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心發熱:天道

此為五道,因阿修羅五道皆含有,共稱六道。

頂門發熱:往生佛世界。

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瑞相:身體柔軟如棉、頭頂門發熱、面色紅潤、散發檀香(此香非人間那種,但可清楚聞到),火化後有舍利子或舍利花。

念佛人此種瑞相全國各地無數,有心想見的人皆可親見。阿彌陀佛!

病人臨終時,家屬勿在病人面前相對而視,以免病人生起愛戀之情。如家人信佛,念佛時切不可帶著哭泣的音調,以免病人引起悲傷之心,而失去正念也。

家屬萬萬不可哭泣,致增情愛牽連煩惱痛苦,甚或使病人因刺激而生嗔恨心,因嗔恨心而墮惡趣,豈不貽誤往生大事么!病人臨終前後,若有食酒肉五辛者,不可走近病人前,否則病人易失正念,會墮三惡道的。

病者氣絕之後,以神識尚未離去,仍然是有知覺的。須經過一段時間,通身冷透,神識出離,壽、暖、識都離開了身體,方算死亡。

在氣絕之後,神識未去之前,心靈正是很痛苦的時刻。

且有因感傷往事而流淚的,亦有因貪戀世間情愛子孫財寶而難割難捨的,或有因心愿未了竟遽然離世而悲傷苦惱的,復有因冤屈未伸而不甘瞑目的,故此時此刻,正是悲苦交集。

若又被搬動,又聞哭聲,豈不更使將去未去的心靈,受極大的刺激,生者能這樣忍心害理嗎?世人不知,認為氣絕就是死亡,往往因這種誤解而鑄成大錯,病者家屬及孝順子女,不可不知也。

以一般錯誤舉動來說,只要病人一斷氣,馬上就悲哀啼哭,或撫摟病人而嚎啕,或任意搬動強其正寢,或趁身體未冷先為之沐浴穿衣,或注射強心針,或注射防腐劑,或方斷氣立即被送太平間,或當天被移殯儀館。

或更有兩三天即行火葬者。這些殘忍舉動,對神識未去仍有知覺的病人,可算受盡慘毒虐待了。

生者所行所為,實貽害臨終人不淺,將使死者痛苦墮落,愛之反足以害之,這是最可怕的。

不知神識未去,其所感受的痛苦,與常人無異。

常人還可以呼痛呼救,可以抗拒。病人雖氣絕而神識未去的這段時間,硬要當作死屍看待,致使病人冤枉受極大痛苦,而口又無法申訴。

因不解臨終常識,而導致如此悲慘,寧不痛心!病人因遭受痛苦而心生嗔恨,因嗔恨心而使神識墮落惡趣之中,雖孝子賢孫亦無所知也。

因此呼籲世人,在病人氣絕之後,神識尚未離去之前,假定為十小時至十二小時,在此時間之內,病室宜維持肅靜,不能有上述種種舉動,加害病人之身,以維護神識得到寧靜與安全。

病人睡的姿態,要聽其自然,不能移動他。過此時間之後,如見其身體僵硬,可用熱水毛巾敷其彎節,使其轉軟。此時間內,不要探摸其冷暖,不要使蚊蠅觸及,病室內不閑談或悲泣。要利用十至十二小時,作有效的救度,引導病者的神識走向光明前途,往生聖境永享快樂。

這是家屬唯一的責任,也是為子女者唯一的孝道所在。

若已氣絕,因神識尚未離去,故仍在有知覺的彌留之際,如在各公私醫院或在自家,基於人道的精神,與謹慎的態度,應予以十至十二小時的寧靜時間,並供給冷氣或冰塊,使病室溫度降低。

同時對病人不可稍有移動,不可有一切錯誤舉動,前文中已經說過了。至於卧的姿態,要聽其自然。

以後可用熱水毛巾敷其彎節,自能轉軟如生。病房要肅靜無聲,不要閑談雜話。

若斷氣前未及請人開導,此時亟待善友於病者耳邊如前所說高聲開導之,亡者的心,即能覺知,使心有所歸,心有所依。

家屬及親友應換班念佛,先念六字洪名十數分鐘,以後專念『阿彌陀佛』四字佛號,一字一句要念得清楚分明。最好隨著法師念佛的錄音帶念佛,心中兼想,求佛慈悲攝受,親垂接引。

念佛聲不要間斷,要能使病人的神識,自耳根聽得句句分明,方能感應佛的願力,而隨佛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如在病房助念佛號,注意不要擾及其他病人。 5年級的時候,我家那時養了3頭豬,一頭大的,準備年底出欄。兩頭小的,讓大的帶著—-我家養豬方法獨特,豬是要趕到湖裡去養的,和放鵝一樣,傍晚回家,中午不用餵食,有大豬帶著我們輕鬆些。

兩頭小豬,是一公一母。小公豬出生的時候基本沒有尾巴,瘦骨嶙峋的。小母豬肥嘟嘟的,非常可愛—-家裡準備當豬娘用的(就是生小豬崽),我老媽準備自己創收一下。

小公豬到我家來沒有多久,就生病,讓獸醫看了很久,放才看好。

這個病剛好了,小公豬又生病了,便秘,拉不出屎來,屁股上都在滴血。還好家裡有給人吃的治便秘的葯,老媽趕緊餵給豬吃,很快,好了。可是沒有多久,又犯了,反反覆復的,嚴重的時候,肛門脫出一寸多長,睡覺都不能睡在乾草上—-乾草接觸肛門很痛。

我和老媽就給他單獨餵食吃藥,而且給它肛門上搽藥,大概過了三個多月,小公豬才徹底恢復,歡蹦亂跳起來。

這時我已經升到初一,已經被我爸爸帶在身邊讀書了(考初中前兩個月我老爸看我成績不好就帶到身邊了)。老媽沒有了我這個幫手,家裡的活都在媽媽一個手裡,負擔可想而知—-那時妹妹8歲,老媽不敢讓她做我那麼多的事情。

正好爸爸單位裡面缺少一個臨時工,可以長年在單位幹活的那種,比較穩定,我爸爸就讓我老媽到爸爸單位來上班,儘管工資只有30元錢,但是一家人都在一起,自然生活就多姿多彩了—-這是我家第一次長年在一起。

媽媽就把母豬賣給隔壁叔公家(《隔壁舅舅的故事》里的主人公家),母豬還有個把月就要下崽了,肯定不能長途跋涉。公豬也說好賣給他家,等母豬的豬崽出手后再把錢給我家。

然後老媽就帶了些衣物簡單家什等讓舅舅用船送我們過河。

叔公叔婆還有好多舅舅舅媽老表等一行人把我們送到湖邊,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到船上,然後和眾人道別,開船出發了。

這時有人喊我老媽:「大姐姐,你的豬來了!」—-那小公豬已經是個半大的「小夥子」了,正撒蹄非奔而來。

我們一看,果然,小公豬不知道什麼時候追到湖邊了—-以前我家豬都習慣在湖邊覓食的,所以我們沒有覺得奇怪。

可是這個小豬跑到我們的船邊,盡然下了水,追我們的船!

媽媽讓舅舅把船靠邊,讓豬上岸—-已經和叔公家說好賣給他家了。

老媽就對叔公說:「叔你把豬帶走吧。」我叔公就用繩子套住公豬,往家裡拉。

豪門替嫁:總裁,我不做契約新娘 小公豬那時已經半大了,力氣很大,根本就不走,只是低聲地哼。

旁邊的人都知道這頭豬生病治病的事情,都說這個豬捨不得和我們分開。

老媽對舅舅說趕緊走!舅舅馬上划船。

小公豬一看不幹了,馬上掙脫叔公,又跑到水裡追來。

媽媽一看沒有辦法了,只好又把船靠邊,把豬哄上岸。然後就和叔公商量,這頭豬我們帶走,不賣了。叔公只好同意。

然後我們放了一個跳板,讓豬上船。這傢伙上船后,高興的哼哼,伏在船底,動都不動。

暴走正妃要休夫 湖面估計5、6里寬,很快就過了湖。然後我們下船,那豬也跟著,這樣就到了我們新家。

到了新家以後,這豬也不亂跑,就在我家門口卧著,過了幾天熟悉新環境了,就到處閑逛了。

我們隔壁一個村子,有四戶人家是堂兄弟,因為很多年都沒有在一起做清明了,這年他們商議,找個好天氣的日子,一起把祖宗的墳拜祭一下。

先人的墳墓很分散,遠的地方有10多里路,當時農村剛分到戶才3、4年,有自行車的人家還不多,幾個兄弟就商量好步行去。

這天天氣不錯,春光明媚,鳥語花香。弟兄四個就帶好祭品和乾糧結伴出發了—-剛吃了早飯。

他們決定先拜祭年代早的先人,正好由遠及近。山上草木深深,幾個兄弟花了不少時間。

有一半祖宗都拜祭過了,還有幾個,都在距離家裡5、6里路的山上,他們趕緊往那裡出發,時間已經是下午,太陽已經明顯偏西了。他們加快了步伐。

到了山上,儀式完畢后就急忙往下趕。

這時天色不早了。

兄弟幾個邊走邊聊,一路上歡聲笑語。

可是沒有多久,他們就發現他們走回來了!

發先這個情況的是走在最前面年紀最小的那位,因為他注意到路邊有個沒人住的茅屋,他來的時候曾經在牆角撒尿過。

走在後面的幾個就埋怨他亂帶路。 空間辣媳:山裡硬漢撩妻忙 然後大家讓他走後面,老大走前面。

沒有多久還是這樣,他們又回到茅屋附近。

大家很奇怪,但是在山上,他們不敢亂罵。

大家趕緊圍在一起商討一下,看看是不是迷路了。

然後,換人帶路。

然後結果還是回來茅屋。

這時天色已晚,山上霧色漸濃,野獸的叫聲也多了起來。

大家沒有辦法,只好住在茅屋,在門口生了火,吃些乾糧,然後抱來一些軟草,靠在牆上休息,準備第二天天亮再作打算。

很快,鼾聲響起。

走了一天,確實有點累。

不知道什麼時候,幾個人被「砰砰」的聲音都弄醒了!

有人砸牆!

幾個人嚇得都不敢出聲!

這時他們裝祭品的籃子突然搖晃了起來(帶蓋的藍子)!

大家嚇得都擠到老大身邊。

響聲停了一會後,老大戰戰兢兢地開口了:「今天哪裡不對勁啊?我們沒有說過不對的話或者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吧?」幾個人都說沒有,老大想想也是,幾個都是一直在一起的。

大家都沉默了,都沒敢睡。

外面的月光蒙朦朧朧的靜靜地照在山坡上。外面的風聲習習,和著蟲鳴。

老大每人給支煙,大家都點上,滋滋地吸起來。

半天,老大說道:「我們今天肯定不小心做錯了什麼事情,不然不可能我們幾個人在一起都找不到路的。這樣吧,我們到門口把要帶回家的東西留下來,拜祭一下。」大家一聽有道理,就到外面按照老大的辦法做了。

然後大家又回來坐著,都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鳥鳴聲喚醒了大家,外面又是一個艷陽天。

幾個人一起回家了。

回家的路根本就不用找!一條清晰的石子路直接下山。下面有個事例,不知道是報應還是佛在幫他。

我有一部門同事,2003年春節沒有回家,呆在深圳,那時街上冷冷清清的,也沒有什麼娛樂,喜歡玩牌的都回家了,他和幾個老鄉同事幾個人就商量去深圳的一個廟裡去玩,他當旅遊爬山一起去了。

到了山上,別人都去上香跪拜,他不願意進去,畢竟他是個有現代教育背景的人,而且是海歸。快下山時,他還在廟宇門口說了一些對佛不敬的話(不寫出來了)。

下山的路上,有一塊石頭,他用腳把石頭隨意踢開。當時腳就腫了。

回去很多天都不好,什麼藥物都沒有用。

無奈只好去了大醫院。

醫生給他檢查后告訴他結果很嚴重,需要驗血—-不知道醫生是否好意。

結果一查,竟然是白血病!

幸虧家底殷實,運氣也好,到天津做了骨髓移植。

這個同事平日經常和我們打金花,有人輸錢了他就借,為人非常爽快和善,和大家關係都非常好,所以我們當時都捐了錢。

2004年他回來了,我們都見了他,滿頭黑髮都沒有了,面色還是蒼白,但是精神還是和以前一樣樂觀。

現在多年沒有他的消息了,在這裡祝願我的同事恢復健康—-那時他還沒有結婚。

我只想說,做人要有一點雅量,不可一點羈絆都沒有。

我與大家說了這麼多人死後所要發生的事而,以及我什麼說的那兩個真實故事。

總而言之,人活著是為了一口氣。

生前盡量少做惡事,多做善事,有一句話不是這樣說的么,叫做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在陽間作孽多,沒有受到應盡的報應,死後到了陰間會收受到判官的判處,被鬼差押解地獄受盡一切折磨苦難。

保持一個慈悲心,不論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有著利於自身的好處。

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句話想必大家都聽過,至於這句話是何意思,有些人或許不知道。

古文原意古代人因為信仰神靈,如果遇到某方面不如意,就會到相應的祭廟中叩拜。這裡舉是指向上的意思,案是指擺放香火的供桌。原意是指神明在供桌上面三尺的地方看著你,如果你虔誠祈禱供奉的話,神明會顯靈幫助你。

引申義後來出現了引申義,即神明就在人們的周圍,所以後來又有了「舉頭三尺有神明」的說法。 現在的我已經22歲了,回想起小時候見鬼經歷,現在有些模糊,一直尋找高人解釋是怎麼回事,也沒個好的結果,甚至有時懷疑是不是自己小時候得了妄想症或者幻覺、而自己不知道,長大了又好了!!!

現在偶爾也會向別人說起之前的見鬼經歷,但他們都說是我編的,就算有人口頭說相信,但我知道他們心裡還是不信的。

現代的社會說點實話還真難。再次重申不是編的。沒那個心情去編!

我跟了師傅之後,一想起來小時候見鬼的時候,覺得沒有一點兒意思。

下面就說下我的。

第一次見鬼:

記得當時我應該6歲左右,我還住在村子中間我家老屋裡,我家的老院子前面有個屋子,很久沒人住了,晚上也沒電視,晚上9點左右,那天很黑,天上也沒幾個星星,我沒什麼玩的,就在院子里乘涼,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東西,應該離自己有20米的樣子,白色的東西。

圓圓的頭,類似三角的身子,沒有胳膊和腿沒有眼睛鼻子嘴巴。。整體都是白的,就像身體內部裝了電燈的燈箱,但奇怪的是,它很白,周圍的東西都沒法照亮。

我當時怕的把爸媽叫了出來,卻又什麼都沒有…………

第二次見鬼:

我當時7歲左右了。說起這次,雖然離現在過了幾十年了,但是我記憶最清楚的一次,因為這次見得不是鬼,是一些別的東西,說出來更加沒人信的東西。

我這個人有個愛好,就是喜歡看天,特別是晚上,我喜歡看天上的雲,星空,感受著他們的神秘,一天的晚上,也是黑的很,天上並沒有雲。時間大概是10點……

我看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天上一片雲也沒有,但從天空的一邊突然冒出來一些雲,就像有人排列好了一樣,排在前面的是敲鑼打鼓的場面,有打鼓的,有打鑼的,有跳舞的。

後面是一個馬車(是古代那種類型的,頂部是頂棚四周有四個角掛了燈),馬車裡做了一個可以看出來是古裝的娘娘那種裝扮的人,馬車的後面是十二生肖的排列,最為奇特的是,我所看到的這些都是用黑雲組成的,只是真的太像了。

和人的影子一樣。他們從天空的一邊冒出來,離我的高度感覺應該是70米那樣吧,從我眼前慢慢的飄過到另一邊像鑽到另一個洞里一樣慢慢消失,我當時看呆了,感覺很有意思,也沒叫家裡人。

看完了還回味了很久。這麽大的場面應該沒別人看到,因沒聽村裡人說起過。

第三次見鬼:

記得當時我應該8歲左右,我是個孩子王,每天都帶著一群小孩到處亂跑,偶爾晚上也出去嚇唬下人玩,我小時老家那邊比較窮,電視都沒幾個,孩子們的娛樂方式比現在少得多了。

我家搬到了住在村子最南邊,蓋了新的房屋,離家沒多遠地裡面有幾個墳。我們那的人現在也是死了都埋到自家田地里。我和幾個小孩一塊在外面玩,還記得當時是在家裡沒多遠。

天上還有月亮,我們玩累了都在路邊的草地上躺著休息,突然我一個弟弟尖叫一聲就往回跑,接著又是其他幾個回頭看一眼又往回跑,我迷迷糊糊的也跟著跑了起來,跑到了家門口遠遠的往他們怕的那個方向看去、我也看到了。

我們那裡種了很多楊樹,長的都很高,有10米吧,就在兩個楊樹的中間站著一個人,可以說是人吧,黑乎乎看不清,可以看出來的只有身高非常高大,應該是5米往上,頭上是個草帽的樣子。

身上是那種大風衣的樣子,腿以下都是虛幻的了…………小時候的我們都很無知,緩過來勁的我們又拿著手電筒跑到樹下,離得近了,再看,那個地方什麼都沒有了。

第四次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