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筱雅心中更加的糾結,看向羅成的目光充滿了歉意。

羅成輕笑着點了點頭,示意曲筱雅不要擔心。

曲筱雅心裏面那種糾結這才舒緩了很多。

“那我給你送回家吧。”

曲筱雅糾結了半天, 總裁,情深99度 ,輕聲說道。

“不用了, 我在這裏下就行了,你們去玩吧。”


羅成輕聲拒絕,正好他也有他的事情要做。

曲筱雅最終還是沒有多說什麼,緩緩停車。

羅成下車之後曲筱雅這才緩緩駛離。

在倒車鏡裏面看着路邊羅成的身影越來越遠。

曲筱雅心裏面那種愧疚的感覺就愈發的濃郁,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過羅成卻並沒有想那麼多。

確定曲筱雅的車子已經駛出視線了之後這才緩緩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了,馮騫那恭敬的聲音緩緩響起:“龍尊!有什麼吩咐!”

“找個地方,我有事情要說。”

羅成輕聲呢喃,臉上也沒有了面對曲筱雅時那溫和的笑容。

“是!”馮騫恭敬的迴應道。

羅成掛斷了電話,沒出五分鐘,便有一輛黑色的商務車緩緩駛來。

下來一個身着西裝的男子恭敬開門。

羅成坐上車的後排,車子啓動,很快便來到了一處大廈的門口。

在西裝男子的帶領下,羅成直接乘坐電梯來到了頂樓。


剛下電梯,便看到馮騫站在電梯門口恭敬的等候着。

而在馮騫的身後,則是路德等人。

看到羅成下來,馮騫立刻恭敬的鞠躬,眼神裏面也翻涌着火熱的光芒。

看到這一幕,路德心中更是無比驚駭,彎腰的角度比馮騫還要深上許多。

羅成點了點頭,直接向着走廊盡頭一個比較大的會議室走去。

進去之後羅成直接坐在了主位上面,其他人分別坐在兩旁。

所有人都目光激動的看着羅成,靜靜的等待着羅成開口。

“工程的事情還有多久能下來。”羅成輕聲問道。

路德看了馮騫一眼,連忙站了起來:“回將軍,按照原計劃是在下週三公佈中標結果,畢竟考慮到他們會不會懷疑的問題。”

“如果大人着急的話,明天都可以宣佈!”

羅成輕輕點了點頭:“不急,按照你們的程序就可以。”

“是!將軍!”

路德恭敬的迴應道,目光之中依舊閃爍着激動的光芒。

本來他並不清楚羅成到底是什麼身份。

可是看到馮騫對羅成都這麼恭敬之後,他自然不用多想。

羅成又詢問了不少關於工程的事情和上面對他態度的事情。

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羅成纔算是將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全部問完了。

就在羅成準備離去的時候,外面忽然進來一個黑衣男子,輕輕敲了敲門。

馮騫眉頭緊皺,冷喝了一聲:“說!”


“回將軍,發現幾個不法分子在藍海餐廳附近出現,恐怕會對曲小姐有威脅!”

黑衣男子恭敬的迴應道。

馮騫剛想開口,卻猛然反應過來黑衣男子口中的曲小姐是誰。

心裏面頓時忍不住驚駭了起來:“那你還等什麼呢!還不趕緊去給我解決!”

“是!”

黑衣男子恭敬的迴應道,隨後便直接轉身離去。

“龍……將軍……您看?”

馮騫這纔回頭看向了羅成,恭敬的迴應道。

“他們去處理就行,給我查一下這羣人的來源。”

羅成倒是並沒有擔心,畢竟馮騫的手下可是要比一些特種部隊要厲害的多。

如果連這點不法分子都解決不了,也就沒有什麼存在的必要了。

“是!” 路人,路人,這是你掉的炮灰嗎(快穿)

羅成也沒有什麼事情了,便直接起身離去。

馮騫直接讓人開車將羅成送到了藍海餐廳的對面的位置。

看到曲筱雅和慕詩涵已經神色慌張的在餐廳裏面趕了出來。


羅成便讓司機將自己送回了別墅裏面。

回去之後坐在沙發上,沒過多大一會兒,便聽到外面響起了一陣汽車轟鳴的聲音。

羅成知道是曲筱雅回來了,起身向着門口的位置走去。

打開門,羅成發現慕詩涵竟然也在曲筱雅的後面。

二人神色依舊還帶着一絲慌亂,顯然被剛纔的事情給嚇到了。

羅成輕聲問道:“你們回來了啊。”

曲筱雅神色複雜的點了點頭,羅成剛想讓開身子讓她們進去。

慕詩涵那冰冷的聲音卻已經隨之響起:“廢物就是廢物!筱雅差點都回不來了,你竟然還在家裏悠閒!” 羅成明白慕詩涵在說剛纔海藍餐廳的事情。

如果不是你來筱雅當然不會發生危險。

曲筱雅焦急的開口:“詩涵, 別這麼說啊,羅成也不知道這件事情。”

羅成裝出了一副焦急的樣子,輕聲問道:“你們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危險了?”

慕詩涵無比憤怒,一聲冷喝:“等你知道我們遇到什麼事情,我們早都死了。”

說完之後直接繞過羅成的身體進入了別墅之中。

曲筱雅面帶歉意,輕聲說道:“對不起啊,她也是關心我才……”

羅成嘴角也露出了一絲輕笑:“放心吧,沒什麼事情就好。”

鄉村神醫趙八兩 嗯。”

曲筱雅重重的點了點頭。

心裏面那種歉意的感覺卻愈發的濃郁了起來。

進去之後,羅成便看到了慕詩涵正面無表情的坐在沙發上面。

抱着肩膀翹着二郎腿,彷彿羅成欠了她多少錢一般。

羅成走到冰箱的位置拿出了兩杯果汁,輕輕放到了曲筱雅和慕詩涵的身前。

慕詩涵始終沒有開口,曲筱雅也忍不住更加尷尬。

羅成坐在了沙發上面,房間之中的氣氛又進入了那種詭異的尷尬之中。

足足過去了五六分鐘,慕詩涵忽然站起身來:“筱雅,我住哪個房間,我有點困了。”

曲筱雅貝齒輕咬,輕輕點了點頭:“好。”

起身帶着慕詩涵向着樓上走去,很快便消失在羅成的視線之中。

羅成倒是並沒有在意,畢竟慕詩涵也是出於好心。

如果這麼點事情就能讓羅成有情緒的話,這些年羅成不一定已經被氣死多少回了。

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面,沒過多大一會兒,便看到曲筱雅在樓上走了下來。

臉上也充滿了愧疚和歉意,直接坐在了羅成的對面。

“對不起啊,她這個人就是這樣,我……”

曲筱雅有點尷尬的對着羅成說道,可是還沒有說完便已經被羅成給打斷了。

“好了,我知道,不用多想,看她那麼關心你我已經很爲你開心了。”

羅成嘴角露出了一絲溫和的笑意,輕聲說道。

曲筱雅心裏面更是換過一趟暖流。

再次深深看了羅成一眼,直接起身撲進了羅成的懷中。

羅成一愣,嘴角便露出了一絲笑容。

還沒等開口,曲筱雅的身體忽然輕輕顫動了起來。

連忙將曲筱雅給扶了起來,這纔看到曲筱雅竟然流出了淚水。

“怎麼了,哭什麼啊。”


羅成無奈,連忙用拇指輕輕擦拭掉了曲筱雅眼角的淚水,眼神中的光芒愈發的溫柔。

恨不得將這輩子所有的溫柔都放到曲筱雅身上一般。

“你……你爲什麼對我這麼好……”

曲筱雅一邊抽泣着一邊對着羅成輕聲呢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