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還是因為諸多大勢力,都知道九天第一天鍊師就站在九天拍賣會這一邊。

而他們,若想要拍賣到江寂塵親手煉製出來的丹煉和法器,就需要與九天拍賣會這邊交好。

因為,江寂塵煉製的法器和靈丹,都是由九天拍賣會進行拍賣的。

你的紅顏劫是我 「諸位,你們要法器、丹藥,都已煉製好了。」

「張老三,這是你要的寶船戰舟。」

江寂塵取出一艘如同手掌一般大小的寶船戰舟,它仍處於封印狀態中。

張老三欣喜若狂的接過,然後道:「江小兄弟,你寶船戰舟的煉製之術,果然是天下無雙。」

「可笑,以前葉開元竟然還自稱是寶船戰舟的祖師爺,我看他算個屁呀,江小兄弟你才是寶船戰舟的真正祖師爺。」

其餘的人,如風家、湯家、孟家、七曜宗、奴獸齋的族長和掌門也紛紛應和道:「是呀,江老弟,你才是寶船戰舟祖師爺,更是九天第一天鍊師,我們都服你。」

(本章完) 江寂塵對於這些人的恭維,並不是很在意,他依舊能淡然處之。

這一刻,張老三等人都不由得敬佩起江寂塵心志的強大。

要知道,江寂塵才只是帝者九重境而已,年紀也不大。

但縱然受到這麼多聖帝的恭維,他依舊錶現得氣度沉穩。

只是,他們若是知道江寂塵前世是什麼身份,就不會感到驚訝了。

江寂塵平靜的面對,淡然的處之,把一眾人所需煉製的法器、丹藥、寶船戰舟,交給他們。

「江大師,以後但凡有用到我們的地方,只要一聲傳念,我們會第一時間出現。」

風家、湯家、孟家、七曜宗、奴獸齋的族長和掌門們,紛紛把自己的神念傳音石遞給江寂塵。

這是他們對江寂塵的一種默認,也相當於欠了江寂塵了一個人情。

同時,他們也在察看江寂塵為他們制煉的法器、丹藥、寶船戰舟。

而海東青,直接拿出鑒寶玉石,對這些法器、丹藥、寶船戰舟進行鑒定。

最後,一個個都發出驚嘆和不可置信的聲音。

「太驚人了,遠超想象。」

天才萌寶,媽咪要逃婚 「是啊,我以為,用這些材料,能達至聖帝五重高品,已是我的最大期望了,沒想到,江大師竟然用我準備的材料煉製出了聖帝六重極品。」

「葉大師年紀輕輕就可以達至如此地步,將來,真不知能成長到何等地步?」

當中,有人突然發現一聲感嘆。

此言一出,眾人的心中都出一種驚悚之感。

他們這一刻才意識過來,江寂塵年修行未至千年,便已是九天第一天鍊師,若是再過千年、萬年,那將還真不知會成為怎樣強悍的存在。

「此子,潛能無限,一定要結交好!」

風家、湯家、孟家、七曜宗、奴獸齋的族長和掌門們心中都生出這樣的想法。

而這些人與江寂塵打了一陣交道之後,便一一離去。

季東海最後離去之際道:「我聽到風聲,有人要針對你。」

「甚至,此事已傳到了天帝那裡,極有可能躲不過。」

江寂塵聽了,一愣道:「天帝這樣高高在上的存在,怎會關注到我?」

季東海道:「江老弟,你不要妄自菲薄,你現在可是九天第一天鍊師!」

「現在,無論是天帝,還是天後,恐怕都已經關註上了你!」

「若不是你擊敗葉開元和師桓德之後立刻閉關,此時恐怕天帝、天後已經召見你了。」

「不過,你需要小心,恐怕無需多久,你就會接到傳旨。」

江寂塵皺眉點了點頭道:「先不管那麼多,該來的總會來的。」

季東海告別之後,江寂塵卻陷入了沉思。

「天帝、天後既然已經關註上了我,那我前世的身份更加不能暴露。」

「幸好,有神秘古鏡碎片在身,便是天衍派出手,也衍算不到我。」

江寂塵心中警惕起來,但想到自己有古鏡碎片也放心了不少。

經過這三年的閉關,他對仙紋有了一個深入的了解,雖然還無法悟透引仙鏡上的所有仙紋結構,但至少已悟透了五分之一。

而且,隨著他對仙紋的不斷深入了解,後面的參悟也將會越來越快。

不過,江寂塵沒有繼續進行仙紋的參悟,決定先放鬆一陣子。

江寂塵向外走去,剛走出廳堂,便看到洛曉霜匆匆走來。

「寂塵,出事了!」

洛曉霜一見到江寂塵,便焦急的開口道。

「出了什麼事,你別急,慢慢說!」

江寂塵倒沒想到會這麼巧,自己剛閉關出來,就立刻出事了。

而且,看洛曉霜焦急、擔憂的樣子,顯然事情還不小。

「我弟弟被天帝城一群自稱醉風十公子的人扣住了,不讓走。」

「他們說,要我們拿一千億超品神晶贖人。」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要不然,過一柱香,就斬下一個部位,先四肢,最後腦袋。」

一代懶仙 洛曉霜顫聲說道。

洛曉霜她們,若是放在人間界,那自然是人間天驕。

但是來到九天天帝城,她們的修為根本不夠看。

並不是她們的天賦不強大,而是因為他們修行的時間太短。

在天帝城中的青年天才,哪個不是修行了數千年以上。

而洛曉霜她們,修行千年都不到。

所以,修為自然遠遠不如天帝城的這些人。

這一路過來,若不是由江寂塵庇護著,他們根本不可能在天帝城生存下去。

聽到洛曉霜的話,江寂塵倒是記得她的弟弟,叫洛少楓。

貌似是一個紈絝子弟,喜歡逛青樓,喝花酒,但人倒沒有什麼壞心思。

「現在時間過去多久了?」

江寂塵問道。

洛曉霜道:「他們剛剛才讓我弟弟以他的神念傳音玉石給我傳音!」

「但是,從這裡到醉風樓,恐怕也需要一柱香的時間。」

聽到洛曉霜的話,江寂塵知道時間顯然很急、很急。

「走吧,我帶你去看看,倒底是什麼情況?」

江寂塵拉著洛曉霜,幾個閃爍,便已消失在女帝宮。

江寂塵神念掃了一下天帝城的地圖,發現醉風樓離女帝宮竟然挺遠的。

根據介紹,醉風樓是天帝城最出名的青樓煙花之地,但凡有錢的公子哥,都喜歡去哪裡尋歡作樂,流連忘返。

那裡有美酒美食,更有讓人驚艷的美人。

而且,在那裡還有各種賭鬥、獸斗、武鬥等等。

總之,各種玩樂的,那裡幾乎都有,而且醉風樓還是天帝城最大的玩樂之地。

所以,無比出名,平時更是熱鬧非凡。

「寂塵,不好意思,這次麻煩你了。」

「可是,我真的好擔心少楓出事,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弟弟了,離開人間時,母親一定要我照顧好他。」

洛曉霜此時顯得有些軟弱,表現出她柔軟的一面。

江寂塵溫柔的一笑道:「我們同是來自人間界,一起並肩作戰過,是朋友!」

「所以,這些客氣的話,就不要說了。」

「另外,有我在,你弟弟不會有事的,不過,被教訓一頓,也在所難免。」

「這一次,對他來說,興許還是好事,所以,你不必為他擔心。」

洛曉霜嘆了一口氣道:「平時叫他不要出來,他偏是不聽,還非要去那些地方。」

「這裡,畢竟不比人間界,隨便一個公子哥,都是高階帝者以上的存在。」

江寂塵卻笑道:「也許,這次之後,洛少楓就會好好修行了!」

「如醉風樓這種地方,沒有實力,去了只有被欺凌的份。」

「不過,今日我帶你去醉風樓,則是橫掃他們!」

(本章完) 這一刻的江寂塵,身上散發著一種強大的自信和霸氣。

只讓洛曉霜看得芳心暗動。

而在接近一柱香的時間后,江寂塵終於帶著洛曉霜來到了醉風樓。

醉風樓,此時熱鬧非凡,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集中醉風樓大廳中間的高台上。

那裡,立著一根十字玉柱,洛少楓此時就如同十字架一樣被綁在上面。

而且,他全身青腫,身上衣服破破爛爛,顯然被揍得很慘。

在高台上,此時站著一群公子哥,共有十人,這十個公子哥中,懷中都摟著一個衣著暴露、無比風騷的美人。

除此之外,還有這些公子哥的手下隨從二十人。

對於台上的這一群公子哥,在場的修士想不認識他們都難,實在是這一群公子哥們在醉風樓中太出名了。

他們號稱醉風十公子!

這十人,都是出自各大世家的公子少爺。

他們不僅修為驚人,身後的勢力更是讓人驚懼。

所以,他們十人聯合一起,完全就醉風樓一霸,平時少有人敢惹他們。

此時,醉風十公子中的一名隨從,手中提著一柄寶光閃爍的大刀,冷冷地開口道:「一柱香時馬上就要到了,小子,若還沒有人送神晶來,那你這一隻左手就保不住了!」

洛少楓臉色慘白的道:「且慢,我姐很快就要來了,而且,你可知我未來姐夫是誰么?」

「是江寂塵,你若是敢亂來,後果會很嚴重的。」

然而,醉風十公子中一人冷冷然一笑道:「又是江寂塵,你每次來這裡,都要把這事掛嘴邊,生怕別人不知道似的!」

「但是,江寂塵只不過是煉丹、煉器厲害一點而已,其它的,算個屁啊!」

「論修為,我醉風十公子,任何一人都可以吊打他。」

「甚至,我的這些隨從,都可以完虐江寂塵。」

醉風十公子的另一人則接著道:「小子,你知道為什麼會被我們抓、被我們打么?」

洛少楓問道:「為什麼?」

那人手中出現一鞭,然後遠遠的對著洛抽過去。

啪!

鞭子抽在洛少楓的身上,濺起一片血花,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鞭痕。

同時,洛少楓發出凄慘的叫聲,震動醉風樓,諸人皆可聽聞。

抽了一鞭之後,那一人才開口道:「就是因為你他麻的,到哪裡都提江寂塵,說得他很牛逼似的!」

「在醉風樓,風頭難道還想蓋過我醉風十公子?做夢吧!」

「說白了,這次綁你,完全是因為看你不順眼。」

「就是想看看,我們把你吊起來打,你口中的江寂塵,未來姐夫能不能救你!」

醉風十公子,此時無比囂張、霸道。

而洛少楓,是從人間界來的人,沒身份沒地位,他們就是把他打死了,也只是小事一件,沒人會管。

畢竟,這樣的事,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了。

「一群人間界來的垃圾螻蟻,也敢與我們爭姑娘,不知死活呀!」

醉風十公子懷中摟著美人,大庭廣眾之下,大手在這些醉風樓的美人身上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