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爺!”

胤禩的早膳通常都很清淡,整個養心殿的奴才都知道,十二阿哥是個喜清淡的主,每次用膳都把皇上心疼個半死,這麼瘦弱的身子,偏偏不愛吃葷腥!

小路子伺候胤禩喝了一碗小米粥,一塊梅花糕,兩隻蝦餃,然後胤禩擦了擦嘴角,揮了揮手,示意撤下去。

小路子看着基本上沒怎麼動過的早膳,“爺,您再吃一點吧!這可是皇上早上起來特地讓御膳房準備的,都是您平常愛吃的!”

聞言,胤禩蹙了蹙眉頭。

“撤下去吧!我吃飽了!”說完便走進屋內,拿出一件披風便走出養心殿。

“陪爺去坤寧宮!”

小路子無奈的讓人撤下了去,三步兩步的跟上胤禩。

“爺,您慢點!剛用膳,不能走急!”

胤禩一路聽着小路子的嘮叨來到坤寧宮!

容嬤嬤見到胤禩,立馬笑開了臉,見了禮後,便讓人稟報了皇后。

“老奴就說今兒個早上太子殿下怎麼這麼早就起了,還開心的很,原來是感應到了十二阿哥!”容嬤嬤接過胤禩遞去披風,跟着走進了永璟的屋子。

胤禩聞言,揚起一抹歡欣的笑顏。

“哦?看來爺沒白疼永璟!”

剛踏進屋,就看到小包子搖搖晃晃的衝過來。

“咯咯,咯咯……”永璟裹着厚厚的衣服,衝進胤禩懷裏,抱住自家哥哥的大腿。揚起頭,衝着胤禩傻笑。

“瞧你這傻兮兮的模樣!”胤禩彎腰抱起永璟,笑呵呵的點了點他的額頭,嗔怪道!

皇后一襲百花宮裝跟在永璟身後,笑眯眯的看着兄弟倆。

“皇額娘!”胤禩抱着永璟朝皇后微微一笑。

“你這孩子最近也不來看看皇額娘和永璟!把永璟這孩子想壞了!剛聽到你來,就衝了出來!幸好沒摔着!”皇后衝着永璟微微一瞪。

小傢伙不明所以抱着胤禩的脖子的衝着自家額娘傻笑,一副有哥萬事足的模樣,逗笑了皇后和一干侍女!

“真是白養了你!你跟着你哥哥回去吧!別住額娘這兒了,好不好?”皇后捏了捏永璟的小鼻子,瞧着永璟這幅模樣不知是氣是笑!

永璟似乎是聽懂了自家額孃的話,待在哥哥的懷裏探出身子抱着皇后的脖子,大大的親了一口,似是安撫。

皇后真是樂笑了,這臭孩子還知道討好呢!

胤禩也笑開了懷,摸了摸小傢伙的腦袋。

小傢伙看着胤禩,也抱過胤禩的脖子狠狠地親了一口。末了,還側過臉靠近胤禩,示意自家哥哥還吻。

胤禩笑眯眯的看着永璟,終於挨不住小包子期盼的目光,在白嫩嫩的臉上親了一口。

永璟得了哥哥的香吻,開心的咧開了嘴。

屋內一大堆的太監宮女見狀都偷偷捂嘴掩笑,太子殿下真好玩!

帝少的隱婚情人 皇后考慮着胤禩的身子,讓他坐在了椅子上,誰讓永璟死活不肯離開他哥哥呢!

胤禩逗弄着永璟,小包子也不哭,樂呵呵的對着胤禩傻笑,惹得胤禩哈哈大笑。

“娘娘,慶妃娘娘、麗貴人求見!”

皇后和胤禩擡起頭,那拉氏看向兒子。

“皇額娘,讓她們進來吧!”胤禩朝皇后微微一笑,頷首道。

皇后見愛子同意,便也點了點頭,只是心底卻不怎麼樂意,難道和兒子在一起,忽然又出來兩個攪局的。

不過這個麗貴人怎麼會和慶妃一起去了?

說起麗貴人也算是近期皇上比較寵愛的一個貴人了,說寵愛,當然不能和乾隆寵愛令妃那個時候比,因爲這個麗貴人是康熙來了之後才封的,基本上和之前那個炮灰金貴人同時期冊封的。

不過這個女人倒是比金貴人那個女人有點腦子,知道出頭鳥不好做,便安安分分的跟在一些品級高的后妃身後,不過也幸好自康熙重生之後,後宮之地一直不是皇上的流連之所,從康熙知道自己心意後,更是極少去後宮轉悠。

不知這個麗貴人此時過來有什麼目的,她平時可不是什麼喜愛到坤寧宮蹦躂的人。

麗貴人到皇后這裏的確不是純粹的請安。她在慶妃處的小太監口中知道十二阿哥正在坤寧宮,便尋了個由頭和慶妃一起來到坤寧宮給皇后請安。

十二阿哥在的地方,皇上便會在,這是整個皇宮都知道的事。

麗貴人這個主意,胤禩瞭然,但是卻不反感,因爲,此時他正想擺脫康熙。

自知道康熙的祕密以來,他面對康熙就有一種說不出的尷尬和害怕。

如果康熙能被這個麗貴人奪取目光,對他來說,可謂是好事。不過這是可能的事情麼?

胤禩抱着小包子,嘴角露出一貫的溫柔淺笑。

小包子摟着自己親愛的哥哥,咯咯咯的笑着,完全不明白大人的世界。

胤禩摸了摸永璟的小腦袋,有些羨慕,這個世界上還是不明白最開心。

慧極必傷,情深不壽啊! “臣妾、奴婢叩見皇后娘娘,娘娘萬安!”

“起磕吧!”皇后掃了一眼慶妃身邊的麗貴人,輕輕地揮了揮手。

“謝皇后娘娘!”

“奴婢見過十二阿哥!”麗貴人見到胤禩後站起的身又福了下來。

胤禩溫柔一笑,端的是衆人口中溫柔從容的十二阿哥形象。

“麗貴人不用多禮!”

麗貴人淺淺一笑,然後起身,站在慶妃身後,這模樣看起來倒是個安分的主。

皇后對這個麗貴人的禮儀倒是頗爲滿意,不像之前那個被貶的金貴人,見到了自己兒子居然不行禮不說,還敢在永璂面前自稱本宮。

哼,真是個沒腦子的女人!皇后在心底不屑,看着這個麗貴人的眼神也多了一份不喜,誰讓這兩個人是同一批被皇上冊封的呢!

“容嬤嬤,賜座!”雖然不喜,但是這些話還是得說。

“謝皇后娘娘!”兩人半坐在椅子上,姿態端的是優雅雍容。

“好久沒看到小殿下,可是長胖了呢!皇后娘娘真是有福氣,十二阿哥喜得皇上信賴,如今太子殿下也長得分外可愛。”

慶妃看着胤禩懷裏白白胖胖的永璟,掩嘴笑開,那模樣彷彿多麼喜愛這個小傢伙。

不過即使是假的,皇后心底聽得也舒服,誰讓自己是個兒子控呢!

“慶妃真是會說話!不過永璟最近的確吃得多,長胖了些!永璂,你抱着累麼?要不讓皇額娘抱會兒吧!”

似乎是聽懂了皇后的話,小包子摟緊了胤禩的脖子,把頭埋進胤禩的脖子間,一副死扒着胤禩不放的模樣都笑了慶妃和麗貴人。

“呵呵~小殿下好像聽得懂娘娘的話呢!早就聽說太子殿下及其喜愛十二阿哥,看來傳言還不誇張呢!”麗貴人掩嘴捂笑,萬分溫柔的看着兩個抱在一起的孩子。

“看來姐姐經常吃醋了,太子殿下真是有了哥哥忘了娘!”

“可不是麼!這小子看到永璂就像見了香餑餑似的,扒着不放!幸好皇上不在這兒,否則這父子兩又該鬧上了!”

永璟還挺應景的“啊,啊!”了兩聲,彷彿聽贊同他皇額孃的話。

“太子殿下真是聰慧!這麼小就聽得懂大人的話,將來肯定不凡!”麗貴人拍馬拍的毫不手軟。

皇后笑呵呵的嗔怪,“就你這小丫頭片子會說話!”

“哪兒呀!奴婢說的可是實話!小殿下聰明着呢!慶妃姐姐,你說是不是?“

“哈哈,可不是嘛!”

“對了,慶妃,和恪呢?最近本宮少見這丫頭了!”

說到自己的這個養女,慶妃臉上也多了一絲神采,九格格是之前從令妃那裏過繼過來的孩子,不過慶妃自己沒孩子,倒是對這個女兒很不錯,而且九格格之前也小,對令妃印象雖有,但是也對這個額娘沒好感(任是誰都不會對一個整日害自己生病、把自己當工具的額娘有好感)。所以慶妃和九格格關係倒也親厚。

“和恪這丫頭開始去上書房唸書了,所以沒得野了!皇后娘娘要是想念和恪了,改明兒臣妾讓這丫頭來陪您說說話兒!”

“呵呵,也好,還是女兒家貼心!”

“皇額娘,你這話說得,兒子可要不滿了!”胤禩微微嗔怪。

“呵呵,是額孃的錯!永璂可是最貼心的!”皇后捂嘴淺笑,對兒子的撒嬌非常受用。

“十二阿哥吃娘娘的醋了呢!呵呵~誰不知道十二阿哥是皇后娘娘的心尖肉,十二阿哥這醋可是白吃了呢!”麗貴人嬌笑的甩了甩帕子。

皇后用手指點了點胤禩的額頭。

“你這孩子!”語氣裏是慢慢地寵溺和驕傲。

底下的兩人看着溫馨的母子兩頓時眼底露出一絲嫉妒和羨慕。

不過慶妃想起自己的養女,頓時覺得也沒那麼難受了。只是麗貴人可就沒慶妃那麼大度了,畢竟十二阿哥的風頭?不是什麼人能蓋得過的,就連貴妃娘娘看到十二阿哥也得小心的陪着笑,生怕皇上捉了自己的短處,皇上對十二阿哥的寵愛,那真是無人能及。

其實要不是十二阿哥身子不好,似乎對政事也沒太大心思,估計也輪不到十三阿哥做這個太子,外頭不是都在說,十三阿哥能坐上太子,完全就是因爲他有十二阿哥這個親哥哥麼?

麗貴人低下頭,眼底閃過一抹嫉妒,憑什麼,皇上所有的寵愛都在這個少年身上,只要,只要自己的了皇上的寵信,然後有了自己的孩子,皇上就會把寵愛放在自己和孩子身上的。

在後宮裏,只要有了孩子,就有了爭奪的憑證。

只是麗貴人自以爲沒人知道的小心思,有腦子的人都知道,胤禩明媚的丹鳳掃過底下垂首端坐着的麗貴人,嘴角的笑意變得有些深刻。

麗貴人,千萬別讓爺失望纔好啊!

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胤禩聽着三個人的閒聊,偶爾還有小包子的聲音。

時間差不多到了下朝的點,麗貴人身後的小宮女已經沉不住氣的頻頻望向門口了。

就在麗貴人焦急的時候,門口終於傳來了太監的通報。

“皇上駕到!”

皇后看了一眼極力掩藏欣喜的麗貴人,心底不禁冷笑,真當她不知道這個女人的心思麼,只是有什麼關係呢?

皇后轉動着手上的戒指,高貴的站到門口,迎接帝王的到來。

皇上的態度如今她早就不關心了,而且皇上對永璂的寵愛,這個女人敢利用自己的兒子來爭寵,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如今的帝王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識人不清的帝王了。

“臣妾(奴婢),參見皇上,皇上萬福!”

“兒臣見過皇阿瑪,皇阿瑪萬福!”

“起身吧!”康熙在衆人的迎接下走進門,順帶托起了胤禩,牽着手便往主座走。

康熙瞪了一眼胤禩懷裏的小東西,這小鬼真礙眼!

每次來都霸着胤禩的懷抱,死賴着不走,難道他不知道他哥哥身子不好,受不得累麼?——我們的康熙爺完全忘了這個小包子還是一個嬰兒的事實。

“容嬤嬤,還不把永璟抱着,十二身子不好,累壞了怎麼辦?”

“是,是!是老奴的錯!”容嬤嬤立馬緊張的把永璟從胤禩懷裏抱走,

可惜小包子一離開胤禩的懷抱,立馬發威,小嘴一扁,眼睛立馬沖水,大有一副只要你敢包抱我走,我就哭給你看的架勢。

容嬤嬤爲難的住了手,看向皇上。

小阿哥不讓她抱,這可怎麼辦?

康熙臉色一沉,衆人就感覺到一股寒氣充滿大殿。

離魂記 永璟似乎也感覺到了他“皇阿瑪”的怒氣,但是卻倔強的睜大眼睛瞪着康熙,一副不妥協的模樣。

全屋子的人都看着這父子倆的“深情”對視,整個坤寧宮偏殿的氣氛異常詭異。

忽然之間,小傢伙似乎覺得空氣有些冷了,“阿嚏”一聲,打了個噴嚏。

胤禩擔心的抱緊了永璟,生怕他着涼了。

“皇阿瑪,永璟還小,沒多少分量,兒臣不累!”

康熙已經隱隱從胤禩的眼裏看到了一絲不滿。

永璟只是個孩子,皇阿瑪也太較真了!

康熙雖然很想發火,但是他知道自己一發火就絕對玩完,所以只能不甘心的瞪了一眼得逞的小包子。

哼!果然、兒子是前世的債。——萬歲爺?,那不是你兒子!是你曾孫!

當然,禩兒絕對不是。

胤禩就看着康熙對着永璟狠狠地一瞪,然後看向他時就變得溫柔似水,瞬間覺得手上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心裏直翻白眼。

“那就坐着抱吧!別累着自己了!這小子真不知道體貼哥哥!”

慶妃和麗貴人是第一次見皇上和十二阿哥在一起,所以從來不知道外人說的寵愛,居然是這麼的寵溺。

兩人的眼底閃過一絲深深地嫉妒。

麗貴人的手帕幾乎快絞斷。

見胤禩乖乖的聽他的話,坐在他身邊,康熙纔有時間看向這大殿內的其他人。

見底下站着的兩個女人,康熙眼睛微眯。

一個是弘曆的妃子,陸氏,慶妃

另外一個是自己重生後冊封的妃子,麗貴人。

這弘曆的妃子也就算了,但是這個麗貴人是自己冊封的妃子,在胤禩面前見到便有些尷尬的感覺了。

康熙偷偷地瞄了一眼胤禩,見他不在意的逗弄着永璟,頓時覺得鬆了一口氣,又覺得有些有些惱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