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索說着,噌的出現在他眼前正是琉璃仙,只見琉璃仙一把抓住西索的手,道:“你好,我叫琉璃仙,是天才級的仙術師。”

“我叫西索哦~~~,銀色果實~~~?!”西索挑着妖媚的鳳眼,笑眯眯地看着明顯打着不良注意的琉璃仙,道。

“你可以叫我小琉,人家不叫銀色果實哦~!”琉璃仙一邊冒着粉紅心心一邊道。

“小琉似乎很強呢~~~~?!原來是仙術師啊~~~~~?~!”

“美男,不介意告訴我你的聯繫方式吧~~!”

“小琉跟我打一場吧~~~~◆”

“雖然我從不會拒絕美男的要求,但是傷害美男的事我也是從來不會做的哦~~~~!”

“可是我會很傷心的哦?”

……

那一邊,無語的是紗織,其實這原本該是一幕緊張的場景,可是不知爲什麼被琉璃仙這麼一鬧,事實上她有些無語。看着那兩人,一個直冒符號,一個一臉花癡直冒粉紅心心;一個想打架,一個想美男的二人組,紗織突然覺得,其實這兩個人不是一般二般的相配……

“笑的很開心?”紗織瞅了一眼身邊那位笑的跟花似得的傢伙,忍不住道。

好看看紗織,道:“紗織不覺得很有意思嗎?”

“其實你聽到的應該更有意思吧!”紗織眨眨眼睛,道。

“紗織想知道嗎?”好似笑非笑的看着紗織。

看着好似笑非笑的目光,紗織突然打了一個寒顫,事實上她覺得他絕對沒按什麼好心。於是道:“多謝好意,內容我猜得到。”

“是嗎?紗織果然很厲害呢~!”某大人依舊笑眯眯。

而就在站西索旁邊的小杰眨眨眼睛,看着眼前這兩個說的驢頭不對馬嘴的二人,先前的緊張一掃而空。他有些不太明白的看看紗織,問道:“紗織,小琉在和西索說什麼?”

紗織一臉微笑,聖母狀道:“他們在說天書,好孩子沒必要知道。”

“嗯!”小杰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好了,小杰別理他們……”紗織說到一邊,只見那邊西索突然對琉璃仙甩出幾張撲克,然後身形一閃出現在琉璃仙身後,一腿橫掃向琉璃仙,這時琉璃仙的身影瞬間化爲虛幻,剛纔幾張被擲出的撲克再次回到西索的手中……

好吧!誰能告訴她,這兩個人什麼時候打了起來?瞧瞧,一個猛烈進攻,一個水噹噹的包子臉,用袖子遮住嘴,左閃右躲,就是不跟你打,偶爾還不時說兩句什麼……於是西索很失望,又一張水噹噹包子臉出爐。

“嗶嗶嗶——!”就在這時,西索的手機突然響起,接通手機,裏面傳來的是一個清秀卻四平八穩的聲音,那聲音道:“西索,你該回來了!看情形第二次會場就快到了!”

“OK,我馬上過去。”

掛上手機,西索一張笑眯眯的臉蛋對呆呆站在那邊的小杰道:“你不用擔心,我沒有殺他?~~。因爲他過關啦?~~~~。嗯嗯~~~~嗯! 落日餘暉陪你看 你也過關?~~~~~!要當一個好獵人哦?。”

說着西索看了一眼琉璃仙,笑眯眯道:“還有你哦?~~~,雖然有些遺憾,不過我會再來找你的?~~~~!”說罷,便拋出一個飛吻,於是我們邊看到了兩眼冒心、暈頭轉向一臉花癡的琉璃仙……

說罷,他又看了看一直坐在飛毯上看戲的二人,也不知是對誰說道:“下一次大家一起來玩吧~~◆!人真是不能沒有同伴,對不對??”

緊接着便獨自消失在濃霧之中……

咦咦——?他不要雷歐力了嗎?紗織東瞧瞧西望望,一邊想一邊似抽風一般……好吧!請大家原諒她,她只是有些沒反應過來罷了!

……

等六個人坐着琉璃仙的飛毯,趕到第二次試驗會場的時候,其實衆人都是一副滿頭大汗的模樣。原因不爲其他,單單是那個有些委屈在瑟瑟發抖的銀髮包子臉仙術師,一邊是一臉微笑,卻笑得有些讓人發寒的某大人。於是,便有了這幕彷彿剛從西伯利亞回來,渾身凍得發抖的一羣人。

當然這其中自然不包括紗織,不信你瞧!她正坐在一旁無聊的發着呆,也不知在想些什麼。難道她就不理那兩個人嗎?

這又有什麼關係!反正這只不過是咱們有些腹黑的好大人,在故意欺負某個見色忘義的仙術師罷了!

紗織,其實你也沒資格說人家不是嗎?瞧你偶爾冒出的一兩句風涼話,直讓淚汪汪的琉璃仙怨念的看着你。

官道醫聖 ……

於是,第二次考試會場,伴隨着響個不聽的咕嚕嚕嚕聲,與某個幾乎都要哭了的仙術師的華麗包子臉,與一羣考生的神色各異的表情,即將開始……

“各位辛苦了,我們已經平安通過溼地。這裏是比斯坎森林公園,也是第二回的考試會場。那麼我就告辭了。祝各位好運。”

第一回試驗結束,一共150人通過,進入第二回試驗……

……

作者有話要說:話說因爲下面的故事不得不牽扯到希臘神話,所以某鬼花了今天一天的時間在整理希臘神話的相關資料,幾乎翻遍了彙編般《希臘神話》、《荷馬史詩》、《神譜》還有一本神話詞典,這才發現我家的這類相關材料還是蠻齊全的啊……

關於雅典娜她媽也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插入書籤 ……

當雷歐力醒來,一個勁兒的糾結着自己腫的跟球似得半邊臉的時候,奇犽抱着滑板衝過來,問小杰的第一句話便是“有沒有發生什麼好玩的事?”

奇犽瞥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樹下,帶着微笑看着他們的三人組,事實上他覺得有這三人的地方一定會發生很有趣的事情。想着,奇犽再次不由自主的瞥了一眼樹下,一臉花癡不知在跟好說些什麼的琉璃仙,貌似沒有再繼續發抖了呢!

小杰想了想,他並不知道那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因爲他實在沒有明白小琉與西索在說些什麼,不過紗織似乎笑的很開心,於是他依舊把發生的所有事全部告訴了奇犽……

站在樹下,紗織一眼便看見了不遠處的奇犽瞬間變成貓臉的表情,他彷彿是在大叫着,在後悔什麼。能後悔什麼呢?紗織看了一眼仍然一臉困惑的小杰,她似乎能想得到……

“紗織,你說我們要不要過去呢?大家似乎都集中在那棟倉庫的門口。”琉璃仙不知怎麼的突然出現在紗織身旁。

紗織看了好一眼,這傢伙玩夠了?答案很顯然,因爲這位大人正擺着一張明擺着看戲的表情,當然至少紗織是這麼認爲。

於是紗織瞥了一眼那棟不斷髮出咕嚕嚕嚕的聲音的建築,道:“不急,不急。”

“爲什麼?”琉璃仙顯然不明白。

紗織瞥了一眼時鐘,神祕地笑道:“時間還未到呢~~~!”

說着,沒過一會,那邊時鐘指向了十二點……

好了,中午到了,該是吃飯的時間了……

就在紗織這麼想着,那邊門也伴隨着咕嚕嚕嚕聲打開了。紗織與好和琉璃仙三人走到小杰與奇犽身旁,一眼看見的便是山一般的卜哈刺,和坐在他面前,被襯托的無比嬌小的門琪。

門琪略帶笑意的擡頭看着卜哈刺,大大咧咧地道:“如何?你肚子很餓了吧?”

“咕嚕嚕嚕”在肚子的伴奏下,卜哈刺一臉無奈地道:“你聽也知道,我快餓扁了!”

“所以呢,第二回考試的題目正是,料理!”門琪坐在沙發上,雙手擱在靠背上,道,“請各位考生準備好料理來滿足我們兩個美食獵人!”

於是門琪的話引來一片譁然。料理? 異瞳臨世:穆少之霸寵甜妻 好吧,紗織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這裏在座超過80%的人,這一輩子也沒做過什麼像樣的,可以被稱爲料理的東西。至於她?穿越前是個獨生女,穿越後是個大小姐,雖然她對城戶大宅的廚師很有信心,不過就她自己而言,也不過是隻會吃罷了!

不過值得讓她慶幸的一點就是,自己至少不會把油鹽醬醋搞錯了。

在卜哈刺的宣佈下,一羣豪鼻狂豬衝進衆人視野,撞的人兒滿天飛,於是第二回試驗正式開始……

……

“你打算一直跟着我們嗎?”在衆人分開後,好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邊的紗織道。

紗織笑了笑,道:“因爲我打算看一看你怎麼抓豬啊~!”

“哦——!是嗎?”好別有深意地看着紗織道。

這時一隻豪鼻狂豬看見了好,拱着鼻子向好衝來。紗織只見好一甩斗篷,整個斗篷居然被甩成巨大的漩渦狀,正好捲住那隻豪鼻狂豬,於是香噴噴的烤豬新鮮出爐。

好吧,誰能告訴她這傢伙的斗篷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大了?

好笑眯眯的看着目瞪口呆的紗織,道:“如果紗織能自己把豬抓來,我會幫你烤好的哦~!”

紗織嘴角抽了抽,看着這位明擺着看不起自己的某大人,其實她想問,自己可不可以咬他一口?

不過如果就這樣算了那就不是紗織了,只見她迅速恢復以往的女神式微笑表情,一臉天真地臉上,帶着真摯的憂慮,道:“實在太感謝了~~!不過……你不會烤焦吧?”

看着紗織由一臉媲美琉璃仙的激動表情瞬間冷卻化爲冰山式表情的時候,於是這一回嘴角抽搐的換成了好……

……

“紗織怎麼還不行動嗎?”好看着仍然沒有任何行動慾望的紗織,問道。

“因爲我還想看看琉璃如何抓呀!”紗織笑眯眯道。

“這有什麼好看的!”琉璃仙看了紗織一眼,明顯對那些實在不美觀的豬完全不敢興趣。

只見琉璃仙隨手凝聚一個法術,然後丟向那隻豪鼻狂豬,然後只見天上忽然降下一道閃電,直接把那隻豬給炸熟了……

“琉璃,糊了哦~!”紗織拍拍琉璃仙的肩膀。

“哈哈……用力過度……”某仙術師一臉尷尬……

……

於是這一回,終於輪到了紗織……

抓豬?事實上紗織連自己能不能跑過那隻豬都沒有信心,不過介於那兩位看戲的旁觀者,這面子還是一定要的……

大不了動用小宇宙~~~!!

咬緊牙關,紗織隨手召喚出黃金杖,把它牢牢抓在手中,一臉嚴正以待的盯着那隻豬。她就不相信,這黃金杖能一下捅死哈迪斯還不能打死一隻豬?

不過……如果哈迪斯知道了這隻曾經捅死他的象徵着勝利女神的黃金杖,現在用來解決一頭豬是什麼感受……他不會宰了自己吧……

某僞女神有些抖……

看着那隻豬向自己衝來,紗織一咬牙,閉上眼睛,用勁掄起黃金杖,毫不留情地一杖拍下去……

於是……

好球!一個本壘打~~~!

於是紗織欲哭無淚(/(ㄒoㄒ)/~~)……

撓撓腦袋,一臉無辜的看着那邊看戲的兩個人,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其實她真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自己什麼時候擁有那麼大的力氣了?事實上她覺得自己雖然經過鍛鍊,可是能不能扛起那頭豬還打個問號呢!

……

介於前一隻豬被紗織拍飛了,於是紗織還得再抓一隻……

這一次,紗織仍然是牢牢地抓住黃金杖,努力讓自己注意力道,別再拍飛了。可是她仍然忍不住碎碎念……真是的!爲毛這是一根沒用的權杖?如果是一根長矛,好歹自己還可以把它擲出去。

手中的權杖似乎閃了閃,紗織擡頭一看,黃金杖真的變成了一把長矛……

莫非它的前身是孫猴子的如意金箍棒?

孫猴子什麼時候與勝利女神扯上關係了?於是這只不過是紗織又一次抽風……

就在紗織抽風之際,那隻豬終於衝向了紗織,當紗織注意到的時候,顯然有些晚了。她一咬牙,立刻把黃金杖……哦——!不,我們暫時可以稱呼它爲黃金矛,擲了出去。

於是出現在紗織眼前的就是一隻被牢牢釘在樹上的豪鼻狂豬……

很好!她終於成功的殺死了一頭豬!不過……誰能幫她把黃金矛給拔下來?

……

當火靈一手託着好、紗織與琉璃仙,一手抓着三隻烤熟的豪鼻狂豬,回到第二回試驗會場的時候,全場考生一致擡頭看着他們。

好吧!看過有人在天上飛嗎?

沒有?

現在看過了沒?

嗯!

畢竟大家看不到火靈啊~!

“沒想到這幾個傢伙竟然會飛呀!”說話的是擡着腦袋,張大嘴巴,一臉驚訝的奇犽。

“飛?”小杰奇怪的看看他,道,“他們明明是坐在一個火色的巨大怪物手中嘛!”

“???”奇犽滿頭問號。

……

最終,第二回試驗的上半段,在卜哈刺吃下了72頭豬之後,告於段落。

於是第二回試驗下半段正式開始……

拿起門琪擺在桌上的材料,紗織仔細看着這些工具,這是她第一知道做壽司竟然需要這麼多工具,可是她其實連那些道具都是最什麼用的都不知道。想着,紗織看了一眼好,這個傢伙一定知道吧!不過很顯然他完全沒有動手的意思。在看琉璃仙,一雙眼睛正東張西望的到處瞧着,難得的沒有在各位美男那裏到處亂竄,雖然正眼巴巴的瞅着,可仍然還是不時可憐兮兮的瞅一眼好,投去一個我很乖的表情。

無限之次元幻想 拿着飯勺,小杰打量了半天,指着問道:“光用飯就行了嗎?”

奇犽拿起一把菜刀,摸了摸刀刃,道:“看這些道具,應該還要用些其它的材料吧?”

奇犽的口氣有些並不確定,事實上他也沒見過什麼壽司之類的玩意。可是奇犽瞅了一眼紗織,於是問道:“紗織,你知道壽司是什麼嗎?”

“誒——?紗織知道嗎?”小杰奇怪的問道。

奇犽打量着紗織,對小杰道:“廢話,你看她無論怎麼看都像一個大小姐吧!一般的大小姐吃過的料理絕對比我們多的多。”

紗織一聽,莞爾一笑,道:“你猜對了哦~!我確實知道呢!以前家裏的廚師做過哦~!”

“唉——!紗織家裏有廚師?”小杰驚訝地道,“好厲害哦!”

“這算什麼?”奇犽撇撇嘴,道,“我家多了去了。”

“吶~!紗織,握壽司還需要那些材料?”小杰問道。

紗織微笑着,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周圍,道:“是魚哦,壽司必不可少的。”

這是酷拉皮卡也點了點頭,道:“握壽司的具體形狀我雖然沒有見過,不過我也曾在文獻上讀過,好像是……以醋和調味料混合白飯,加上新鮮魚肉的……一種料理。”

“魚肉?”雷歐力眉毛一挑,道:“你們沒搞錯吧?我們現在森林裏,到哪去找魚?”

酷拉皮卡腦袋上蹦起十字路頭,猛地抓起飯勺砸向雷歐力,並大聲吼道:“聲音那麼大咬死啊!森林裏沒有小溪、池子嗎?”

於是,只見一羣人眼冒精光,立刻衝向河邊……

看着所有人都走光了,好瞥了一眼紗織,淡淡道:“其實做壽司是應該用海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