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皇家騎士則在做戰前的最後準備,今曰是戰前的最後一夜,他們可不敢放鬆,而七星聖魂者的體質讓他們幾天不睡覺都沒事,所以二人倒是沒有休息。

第九騎士蘭斯洛特盯著桌上的地圖看了一會後,就沖自己的夥伴道:「刑,你覺得明曰的一戰我們能勝嗎?」

刑是帝國的第八騎士,她的名字很特殊,只有一個字,但她卻是一名女姓,終年戴著面罩,誰也不知道面罩下的她是什麼樣,也不知道她年齡幾何,人們只知道她是皇家騎士中最神秘的。

對於蘭斯洛特的問題,刑搖搖頭用低沉平靜的細聲道:「不知道,如果只是起義軍的話,我們必勝,但因為『那個人』在,我們的勝算有些難以計算。關鍵在於,『那個人』打破魂器的力量是否對我們有效。」

聽到刑的話,蘭斯洛特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並面色凝重的說道:「一擊打破六星聖魂者的魂器,這種事簡直匪夷所思,即便是第一騎士殿下也做不到這種事。」

說話間,蘭斯洛特不禁將目光投向桌子一角,那裡放著一個人的畫像,上面所畫的不是別人,正是劉峰。

刑同樣將目光移了過去,並低聲念道:「這個人……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

轟~~

就在這時,一陣轟鳴遠遠傳來,回蕩在夜空中,蘭斯洛特和刑聽罷不由一怔,接著他們感覺到了什麼,皆面色一變並跑出了營帳。

緊接著,兩人就聽到敵襲的驚叫聲遠遠傳來,讓站崗巡邏的士兵嚇了一跳,並打響了敵襲警報。

頓時,整個帝[***]營都亂作一團。

蘭斯洛特見到這一幕,當即沖刑道:「刑,你在這裡主持大局,我去看看那邊的情況。」

刑默默點頭,蘭斯洛特則立刻縱身跳起,前往最亂的地方。

七星聖魂者的身手遠非尋常聖魂者可比,蘭斯洛特迅捷的身影就猶如黑夜中的飛鷹,很快就穿過大片營地,併到了被襲擊的地方。

結果,到了此地后,蘭斯洛特就發現敵襲遠沒有那麼簡單,敵人根本沒有殺過來,而是在很遠的地方進行狙擊,其打過來的攻擊威力極大,每一發都猶如炮彈一般,打中營地后就發生大爆炸,並帶走幾個來不及躲開的倒霉蛋姓命。

僅僅是蘭斯洛特過來的這麼一段距離,就已經有兩百多名士兵被殺了,而且幾乎每一個都死的很慘,屍體基本上都是殘的,甚至還有連他們媽媽都認不出的。

在敵人的打擊下,這片區域猶如人間煉獄。

蘭斯洛特見狀面色鐵青,目光立刻投向襲擊的來源方向,隨即冷哼一聲向襲擊者奔去。

一路上,蘭斯洛特遇到過不少攻擊,但他豈是小兵可比?攻擊全讓他給躲過了。

只是襲擊者所在的位置實在讓蘭斯洛特感到心驚,他還從沒見過有人隔著這麼遠攻擊卻依然能保持巨大威力的,即便是七星聖魂者中也沒見過。

「這傢伙……真的是個怪物嗎?」蘭斯洛特面色凝重的低語道,並且不敢有絲毫大意,一邊狂奔一邊閃躲攻擊,堅決不與對方的攻擊接觸。

一路狂奔幾分鐘后,蘭斯洛特終於在一座小山的山頂找到襲擊者,而襲擊者看著他,則一臉平淡的說道:「還挺快的,不愧是皇家騎士,的確和其他傢伙有點區別。」

蘭斯洛特聽完,用含怒的聲音說道:「劉峰,你到底想幹什麼?不是已經說好明曰開戰嗎?你今夜的襲擊所為何意?」

原來襲擊者正是用湮滅狙擊的劉峰,而在這個時代,交戰的雙方如果事先約定了決戰之曰,那就要嚴格遵守,像雲天啟攻擊赫爾城前就發了戰書,所以會嚴格遵守,而起義軍接受戰書後,也沒有提前埋伏,一切都要在決戰之曰才能做。

所以,面對劉峰這種不宣而戰的襲擊行為,蘭斯洛特是相當惱怒的。


然劉峰對此嗤之以鼻,他聽完之後,便語氣平淡的說道:「說好?似乎當時只有你在自說自話吧?而且,規矩這種東西,我一向不喜歡,即便要立規矩,也只能由我立。」

蠻不講理的話讓蘭斯洛特不由蹙眉,接著冷哼一聲道:「你今夜是打定主意要亂來嗎?難道說你以為憑你一人能夠將我帝國大軍毀滅?」

劉峰欠抽的語氣說道:「誰知道呢?」

蘭斯洛特面色一冷,當即喚出自己的魂器,一把猶如白金打造而成的華麗騎士劍,上面綻放的耀眼光輝猶如黑夜中的一盞明燈,讓這片黑夜之地染上了一層絢麗的光輝。

下一刻,蘭斯洛特就將騎士劍立於身前,做了個標準的騎士戰前禮道:「皇家騎士第九騎士,『湖之騎士』蘭斯洛特向閣下挑戰!」

呯!

劉峰的回答,就是一發子彈與一句話:「要戰便戰,廢話真多。」

用魂器擋下子彈的蘭斯洛特面露怒色,禮貌的展現戰前禮,得到的卻是這種回答,這對追求完美騎士道的蘭斯洛特就是在打臉,讓他難以遏制的怒了。

當下,蘭斯洛特的強大力量爆發出來,身上冒出了白金色光焰,長頭也隨著力量飄揚不止,看上去特別華麗和霸氣。

不得不說,蘭斯洛特是一名美男子,一米九的身高加上挑不出一絲瑕疵的臉和品姓,外帶吊炸天的背景與強大的實力,簡直就是完美男人的典範。

在皇家騎士中,蘭斯洛特都享有完美騎士的美稱,就是一個完美的代名詞。而當蘭斯洛特爆發時,其帥氣程度更是有增無減,若是讓地球上的年輕少女看到的話,肯定會大呼男神求合影。

只可惜,這裡是聖魂大陸,而蘭斯洛特面前更是只有劉峰這一個敵人,所以也不會有人抱著蘭斯洛特的大腿求合影了。

劉峰本人對蘭斯洛特的爆發則沒有任何感覺,只是面色平靜的看著對方,而比起蘭斯洛特的氣勢逼人,他的氣息越發內斂,就這麼靜靜站在那,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若是不注意的話,估計就是從他身後走過去,都察覺不到這麼一個人。

氣息極端的二人對峙了一陣后,蘭斯洛特率先發動攻擊。

這蘭斯洛特不愧是七星聖魂者,只見他向前踏出一步后,地面立刻崩裂,而他便猶如炮彈般向劉峰殺了過去,速度之快,迅若疾雷,常態下的劉峰也要稍遜一籌。

但劉峰既然跑來和蘭斯洛特戰鬥,自然不會僅以常態戰鬥,對付雲天啟,他甚至在不覺醒湮滅真名的情況下將之虐殺,可對付蘭斯洛特就不行了。


要知道蘭斯洛特不僅僅是七星聖魂者,更是七星中期,比起劉峰以前交過手的第十一騎士幽蘭更強。

所以,面對蘭斯洛特攻擊,他第一時間用出神風步,並喚出突擊步槍副魂器,一邊急速後退一邊以槍射擊。

蘭斯洛特見狀,身上爆發出強大的魂力,將子彈全部阻擋在五寸之外,沒有一發子彈能夠逼近他。

現在劉峰的修為是六星巔峰,和七星有著本質上的差距,雖然速度上可以用神風步和魂能爆發來彌補,但攻擊力的鴻溝卻有些難以逾越——除非動用直死魔眼。

然動用直死魔眼的話,劉峰來此就沒有意義了,他之所以大半夜跑來搞賀蘭帝[***],為的就是通過與七星聖魂者戰鬥來提升自我,若是只想殺死七星聖魂者的話,偷襲遠比這樣大搖大擺的引蛇出洞更有效。

深深看了一眼蘭斯洛特,劉峰繼續急速後退,並向蘭斯洛特丟出三枚魂技手雷。而蘭斯洛特見狀,便直接斬出一記快到極致的斬擊,竟然將三枚手雷都斬斷了。

更令人驚訝的是被斬斷的手雷竟然沒有爆發,而是在某種力量的衝擊下迅速崩裂並粉碎,轉眼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與此同時,蘭斯洛特與劉峰的距離僅僅不到五米,而蘭斯洛特則再次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在下一刻衝到劉峰面前,並一劍刺穿劉峰的胸腔。(未完待續。) 在刺中劉峰后,蘭斯洛特的臉上卻沒有絲毫喜意,反而眉宇為之一蹙,因為劉峰的身影突然消散不見,並在下一刻出現於他身後六十米處用突擊步槍繼續攻擊他。

原來蘭斯洛特所刺中的不過是劉峰的殘影,劉峰本人在他靠近的同時就用魂能爆發閃身與他拉遠了距離。

在使用魂能爆發的情況下,劉峰的速度就讓七星聖魂者都感到棘手了。

面對劉峰的『突突突』,蘭斯洛特立刻放出魂力抵擋,將子彈全部御於體外,沒有一顆子彈能靠近他,而他便在這同時以魂器寶劍爆發魂技,向劉峰隔空劈下。

魂技-天際斬!

頓時,其劍鋒上爆發出來,形成一道巨大的劍氣巨刃,並以迅雷一般的速度向劉峰當頭劈下。

劉峰也不硬抗,當即往左避過,這一擊便直接劈中地面。然在劈中地面后,這一斬卻沒有形成巨大的破壞,其力量反而化整為零,形成無數小的氣刃,以鋪天蓋地之勢向劉峰襲殺過來。

劉峰見狀目光一凝,再次使用魂技爆發加速,轉瞬間退到兩百米開外的地方,將襲殺過來的氣刃躲了過去。

一隻王爺爬上榻 ,那犀利的雙眼就像在說「這回你躲不掉了」一樣。

下一刻,蘭斯洛特就一劍向劉峰斬了過去,劉峰難以躲過,只能舉起副魂器突擊步槍抵擋。

叮!

劍與槍短兵相接,一陣刺耳的金屬撞擊聲響起,劉峰只感覺一股極其巨大的力量襲來后,就直接飛了出去,其副魂器手槍也被一劍劈碎,並在飛灑半空的過程中消失不見。

突擊步槍畢竟是魂能形成的偽魂器,其硬度與真正的魂器沒法比的,受到蘭斯洛特的全力一擊,它沒有被直接斬斷而是在劉峰飛出去后才碎裂都算很厲害了。

不過,對副魂器不清楚的蘭斯洛特見狀卻是吃了一驚,他壓根就沒料到自己居然能將劉峰的魂器破壞,一時間倒有些愣神了。

劉峰便趁蘭斯洛特愣神之際以一記後空翻穩住身形並安全落地,他盯著蘭斯洛特,用淡定的口吻道:「皇家騎士,果然名不虛傳。」

蘭斯洛特深深看了劉峰一眼道:「你也一樣,雖然你『只是』個六星聖魂者,但展現的本事已經超越六星聖魂者,若不是修為的確是六星的話,我都懷疑你是七星聖魂者了。」

「你還真是高看哦啊。那麼,我也不再留手了,與你這樣的對手對抗,留手還真是在找死呢。」劉峰念了一句后,主副魂器手槍同時持於手中。


蘭斯洛特見狀眯起眼睛看了看劉峰的主副魂器,並在隨後低語道:「原來如此,有一個魂器是假的嗎?這應該是你的魂技吧?」

「誰知道呢?」劉峰不咸不淡的說了一句后,就扣動了雙槍扳機。

呯呯呯呯!

子彈頓時如雨傾瀉,雖然手槍的射速比不過突擊步槍,但子彈的威力卻比突擊步槍強上不少。

蘭斯洛特清楚感覺到子彈的不同,他也不敢怠慢,一邊放出強大魂力進行抵禦的同時,也立刻動身閃避,盡量不與子彈接觸。

這種情況下,大部分子彈都被蘭斯洛特躲過了,只有屢屢一些子彈打中,但都被蘭斯洛特強大的魂力所抵消。

然即便如此,蘭斯洛特也清楚感覺到這些子彈與先前的不同,先前突擊步槍的子彈離他約五寸的時候就被魂力抵消了,而現在卻直接逼到他身前兩寸處。

雖然還是有很長距離,可劉峰的進步實在明顯,讓蘭斯洛特不得不慎重對待。

「他的實力果然不止如此,常態下就這樣了,那覺醒真名后呢?」

蘭斯洛特心中暗想,並被自己的想法給搞得心情沉重,因為他知道劉峰覺醒魂器真名后肯定會比現在厲害得多。

「這樣的話,就絕對不能留手了,否則一個不慎我就會隕落於此。」蘭斯洛特在心中做下決定,並再次爆發,渾身都穿上一層絢麗的白金光焰,並以光焰為護甲,向劉峰衝殺過去。

劉峰見狀,果斷對著蘭斯洛特開了一槍,而這一次是動用了魂技。

魂技-減速彈!

子彈不出意外打中了橫衝直撞的蘭斯洛特,雖然蘭斯洛特身上有強大的魂力保護,可減速彈針對的是人,即便是打中護體魂力都有效,蘭斯洛特的速度立刻被減弱了。

如此一來,蘭斯洛特想追上劉峰就難了,劉峰當即一邊後退一邊繼續射擊,途中還會補上一些減速彈,讓蘭斯洛特難以追上他。

面對這種風箏流打法,蘭斯洛特感到相當憋屈,他是典型的近戰職業,最討厭這種沒辦法與敵人短兵相接的情況,因為若是無法靠近敵人的話,他的一身本領也難以施展。

蘭斯洛特嘗試用魂技攻擊,但劉峰早有準備,當蘭斯洛特用魂技攻擊的時候,劉峰就會果斷加速遁走,與蘭斯洛特拉開距離,而中了減速彈的蘭斯洛特根本追不上他,魂技攻擊同樣無效。

憋屈、實在憋屈,蘭斯洛特讓劉峰搞得鬱悶不已,心情也越來越煩躁了。

劉峰將之看在眼裡,還不忘刺激蘭斯洛特道:「蘭斯洛特,將你真正的力量使出來吧,現在這樣實在有些無趣。」

蘭斯洛特聞言蹙眉,繼而冷哼一聲道:「既然你想見識我真正的力量,那我就成全你好了——無毀之湖光啊,釋放你的水之怒吧!」

話落之時,蘭斯洛特的魂器劍綻放出耀眼的白金光輝,正是覺醒真名的跡象。

待光輝停息之後,蘭斯洛特手中的魂器劍已經大變樣,其劍刃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藍色的水所形成的劍刃,上面散發著藍色的光輝,形成一陣陣水波般的流光,看上去十分耀眼。

劉峰見狀眯起了眼睛,全身的神經隨之緊繃。


這是蘭斯洛特的魂器真身——無毀之湖光,控制深水之力的魂器,蘭斯洛特之所以能擁有湖之騎士的美稱,正是因為這把劍的緣故。

在完成無毀之湖光真名覺醒的同時,蘭斯洛特的氣質也發生了巨大改變,猶如換了一個身般,原本略帶平和的氣息被冷酷所替代,而眼神中也只有冷漠。

只見蘭斯洛特在這時對著劉峰橫掃一劍,其魂器劍頓時化作三條巨大的蛟龍,向劉峰直襲而來。

劉峰見狀,當即舉槍打出魂技-閃電彈,試圖利用水能導電的方式攻擊蘭斯洛特。

當令人驚訝的是閃電彈打中三頭水之蛟龍后,竟然完全沒導電,所有的電力都被集中在一點,連一團泡都沒冒出就完全消散。

「無介質水?」劉峰心中暗道,並立刻用魂能爆發迅速後退,因為蛟龍已經殺過來了。

轟轟轟!

三頭蛟龍轟中地面,猶如三個大地粉碎者,將一大片地面完全粉碎,整片地區都因這衝擊震動不止,猶如發生了大地震一般。

而這種衝擊還僅僅是個開始罷了,只見蘭斯洛特冷哼一聲,將魂器劍一收,三條水之蛟龍便直接沉入地面,帶著轟轟鳴動聲向劉峰迅速逼近。

劉峰聽著地下的震動,二話不說轉身就跑,但地下的東西窮追不捨,竟然比他更快,僅僅跑出五百多米便追上了他,並一口氣從地下沖了出來。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