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讓我驚訝的是,我回去的時候,竟然沒有發現子龍的身影。我把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唯獨沒有看到他。

「子龍肯定不會無緣無故離開的,一定是出了啥事兒!」一想到這兒,我心裡就開始慌了,沉著一股氣,大聲喊了起來,「子龍,你在哪兒?」

連著喊了數遍,還是沒有聽到子龍的回應。整個破敗的村子里,只有我的回應,我心裡越來越著急,不停的去找他。

可幾乎把整個村子都翻遍了,還是沒有找到子龍的下落。倒是在村子背後,發現了巫教弟子的屍體,起碼好幾十具,已經堆積成了一座小山。

應該是那黑袍人暗中出的手,這才讓葉洙晶和孟嬴他們帶著村裡的孩子活著離開了。

「九哥哥……」而就在這時,我突然聽到了依依在背後喊我。我一回頭,就看到林依依他們回來了。

她、葉伯,葉洙晶,還有葉家不少弟子,全都來了!

林依依在看到我之後,立馬就哭了起來,猛的跑了過來,直接扎進我的懷裡,不停的哭喊著:「九哥哥,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你嚇死我了。我還想要是你走了,我就跟你一起死,我去地府陪你,你一個人就不會孤獨了!」

林依依一個勁兒的在我懷裡蹭著,我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笑道:「依依,我是貓命,可是有九條命呢!你放心吧,我不會輕易死的!」

我這麼一說,林依依才笑了起來,抹了抹眼淚,嗯嗯的點了點頭。

「初九,子龍呢?」葉洙晶走過來沒有看到子龍,連忙朝我問道。

她這麼一問,我心中當即一驚,反問道:「子龍不是你們帶走的?你們剛才出現,我以為是你們把他救下來了!」

「沒有!」聽到我的話,葉洙晶臉色當即一冷,咬牙冷冷的擠出了幾個字:「子龍出事了!」 「歡兒?」月明堂皺眉。他心底浮現的想法,讓他臉色越發難看。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

月千歡回過神,垂眸別過頭遮掩眼底的思緒。她怎麼會喜歡墨九卿?怎麼會喜歡那個變態,那個牛皮糖一樣的男人。怎麼會……喜歡。

可是心底有另一個聲音在反駁月千歡。不想去聽,月千歡開口:「三叔我沒有喜歡他。他於我有恩,我銘記於心。自會報答了他,以後互不相欠。」

「你明白就好。這墨九卿的身份神秘不凡,三叔怕他傷害到你。」

月千歡想說不會的,沒有任何人能傷害到她。然而抬頭看見月明堂眼底的擔心關懷,涌到喉嚨的話頓時換了一句。

她說:「三叔,玉貴妃已經被皇帝打入冷宮。葉青雲也死了。至於皇后,她已經得到了應有的下場,以後也不會再這麼做的。」

「歡兒你們做了什麼?」

月千歡簡單的給月明堂講了經過。不過省略了給玉貴妃下X液,還有威脅皇后。但即使省略不少后,經過仍然跌宕起伏比故事還精彩,也足夠讓月明堂驚訝了。

沉默了半響。月明堂開口,「這樣也好,她們罪有應得。」

「三叔,我能修鍊了。」

「嗯好。」月明堂回答一時快。下一秒愣住,驚訝看著月千歡。「歡兒你說什麼?」

月千歡解除偽裝。武力現,二階巔峰武師的白色光芒閃爍在月千歡身周。

「三叔我能修鍊了。我也是一名武師了。」月千歡深深看著月明堂,照顧「老人家」的情緒。她說的很慢,一字一頓讓月明堂聽得清清楚楚。

月明堂冷若冰霜的臉上,一瞬間湧現無數種複雜的情緒。最後看著月千歡,統統化作發自心扉激動的微笑。「太好了!」

「我不再是月家的廢物。我也能修鍊,以後就能保護三叔你了。」

「傻丫頭,三叔可以保護自己。你要保護的,是自己才對!」心底心情太複雜了,月明堂想笑,想放聲大笑。

冰山融化,春暖花開明媚燦爛。月明堂也是元盛國遠近聞名的美男子。可惜平常太冷了,也寡言少語凍走了不少想貼上來的女子。

月明堂伸手摸了摸月千歡的頭。「哈哈哈,真是太好了!這下咱家的歡兒也是武師了!歡兒既然你是武師了,藥師盟還去嗎?」

「當然去!當武師跟煉藥師並不衝突不是嗎?」

「但是這樣會很辛苦。」

月千歡搖了搖頭,勾唇嫣然一笑傾國傾城。「我不覺得辛苦。我已經晚了很多年,現在是時候抓緊時間學習了。」

滄淵界強者生,弱者亡。月明堂明白這個道理,因此他只是點了點頭。心底一邊盤算著給月千歡找適合修鍊的功法,還有武師需要的丹藥!哦對了,還有武器。

「三叔你回來了,月秀靈呢?」突然想到月秀靈,月千歡開口詢問。月秀靈慘被她暴揍一頓,不知道現在怎麼樣。

「歡兒不說我差點忘了。今晚有一場家宴,歡兒想去嗎?」月明堂眉頭微皺。 月府亭台樓閣,華美奢侈。月海陽和月雲柔一前一後走在廊橋上,月雲柔道:「爹,咱們為什麼要去看月秀靈?她一個支系子弟,有什麼資格讓咱們屈尊降貴去見她?」

月雲柔身上還帶著傷,臉色慘白無血色。心底不滿,面上浮現青色看起來有些猙獰。

月海陽瞥了眼她,冷哼開口:「若是你能修鍊,為父也用不著如此!」

他原本已經計劃好了。讓月雲柔成年後進入武宗光宗耀祖。可現在月雲柔丹田被廢,成了月千歡那樣的廢物。還怎麼去?

「若是你謹慎點不要胡鬧,就不會有今日!」

「爹這明明是月千歡那個賤人的錯。你怎麼怪我?要不是那個賤人廢物毀我丹田,還跟我搶塑元丹。還有青陽拍賣會門前,就是因為她我才憑白遭受這無妄之災。」

月雲柔也是命大。沒有死,一番靈丹妙藥搶救,如今才能下地行走。

她怨恨極了。要不是月千歡,她就是月家尊貴的大小姐。根本不會碰見這些事!更不會變成一個廢物。而月千歡呢,好運的讓人妒忌!

鏡湖上綁架輪X她,被她逃了。府中刺殺她,她沒死反倒害娘丟了小命,爹也重傷。就連拍賣會也……月雲柔怨毒握緊拳頭,眼眸中殺氣猙獰。月千歡,你這個賤人!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月海陽:「夠了。你也就在這兒說說,別讓你三叔聽見了。」

他何嘗不想將月千歡千刀萬剮!可是他不能,她面前有月明堂擋著。如今希望,就在月秀靈身上。「你不是武師參加不了族比。想要月千歡死,只有靠月秀靈。」

「爹你是想讓月秀靈殺了那個賤人?」

「沒錯。月秀靈一直想入宗祠。以她的天賦遲早能加入,但我們不妨先利用利用她。族比之上,月秀靈失手殺了月千歡。月明堂也只能認命!」

月雲柔聞言眼睛發亮。緊接著她又皺了皺眉,「可是爹,月千歡那個廢物會參加嗎?」

「既然她敢殺了你母親,殺了月雲香。她就不是「廢物」。這次族比,她不想參加也得參加!」

嘴角揚起惡毒獰笑,眼底殺意瘋狂扭曲。他要月千歡必死無疑!

輕輕敲門,月海陽臉上揚起溫和虛偽的笑容。「月秀靈,本家主來看你了。你在嗎?」

……

「月秀靈傷了你,我罰她十鞭子,關禁閉不得外出。」月明堂看著月千歡,「她雖是旁系弟子,但她的天賦還有武宗弟子的身份,挺受宗祠那群老不死的喜歡。歡兒你今後避開她一點。」

「我避開她?」

月千歡戲謔挑了挑眉,「三叔,月秀靈有說她是怎麼受傷的嗎?」

「並不知。難道歡兒知道?」

她當然知道!月秀靈身上的傷還是她的功勞。不過月秀靈怎麼肯讓別人知道,自己比一個廢物還不如?

月千歡有些好奇了。今晚家宴,月秀靈看見她會是什麼反應?

眼底閃爍惡劣冰冷的幽光,月千歡嘴角弧度輕輕上揚。「三叔,今晚家宴我去。」 子龍出現的變故是我們誰也沒有想到的,就是這短短一個時辰的時間裡,子龍就被人帶走了!

剛才葉洙晶他們的到來,我以為是他們救下了子龍。可他們也沒有,那就說明子龍被人帶走了。

我們的五雷咒被破,他遭到了強大的反噬,可謂是奄奄一息。那黑袍人給了我九轉還魂丹,就是要讓我救下子龍。這也就說明了,不是他帶走了子龍。

巫教的人全軍覆沒,一個活口都沒有。很顯然不是他們,唯一還活著離開的人,那就是龍陽。

一想到這兒,我才立馬說了出來,「是不是龍陽帶走了子龍?他臨陣脫逃,貪生怕死的事情已經包不住了。你們特殊部門肯定會懲罰他,他也知道我不會放過他,是不是他帶走了子龍,想要日後威脅我們?」

我這麼一說,葉洙晶就咬了咬牙,一臉的冰冷,但她在壓制著心裡的憤怒。片刻后,才冷冷的說道:「如果是龍陽帶走了子龍,我一定不會放過他!」

葉洙晶說完就要走,我立馬喊住了她,問:「葉洙晶,你要幹嘛?」

葉洙晶沒有回頭,背對著我們說道:「我要去找子龍,哪怕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找回來!這世上除了我,沒有人敢傷害趙子龍!」

話音一落,就直接走出了小漁村。她的性格我是知道的,高冷霸氣,勸她沒有用。

她心中認定的事情,可能只有子龍才能改變她!

她是個厲害要強的女人,但唯獨遇到了子龍,卻是一點兒脾氣都沒有。傻瓜都看得出來,她心裡已經有了子龍。

「嘻嘻……」林依依嘻嘻的笑了笑,看著葉洙晶離開的身影,感動的說道:「晶晶姐姐好霸氣,希望她能找到龍哥哥,讓他們好好在一起!」

我沒有說話,心裡已經打定了注意。等我養好了,就去找子龍。如果真的是龍陽,那我絕對要這孫子的命!

「初九,你現在受了重傷,先好好養傷,養好了之後我們回葉家!」這時,葉伯才安排道。

「嗯。」我點了點頭,問:「葉伯,孟大哥和村裡那些孩子呢?」

「初九,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葉伯笑了笑,說:「孟嬴也是受了重傷,我讓葉家的人也先把他們帶回去養傷了。至於那些留下來的孩子,你放心,葉家會給他們最好的安排。以後他們的成長,還有讀書生活,葉家全部承擔!」

葉伯說到這兒,忽然老奸巨猾的笑了起來,說:「初九,這一切都是大小姐的意思!他們幫了你,大小姐說就是幫了葉家!」

葉伯話里的意思我怎會不知道,他這麼一說,我倒是有些想葉棠了。她是我下了苗王觀遇到的第一個女生,溫柔體貼,對我也是無微不至的照顧。

我不知道啥是感情,也分不清楚對她的感情。只知道,她對我很重要。

一想我臉就紅了,趕緊問葉伯打破了這種尷尬,「葉伯,葉棠怎麼樣了?」

葉伯看到我臉紅就笑了起來,但一聽到我問他,臉立馬撐了下來,說:「家主被人殺死了,大小姐本來想親自來接你的。但因為這個原因,才沒有能來,讓我給你說一聲抱歉!」

聽到這個噩耗,我心中也是一驚!葉棠的父親雖然被周八字給害了,但我們在蠱苗寨找到了棺材菌,讓他活了下來。

可他現在竟然被人殺了?周八字想對付葉家來挑起和靈族之間的戰爭,可周八字被我給殺了,他的陰謀詭計就沒用了。

也就是說,現在的葉家應該沒有敵人了!難道是……靈族?

一猜想到這點,我就問葉伯:「葉伯,到底是咋回事?」

「我也不清楚!」葉伯搖了搖頭,說:「大小姐只是電話說給我說了,但沒有告訴我其中的過程。只是讓我先養好了你的傷,就帶你回去。」

「這樣啊!」我心裡有些擔心葉棠了,葉長風死了,她爹也死了,現在的葉家就是靠她了。

她一個女人,要撐起這麼大的葉家,肯定很艱難。

「初九,你好好歇息吧!我讓葉家弟子把村裡的人都好生下葬了,然後超度這小漁村還有黑水河的陰魂!大小姐那邊你也不要擔心,她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堅強!」葉伯拍著我的肩膀道。

嗯,我嗯了一下,提醒他說:「葉伯,一會兒把結巴的屍體帶回去,好生安葬。至於巫教的屍體,人死不留罪過!到了陰曹地府,閻王爺要如何懲罰他們,那是閻王爺的事情。我的意思,還是把他們的屍體全都葬在一起吧!」

「嗯,你放心!」葉伯點了點頭,就開始招呼葉家的弟子做事了。

林依依扶著我找了一間沒有損壞的房屋,可在她攙扶著我的時候,我就發現她悶悶不樂的。

之前還開開心心的,轉眼間就不高興了。

我怔了一下,問她:「依依,你咋的了?是不是不高興啊?」

「沒有啊!」林依依搖了搖頭,沖我露出了一個很勉強的笑容。

這小妮子不會說謊,連我都看出來了。我停下了腳步,看著她說:「依依,你不會說謊呢!告訴我,到底咋了?」

我這麼一問,依依就顯得有些局促了。更是埋著頭不看我,過了好幾秒鐘,這才抬頭看我:「九哥哥,你是不是很喜歡葉棠姐姐啊?」

「啊?啥?!」我沒想到她會突然問我這個問題,倒是把我給問住了。我怔了一下,沒反應過來。

「嘿嘿……」林依依見我猶豫了,立馬嘿嘿的笑了起來,說:「九哥哥,葉棠姐姐是個好人,你要好好對她! 流年的愛戀 我們苗疆兒女,一生一世痴情不移,九哥哥要是傷害葉棠姐姐,依依就不喜歡你了!」

林依依在說笑,但她的眼睛卻是濕潤的。我沒有回答她,心裡有一股情愫,總覺得怪怪的,好像失落又好像心疼,講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走吧,九哥哥,我去給你弄好吃的!」林依依看我怔住了,這才把我攙扶進了屋子。

一連三天,我都躺在床上,林依依每天變了花樣給我做好吃的。加上葉伯帶來的葯,我身上的傷恢復的很快,但身上卻全是傷疤,幾乎沒有一處是完整的,我自己看著也覺得滲人。

但體內的氣息還沒有穩定下來,受了重傷和反噬,需要調息一段時間,才能穩定下來。

葉伯他們也沒有閑著,埋葬了村民和巫教弟子的屍體后,就先把他們給超度了。黑水河的河水還是黑的,成群結隊的黑鴉每天在河面上盤旋哀叫。

葉伯率領葉家的弟子,在黑水河放了一河的河燈,岸邊插滿了招魂幡,整整超度了三天三夜,才活生生把河裡的陰魂全部給超度了。

陰魂超度了,那些骸骨全部衝到了岸邊,葉伯讓人把那些骸骨全部埋葬了之後,黑水河的河水才徹底變清澈了。

但我們現在所處的這個漁村,已經徹底荒廢了。我心裡擔心著子龍,但葉洙晶沒有任何的聯繫方式,也不知道她有沒有找到子龍!

同時,我也擔心王磊,最後見他是他騎著黑龍凶氣離開的。但已經不是活人了,而是他的魂魄。

然而我心裡不相信,磊爺神通廣大,連黑龍凶氣都能駕馭,我不相信他就這麼死了!

如今葉洙晶把鎮魂尺和玄真大印交還給了我,我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等回去之後,調整了體內的氣息,我就帶著這兩樣法器親自闖一趟陰曹地府。

鳳妃在上:帝君,求嬌寵! 不管有多麼危險,不管會不會遭到天譴報應,我也要打探清楚,磊爺到底是去了陰曹地府還是他還活著?! 等超度了小漁村的冤魂后,我們才啟程回葉家!回到邊境碩龍鎮的時候,西裝男他們就在那兒候著了。龍陽的事情他們已經知道了個大概,說會找到龍陽,嚴懲不貸。

我倒是不關心他的生死,只是關心他把子龍帶到哪兒了去了?如果真是他帶走的,那子龍就是安全的,畢竟子龍是他手上活下去的籌碼。

而且,我相信他還會主動回來找我們。

臨走時,西裝男子喊住了我,說:「李初九,謝謝你為我們做的這一切!有什麼事情找我們,只要不超出原則範圍,我們都可以給你擺平!還有一件事……可否借一步說話?」

西裝男說到這兒就自己笑了起來,好像話裡有話,而後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額……」我怔了一下,還是往前走了幾步,走到偏僻的地方時,才說:「說吧,到底啥事兒? 廢材嫡女狠傾城 不要在讓我們幫忙了,我真的不想在看到我身邊的朋友出事了!」

「放心,不會的!」 女王經紀人 西裝男子爽朗一笑,壓低了聲音,小聲說:「李初九,你的事情我們領導已經知道了。他很欣賞你,想讓你加入我們特殊部門,取代龍陽的位置!而且……」

「不用了,謝謝你們的好意!」他還要往下說,我立馬打斷了他,道:「我畢竟是個鄉野小道士,還是喜歡自由自在的好。」

「李初九,別著急,聽我把話說完,你再考慮!」西裝男依舊是笑嘻嘻的,臉上的表情更是神秘兮兮的,頓了一下才說:「其實我們調查了你朋友磊爺的身份,但我們部門竟然查不到任何關於他的線索。他就好像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沒有任何的紀錄,也沒有任何他生存過的地方。你要知道,我們部門的情報能力絕對是頂尖的,還沒有查不到的人。除非……」

西裝男說到這兒就停下了,很明顯是在給我賣關子。對於加入特殊部門的事情,我的確是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但他一說到王磊,我就立馬來了興緻。

我心裡明白,這個時候不能表現出任何的想法和激動,不然會被他抓的說辭繼續遊說我的。我很淡定的對視著他的眼神,他也在看著我,一臉的笑意。

幾秒過後,西裝男就搖頭笑了起來,說:「好吧,算你厲害!磊爺的身份的確很神秘,但我們應該猜的十有八九了。李初九,你如果願意加入我們部門,我就告訴你。其實我們特殊部門不管道門中的事情,很自由,我們保護的是華夏的根基!」

西裝男還沒有放棄遊說,我笑了笑,擺了擺手,說:「你小子還是算了吧,我還是自己去調查磊爺的身份吧!」

「唉。」西裝男看我注意已定,只得無奈的搖了搖頭,說:「成吧,李初九,特殊部門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

我沒有說話,笑了笑就和他告別了。我們上了葉家的車,就開始回葉家了。一直到了晚上,我們才總算趕到了葉家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