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不是以前的那個時代了,你,已經徹底的退出了歷史的舞台,實話告訴你,如我這般力量的存在,這個世界上,好有許多許多,數不勝數,你在他們的面前,什麼都不是,稱霸世界,不過是你的一個可悲的笑話了!」

楚河的這番說辭頓時令比克大魔王的心中徒然一震,此時,他神色複雜,臉色變幻,內心一下子好似陷入了如同天人交戰半的境地,他的內心掙扎了良久,忽然,他緩緩的睜開眼睛,此時,他的臉上,已經滿是苦澀無奈的神情。

他緩緩的對楚河點了點頭,澀聲道;「我明白了,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

美漫里的天罡地煞 「哈哈,這樣才對,比克,識時務者為俊傑,看來你還是有幾分大魔王的理智,知道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選擇,不枉費我跟你說了這麼多!」

楚河展顏一笑,忽然在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而與此同時,楚河也忽然將從一開始他身上散出來將比克比克一直壓制的身體不能動彈的氣勢給收了回來。

在那一瞬間,比克只覺得,從剛才起,在自己身上那股如同泰山壓頂般的壓力一下子消失全無,自己原本已經癱軟無力的身軀,也緩緩地開始恢復了氣力,不再像剛才那般凝聚不起絲毫的力量。他的身體,此時,終於可以站起來了。

比克緩從地上爬起,站起了自己的身體,他先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腳,感覺自己又擁有了那種掌握力量感覺。

雖然是這樣,但是,比克的心中卻全然沒有高興之意。

因為,雖然現在楚河就在他的面前的不遠處,但是,他卻根本不敢、甚至不能做出任何的偷襲行為。

就算有了力量,也是這樣,這不由令比克大魔王感覺到了深深的悲哀。弱肉強食,對方僅僅憑藉著他身上的氣勢,就將自己壓制的如一隻死狗似的動也不動,簡直就是任人宰割,這種如同深淵般的差距,根本就無法彌補。

比克大魔王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就算是反抗一百次,也不過是徒曾笑料,更讓他內心感到無奈而已。

這是弱者的代價,沒有人可以改變這個狀況。

目光複雜的看著楚河,比克大魔王目光複雜,忽然濃濃的嘆息了一聲,然後就見他在楚河的注視下,忽然凝神屏息。

沉默了片刻后,他忽然啊的一聲,面色一下子變得痛苦了起來,額頭上,血管根根顯露了出來,面色一陣扭曲中,他的脖子忽然如同充了氣的氣球,像一條長形的水氣球,一下子鼓脹了起來。

在一陣如同蚯蚓爬行的蠕動下,他猛地張開了嘴巴,就兩腮瞬間如燈籠般的鼓了起來,然後,就見一個白色的蛋從他的口中,帶著飛濺的液體,噗地一聲吐了出來,滾落在了地上。

而此時,經過剛才比克特有的無性繁殖的方式,經歷了陣痛后,比克大魔王的額頭上也冒出了大量的汗水,她神色蒼白,呼吸急促,看樣子,剛才那一番行為,應該是非常的痛苦,就彷彿是真正的女人生育一般的痛苦。.. (這幾天我家裡有人生病住院,我每天要全天守護,只有晚上有時間,所以只能一更了,抱歉了!大家!」

比克大魔王乾咳了幾下,又急促地喘息了幾聲之後,此時,他微微一動,忽然彎腰伸手從地上將那隻白色的蛋撿了起來。

比克大魔王直愣愣的看著手中的那隻蛋,他先用手抹乾凈了蛋上沾染的污漬,輕輕地撫摸了幾下蛋殼,此時,他的神色忽然莫名的複雜了起來,眼神中也閃爍出了幾分柔和之意。

沉默了片刻之後,他又緩緩地將目光落在楚河的臉上,而這個時候,他目光中的那絲柔和此時已經瞬間消失不見了,而是瞬間變成了深深的怨毒之色。

此刻,比克大魔王一邊凝視著楚河,一邊看著他自己手中的白色蛋殼,低聲地說道;「我的孩子啊,爸爸就要死了,你一定要記住,是眼前這個人把我給殺害的,所以,總有一天,你要為我報仇雪恨啊,要替我完成同一世界的野心!」

霸歡 「我的孩子啊,我相信繼承了我魔之血統的你是可以做到的!」

比克說完這些話之後,用留戀的眼神深深的看了這隻蛋一眼,然後雙目中毅然之色猛然閃過。

他驀然轉身,目光一閃,隨便對準了一個方向,伸手向天空中猛地一拋,白色的蛋頓時脫手飛了出去,然後,在飛行中,忽然被一層白色的氣包裹著,並帶著一股破空之聲,如一道流星飛飛逝,也不知會飛向何地…….

做完此事,比克驀然迅速地轉頭看了楚河一眼,只見此時楚河神色平靜,一臉悠然淡然的輕鬆神色,對剛才比克的所作所為,儼然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見此,比克大魔王頓時莫名的長舒了一口氣。

「放心好了,在你的孩子成長的合適的時候前,我是不會對他加以干擾的!」

楚河自然從比克的神色中看出了比克心中所想,於是,他微微一笑,凝視了比克大魔王片刻,忽然用一副遺憾語氣說道;「其實,若不是這蛋中的孩子一出生就有了你的記憶傳承,我都有點想要收他做徒弟了,真是可惜啊!竟然是你的兒子!」

聽到楚河的話后,比克大魔王頓時輕哼了一聲,略帶一絲得意的說道;「那是自然,我的孩子,必然是天才中的天才,他的資質,絕對是無與倫比,未來的成就絕對會更在我之上!」

微微一頓,他又以極其仇恨的語氣,恨聲說道;「記住你剛才的承諾,我會讓你知道,以後,他一定會成為一個優秀的魔王,他一定會代替我殺死你的!」

「哦,聽上去似乎很有趣的樣子!」楚河輕笑一聲,用滿不在乎的語氣緩緩說道。

「哼!我會在地獄中等你來的,到時候,你會為你今天所做的事而後悔的。哈哈哈哈!」比克大魔王陰冷無比的瞪著楚河,這時,他忽然狂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是這樣嗎?你的這個想法實在是很可笑!」微微一笑,楚河淡然的說道;「你永遠也等不到那一天了,即便我有一天真的死了的話,也不是下地獄,而是上天堂,想你這股邪魔之流,是永遠都不知道天堂是何物,也沒有資格見到我!」

楚河話語中的輕蔑之意十足,但是,此時的比克卻沒有反駁楚河的話。

只見他的忽然臉色扭曲了幾下后,忽然了咬牙,恨意化為了紅光,充盈了他的眼睛。

此時,他忽然對楚河大聲咆哮了起來;「好了,事情既然已經到了如此的地步,那麼,我也不會束手待斃,來吧,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最後的一擊!」

此時的比克大魔王,自剛才拋飛出那個含有他生命精元的蛋之後,已經徹底的將心中的恐懼給盡數的忘記了。

只見他目光灼灼的看著楚河,神色忽然一變,猙獰而可怖,已經是一副不怕死的神態,眼神中閃爍這瘋狂之意。

他的雙手緩緩的在胸前抬起,五指緩緩地伸開,掌心對準了楚河,臉上滿是毅然決然之色。

此時,白色的能量不斷地在他的掌心凝集,然後,不斷地被壓縮了起來,光芒耀眼奪目,一絲電光在比克的手掌表面閃爍而出,嘶嘶作響。

與此同時,他身上的氣勢也隨之不斷的向上攀升,空氣震蕩,地面上也飛沙走石了起來。

「哦,臨死前的反撲嗎,好,有意思,給你個面子好了,我就好好看看,你凝聚了全部的力量吧!」楚河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雙手環抱胸前,一臉無所謂的看著眼前的比克在不斷地聚氣,而他卻毫不動作,儼然是根本就沒有當回事的樣子。

在不斷聚氣的過程中,比克面色扭曲間,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不同程度地流淌出了紫色的血液,由此可見,這一擊,他已經將自己最後的生命精元也釋放了出來。

「啊……」

一聲凄厲的高喝,比克大魔王雙手向前一推,巨大的如同排山倒海般的能量炮轟然飛出,帶著一往無前的慘烈氣勢,耀眼的光芒閃爍而出,猛地向前轟擊。

空氣在能量的壓迫下,都傳出了一聲聲如雷般的轟鳴,強大的能量如潮水向楚河襲卷,盡顯了這一擊的爆發力。

楚河微微一笑,神色炯炯,此時,他沒有躲閃比克這拼盡了生命的一擊,而是如一座山峰般巍然不動,在能量炮襲來的時候,她緩緩地向前打出了一拳。

楚河這一拳,看似緩慢,但是,在能量炮襲來的時候,卻以詭異般的速度,瞬息間,就正好和他的拳風相撞了起來。

比克大魔王那拼勁全力的能量炮,就如同一縷清風,被楚河的拳風一掃,便立刻煙消雲散,化為了點點光點分散在了虛空中,好似剛才什麼也沒發生似得。

見到自己的攻擊依然沒有效果,比克大魔王神色慘然,他深深的看了楚河一眼,口中猛然間大口噴射出了一口箭血,此時,他的七竅中也不斷的流出了大量的血液。

然後,就見他的身體在不斷的流血中,猛地跌倒在了地上。

這時,他的身體一動不動,喘息聲已經漸漸地消失,就再也沒有見他站起來了。

楚河感應了一下比克的氣,此時,他的身軀,已經氣息全無,在沒有絲毫的氣了。

楚河心中明白,剛才比克大魔王在向他攻擊的那一招,是他以耗費了全部的剩餘的生命力為代價,可以說,已經將他的生命精元全部的耗盡,在喪失了所有的精元之後,他已經氣絕身亡了。

楚河看著倒在地上,已經逐漸變成了一句屍體的比克大魔王,心中不知為何,竟然忽然有種淡淡喜悅感油然而生。

雖然,比克大魔王的實力在他的眼中已經是屬於十分弱小的存在,他打敗過比他強大地存在,已經是多不勝數。

但是,畢竟,比克大魔王算是龍珠劇情中第一個算是BOSS的存在,就彷彿玩遊戲一般,以前的一切,不論再怎麼強大,也不過只是分支人物而已,但是,他現在解決的這個,卻是屬於主線人物,是屬於他向龍珠世界的更高層邁進的一個階梯。

這個階梯,無比的廣闊,也無比的遠大,他的盡頭,是無限的宇宙,未來,也是要在宇宙中去行走。.. 楚河此時此刻很高興,他真的很高興。

比克的死亡,這明顯的表示了,他現在已經更進一步的融入了這個世界,他的存在,已經將要被無數的世人所得知,這,這是目前在龍珠世界征戰路程中所要邁出的第一步。

有了第一步,自然,第二步第三步也會接憧而至。

楚河很期待接下來的幾年後要發生的事情,他相信,那個時候,他一定會變得更加的強大。

楚河有這個信心,在不斷的前進之中,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自己想要的那種結果。

龍珠世界任我行,我命自此不由天,他一定可以做到,楚河的目光,在此時,露出了一種如同太陽般灼熱的光亮,明亮如星。

緩緩嘆息一聲,楚河將腦海中複雜的情緒忘卻,此時,他恢復了平靜的神色,已然緩步來到了比克大魔王的屍體面前。

楚河目光一閃,低頭望去,然後緩緩的伸出一隻手掌,剛想要運氣將地上的屍體轟成碎末,但是,後來他卻忽然收住手來。在

凝視了躺在地上的比克大魔王屍體,楚河忽然心中微微一動,便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膠囊,從中抽出了一個空的膠囊后,楚河在膠囊的按鈕鍵上輕輕地一按,就見濃煙一閃,捲起一股煙霧,將地上的比克大魔王的屍體給收入了膠囊中去。

看著手中的膠囊,楚河此時微微一笑,心中喃喃道;比克啊,你也不能白死啊,你死後的價值,還是要加以利用的好,不然,豈不是浪費了。

「你…..將會成為我向世界綻放光芒的燈火,真是死得其所啊!」

楚河哈哈一笑,他環顧虛空,目光山水,身影一閃之下,他的身體就緩緩的消失不見了。

而在這不久前,就在當楚河救了神龍,當龍珠散落世界各地,比克身亡的那段時間,此時,在世界各處都引起了各地人民的轟動。

楚河先前所在的遊樂園,孫悟空、布瑪等人所在的地點,此時,在這裡的聚集的人們,不論是普通百姓,士兵,還是各地分訊趕來的新聞記者,此時,他的紛紛仰著頭,看著天空,一臉的激動之色,彷彿久久沒有消散似的。

這個時候,許多的人都紛紛興奮的開口自語了起來,

「…….老天啊,終於從剛才被黑暗籠罩中恢復了過來,看,這晴朗的天空,是多麼的美好!」

「……這一定是武尊大人的功勞,聽說就是在武尊大人去了不久之後天空就一下子恢復了原狀,實在是太感謝他了。真是我們的英雄,地球的守護神!」

「是啊,是啊,楚河大人真的是非常的厲害,不愧是被稱為武尊的男人,又是天下第一武道會的冠軍得主,有他在的話,地球一定就不會有災難了!」

「恩,楚河大人真是太偉大了,他就如同帶給人民希望的曙光,我決定了以後再也不信神了,我只相信楚河大人!」

「我也是,從今起,我只信楚河大人……」

不斷的有人高呼出聲,神色興奮,這些人們的言辭中,滿含了對楚河由衷的感激之意。

因為,當他們見到黑暗降臨世間的時候,本以為是世界末日就要到來了,光明將要不再存在,地球彷彿就要淪陷了在無限的地域中一般。

就在這人心惶惶,人們不知道該怎麼辦,即將要陷入絕望的時候,楚河挺身而出,以一種萬人吾往的氣勢,彷彿化成了黎明的曙光,欲要將世間的一切黑暗的都給驅散。

當時楚河在向神龍所在地而去的時候,在他所在的遊樂場中,也不知是誰從先前布瑪的口中傳出來的消息,電視新聞媒體不斷的轉播楚河孤身動身前去對付比克大魔王的消息,消息通過電視轉播,於是,全國人民紛紛都得知了這一消息,於是。在剛剛黑暗籠罩天空消失的慶幸中,所有人的心弦也同時緊緊地蹦起來了。

「對了,比克大魔王此時是不是已經快要來佔領我們的城市了,據歷史曾經記載,他可一個無惡不作的大惡魔,並擁有非常恐怖的魔力,傳聞,他曾經一點就同一了這個世界,不知道,他這一次會不會被人打敗?」有人不放心的一臉擔心的說道。

「…..哈哈,現在楚河大人已經前去對付比克大魔王了,以他的實力,一定是可以打敗他的,我們一定又可以過上安穩快樂的日子!」

「是啊,紅緞帶軍團都被他以一人之力給消滅了,大魔王什麼的,再怎麼厲害,也是一個人,自然也不在話下!」

人群中各種的言語不斷地傳出,紛紛表示出了各自的想法。

而這個時候,孫悟空布瑪等人也在交談了起來。

「看這個情況,那個比克大魔王應該已經許願完成了,不知道他會許什麼願望,會不會對楚河有所不利呢!」龜仙人此時,臉上掛著一副憂心忡忡的神色,擔心的喃喃道。

「是啊,我也是比較在意這個,楚河當時去的時候,正好是神龍出現的時刻,不知道當時會發生什麼事!」克林此時對龜仙人的話贊同的點了點頭,臉上也閃過了几絲擔心的神情。

「是嗎,楚河情況有這麼糟糕嗎?」孫悟空看著兩人,也插口說道,

而布瑪,對於龜仙人克林兩人的擔心,卻並沒有放在心中,她根本就沒有在意。

因為,此時的她,對楚河此時有了一種莫名而又強烈的信任感,無條件的就相信他,相信他可以說到做到。

布瑪笑眯眯的看著其他人,嘻嘻而笑,笑道;「放心吧,我想,楚河一會兒就會回來了,到時候,我們就準備為他慶祝吧!嘻嘻,到時候,一定是普天同慶!」

「嗯,布瑪,我想你說得對,我又胡思亂想了,竟然又懷疑起了楚河的實力,真是老糊塗了!」龜仙人見到布瑪一臉自信的面容,頓時,拍著自己的額頭,一臉慚愧的說道。

「看來武天老師也是對大魔王恐怖的印象感覺太深了,所以才這麼經常的提心弔膽,不過,這個大魔王將要要面對的對手,可是楚河呢,那可是我們現在都看不懂的男人,比克大魔王在他的面前,又算得了什麼呢!我相信,這個世界,應該沒人可以打敗楚河的!」樂平對楚河的實力十分的相信,此時,高聲笑著說道。

就在這幾人都在談論的時候,忽然,在遊樂場內,駐紮的那些軍隊人群中,忽然傳來了一聲聲驚訝的呼聲,旋即,就是一陣激動的叫喊聲傳了出來。

「啊,是楚河大人,楚河大人回來了!」

「天啊,他這麼快就回來了,難……難道說,比克大魔王已經被他給解決掉了嗎,不愧是楚河大人,果然是地球當之無愧的大英雄!」人們激動的在心中興奮地想了起來,神情雀躍而又興奮,看上去激動無比。.. 在場看到楚河走來的眾人,此時紛紛面露狂喜之色,心潮澎湃如波濤起伏,不約而同的都用一種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楚河。

布瑪、藍琪、孫悟空等人見到楚河回來了,也頓時笑逐顏開,臉上紛紛綻放出如花朵般的喜悅之意。

其中,布瑪在極度的歡悅中,面含笑意,一臉雀躍地小跑到楚河面前,嘻嘻一笑,向他不斷的招手,盈盈水眸輕輕地落在楚河清俊而平靜從容的臉上,那一刻,她的目光,溫柔似水。

布瑪凝視著楚河,忽然嫣然一笑,開心道;「嘻嘻,楚河,我就知道你一定很快就會回來的,一定是可以打敗那個什麼大魔王的,我想,現在你一定已經完成了事情了吧,嘻嘻,果然沒錯吧?」

「……..哼!他們還都擔心你會受傷什麼的呢,我當時就想,這怎麼可能呢,楚河你這麼厲害,現在看來,還是我想的對嘛,我最了解你了,嘻嘻,果然是這樣!」

「楚河,你真棒,真厲害!」布瑪眼中又冒出了無數的小星星,明顯的又大犯花痴了起來。

楚河聽到布瑪對他的讚譽,雖然打敗比克大魔王對他來說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此時,見到布瑪臉上掛著的那真誠的笑容,他心中也是感覺十分的高興。

楚河淡然笑道;「…….哈哈,那是當然,我不是說過了嗎,一會兒就回完事回來,我自然不會食言,而且,對方不過只是一個雜碎而已!」

「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將他放在眼中,簡直就是如同探囊取物般的輕鬆!」

聽到楚河無比自信的話語,布瑪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濃了,如春花般般的燦爛,笑如花開。

而其他人,聽到楚河的話后,都不約而同的臉上一驚。

「楚河,比……比克大魔王真的已經被你給解決掉了嗎」

此時,龜仙人顫抖著腳步,緩緩的走到楚河的面前,仰起頭來,一雙眼睛緊緊的盯在了楚河的臉上,用滿是期待的語氣,結結巴巴的問道。

龜仙人的問話頓時也一下子吸引住了其他人的注意,孫悟空、克林、樂平以及在場的眾多士兵民眾們,紛紛將目光不約而同落在了楚河的臉上,同樣露出了滿是期待的神情。

顯然,他們的心中也是十分希望可以得到楚河肯定的言語。

不僅僅如此,此時此刻,那些眾多的聞訊而來的各種媒體,也早就聞風而動,通過現場直播,將楚河此時所在場地的畫面通過電視已經同時轉向了世界各地。

可以說,現在的楚河,已經成為了世人的焦點,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人數,那種種的目光,交匯在了一起,就好像整個地球都是要圍繞著他而轉動,那一刻,楚河就仿是世界的中心。

面對眾人種種目光的注視,楚河的神色平靜,一臉的從容不迫,沒有半分緊張慌亂之色。

他環顧眾人後,旋即,微微一笑,淡淡的開口,說道;「比克大魔王是嗎?他的靈魂,現在已經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世界,現在已經走在通向地獄的路上了!」

說完此話之後,眾人還未來得及反應,就見楚河忽然伸手向自己的衣兜中探了過去。

在眾人疑惑不解的眼神中,只見此時,楚河忽然從他的口袋中拿出了一個萬能膠囊,他面對眾人微微一笑,然後,向前屈指一彈,頓時,濃煙如大霧瀰漫,在濃煙若言若仙間,眾人不斷擦著眼睛,看到似乎有一個模糊的身影,正被楚河如提死狗似得提在手中。

待到濃煙徹底的散盡之時,楚河手中的那個人影才清清楚楚的映入到了眾人的視野當中。

高大的身材,額生觸角,全身綠色的皮膚,被紫色的血液侵染,慘白中帶著驚懼的面容,種種的模樣,頓時一下子映入了所有人的腦海。

「啊…….」

頓時,人群一下子如熱水燒開般的沸騰了起來。人們紛紛驚訝萬分的看著楚河手中提的這個身體,紛紛震撼的出聲。

「…….天啊,這,這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比克大魔王,現在,他已經死了嗎,果然看上去不像是普通的人類呢!」

「啊…….沒錯,我記得以前曾經看見過記載,他的樣子和傳說中比克大魔王的描述形貌一模一樣,這真的是比克大魔王啊,他死了,他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哈哈,這真是太好了,據說,比克大魔王殘忍嗜血好殺成性,若是他真的統治了世界的話,那我們一定會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到時候,恐怕就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但是現在已經不用怕了,他死了,沒有半點呼吸了,這一切都是楚河大人的功勞,實在是太感謝楚河大人了,他就如同我們的再生父母啊!」

「是啊,我們真的要感謝楚河大人啊!他是救世主,人民的英雄,是我們地球的守護神,只要有他在,地球就不會有任何的危險!」

「………楚河大人!楚河大人!楚河大人!」

人群在議論之中,情緒忽然極度的高漲了起來,他們歡呼雀躍,掌聲如雷響動,再望向楚河的目光中,滿是崇拜和敬仰,瘋狂之意十足。

而此時,在楚河身旁的龜仙人,當他看見那個身體的時候,也忽然驚呼出口,滿臉的震撼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