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裏,老太太嘆息道:“本來我也絕望了,覺得自己活着就是一個錯誤,我想尋死,但是不論我怎麼死,都死不了,我上吊,繩子斷裂,我跳河,被衝到岸邊,我不吃不喝,都別人送去醫院打吊水救回來,反而害的人家醫院失火。這樣,我連死都放棄了。本來我打算,就這麼單獨過一輩子,但是遇到了你。”

說着老太太看向徐香巧道:“巧兒,你不是我親生的,你應該早就知道了,但是你是誰家的,我從來沒告訴你。今天你這樣……,我就不瞞你了,你是李神婆給我送來的,當時她神色慌張,說自己得罪了可怕的兇物,命不久矣,但是你是她唯一的孫女,不能跟着她一起死,就把你送到我這裏來。還交給了我一塊銅符,說這銅符能夠避免我身上的死氣對你的影響,而我身上的死氣更是天下所有生靈的剋星,一旦和我沾染上因果關係,必然會被死氣影響,能夠庇護你長大ChéngRén。本來我很擔心,怕害了你,但是帶着銅符的你,卻真的在我身邊長大,沒有受到影響,我很開心,就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照顧你長大,沒想到,沒想到……”

說到這裏,老太太表情痛苦,老淚滴落。

徐香巧也捂住了嘴,陰氣轉化的淚水不斷流淌。

“媽媽,不怪你,不是你克的我,是我自己做的孽,而且,那銅符也被余文耀……”說到這裏,徐香巧不說了,只是不停的流淚。

看着這一幕,陳浩暗暗嘆息。

天煞孤星的可怕,那是看到介紹信息後,陳浩都膽戰心驚的。

天煞孤星的死氣,專克六親,只要沾染上關係,那絕壁是上了死亡名單。

不僅如此,天煞孤星還是上天註定,能剋死親人,自身卻無法橫死,只能自然終老,一旦天煞孤星死亡,她身上的死氣纔會散去。

而在天煞孤星沒有死之前,謀害了和天煞孤星有了關係的親人,呵呵,那就等着被天煞孤星的死氣克吧,和天煞孤星有關係的人,只能天煞孤星來剋死,誰敢代勞,那就是作死啊。

此刻,陳浩明白了徐香巧死亡的真相,也有些感覺到,那水猴子只怕也有這死氣的功勞,畢竟是修煉了百多年,而且被那麼多鬼嬰保護,自身也是修煉了鬼道神通,哪有這麼容易被幹掉,之前的道門修士還不是隻能封禁,最後還把自己給耗死了,而自己卻辣麼容易就弄死它,這就是它搶天煞孤星死氣工作的報復啊!

“咳咳,那啥,既然你母親能看到你,那這事兒就不用我代勞了,這銀行卡放在這裏,有啥事你們自己商量,我……”

叮咚:“燒死鬼徐香巧,一天冤魂,死願完成,一年道行扣除。”

陳浩的話還沒說完,突然一道聲音響起,然後陳浩就感覺到了,自己的道行少了一年。

他現在法力耗盡,還沒恢復,扣的自然不是法力,而是道行的上限。

也就是說,陳浩即便恢復法力,也要比之前少一年了。

感受到這種變化,陳浩僵住了,看了看自己放在病牀上的卡,有些懵逼。

大佬,我已經放棄了啊?爲毛突然就給我說完成了?

難道就因爲我把卡帶來了,然後放在了病牀上,這就算完成了?

臥槽,大佬你不人性化啊,我能不能拿起來,再送去別墅哪裏?

陳浩有些欲哭無淚。

曾幾何時,爲了一年道行,自己連夜奔波,穿省做任務。

這下倒好,就送張卡,一年道行沒了?

這就是天煞孤星的威力嗎?我特麼就是一個意外牽連的路人啊,我和你沒因果啊!

表情古怪的看了一眼老太太,陳浩轉身就走。

惹不起啊惹不起,難怪整個醫院的鬼物都不見了,尼瑪有這樣一個可怕的傢伙在,誰特麼敢靠近,沾染一下就要血命。

“大……”

“別叫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也不想管。”

“不是……”

“沒有不是,我沒見過你,你也不認識我,求你放過我吧。”

吧字一落,陳浩就出了病房,快步飛跑。

馬勒戈壁,不能留,這縣城都感覺不安全了,走,連夜走,走的遠遠的,這輩子都不要來這裏了。

出了醫院,陳浩開車,連開的房都不要了,帶着幾小,連夜離開縣城。

幾小留在車上,剛纔沒跟隨,看着陳浩這樣的情況,都是一頭霧水,莫名其妙。

白露好奇的問道:“大師,怎麼了?怎麼這麼着急就走?”

陳浩一臉晦氣的說道:“別提了,差點被坑,這縣城太危險了,不能留。”

喵嗚!

聽到陳浩說危險,黑貓叫了一聲,滿眼不服。

陳浩道:“別鬧,這危險不是來自敵人,是來自上天,咱們得罪不……。”

話未說完,陳浩突然色變,只見前方的路上,突然冒出一輛電瓶車。

陳浩急忙一個轉彎,砰的一下撞在了路邊護欄上,車鳴響起。

陳浩:“……” 突然的車禍,讓那騎電瓶車的人也愣住了,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連忙加速離開。

陳浩:“……”

衆小:“……”

“馬勒戈壁的,我這一年道行都沒了,還想咋樣?真特麼要坑死我才滿意嗎?”陳浩反應過來,心中怒吼。

“還有,系統你出來說句話,身爲你的宿主,我死了對你有啥好處?你是不是和老天勾搭了,看上老天那小三了,想拋棄原配吧!你有本事坑我,你有本事說話啊!”

叮咚:怨修陳浩,發佈任務斬天煞,怨念完成,保你投胎,來世再合作。

陳浩:“……”

哈哈,大佬你又調皮了,什麼怨修,我就是吐個槽,說說而已,斬什麼天煞,能被上天詛咒的人,那上輩子肯定是作孽無數,遭了報應,這樣的人,俺纔不會搭理呢,大佬麼麼噠,咱們還是這輩子愉快的合作吧。

毫不猶豫的啓動車,陳浩併入車道,再次出發,繼續遠離縣城。

這一次,陳浩駕車就慢了許多,警惕也提高了。

似乎一次車禍後,天煞孤星的死氣放過了陳浩,之後駕車,一直到遠離了縣城,都沒有再發生一件意外。

陳浩鬆了一口氣。

真特麼兇險,這只是隨便接觸了一下,受了點牽連,不僅扣除了一年道行,還差點撞到人!連繫統大佬都明確表示惹不起。

天煞孤星,名不虛傳啊!這尼瑪吃一塹長一智,以後再遇到扣道行的任務,甭管你是誰,都給我死遠點。

“大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白露感覺到陳浩的異常,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

陳浩嘆息道:“別說了,遇到了一個天煞孤星,差點牽扯上因果。”

白露愣住:“什麼是天煞孤星?”

陳浩還沒開口,黃鼠狼就驚叫一聲,吱吱不斷,小眼中滿是驚懼,顯然,它知道天煞孤星的事。

隨後白露駭然道:“還有這樣的存在!這不是誰都惹不起嗎?”

黃鼠狼連忙吱叫,爲白露解釋。

白露這才恍然:“這麼說,只要我們離天煞孤星遠一點就沒事了?”

黃鼠狼點頭。

白露又問道:“可是爲什麼會有天煞孤星這樣的存在?這是犯了什麼錯,纔會讓人這一輩子遭受這樣的痛苦!”

這個問題就深奧了,黃鼠狼滿眼茫然,無法解答。

陳浩這時開口道:“好了,別問這個了,這玩意也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你們只要知道,咱們這些小屁修士,小屁妖修惹不起,遇到了立馬滾得遠遠的,自然就萬事大吉。”

這一次,黑貓沒有反駁了,蜷縮在後面,裝乖貓。

黃鼠狼則是小腦袋連點,表示贊同,有些東西真的是禁忌啊,完全無解。

小心翼翼,萬分警惕,之後一路平安無事,陳浩這才放下心來,有些明悟。

或許不是系統大佬惹不起天煞孤星,而是自己實力太弱,大佬想拉自己一把都沒轍。畢竟提示了扣除道行已經是警告了,是自己不明白,稀裏糊塗的就惹上了,也不能怪大佬啊!

哎,修行修行,處處陷阱啊,自己還是有大佬照顧,有些人意外遇到了,只怕死都不明白咋死的,那才叫冤枉。

兩日後的下午,陳浩在一座山外停下,黃鼠狼興奮的跳下車,歡喜的跑來跑去,滿眼迷醉。

還是熟悉的氣息,熟悉的味道,這就是我的家鄉啊!

“吱吱!”

興奮的跑了一圈,黃鼠狼上前看向陳浩,吱吱連叫。

白露翻譯道:“大師,黃上邀請您去黃家做客。”

陳浩沉吟了片刻,笑道:“也好,能見識一下五家仙之一的黃家,也算不虛此行。”

黃鼠狼大喜,連忙在前面帶路。

陳浩把車鎖好,然後帶着幾小,跟在後面。

一路爬山下山,還沒有走一個小時呢,突然黃鼠狼停下來了。

陳浩也驚奇的看向前方。

在不遠處的一個山坡上,一隻黑色狐狸蹲在石頭上,默默的打量陳浩一行。

黃鼠狼明顯和那黑狐狸認識,似乎有些看不對眼的樣子,跑上前幾米,對着黑狐狸吱吱叫着。

黑狐狸嗚嗚迴應。

交流了片刻,黃鼠狼突然怒了的樣子,叫聲都大了些。

陳浩看的莫名其妙。

什麼情況,這是回來就要幹架嗎?你們都是五家仙之一啊,難道相互之間搶地盤,鬧得水火不容了?

正疑惑呢,白露突然說道:“大師,這個黑狐狸說你是它們的人,它要帶走。”

什麼?

陳浩瞪大眼睛,一臉茫然。

臥槽,我一個大活人,咋就成了狐狸的人?

這時,黑狐狸不打算和黃鼠狼交流了,從山坡上下來,來到陳浩的面前,嗚嗚有聲,目光倒是透着善意的樣子。

陳浩看向白露。

白露遲疑了一下,這纔開口道:“大師,它說,胡家的女婿,不能去黃家,必須回孃家。”

噗……

陳浩差點沒噴血。

這話說的,越來越逗了,不僅是你們的人,還是你們家的女婿,別鬧,我第一次來東北好吧。

看白露能代爲轉達自己的意思,黑狐狸先是感激的看了一眼白露,然後繼續嗚嗚。

白露道:“大師,您是不是曾經遇到過一隻狐狸,而且還是白狐?”

陳浩一愣,旋即恍然:“這倒是有,不過我和白狐道友也只是合作了一次,之後就分開了,交流也不多啊,這和女婿什麼的,扯不上關係吧。”

黑狐狸聞言,急忙嗚嗚。

白露繼續翻譯:“大師,它說,你遇到的白狐,是狐中皇族,白狐在你身上留下了一道狐氣,這就說明你被白狐看中了,是狐族的女婿,天下任何狐族見到你,都要大禮以待。”

陳浩:“……”

“喵嗚!”這時候,黑貓叫了一聲,目光不善的盯着黑狐狸。

黑狐狸嚇了一跳,明顯對黑貓有些畏懼,隨後可憐兮兮的看向陳浩,嗚嗚了一聲。

白露道:“大師,它說要是遇到您卻不請回去,反而被黃家帶走,它會被族中長輩懲罰的。”

陳浩:“……”

哎,我的白狐道友啊,咱倆清清白白的,啥也沒有啊,你幹嘛要在我身上留下一道狐氣,雖然可能你是好心,但是這下被誤會了,我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啊。 去胡家是不可能去的,本來就是誤會,真要去了,不是女婿也是女婿了。

陳浩開口道:“你回去吧,我和白狐道友只是萍水相逢,並沒有你想的那樣,所以胡家我不可能去的。”

黑狐狸急了,正要再次勸解,突然黑貓哇嗚一聲,凶神惡煞的看着黑狐狸,一股凌厲的氣息直接籠罩了黑狐狸,嚇得它想說的話直接哽在了喉嚨,身體都瑟瑟發抖。

黃上原本看的氣憤,現在卻是樂了。

嘚瑟,繼續嘚瑟,惹得貓姐不高興,吃了你。

不再搭理黑狐狸,陳浩看向黃上。

黃上會意,頓時耀武揚威的繼續帶路。

黑貓瞥了一眼發抖的黑狐狸,這纔不屑的轉身跟隨而去。

等一行走遠,黑狐狸猶豫了一下,轉身跳入草叢不見。

繼續走,這一次卻是沒有遇到攔路的,翻越了幾個山頭後,來到了一個山谷中。

剛到這裏,陳浩就看到了十多隻黃鼠狼在山谷外面的草叢嬉戲。

只不過,這黃鼠狼都是普通動物,絲毫妖氣也沒有。

看到有人來,這些黃鼠狼驚慌散去,但是片刻後又匯聚,看向帶路的黃上。

黃上吱吱一聲,這些黃鼠狼頓時興奮歡喜的跑過來,環繞在它身邊,磨磨蹭蹭,看起來很是親暱。

黃上也興奮的和黃鼠狼們玩耍了片刻,隨後它叫了一聲,黃鼠狼們就看向了陳浩等人。

雖然是普通動物,但是黃鼠狼也是有些靈性的,很快排成一隊,對着陳浩這邊點頭,看起來像是迎接一樣。

黃上得意的對陳浩吱吱了幾聲。

不用白露翻譯,陳浩就看懂了意思,笑道:“行了,不用這麼多禮,我們直接去拜訪你家長輩吧。”

黃上當即吱吱一聲,一羣黃鼠狼散去,到別處嬉戲去了。

跟着黃上進入了山谷,陳浩看到了更多的黃鼠狼,三三兩兩的趴在山谷各處,雖然驚奇於陳浩一行,但是有黃上帶路,黃鼠狼們並沒有什麼異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