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姜悠冉氣急,恨不得將葉天掐死,自己堂堂世家子弟出身,抹下面子向這普通人道歉,居然還如此反應,簡直是豈有此理,不知天高地厚。

葉天見狀,也不理會她,轉而對姜嫣然說道:「本來那裡面也沒什麼好看的,我們還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姜嫣然有點擔憂自己的堂姐,卻就為葉天是從,溫柔點頭。

這下,姜悠冉是真急了,也顧不得丟不丟臉的事,忙大盧對著葉天道起歉。

【作者題外話】:第二更 「對不起,是我的錯,請你原諒我!」

「就對了!做錯事道歉,就要大聲一點嘛,讓別人怎麼聽得見!」葉天一笑,一副孺子可教的樣子說道,「還有,要認清自己的身份地位!

我不管不是舞者,終究還是一個完整的人,可你卻是狗!既然做了狗,就要有做狗的樣子,不要隨隨便便亂吠亂叫,不然被打死也話該!」

姜悠冉頓時漲紅,心中憤怒無比,被人直接比喻成狗,還沒有一個人會願意的。

當然,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說不定有人會願意,甚至把狗當成比爹媽還親也有可能。

可明顯,姜悠冉並不是這類人,他恨不得將葉天殺了,然後碎屍萬段,才能宣洩心中的憤怒和屈辱。

有了之前的事,她卻是連反駁都不敢,甚至不敢露絲毫的憤怒,生怕葉天再搞事。

當下,姜悠冉紅著雙眼,都在眼眶中打轉,卻只能曲辱的轉身走回寇道寺身後。

看到姜悠冉這樣,姜嫣然也知道她是自找的,但也不禁長嘆,沒有實力,當真如狗一樣啊!

隨後,她又看向了葉天,心中帶著慶幸和甜蜜,慶幸自己今生能夠遇到葉天,甜蜜自己能夠得到葉天的愛和保護。

至尊狂妃:邪魅大小姐 不用像自己的堂姐那樣,放下尊嚴,任人踐踏,如狗一般,還不受任何待見。

這時,寇道寺見葉天和姜嫣然終於再次答應要跟著他們一起進去,自然是心中高興的。

當下,他連問一句姜悠冉也沒有,直接和姜嫣然笑道:「兩位願意跟著我一起進去看究竟,實在是太好了,不然傳出去,說我寇家不懂待客之道呢!」

說著,他示意會姜悠冉拉著姜嫣然先進去。

姜悠冉不敢猶豫,拉住姜嫣然便往裡面走,姜嫣然遲疑了下,見葉天會點頭,便跟著一起進去。

這時,寇道寺看向葉天,說道:「對了,你只是一個普通人,你在進去之前,我有幾句話要提醒。

這裡面可和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一樣,等下你進去后,會看到很多你超出你三觀理解範圍內的東西,不用大驚小怪,更不用害怕。

到時候你看著就行,也不要多嘴,更不要隨便亂動東西,惹到了一些你惹不起的人,那我可幫不了你的哦!」

說罷,寇道寺不理會葉天的反應,轉身走進了街道路口。

對此,葉天只是搖頭失笑,這麼一個小小的世家子弟沒什麼本事,實力連之前的那個聞夜香都不如,但這自以為是的精神卻是一點也不輸給了聞夜香啊!

笑了下后,葉天便跟了上去,反正他也要進去一看究竟,看能不能從裡面找到一些靈藥的。

就在葉天進去沒多久,街道入口走來了一老年一中年一少女的奇怪組合。

少女一走近,看到用於測試的石鎖時,頓時歡喜的叫道:「耶!剛才那個從天而降的石鎖也!我也來試試,看能不能扔的那麼高那麼遠!」

說著,少女也不等那些守衛反應,便已經跑到了石鎖,小小的雙手握住握手,隨即一個發力。

一聲呼嘯,石鎖的加了火箭助推器一般飛向了高空,留下一眾石化了的守衛和路人們。

過了好久,街道路口的守衛才反應過來,失聲道:「我一定是在做夢!不然今天怎麼一連出現兩個怪力女?

之前那美女也就算了,至少成年了,可眼下這個蘿莉怎麼回事?不是我不明白,只是這世界變化的太快嗎?」

另一個滿臉慒逼的守衛也是點頭,顯然非常的贊同。

此後,少女拍著雙手,聽到了守衛的話,頓時滿臉興趣的問道:「咦!你說剛才能出石鎖的人也是女的?

呀!居然還有比我更強的女人?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她,看看到底是我厲害還是他厲害!」

說著,少女便衝進了街道路口,讓身後的中年人和老年人只能苦笑。

老人長嘆道:「徐爺,這世道果然變了,我們這些老一輩該退了!」

「是啊!」中年人感嘆道。

這一行奇怪的三人組,自然便是來自海西的徐仁敖和顧老,以及後來遇到的花紫衣了。

搖了搖頭,兩人感慨著也走了進去。

另一邊,飛雲鎮因為旅遊經濟發達,所以這裡的醫院規模也極大,但是為了以防旅客出現萬一。

這家醫院離著葉天他們進入的那條街並不遠,大概也就幾百米的直線距離。

如今,醫院的手術室里等綠燈亮起,一個病人被護士推了出來,向著病房而去,幾個醫生在後面邊走邊說著。

「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手骨連肋骨都斷的!」

「是啊!更離譜的是,聽說這人還是被從天而降的石鎖砸中的,這怎麼聽著怎麼有點天方夜譚的感覺?」

「之前我也是這麼認為,可之前跟救護車出去的護士拍過現場照,那石鎖確確實實是砸在這少年的胸口上,是不是從天而降就不清楚了!」

「現在的年輕人哪就喜歡玩刺激,說不定這少年以為有點蠻力,便將這石鎖甩來甩去,誰知道失手了呢?」

……

這時候,病人已經推進了病房。

這是一間獨立的病房,只住著病人一個人。

幾個護工上前,將病人從手術架上抬到了病床上,隨後護士安裝好各種監測儀器。

最後,醫生們上前作例行檢查,確定沒有任何問題后,便準備離開病房。

可就在這時,突然聽到一個護士的尖叫。

「快看!那是什麼!」

不等眾醫生反應,便只聽哐當一聲的玻璃破碎聲,隨之是一聲沉悶的轟響。

醫生們看過去的時候,只見一個石鎖正不偏不倚的砸在少年胸上,完美的讓少年口中的血如噴泉一般。

此時,眾醫生都是一臉懵逼,沒有想到會有這一幕,下意識的失聲議論著。

「可真壯觀,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吐血能吐成噴泉的!」

「真的有石鎖從天而降啊!我之前還不信呢,現在不得不信了!」

「少年是做了什麼孽?居然兩次被石鎖從天而降的砸中,也就比晴空遭雷劈差一級了吧!」

「你們猜猜,這下肋骨要斷幾根?還有地方上鋼板嗎?」

就在這時,不知道誰大叫出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點救人的話語,一眾懵逼的醫生們這才反應過來,帶著護士和護工們衝上去的各種手忙腳亂。

很明顯,那剛從手術室推出來的少年,轉眼又要進手術室去了。

【作者題外話】:第三更 這時候,葉天正跟著寇道寺一行人便是進入街道后,便開始遊逛起來。

這時候,寇道寺刻意想跟姜嫣然接近,走在姜嫣然的身邊,姜悠冉自然識相的讓到一邊。

姜嫣然皺眉,對這寇道寺很是厭惡,想要回到葉天身邊,卻發現葉天不知什麼時候居然蹲在街邊的一個攤子前,似乎僥有興趣的看著什麼。

姜嫣然轉身,便想去找葉天,卻被姜悠冉拉住了,疑惑道:「堂姐,你幹嘛啊?我要去找葉天!」

姜悠冉小聲的在姜嫣然耳邊說道:「嫣然啊!別怪堂姐啰嗦,堂姐年紀比你大,所以提醒你一句,你不是告訴過我,你的擇偶標準嗎?

那眼前這位寇少可是再符合你的標準不過了,你千萬不能錯過啊!寇少出身荊南七家,他爺爺又是家主,你要是能成為他的女人,日後可就有享不盡、用不完的福了。」

一旁的寇道寺是內勁武者,雙方的距離也不是很遠,自然聽得清楚,只是假裝沒聽到而已。

寇道寺見姜悠冉這麼上道,之前因為她差點把事情搞砸的怒火也因此消去,心中暗道這姜悠冉還行,能主動辦事。

雖然我只是想玩玩這女的而已,可有了姜悠冉的幫忙,也能省去很多功夫。

到時候,來個姐妹雙飛,豈不美哉?

心裡想著,寇道寺看向姜嫣然的目光更加的火熱了,不過他仍舊小心的隱藏著,不要顯露出來。

姜嫣然皺眉道:「堂姐,你說什麼啊?我已經有男人了!」

如果按照姜嫣然以前的擇偶標準,這寇道寺絕對是完美的選擇,可以說無論是出生還是長相都沒有問題。

可那是以前,如今姜嫣然遇到了葉天,更是親身經歷過部分葉天崛起的過程,你在後面了解了自己所不曾經歷過的相關信息,自然知道葉天有多優秀和強大了。

從一個寄人籬下的離家孩子,到一省大佬恭敬臣服,使海西十三家默認的龍頭,不過用時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而之後,來到飛雲鎮的這段時間裡,更是殺內氣巔峰高手如殺狗,將無數人提及便臉現畏色的宋家,由雲端踩入泥中。

雖然姜嫣然並不知道內氣巔峰的武者究竟有多強,也不知道宋家的勢力究竟有多可怕,但圍觀武者的種種反應和驚呼嘩然,已經足以證明一切了。

雖然不能說放眼整個華國,但可以說放眼海西和荊南二省,任何再優秀的男人在葉天面前,都將黯然失色、無復光彩。

前妻的男人 哪怕是出身所謂的荊南七家,海西十三家之類的天才,也都無法與葉天比肩,或者乾脆是連和葉天比肩的資格都沒有。

而如今,經歷劉緒一事,姜嫣然對葉天已然動心,就算葉天變得一無所有,她也不會有所改變。

可以說無論世事如何變遷,任何男人都入不了她的眼,因此姜嫣然直接說出自己有男人這話,便想讓姜悠冉不要再提這事。

姜嫣然可是知道這種話若是被葉天聽到了,那姜悠冉別想有什麼好下場。

姜悠冉皺眉道:「你騙我吧?之前嬸子可沒提過這事啊!你說的男人該不會是指那個葉天吧?

我的傻妹妹,那葉天只是個狂妄自大的普通人,怎麼配得上你?你聽姐姐,把那傢伙甩,跟寇少在一起,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寇道寺聽到姜嫣然剛才那話,目光發寒,見姜悠冉仍再勸,便不出聲,想看這姜嫣然會不會甩了那個葉天。

實在不行,直接強搶就是,量那葉天區區一個普通人,絕不敢跟他堂堂寇家大少爺斗的!

「葉天可不是普通人!而且他在我心中可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姜嫣然說道,臉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莫名的回想起了葉天為她遮風擋雨的一幕幕。

姜悠冉可沒有將姜嫣然的話當真,只是以為這話不過是姜嫣然陷入戀愛當中,智商負數才說出來的胡話,畢竟情人眼裡出西施嘛!

這女人要是戀愛了,眼裡的一隻猴子,也能變成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

姜悠冉見姜嫣然這樣,知道短時間勸不了,欲速則不達,繼續勸下去的話,說不定會適得其反。

所以,她便說道:「你呀!唉!男人當然得有權有勢有錢才靠譜,光好能頂什麼用? 近身狂兵 能當飯吃嗎?

你是沒有經過生活的苦楚,才會看重所謂的好!算了,你自己好好考慮,我們先去逛街吧。」

說有,她便拉著姜嫣然往前走了。

寇道寺連忙跟上,寇家子弟自然不會落在後面。

姜嫣然回頭,見葉天在那攤子前,拿著一件東西跟攤主說著什麼,也知道以葉天的實力,一個人不可能出問題。

心道那就先跟堂姐逛逛,然後等下再回來找葉天也好,或者葉天可能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后,便會跟上來。

心想著,姜嫣然便被姜悠冉拖著,消失在了街道來來往往的人群中。

此時,葉天正蹲在那個小攤子前,饒有興趣的把玩著手上的一塊石頭,可實際上眼睛卻落在了石頭邊上的一個圓盤,仔細得看著那圓盤。

片刻后,他不著痕迹的將目光收回,說道:「攤主,這玩意兒裡面居然有靈氣,倒是很神奇啊!是什麼東西呢?」

這攤主是一位帶著墨鏡的勁裝男子,笑道:「小兄弟,你可真有眼光!這可是上品的靈石,傳說修真者修鍊的必備之物。

我家祖上曾經便是修真者,而且實力強大,所以流傳了一些下來,只是後來家道突變,先祖遺失功法,只留一些武道,所以我們家也就有修真家族變成了武道家族。

身為武者,自然用不上這些了,所以我想拿來換點東西,小兄弟你要是想要,可以拿其他物品,以物易物。」

葉天笑道:「這東西倒是不錯,我雖然不是很需要,但是如果能夠交易到手的話,也不是不能夠交易的!對了,不知道你想要換些什麼東西呢?」

【作者題外話】:第四更 對於靈石,葉天自然是知道的,仍是天地靈氣所化。

說得更確切一點,應該是天地靈氣在特高壓的情況下,集合其他的靈性物質,在經過長時間的演變而成。

而天地靈氣要出現特高壓的情況,基本上是非常罕見的,唯獨只有三種可能。

一種是突發的天地災變,巨大的能量在短時間內聚合,其中包括天地靈氣,從而產生超高壓的情況。

只是這種情況得維持時間極短,多則幾天,短則一兩剎那,根本無法形成靈石。

第二種情況則是人為或天地變動,從而形成聚擾天地靈氣的大陣,使天地靈氣維持在超高壓狀態。

只是這種情況同樣形成不了靈石,因為缺少形成臨時的關鍵靈性物質。

而第三種,也是靈石會出現的可能,那就是在地下的靈脈了。

自然靈氣的前綴有天地二字,那自然除了天空中存在之外,大地里也少不了有靈氣分在了。

和空曠的天空不同,大地因為物質的格擋等原因,名氣並不是自由分散,而是以特殊的形式聚攏,這種形式便是靈脈。

而靈脈的產生,便會將周圍的土壤靈性化,從而獲得靈性物質,產生靈石。

同時靈脈所過之處,也會失釋出靈氣,從而使得地面的靈氣人比其他地方更足,從而開成修鍊聖地了。

靈石由靈脈產生,卻又是靈脈的根基,少量的挖掘不會有問題,大量挖掘便會傷害到靈脈,使之進一步的萎縮。

原先天地靈氣充足的時候,修真者們都非常的節制,只會少量採取靈石,使靈脈能夠源源不斷的產出靈石。

在天地大變之後,不僅天空中的靈氣旦漸稀薄,就連大地中的靈脈也莫名萎縮,使得修真者修鍊更加困難,不得不加依賴於靈石。

可靈脈本身就在萎縮,而修真者對靈石的需求卻在增加,如此原本的節奏便沒有辦法做到,陷入到惡性循環當中。

直到本朝鼎立,除了特殊的洞天福地,以及用國家力量伐山改江,強行製造出了帝龍谷這樣的人造靈脈之地外,便再無其他的靈脈了。

也由此,那些擁有洞天福地的修真門派尚可逍遙,而那些小門小派要想繼續修真,就只能聽命於國家,從而在帝龍閣佔得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