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樂見范小東張牙舞爪的樣子,也是嚇了一跳,後面進入的人,只看到結果,並不知道範小東和殷樂之前有過什麼衝突,都用驚愕地眼神望著殷樂。

范小東的眼睛受傷,一群人擁簇著他朝外面走,殷樂呆若木雞,茫然失措,無論范小東有沒有事,她都可以確定,自己在《完美戀愛》的工作到此為止了。而且,以范小東在主持人界的地位,甚至還會封殺自己。

殷樂很委屈,感覺蘇韜就是自己的災星,為什麼只要遇到他,自己就會遇到麻煩!

「怎麼回事,鬧哄哄的!」魏向峰正帶著人參觀,發現這邊出了岔子,頓時面色就垮了下來。

立即有下屬彙報道:「范老師眼睛被人撒了粉,現在看不見了。」

魏向峰大吃一驚,范小東可是台里的金牌主持人,他如果出事的話,《完美戀愛》節目就廢了,而且范小東受的是工傷,賠償款可是一筆天文數字。

蘇韜見魏向峰表情焦慮,輕聲道:「魏總,請您帶我過去看看吧。我或許能幫上忙!」

魏向峰輕輕地拍了一下額頭,「對,我差點忘記了,有蘇神醫在這裡,就算是死人,也能起死回生。」

他很快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很不對勁,笑著說道:「呸呸,我胡說什麼呢!」

蘇韜朝范小東的方向走了過去,他先讓大家疏散開,放下了行醫箱,盯著范小東看了許久,眼中露出凝重之色! 「都愣著做什麼?救護車還沒到嗎?」范小東氣急敗壞地抱怨。

「你別著急,正好蘇韜在旁邊,他在給你治病。」魏向峰耐心地安撫道。

「蘇韜?那個中醫嗎?」范小東張牙舞爪道,「我不相信中醫,趕緊帶我去醫院檢查。」

范小東彷彿忽然想起一件事,「殷樂呢?我必須要讓她從我的欄目離開,這樣的搭檔我實在得罪不起啊。哎喲,我的眼睛……」

殷樂站在人群後面,咬著嘴唇,望著不遠處的蘇韜,她倒不是擔心范小東會真瞎了,訛詐自己,而是覺得怎麼每次跟蘇韜見面,自己都很狼狽。

魏向峰掃了一眼殷樂,心中暗自一沉,當時她進入衛視工作的時候,台長可是跟自己親自打過招呼,雖然沒有說明她的真實身份,但想來肯定大有來頭。

魏向峰有點頭皮發麻,一個是頻道的頂樑柱,一個是深不可測的新人,發生這種矛盾,還真是讓人難以處理。

蘇韜剛才在參觀演播室錄製節目時,就已經看到殷樂。雖然殷樂只是擔任配角,像花瓶一樣站在旁邊,但她的容貌無可爭議地在現場博得很多眼球。

儘管邀請過來的女嘉賓,都是經過甄選,容貌出眾的女孩,但無論氣質還是妝容,跟穿著禮服的殷樂一比,完全就落了一籌。

之前在《完美戀愛》的官方平台上,甚至還出現過這麼一個話題,選什麼女嘉賓啊,直接選女主持人,才是正確的王道。也有人起鬨,讓殷樂站在嘉賓席上,自己肯定會積極報名參加。

蘇韜發現自己和殷樂說是沒緣,但總會不經意地碰在一起。而且,每次蘇韜都是給殷樂擦屁股,算得上是孽緣。

蘇韜暗嘆了口氣,看在你是狄世元親戚的份上,再幫你一次吧。

蘇韜嘆了口氣,豁然站起身,與魏向峰搖頭苦笑道:「他的病,就算讓我治。我還真是束手無策。」

魏向峰皺眉道:「你都不能治?難道是絕症?」

范小東聽得很清楚,心中一寒,他不是不讓蘇韜給自己治病,只是擔心自己的秘密被揭穿而已。

「絕症談不上,我想跟范老師單獨聊一聊,還請其他人都退下。」蘇韜淡淡笑道。

「我跟你沒什麼好聊的。」范小東氣急敗壞地說道。

蘇韜湊到范小東耳邊,道:「如果你不想人前丟醜,那就乖乖地聽我的安排。」

范小東心中一凜,難道蘇韜真有那麼厲害,一眼就看出了問題所在。

等其他人撤離,只留下蘇韜和范小東二人,蘇韜取出濕紙巾,塞到范小東的手心,「擦乾淨吧。」

范小東用濕紙巾擦掉臉上的粉灰,依然閉著眼睛。

蘇韜哭笑不得,道:「你的演技挺不錯,矇騙了那麼多人。但是,在我的面前,就沒必要繼續表演了。」

范小東怒道:「我沒必要騙你,我是真看不見了。」

蘇韜耐心地解釋道:「女人用的化妝粉餅,雖然有一定的刺激性,但還不至於能夠讓人的眼睛瞎了。你之所以這麼做,是想讓那個女主播難堪吧。我其實單獨跟你聊聊,是想救你。」

范小東嘴角露出冷笑,差點就睜開眼睛,「救我?」

「看來你不知道她的身份啊,這倒也是,她一直是個挺低調的人。」蘇韜湊到范小東的耳邊,說了一個名字。

范小東終於睜開眼睛,吃驚地說道:「真的嗎?」

蘇韜輕輕頷首:「如果你了解我的資料,應該知道我是漢州人。 霸道總裁戀上千金嬌妻 而殷樂在漢州工作過,所以我們之前便認識。」

范小東脊背冒出冷汗,沒想到自己竟然得罪了這麼一個大人物之女,蘇韜說救了自己,還真是此言非虛。

范小東現在懊惱不已,如果跟殷樂相處好關係,以後說不定殷樂能幫自己辦成大事,比如晉陞台里的高層管理人員,不僅是要靠資歷和名氣,還得上面有人幫你疏通關係,如果殷樂的父親能幫自己說句好話,飛黃騰達那是指日可待。

關鍵是,有些人你就算不討好巴結,但也不能惹惱對方。

「謝謝你的提醒,我還真是有眼無珠啊。」范小東恨不得扇自己耳光,能在電視台這麼複雜的地方,混得如魚得水,也不是那種冥頑不靈的性格。

范小東現在懊惱不已,暗忖自己還真是瞎了眼,身邊蹲了一尊大佛,都不清楚。回想自己這麼長時間,對殷樂一直是呼來喝去,而且甚至還想潛規則她,自己不僅眼瞎,連腦子都抽了。

窈窕女子,君子好逑。

范小東被慾望迷昏了眼,也是很多男人都會犯的錯誤,蘇韜見范小東這麼快就醒悟,對他倒也沒有那麼糟糕的感覺,畢竟自己接下來和衛視會有合作,跟它的當家金牌主持人保持良好的合作關係,並不是一件壞事。

不過,范小東這種人,內心有陰暗的地方,不能過分深入地相處。

等范小東和蘇韜兩人並肩從房間里走出,魏向峰見前者除了眼睛通紅之外,已經能和正常人一樣,不僅恢復視力,而且情緒也穩定下來。

「果然是神醫啊!」魏向峰忍不住鼓掌,感慨道。

蘇韜看了一眼范小東,范小東嘴角露出笑容,「他的醫術果然很神奇,在我的眼睛上塗了不知名的藥膏,我的視力就恢復了。我也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既然沒事了,不會斤斤計較。」

蘇韜心裡忍不住為范小東見風使舵的本領而鼓掌。

他也沒必要揭穿,有時候給別人留個台階,自己才有路可走。

殷樂站在人群後面,吃驚地望著范小東,沒想到這傢伙前後的語氣完全轉變,蘇韜究竟給他下了什麼葯?

魏向峰朝殷樂招了招手,語氣親和地說道:「小殷,還不跟范老師道歉?就算再如何生氣,也不能隨便動手傷人,幸好是蘇韜在,不然的話,你可得闖大禍了。」

殷樂走出人群,輕聲道:「首先,我是得道歉,但是我不適合繼續留在《完美戀愛》欄目組了。其次,我是做錯了事情,但范老師也不是什麼道德聖人,你在暗地裡做什麼勾當,大家心知肚明。」

范小東沒想到殷樂的性格這麼強硬,臉上紅白一陣,氣得直打哆嗦,「我要告你誹謗,你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惡意造謠中傷我。」

殷樂摘掉了掛在脖子上的工號牌,朝地上一扔,瀟洒地說道:「這份工作,姑奶奶不幹了。」

蘇韜在旁邊暗嘆了口氣,這殷樂還真是個性十足啊,自己都已經幫她解圍成功,沒想到她根本不領情,不願意閉嘴不說,當成一個傻子。

這樣的人如何能在虛偽的世界立足呢?

但她的行為又是如此讓人感動。

蘇韜只知道範小東故意裝作眼盲,以此來教訓殷樂,但沒想到范小東在暗地裡,竟然是那麼齷齪的人。

他很快做出了決定,與魏向峰道:「看來淮南衛視比想象中要水更深啊。我覺得,咱們的合作還是要慎重考慮一番。」

魏向峰見蘇韜改變主意,立馬急眼了,「您別啊!咱們不是聊得挺不錯嗎?」

蘇韜掃了一眼范小東,指著范小東說道:「如果這種人也能在你們頻道擔任金牌主持,那麼我真為貴頻道感到恥辱。主持人是節目的靈魂,如果品性糟糕,那說明節目的靈魂就存在問題。」

范小東沒想到蘇韜發飆,面紅耳赤地反駁道:「你算個什麼東西,有什麼資格對我指三道四?」

蘇韜抓住范小東的領口,狠狠地抽了他一個耳光,「我雖然沒多大的本事,但打爛你的嘴,還是能做到的!」

魏向峰在旁邊目瞪口呆,其他人的心情也是如此,沒想到蘇韜這大的腕兒,竟然會直接當眾出手。

范小東捂著嘴巴,只覺得牙齒掉了好幾顆,含糊不清地說道:「我要告你!」

「我等著!」蘇韜輕蔑地看了一眼范小東,朝外面走去。

魏向峰手足無措,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他和范小東的私交不錯,范小東處理事情很霸道,自己也有所耳聞,但看在他是台柱子,自己也就忍住了,而且還幫范小東解決了不少麻煩事。

救護車這時拉著警報趕到,魏向峰重重地嘆了口氣,無奈與范小東說道:「正好別讓救護車白跑一趟,送你去醫院吧!」

抵達醫院之後,很快確定結果,范小東被打崩了兩顆牙齒,他幾乎快要瘋了,主持人是靠一張嘴吃飯的,牙齒被打崩,說話會口齒不清,那會影響自己的主持人事業。

魏向峰見范小東堅持要打官司,控訴蘇韜,爭取賠償金,只能耐心地將蘇韜的背景跟范小東耐心解釋,「第一,打官司,你不一定能打贏;第二,現在你要趕緊處理後續風波,以蘇韜和友台的良好關係,你可能會遇到前所未有的形象危機;第三,蘇韜是個醫生和商人,他就算不參加綜藝節目,也能養活自己,但是你呢?」

范小東咬牙,「我忍不下這口氣。」

這時魏向峰的手機響起,他與范小東說道:「我接個電話,是台長打來的。」

等通話結束,魏向峰深深地看了一眼范小東,「我的面子不夠大,那麼台長的面子,你給不給?」 范小東徹底懵了,雖然他是衛視頻道的金牌主持人,但在台長的面前,算不了什麼。范小東在主持相親節目上是有一手,但不至於沒有人可以取代。

鐵打的軍營,流水的兵,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以《完美戀愛》良好的粉絲群體,即使換了個主持人,也能做出成績。何況現在網上早就有異議,覺得范小東是阻礙《完美戀愛》變革的毒瘤,只有范小東離開欄目,才能夠讓它重新獲得活力。

范小東心裡其實也是有恐慌感的,節目做了這麼多年,整個欄目的成員都僵化,該用的點子和梗都用過,所以節目缺少新鮮感,主要是靠著之前的名氣強撐。

范小東也在嘗試策劃其他節目,但一直沒有能做出跟《完美戀愛》一樣的爆款。

范小東其實有危機感,但他也只能繼續耗著,畢竟只要還在淮南衛視,他就可以養活自己,靠著拍廣告、走穴主持的弄外快,讓生活很滋潤。

范小東在瓊金的婚慶主持界也很吃香,那些稍有家底的人,願意支付二十萬一場的費用,聘請范小東登台主持。

反正都是統一的主持稿,范小東一天能主持兩三場,比起電視台的死工資,來錢快多了。

「台長說了,如果失去蘇韜主持的新綜藝,你就捲鋪蓋走人。」魏向峰重重地嘆氣道,「我還是第一次聽台長語氣這麼重的說過話。」

范小東盯著魏向峰,委屈地說道:「是我被人打啊!」

哪有被打的人,被欺負的道理。

魏向峰心中暗想,以前你仗勢欺人的時候,怎麼沒有現在這個覺悟?

現在也算是老天爺開眼,有報應了。

之前《完美戀愛》的欄目組有一個實習生女孩,沒多久便被范小東給看上了。范小東用轉正和結婚來忽悠這個女孩,結果弄大了她的肚子。女孩的親人直接找到了范小東的住處,不僅沒有得到補償,還被送進了派出所。

范小東為了消除網上不利自己的消息,找了很多人,魏向峰考慮當時欄目很火,便讓公關部門跟各大網站打好招呼。

同時,魏向峰出面跟那個女孩商談了賠償問題,最終女孩拿了八十萬,流掉了腹中的孩子。

此事只能算是范小東惹下麻煩的其中之一。

你欺負人的時候,怎麼沒有換位思考呢?

魏向峰沉聲道:「那也得看打你的人是誰!台里已經下發了禁令,禁止將此事到處宣傳,發現有員工私下傳播,直接開除處理。你好自為之吧!」

魏向峰說完此話,便離開了病房,他得考慮尋找適合取代范小東的主持人了。

范小東儘管是金牌主持人,但在高層的眼中,隨時可以更換。魏向峰不怕范小東,相反,范小東會很在意自己手中掌握的那些事情,只要隨便放出一條,便足以讓范小東身敗名裂。

范小東知道魏向峰是在跟自己撇清關係,他只覺得天旋地轉。

冷BOSS的契約妻 這次是真的栽了!

……

蘇韜坐在保姆車內,旁邊的丁鐺在不停地打電話,她得趕緊疏通關係,做好輿論疏導。

打完電話之後,丁鐺沉默,一句話也不說,生著悶氣。

蘇韜能夠感受到她體內的洪荒之力,為了張羅這次節目,丁鐺忙前忙后,每天都在加班,好不容易談成了,沒想到蘇韜一巴掌打亂了所有的安排,現在丁鐺還得擔心會不會有負面影響。

蘇韜惹事的本事,丁鐺算是討教了。

「叮叮噹,叮叮噹,鈴兒響叮噹。」蘇韜笑著說道,「你別生氣了,我給你道歉行不?」

「我哪裡受得起,您是老闆,我是給你打工的。你一言不合就可以放棄合作,可以毆打別人,我呢,給你做掃尾工作,那是理所當然的,誰讓我得從你這兒拿薪水呢?」丁鐺硬邦邦地回應。

「主要我實在忍不了范小東的嘴臉。」蘇韜嘆了口氣,苦笑道,「我現在後悔了,要不送我去醫院,我當面跟他道歉。然後再跟魏向峰好好聊聊,相信他還是願意和我們繼續合作的。」

丁鐺道:「覆水難收,破鏡難圓。你別逗我了,以你那個性格,怎麼可能低頭認錯呢。范小東這個人睚眥必報、心胸狹窄,圈子裡的人都知道,你惹誰不好,竟然惹他。為了一個不認識的女主持人,有必要這麼做嗎?」

蘇韜笑了笑,沒有反駁,丁鐺現在心情極其鬱悶,讓她宣洩出來比較好,此事的確做的欠妥,丁鐺帶著一群人忙了這麼久,自己攪黃了,換做任何人都難以接受。

丁鐺見蘇韜不吱聲,也不好繼續糾纏此事,畢竟結局已經這樣,抱怨是改變不了任何問題,現在只能盡量控制事態的惡化。

丁鐺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是負責媒體公關的下屬。丁鐺的團隊人數不多,但每個人都是精英,他們單人的工資都很高,辦事效率也極高。

「老大,剛才從幾家媒體反饋來看,他們都沒有接到相關的稿件線索。」手下輕聲彙報道,「消息從源頭便封鎖了。我從淮南廣電一名員工那裡得到消息,已經下了封鎖禁令。」

丁鐺微微一怔,沒想到事情會發生如此變化,難道淮南廣電覺得家醜不可外揚,如果他們打算封鎖此事,那麼自己就可以輕鬆了。

畢竟淮南廣電在宣傳系統的資源比己方要更為豐富。

「繼續關注輿論,有任何風吹草動,都要迅速動起來。」丁鐺輕輕地嘆了口氣。

這時有電話從外面切了進來,她見識魏向峰打來的,連忙跟手下說了句「晚點再聯繫」,接通魏向峰的電話。

魏向峰的語氣非常謙遜,「我厚著臉皮想請丁總幫忙跟蘇先生商量一下,關於脫口秀的合作,我們還希望能繼續商議。至於他所發現的問題,我也願意進行改正。我已經讓《完美戀愛》節目組自行檢查問題,而范小東也暫時被停職,將會由其他主持人取代他現在的工作。」

丁鐺聽完魏向峰的解釋,瞠目結舌,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明明是蘇韜打了人,為什麼淮南廣電反而低頭道歉。

「這件事我得諮詢一下我的老闆,畢竟他之前很生氣。他不是個暴力狂,如果不是生氣到極點,是不會做出那麼衝動的行為。」丁鐺的說話變得很強硬,她的情商很高,知道順桿往上爬的道理。

「是啊,我能體量蘇先生的心情。」魏向峰很認真地說道,「只要願意繼續合作,關於利潤分成和後期產品衍生的問題,我們可以再讓步。」

丁鐺心頭狂跳,之前可是怎麼說,都沒法往下談,怎麼現在突然又可以了。

她的世界觀在天旋地轉,怎麼打了人,反而有理了。

還真應了那句話,誰的拳頭大,誰就有道理。

「關於合作內容,我得請示蘇先生,還請您能理解。今天的事情,他很震怒。」丁鐺適當地選擇拔高蘇韜的形象。

魏向峰心裡嘆氣,自己啥時候這麼憋屈地求過人,雖然淮南衛視在全國排在第五位的樣子,但每天都有人擠破頭皮討好自己。

但現在他也是沒辦法,上面施加壓力,自己必須得完成任務,「還請丁總,務必和蘇先生好好解釋。我們對於合作有著足夠的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