況且這一次他們雖然也是時間有限,但至少也有好幾天時間,這可比上次要好多了,可以讓他們有更多時間搜刮,畢竟像天怒城這種大型天空城,能夠搜刮的東西簡直太多太多了。

錢、物資、糧食等等這些東西不用多說,肯定是能帶走的通通帶走,同時別忘了這麼大一座城市裡工廠更是不計其數,這些洛奇也不打算放過。

或許有人會不解,工廠這種東西怎麼搬走?

工廠當然不能搬走了,可工廠里的機器設備卻是可以被搬走的!

因此當洛奇下達了命令后,帶隊的蒙特和林峰就分頭行動,一個帶隊去收繳金幣和物資,另一人則帶隊直奔城區,等到到了城區后就將一座座工廠的大門全部敲開,然後衝進去就將裡面的機器設備都搬了出來,甚至如果某些設備太大了,他們乾脆會聯繫空魔小隊,讓空魔小隊直接拆掉工廠的一面牆壁。

由於天怒城被攻陷后就進入了戒嚴,原本那些聚集在大街上起到的居民也被洛奇一點點趕回了家裡,所以現在整座城市的工廠都已經停產了,不過衛兵隊的舉動還是被不少人看在了眼裡,並且每一個人的目光中都充滿了憎恨,如果不是因為頭頂上有戰艦的炮口,半空中還一直有空魔戰士巡邏,這些居民沒準就發生暴動了。

當然這也並不奇怪,因為在這些居民眼裡洛奇就是侵略者,所以他們狠洛奇,即便在這之前他們的城市差點就將洛奇活活困死在背山村,但這並不能阻止他們認為洛奇是個侵略者的事實,他們不管自己對洛奇做過什麼,但他們憎恨洛奇對他們做的一切。

對於居民們產生的這種情緒,洛奇可以說是一方面早有心理準備,另外一方面也毫不介意,甚至可以說正是由於早就料到了這些居民會如此看待自己,洛奇才早早將佔領天怒城的想法排除,他可不想讓自己陷入這片由憎恨填滿的泥潭當中。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完全不在乎天怒城十萬居民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他始終有條不紊的執行著自己的計劃,爭取在最短時間內從天怒城搜颳走最多的東西。

另外他的這種做法,一方面引起了民憤,另外一方面也引起了艾爾溫的不解。

實際上讓艾爾溫感到不解的事情其實有很多,眼前這件事就是其一,因為他一直以為洛奇是打算佔領天怒城的,所以在得知他竟然在拆工廠搬物資的時候,就難免奇怪;再比如他很同樣弄不明白洛奇為何一直沒有派人抓自己。

要知道他雖然早在天怒城淪陷前就躲了起來,可算算時間,距離天怒城被佔領已經過去了兩三天時間,可洛奇卻一直沒有大範圍的對他進行抓捕,這讓艾爾溫非常不解,難道洛奇是被勝利沖昏了頭腦,還是說他狂妄到根本瞧不起自己,認為自己是可有可無的?

說實話,即便艾爾溫自己也是城主,可現在連他也有些弄不明白洛奇到底在唱哪齣戲了。

而就在艾爾溫不明所以的時候,雷鷹城則是逐漸熱鬧了起來。

由於正在對天怒城進行搜刮,所以雷鷹城的空港外每天都會排起長隊,無數滿載戰利品的浮空船排著隊的在空港降落,使得整個空港二十四小時都熱鬧非凡。

另外一方面,那些早早聽到了消息,後來又接到了洛奇邀請的客人們,在這個時候也陸續趕來了! 正當洛奇將天怒城的物資全部運往雷鷹城的時候,那些接到他邀請,或者乾脆就是不請自來的客人們也陸續到了。

和乘坐天空城前往背山村所要消耗的時間不同,如果僅僅是以艦隊的方式前往背山村,時間要快上許多,畢竟戰艦的速度終究要遠遠快於天空城,況且卡琳娜和貝格早在之前就已經散布了消息,很多人早在當時就做好了準備,所以大家來的速度看起來很快,實際上完全在情理中。

對於這些客人,洛奇自然是盛情款待,有了之前幾次的經驗,他對於這種場面不但不生疏,甚至已經相當熟練了,只不過或許是由於洛奇現在的知名度比從前更大的原因,這一次來到雷鷹城的客人數量遠遠超出他的想象,不但那些接到邀請的客人都來了,不請自來的人反倒更多。

不過對於這些不請自來的客人們洛奇也是非常歡迎,因為對他來說人越多越好。

在這種情況下,洛奇治下的兩座城市就又一次熱鬧起來,甚至雷鷹城都已經住不下了,不少人都被安排到了卡爾托斯城,與此同時天怒城的港口也被利用了起來。

雖然大家都通過傳聞得知天怒城戰敗的消息,可這個消息至今也沒有被暗影聯盟確認,所以客人們在來時都抱有一定小心,每個大人物都帶了不少護航艦隊,因此問題就出現了,當大家發現天怒城確實戰敗,甚至整座城市都淪陷后,發現由於同一時間湧進雷鷹城和卡爾托斯城的護航艦隊實在太多,導致這些艦隊根本沒地方停靠了。

所以再無奈之下,這些艦隊只好停到了天怒城的空港,好在天怒城的空港本身就夠大,這幾天洛奇他們也將該搬走的物資都被搬走了,空港因此騰出了大量空間,這才讓眾多護航艦隊有了跺腳之地。

而當這一切都安排好后,洛奇就對客人們宣布,兩天之後他將舉行發布會,公布重大消息。

此事立刻讓城裡的客人們興奮起來,大家對於洛奇即將宣布的消息都已經迫不及待了,但也必須要承認,洛奇的這種安排還是有些著急了,其實有很多客人都傳來了消息,告訴他自己正在趕來的路上,希望能夠等等他們,可洛奇卻沒有等。

不是他不相等,而是根本等不了。

兩天之後舉行發布會,這個日期是洛奇計算好的,因為他已經通過散布出去的偵察船得知瑞克派來的援軍,也就是天威城已經到達破天峰附近了,再有兩天時間就會到達背山村!

這就是洛奇要將發布會定在兩天之後舉行的原因。

與此同時,在定下了發布會的確切日期后他就下達命令,開啟了雷鷹城、卡爾托斯城、還有天怒城的飛行模式,讓自己治下的三座天空城同時飛離了背山村,至於飛行的方向,則正好與天威城來臨的方向相對應。

這種舉動自然引起了客人們的注意,很多客人在得知此事後都微微皺起了眉頭,所有人都在猜測洛奇打算幹什麼,並且難免會有人認為他讓治下的三座天空城一同飛向敵人來臨的方向,難道是要利用城裡的這些客人,去威脅天威城嗎?

難道洛奇打算讓天威城忌憚城裡的這些客人,進而對自己敬而遠之?

乍一看,洛奇似乎真的打算這麼做,可仔細想想又覺得不可能,因為此時在雷鷹城的這些客人每一個是傻子,這些人要麼是一城之主,要麼就是一個商會的會長,甚至有盟主一級的大人物,哪裡是能隨便被當成槍使的?洛奇如果真要這麼做,那可真就是與全世界為敵了。

所以大家對於洛奇的舉動雖然都很不解,但卻沒人多說什麼,畢竟在這種時候敢於來見洛奇的都不是善茬,大家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還很好奇和興奮,都想要看看洛奇的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這樣一來,兩天時間很快過去,開啟了飛行模式的三座天空城很快就來到了破天峰外圍,並且不出意外的在發布會開始前率先碰到了天威城!

雙方相遇,氣氛自然就變得微妙,洛奇這邊是天怒城打頭陣,雷鷹城和卡爾托斯城並排躲在天怒城後面,至於他們對面則是孤零零的天威城,但別看天威城只有孤零零一座天空城,卻是沒人敢小看這座城市,因為這座城市的戰鬥力非但不弱於之前的天怒城,甚至比天怒城還要強上一頭!

在這種情況下,最為高興的就是雷鷹城內的眾多客人們了,面對來勢洶洶的天威城他們可是一點不害怕,因為就算天威城真的敢向洛奇發動進攻,甚至將洛奇打敗,也不敢拿他們怎樣,也就是說這一次他們不但可以親眼目睹洛奇宣布的重大消息,更是可以看一場大熱鬧,這可真是太超值了。

而與雷鷹城內興緻勃勃的客人們相比,天威城的城主阿奇斯就要鬱悶許多了。

首先,就是他沒想到洛奇竟然會來這麼一手,他竟然在攻陷天怒城到自己趕來的短短時間內,邀請了這麼多客人來雷鷹城,這簡直讓阿奇斯太難辦了。

由於有暗影聯盟的鼎力支持,所以阿奇斯現在已經得到了第一手情報,雷鷹城和卡爾托斯城內都有哪些客人他都有著完整名單,幾十位城主,十多個商會的會長或總管,甚至還有幾個聯盟的盟主,這麼多大人物聚集在雷鷹城,讓阿奇斯一點辦法都沒有。

其次就是他已經接到了瑞克的命令,讓他在面對洛奇的時候一定要加倍小心,按兵不動都不要緊,等待其他支援到達后再有所行動不遲。

「這個洛奇……還真是能搞事情……」

親自乘坐旗艦飛到城外看了一圈,阿奇斯就狠狠的罵了一句,然後就返回了天威城,並且立刻傳令下去:「派人通知天怒城裡的艾爾溫,告訴他咱們已經到了,讓他隨時做好準備。」

「是!」

答應一聲,接到命令的屬下就迅速離開了,馬上聯繫上了始終在天怒城內做著準備的艾爾溫。 對於如何控制洛奇,阿奇斯顯然有著自己的打算,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當增援到來后,立刻將天怒城重新奪回來。

天怒城淪陷這件事對於天祖教來說太重大了,對於士氣的打擊也太大了,所以首先就要將這座城市奪回來才行,況且就算其它都不考慮,單單考慮天怒城本身,這樣一座大型天空城也是不容有失的,因此阿奇斯早就跟瑞克做了報告,並且得到了批准,他會率先將天怒城從洛奇手裡奪回來。

但想要做到這一點緊靠正面交戰是不容易的,必須要依靠城裡的艾爾溫從內部發力,雙管齊下會更容易得手,所以阿奇斯就聯繫上了艾爾溫,讓他隨時做好反抗的準備;接到消息的艾爾溫也不敢怠慢,立刻將消息傳達下去,讓手下和城裡的所有人都做好準備,只要外面一交戰,他們就立刻發起暴動,將城市的控制權奪回來!

而另外一邊,正當艾爾溫和阿奇斯計劃著將天怒城重新奪回來時,洛奇也如期召開了發布會,並且和他此前所說的一樣,正式對外公布了白惡魔戰甲和雷鷹戰甲。

「各位,正如我的老師,奧頓大師介紹的那樣,第一代白惡魔戰甲正是基於我們最新研發出的符文技術為核心製造的頂級戰甲,至於這套戰甲的戰鬥力我就不需要細說了,當然我相信大家對於白惡魔的具體數據還是很感興趣的,所以有請我的另外一位老師,錘火大師!」

在這場發布會中,洛奇親自擔任了主持人的角色,而就在剛剛,奧頓才上台向所有人簡單講解了一些符文科技的概念,雖然在奧頓奇葩的性格下,他的每句話都至少會用到三個專業性術語,導致絕大部分人根本都聽不明白他在說什麼,可越是這樣,人們反倒覺得越是厲害,妥妥的不明覺厲。

等到這之後,在洛奇的介紹下和眾人的掌聲中,一米多高的錘火也登上了講台,親自向大家講解白惡魔的重重數據。

甦醒的神明 如此詳細的講解,總算讓人們知道了白惡魔的具體指標,可以說是既驚訝又略顯失望,驚訝的地方在於白惡魔所採用的新科技,也就是符文科技,至於失望地方則在於白惡魔的各項指標……似乎並沒有人們想象中那麼突出。

就白惡魔的過往戰績來看,白惡魔戰甲的戰鬥能力明顯遠遠高於傳統的五代專用甲,甚至足以和五代半的聖天使戰甲平分秋色,可洛奇公布的數據卻和眾人想象中差距非常大,在眾人看來,白惡魔的具體指標或許超過了普通的五代專用甲,但距離聖天使戰甲還是有相當差距的。

這個疑惑,在隨後的提問環節很快就被人提到了。

「洛奇城主,您公布的這款白惡魔戰甲,和您正在使用的白惡魔戰甲完全一樣嗎?」

錯吻高冷男神 「不,這是第一代白惡魔戰甲,我現在用的是第二代白惡魔戰甲。」

終於,洛奇給出了合理的解釋,原來他剛才公布的只是第一代白惡魔戰甲的數據,而他用來戰勝聖天使的則是第二代白惡魔戰甲,原來是這樣。

「洛奇城主,為什麼不將第二代白惡魔戰甲一同公布?」

「因為第二代白惡魔戰甲還在完善當中。」

「洛奇城主,你會對外銷售白惡魔戰甲嗎?」

「正在考慮。」

「洛奇城主,能詳細講講剛才提到的符文技術嗎?」

「符文技術是一種嶄新的科技,基於魔能符文的研究而來,至於魔能符文……抱歉,這屬於商業機密,所以沒辦法和大家分享。」

「洛奇城主,你認為符文戰甲能夠對傳統戰甲造成怎樣的衝擊?」

「符文戰甲將徹底淘汰傳統戰甲。」

這話一說完,發布會的現場立刻傳來了一陣驚呼,緊跟著在短暫發愣后所有人都舉起了手,彷彿每一個人都有問題要問似得。

「洛奇城主,你難道認為符文戰甲已經足以對正在研究的第六代戰甲造成威脅了嗎?」

「我覺得不僅僅是威脅,實際上我認為第六代戰甲的研發應該直接停止,必定會被淘汰的產品,沒必要浪費時間和金錢。」

「好了,各位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一會在提問,我現在向大家介紹另外一款戰甲,這款戰甲同樣基於符文技術為核心,但卻不同於白惡魔戰甲,這是一款外銷的量產型符文戰甲。」

原本洛奇中止提問的舉動還讓不少人感到失望,雖然這些人都不是記者,可他們同樣有太多關於白惡魔戰甲和符文科技的問題想要搞清楚了,然而洛奇接下來的一句話卻立刻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力。

他剛才說什麼?

外銷型的符文戰甲?!

一聽到外銷這兩個字,大家的眼睛就都亮了,別忘了參加發布會的這些人可都是城主或盟主,最差也是一個商會的會長或者總管,雖然他們到現在也沒太弄明白符文科技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從洛奇自信的表現就能看出來這種科技必然是跨時代的,所以一聽到有外銷型的符文戰甲,馬上就來了精神。

這之後,在大家聚精會神的注視下,洛奇便開始向所有人介紹起雷鷹戰甲。

「這款戰甲的設計初衷……」

站在所有人面前,一邊指著身後的雷鷹戰甲實物,洛奇一邊將這款戰甲的方方面面向所有人介紹了一遍,對於這件事他可謂輕車熟路,畢竟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向外人推銷自己的雷鷹戰甲了。

大概用了二十分鐘左右,洛奇將雷鷹戰甲的方方面面介紹完了,並在最後附加了一段實戰影像。

「各位,這段影像是錄製在十天前,戰鬥中戰士們充分發揮了雷鷹戰甲的戰場統治力,面對三倍於自己的敵人並最終獲得了勝利,我想這足以證明雷鷹戰甲的優秀。」

這句話說完,洛奇就走到了邊上,緊跟著所有人面前就出現了一段魔能影像。

三國之我是袁術 這段影像是洛奇在與天怒城進行決戰時錄下來的,並且經過了剪輯,所以呈現出的內容不但精彩紛呈,並且全部都是雷鷹戰甲一對二、一對三、甚至一對四並最終擊殺敵人的畫面,可以說看的所有人一愣一愣的驚呼不斷,而等這段影像結束后,大家再看向靜靜擺在擂台上的雷鷹戰甲時,目光就都變了。 「洛奇城主!雷鷹戰甲的售價是多少,現在就可以預定嗎!?」

隨著魔能影像結束,在場的眾人瞬間就沸騰了,對於雷鷹戰甲的興趣簡直就彷彿喝了雞血便爆棚,當然這也並不奇怪,洛奇之前放的魔能影像雖然經過了剪輯,雖然都是雷鷹戰甲消滅敵人的畫面,但在場的都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就算魔能影像的內容略顯誇張,但雷鷹戰甲的戰鬥能力卻是毋容置疑的。

大家都能看出來,魔能影像中雷鷹戰甲的對手雖然也都穿著量產戰甲,但穿的卻是萊爾3型,這可是第五代戰甲中最為頂尖的一種量產型戰甲,能將身穿這種戰甲的敵人擊敗,並且還是在一對二、一對三、甚至一對四的情況下,這就足以證明雷鷹戰甲的戰鬥力遠遠超過了第五代量產甲,自然是讓大家感到興奮。

另外洛奇在介紹雷鷹戰甲時還一再強調,這款戰甲的設計初衷是用來對抗飛行惡魔的,與空魔戰士戰鬥只是其次,甚至都不能百分之百發揮雷鷹戰甲的實力,這毫無疑問正中大家的軟肋。

現在的世界已經因為惡魔的異變動蕩四起,人們最大的威脅早就不再是彼此,而是又一次成為了惡魔,所以雷鷹戰甲如果真是一款專門用來對抗飛行惡魔的戰甲,那麼至少在現階段,其價值要遠遠高過其它戰甲。

所以當影像結束后,立刻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問到。

試婚總裁一寵到底 「當然。」面對這個問題,洛奇則是點點頭:「雷鷹戰甲現在就可以接受大家的預定,如果各位對這款戰甲感興趣,可以直接聯繫艾奇雷蒙閣下。」

「洛奇城主,你能保證雷鷹戰甲的生產和運輸嗎?」

就在洛奇看向了一旁的艾奇雷蒙,表示大家如果想要預定雷鷹戰甲可以聯繫他時,也不知道誰突然喊了一嗓子,頓時讓整個場面都安靜下來,而在這之後大家就齊刷刷將目光都放在了洛奇身上。

確實,這個問題還真的是很關鍵,因為雷鷹戰甲雖好,可洛奇現在的處境卻太糟糕了,說句難聽點的話,他現在的處境完全是自身難保,如果大家真的在他這裡訂購了雷鷹戰甲,洛奇有能力交貨嗎?

這種疑慮並非空穴來風,就在一個月前,洛奇生產出的一批坦克戰甲就險些因為封鎖而難以離開背山村,當時如果不是蘋果樹商會雇傭了大量護航艦隊拼殺突破了天怒城的封鎖,這批坦克戰甲沒準現在還運不出去呢!

「各位放心,這正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

然而面對這種質疑,洛奇卻表現的相當沉穩,其實他早就想到了大家會有這種顧慮,所以在隨後就說道:「我能力理解大家在此事上的顧慮,畢竟現在我面臨的情況大家也看到了,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家不要擔心,我現在就可以證明自己有能力完成任何一筆訂單。」

「請大家跟我來。」

說話之間,洛奇就主動走下了講台,然後就率先走出了發布會的會場,也就是雷鷹城的城主大廳。

「他這是……要幹什麼?」

見洛奇走出了大廳,客人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知道這是要幹什麼,最後大家只好帶著不解跟著他一同走出了大廳。

離開城主府,眾人就坐上了早就安排好的馬車,然後就一路去了——空港。

來到空港,洛奇帶領所有客人一同登上了自己的旗艦戰騎號,並且緩緩升空。

「各位,請原諒我沒有提前通知,在召開發布會的過程中,我已經聯繫了天怒城內留守的護航艦隊,讓這些艦隊都離開了空港。」

轉身看向甲板上的一眾客人,洛奇緩緩說道,與此同時就有大量護航艦隊出現在了半空。

「洛奇城主,你這是……什麼意思?」

見自己的護航艦隊全部離開了天怒城,客人們當中有不少人都皺起了眉頭。

「各位,不要著急,我這也是為了大家好,畢竟我相信沒人希望自己的艦隊出現什麼危險。」

「危險?」

「什麼危險?」

「洛奇城主,你到底打算幹什麼?」

「我打算讓大家看一場表演,以此來結束這場發布會。」

沖著眾人微微一笑,洛奇就對一旁的莉莉雅點了點頭,隨即莉莉雅就直接去了艦橋,等到分分鐘時間過,遠處的天怒城就緩緩動了起來。

天怒城在這時開啟了飛行模式!

看到這一幕,客人們都是一愣,越發弄不明白洛奇這是要幹什麼了,而同樣被這一幕弄蒙掉的還有天威城。

當天怒城開啟了飛行模式,並且緩緩向著遠處的天威城飛去時,天威城的城主阿奇斯就立即接到了報道,然後就趕忙來到了空港。

「洛奇這是在幹什麼……他打算開戰么?」

拿著望遠鏡看了看遠處的天怒城,阿奇斯不由得皺緊了眉頭,緊跟著就下達了命令:「命令第一、第二、第三艦隊起飛,做好戰鬥準備!」

「是!」

隨著他一聲令下,天威城的空港就有大批戰艦升空,看規模少說也有六百艘以上,這些戰艦在升空后很快就在空中完成了集結,然後就飛出防禦網,在城外擺出了防禦陣型。

也正是在這同一刻,緩緩靠近的天威城就停止了前進,並且張開了城市的防禦網。

可是下一秒,讓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就出現了,隨著天怒城將防禦網張開,防禦網頓時光芒綻放,所散發出的強烈光芒甚至蓋過了頭頂的太陽,而更加重要的是,這強烈的光芒在出現后不久便開始緩緩聚集,很快就在防禦網的頂端聚集成了一團巨大且火熱的光球!

「這、這……」

「這是……」

「滅……城炮……這是滅城炮!」

當所有人都被天怒城防禦網散發出的光亮吸引了注意力后,很快就有人發現了這是什麼,這是滅城炮!此時的天怒城已經在洛奇的命令下啟動了滅城炮,正在為滅城炮充能! 兩邊所有人都沒想到,洛奇竟然讓天怒城啟動了滅城炮!

滅城炮是什麼?那可是玉石俱焚的大殺器,其無與倫比的超強威力不僅能夠一擊就毀掉一座天空城,巨大無比的消耗更是可以將天空城自身的魔能消耗一空,導致天空城本身墜落陸地。

洛奇怎麼會啟用這種東西!

這是打算讓天怒城和天威城同歸於盡么?!

讓兩座大型天空城同歸於盡……瘋了!他這麼做簡直就是瘋了!

和洛奇一同待在甲板上的客人們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天怒城,看著防禦網頂端的光球,每一個人都長大了嘴巴,他們萬萬沒想到洛奇帶他們出來竟然是為了這件事,更沒想到自己竟然能在有生之年親眼目睹兩座大型天空城同歸於盡的場面,所以大家都傻了,每一個人,無論是什麼身份,或是城主、或是會長、或者乾脆是盟主,所有人都彷彿痴獃了似得望著天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