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不可以代表全國設計大賽的最高水平,但這一回HOMO集團舉辦的設計大賽。卻吸引了許多設計師慕名而來。

Yuval這幾年已經走了下坡路,無疑是一個過氣的品牌。可它有強大的HOMO集團,在背後做支撐。還是有其獨特的魅力所在。

這回大家的光臨,無疑是在等待比賽中出現好的作品,以便訂購。

夜間7點,本市最豪華的馬爾他酒店,舉行了一場盛大的時尚宴會。 時尚界的大咖,各界名流,明星名模,應有盡有,簡直是一場隆重的視覺盛宴。

早已發出的廣告,也吸引了眾多記者,前來一睹為快。為爭奪廣告頭條,他們自然是率先抵達,為選擇最好的試機位。

兩日的時間,我已經恢復的差不離了。換好衣裳,面上化了淡妝,腳上是一對精美的素色高跟鞋。

跟身上的那件我花了巨款買的素色長裙,相互呼應,非常是搭配。望著鏡子中的自個兒,這一身無疑是我最精美得宜的穿著。

我滿意的一直在點頭,顯而易見已經滿意的不行了。

敲門聲響起,我收了心思,開口應道:「我出啦。」

推開門,華禹風的眸子中再一回驚艷。可下一秒,他隱匿光輝,面上生出一絲不滿。

「怎麼又是這條裙子呀,你便不可以換一換么?」

「這可是我最貴的衣裳了。」我白了他一眼,不滿他的看法。

華禹風走過來,打開衣櫃隨手拿起一件:「這就比你身上的好,換這。」

那是一件淡碧青色的長裙,上身是素色,由素色逐漸變藍,確實非常好看。但一想到,那些都是他給旁人買的衣裳,我心中非常膈應。他怎可以給我傳旁人的衣裳呢?是想要侮辱我么?

我一陣嫌棄之後,道:「旁人的衣裳,我才不穿。」

「什麼旁人的衣裳呀?」華禹風驚詫,隨即怒道:「這一柜子都是為你量身定做的,莫非你看不出來么?」

我霎時詫異的愣了半響,盯著華禹風的眸子,不敢相信的問道:「都是給我預備的?為啥?」

這類話,講出來更加窘迫了,我像個傻子似得。

原來,這些不是其它女人的衣裳!霎時心中堵塞,是甜蜜的感動。終是拗不過華禹風,最終換上了他選的那件淡碧青色的裙子。

「哇,媽媽你好漂亮。」美歡興奮的驚呼起來。

我摸了摸他的頭瓜子,道:「美歡在家中跟湘奶奶玩,要乖巧的喔。」

「恩。」美歡聽話的點了下頭。

「吳小姐,你安心罷,我會照料好美歡的。」寧嫂一臉慈祥的笑容。

「寧嫂,那勞煩你了。」

「媽媽,不過你要早點回來噢!」

「行,我們一言為定!」

我跟美歡告別了之後,便伴隨著華禹風奔赴賽場,心中剛開始有些慌,但看見華禹風鑒定的目光,我便淡定了許多。

六點半,我們兩人到馬爾他酒店。為避嫌,我趕忙下車,先華禹風一步向酒店走去。

但華禹風卻三兩步跟上,紳士的攬過我的腰,把我固定在他的懷中。

我正要掙扎,華禹風的聲響,在頭頂上響起。

「別動,要麼你挽著我,要麼我摟著你,唯有這倆選擇。」

我俏臉一紅,自他的懷中扭身開來,愣了片刻,緩緩伸掌挽上了他的胳臂。

觸碰到他衣裳的手,剎那間有些不自然。感受著諸人投過來的端詳目光,我微微垂下頭去。

「華總,青晨,你們出啦。」一道熟悉的聲響響起,我抬眸,看見簡妮笑著迎面走來。

身上的衣裳……

我趕忙放開了挽在華禹風胳臂上的手,暗自拉開距離。

賭愛 此時,簡妮的目光從華禹風身上挪開,留意到了我的小動作,嚴重的是,我們竟然穿了同一個款式的衣裳。

「夜間好。」我禮貌的問候,面上神色略顯窘迫。

清穿之嬌養皇妃 「青晨,你的裙子多少錢買的,真好看。」簡妮誇讚道。

我暗自瞧了華禹風一眼,面上的窘迫更濃了,訕訕一笑:「沒多少錢,不貴。」

「不貴?你這可是今年路易?威登發行的主打款,你竟然說不貴?」簡妮的聲響非常大,就彷彿生怕旁人聽不見似得。

我的臉,剎那間脹紅,我可不曉得這件裙子的來歷。

「可能是A貨罷,因此說才便宜……」我的聲響非常小,幾近聞所未聞。

「A貨?」簡妮大聲說道:「這可跟你的身份不匹配,好歹也是堂堂HOMO集團的首席設計師,怎麼可以穿A貨呢?以後別這麼節約了,女人要對自己好點。知道么?」

說著,簡妮笑著拉起了我的手,與我站立在一塊。我垂頭一看,她身上是白紫色漸變長裙,高貴典雅。

我身上的白碧青色長裙,清新脫俗,只可以說各有韻味。

簡妮身上與身俱來的高傲跟不屑,襯托的我更加溫婉可人。記者的相機鎂光燈不斷閃動,簡妮站立在我身側,故作親昵!

此時,四周的議論聲響起。

「Yuval這兩大首席設計師,果真名不虛傳。」

「同為一個集團的設計師,竟然撞衫啦!」

而後是一陣譏笑。

「她居然穿A貨出席這麼盛大的場合,看模樣簡妮要完勝呀!」

「簡妮倒是認識,邊上那女人是誰呀?怎沒見到過。」

「不曉得呀! 重生之願爲君婦 居然跟簡首席穿同款衣裳,是不是太有心機了呀?」

「對呀!簡直是心機表呀!」

「是呀!真是不要臉呀!穿個A貨便出門了,還來參與這麼正式的活動,她是如何想的呀?」

「沒錢又想耍心機唄!沒料想到跟簡首席撞衫了。」

「她還不覺得窘迫,真是好笑!」

「東施效顰唄!還不曉得羞恥!」

「她究竟是誰呀?簡首席跟她這麼親密?」

「不曉得哪兒出來的一匹黑馬呀!」

「……」

細碎的議論聲傳入耳朵,我深吁了口氣,把澎湃的情緒壓下。之因此會選擇這件裙子,一是由於華禹風的堅持,還有一點,就是這件裙子的色調,跟我今天設計的服裝非常是搭配。

可我萬萬沒料想到,是如此的結果。

華禹風想要說啥,卻被我開口制止。

「華總,簡妮,快開始了,我們進入罷!」

我們三人一塊入場。

我瞧見,在最前邊的一排,坐著幾位評委,還有華超雄董事長及華舜風的母親藍艷華。

邊上的幾位,均是HOMO集團的大董事。

7點準時開場,諸人落座。華舜風走來,坐在簡妮的身側,還不忘瞠了華禹風跟我一眼。

「各位來賓,歡迎蒞臨本回HOMO集團主辦的設計大賽決賽現場……」主持人的聲響響起,整個觀眾席霎時安謐下來。

開場白完畢,伴伴隨著音樂聲響起,舞台上霎時煙霧繚繞,一個個身型完美的模特,走出。 「一號出場的是由簡妮設計的『暗香之魂』系列。」

聽見這名字,我全身一怔。可當看見模特身上的服裝時,我霎時從座位上站起,一對眸子瞠的老大,不敢相信的望向簡妮。

嘴唇抖動,驚駭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僅僅只看見上場的第一套服裝,整個人便已經完全獃滯了。我盯著簡妮足足有幾秒鐘。但簡妮卻始終面不改色。一臉微笑的留意著台上,就彷彿沒看見我似得。

我目光沉著,想逼問簡妮,但又不曉得從何問起?

柔美動聽的音樂在耳際圍繞。舞台上,燈光旖旎。柔跟光暈照在模特的身上,襯托出身上的服裝,更加惹人注目。

舞台上。簡妮的作品。要我大吃一驚,心中忐忑不安,不禁暗自亂了方寸。簡妮是如何得到這些設計稿的。太奇怪了罷!

我在今年上六個月,為范思哲Versace打造的夏季主打款便名為『清香靈魂』系列。而如今台上簡妮設計的服裝,與我為范思哲Versace的設計。相似程度起碼達到百分之六十。

棄婦要休夫:將軍請接招 這要我如何不震驚呀?由淺到深的漸變紫色裙衫,與簡妮今天身上穿得,倒是相互呼應。

可我給范思哲Versace的設計,也正是由淡紫色到黛紫色的漸變。霎時,我的呼息跟著沉重起來,面頰上透出驚駭的蒼白。

當初自個兒的設計,畫好之後,我就徑直傳給了范思哲Versace的服裝製作人了。摁道理而言,簡妮是不可可以看見的呀!

可是,這麼高的相似度,要我不得不懷疑簡妮,看見了『清香靈魂』系列。

倏然,我猝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自個兒的速寫本。唯有那裡邊還存在那樣的手稿,莫非我的速寫本真的在簡妮的掌中?

當初簡妮還送了個一模似得的給我,我沉浸在自個兒的思緒中,愈想愈是覺得驚懼。我一直拿簡妮當朋友,沒料想到她居然干出如此的事,莫非是我給了她什麼壓力?

舞台上,簡妮『暗香之魂』的第一套,淺紫色的底裙,外邊搭配抽紗刺繡披肩,加了點蕾絲的裙邊。但,瞧上去比我的原稿複雜了許多,只是顯得更加羅亂了。

而我給范思哲Versace設計的則是傳統的紫藤色棉綢打底裙,配上中國風的淡紫色長紗裙,直達腳跟。

由深到淺紫色搭配,仙氣飄飄,名為一夢飄飄。

『暗香之魂』第二套,模特身上是長款紫色紗裙,上邊是一隻只印花蝴蝶,仙氣十足。只是選材跟設計有些抵觸,瞧上去不是那麼自然。

而我的設計,則是一件黛紫色的長款紗裙,紗裙上的蝴蝶,則是採用西方機繡立體蝴蝶,手工縫製在上邊。為顯現立體感,感覺蝴蝶都飛出似得,此款名為蝴蝶飄飄。

『暗香之魂』的第三套,我整個人似是被雷劈中,全身麻木,僵直如木頭。

深紫色的旗袍風,領口處是淺紫色的盤扣,裙子從大腿部分的開叉,被一層淺紫色的抽紗朦朧遮住,模糊可見模特白皙的大腿。若隱若現,似夢非夢,猶如高人入境般。

這一套服裝,跟我這回的設計第一套『香魂』,除卻顏色跟身上的刺繡花樣不同之外,其它的完全一模似得。

分明是自個兒的原創!怎會出如今簡妮的設計上,這是如何回事?即便她瞧了我的速寫本,也不可能接近我這回的作品呀?

四周的稱讚聲跟驚嘆聲霎時響起,我終究坐不住了。

我不再顧忌,神色嚴厲,逼問道:「簡妮,你的『暗香之魂』是不是參照了我的『清香靈魂』系列,並且還抄襲了我的『香魂』……」

「簡妮設計師的作品非常是完美,相信在場的評委跟觀眾也都被如此的視覺盛宴所吸引。好,下邊我們接著欣賞來自二號設計師吳青晨的作品。」

我的聲響方才響起,場上的主持人便似是跟我約好了似得,同時開口,她拿著話筒的聲響,把我的聲響即刻壓下。還有四周響起的雷鳴般的掌聲,我的聲響完全被掩蓋。

氣的我一直顫慄著雙掌,眼眸死死的盯著簡妮,但她卻依舊得意洋洋的望著舞台,唇角還露出滿意的微笑。

我大驚,自己設計的服裝此時出如今台上,無疑是一個炸彈。可是,我卻無法阻止。我曉得,台上一模似得的設計,霎時會引起現場混亂。

心中莫名的惶張跟失措,分明是簡妮抄襲了自個兒的作品,可是我的心,卻似是要跳到了嗓子眼兒。

「等等,我有話要說。」

我霎時站起,並且努力放大的聲響,在整個宴會廳中顯得是那樣突兀。簡妮坐在邊上,面上的笑容更深了,我瞧在心中非常輕鄙。

坐在我身側的華禹風,應當是發覺了我面上的不對勁,霎時微微蹙眉。

「吳設計師,你是要親自引薦你的作品么?」主持人明朗的聲響響起,笑著問道。

此時,伴伴隨著音樂聲響起,身穿我服裝設計的模特走上了舞台。我還未來得及講出實情,台下的議論聲轟然響起。

霎時炸開了鍋,諸人嘩然。

「怎麼也是旗袍系列?」

「你看,第一套服裝居然跟簡妮設計師的那件旗袍,除卻顏色不同,其它基本上相差無幾。」

「莫非是抄襲?」

「如此大的事,怎麼會?」

「那也太相像了罷?」

「誰可以相信她……」

「想出名也不可以抄襲罷?」

「是呀!她膽量也太大了罷!」

「……」

議論聲霎時響徹整個宴會廳,再加上方才我起身突兀的聲響,諸人的目光,紛紛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霎時愣住了。

「吳青晨,你怎可以抄襲我的作品,虧我還把你當朋友!」伴伴隨著簡妮忿怒的聲響,還有她揚起手毫不留情的耳光。

「啪」的一聲脆響,我的面頰上傳來火燙燙的疼。我驚愕的望向簡妮,我還未揭穿她,便被她倒打一耙。

我心中霎時像被刀子戳了似得,這類場景我唯有在噩夢中見到過,但如今出如今真實的生活中,我傻住啦!

當初戴瑩瑩的提醒,霎時在我心中響起:她不是一個善類,你自個兒當心點。

並且史馨儀也跟我吐槽過,那時,我都一笑而過。可如今,我才知道,她們講的都是真的。原來,人心是那麼難測,人心隔肚皮也都是真的。此時,我懊悔不已,可是如今想這些也無用了。 心中對簡妮的好感,在這一刻轟然碎裂,原來這一臉溫跟笑容的女子,竟然也會這般陰險。

當初,自己還因為華禹風,對她心生愧疚,我倏然覺得自己非常好笑。她居然把我當傻子耍了,還貓哭耗子假慈悲去醫院瞧我,莫非她都是存心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