩飛船的速度,指著下面的丹城介紹道。

「丹城最高的煉丹師是幾級?」蘇離赫問道。他現在是六級煉丹大師,還差一步就能晉級到七級煉丹宗師了。

「八級煉丹宗師,天月大陸雖然是修真界,但是九級靈草卻是不多的。」蘇瑾月道。像煉丹師協會的會主,如果有足夠的九級靈草給他練手的話,他應該已經是九級煉丹宗師了。 王美珍一行人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不過看到自己在一片茫茫無際的沙漠中時,還是被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