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不少人都認識齊昊,畢竟之前在整個河東省大師級強者也不多,而這位齊昊更是齊宗師的兒子,之前在東溪市的擂台上和葉擎對戰的時候,也有不少人見到過。

「齊昊,竟然是你?怎麼,你是來為你爹報仇的嗎?」葉擎冷笑道。

這群傢伙,不在東溪市好好的呆著,突然跑到這裡來找麻煩,原因為何,自然是不用多說。

「你就是葉擎,臣服於我,免你一死!」

沒等那齊昊開口,那少主道。

齊昊聞言眉頭緊皺,如果葉擎也臣服的話,他就再也沒有報仇的機會了,然而,他不敢得罪這位是少主,因為,他在東溪市曾經親眼見識過這位的手段,對於違逆與他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個惡魔!

想到這裡,他不禁心下黯然……

那個曾經和他父親關係不錯的黃宗師,就是因為不想屈服在這位少主的淫威之下,結果竟然被折磨致死,而整個黃家,也是家破人亡……

「就憑你?也配讓我臣服?」葉擎聞言,彷彿聽到了這世界上最大的笑話一樣……

且不說他先天強者的身份,就算他不會一絲武功,那也是葉家嫡系,眼前這人不管是來自哪個勢力,哪怕是護龍一族,恐怕也不敢說讓葉家嫡系臣服與他吧……

「敬酒不吃吃罰酒,齊昊,你不是要報仇嗎?給我殺了他,記得過程要精彩一些!」那少主聞言,面色陰沉道。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只要是他想要的,就沒有得不到的!

「是,少主!」

齊昊聞言,嘴角流露出一絲嗜血……

精彩一些是什麼意思不言而喻。

血腥,將場面搞的極度血腥,在這位少主眼裡,就是精彩!

「等等!在打之前,也總的讓我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吧?」葉擎突然擺手道。

「本少主來自黃楓谷,怎麼,小子,你改變主意了?不過,晚了,齊昊,不要讓我失望!」那少主冷笑道。

「是,少主,您就瞧好吧!」

齊昊聞言狠狠點頭,而後看向葉擎道:「葉擎,你殺了我父親,毀了我兒子,今天就是讓你血債血償的時候,受死吧!」

齊昊怒吼一聲,整個人如同脫膛的炮彈一樣,直接朝著葉擎衝來,細看那齊昊走過的地方就會發現,地上的青石磚都被此人踩出了一個窟窿,可見此人力道之強……

葉擎見狀只是笑著搖頭……

你的消息,還是太落後了,連你們已經進入先天境界的八極拳掌門都不是我的對手,何況是你?

看到齊昊衝來,很多賓客都不自覺的停止了呼吸,凝神靜氣,想要看到這一擊的結果。

春心如宅 洪濤和杜晶則是面露緊張之色,尤其是洪濤,才剛剛掛了電話……

毫無疑問,他這個電話是打給何林的的……

可是,還來得及嗎?

「也罷,就讓你來試試我的苦心修鍊的神體,效果到底如何吧……」

想到這裡,葉擎不閃不避,甚至於連真氣都被他收縮到了體內……

「壞了,葉大宗師怎麼不躲避啊?」

「完了,難道葉大宗師自知不是對手,所以放棄了?」

「怎麼會這樣?葉大宗師,還手啊……」

「……」

很多青葉市的本土武者,自然是不想葉擎失敗的,眼看著葉擎就那麼矗立著,一動不動,隨後……

「轟……」

那齊昊的雙拳如同一雙鐵鎚,直接砸在葉擎的胸口之上……

「咯吱……」

骨裂的聲音瞬間從葉擎的胸口處傳出……

「完了……」

「葉大宗師既然連一招都擋不住,齊昊怎麼會這麼厲害?」

「這位少主,到底是什麼人?」

「黃楓谷,我們能加入嗎?」

「……」

很多賓客的腦袋裡浮現出無數的念頭,他們只知道,葉擎完了!

「啊……」

出乎預料的事情發生了……

一聲慘叫,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然而讓眾人無語的是,慘叫之人並非葉擎,而是那齊昊……

此時的齊昊,看著自己的雙拳,目眥欲裂,只見他的雙拳迅速變成了紫紅色,腫脹了不止一圈直到手腕處,甚至有白森的骨頭露出,鮮血噴涌而出……

眾人見狀,一個個腦筋有些轉不過圈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明明是齊昊,雙拳擊中了葉擎的前胸,怎麼葉擎沒事,反而齊昊這一雙手,看上取彷彿要廢了的樣子? 「該死,他竟然是先天強者,這個齊昊,到底怎麼收集情報的?」

那少主見狀眉頭緊皺……

外界先天強者是很少見的,而眼前這位,年齡似乎和他差不多,居然已經晉級先天,那麼只能說明一個問題,他絕不是什麼外界普通武者,而是來自於隱世宗門世家的強者!

一個陌生的隱世宗門世家,出現在青葉市?

按照谷內的記載,這裡應該是屬於青葉門的勢力範圍,難道說,此人是青葉門高手?

那少主神色變幻不定,眉頭皺起之後,又輕輕舒緩……

那青葉門當初全盛時期,也只是二流勢力,如今百年已過,也不知道能剩下多少,當年青葉門就遠不如他們黃楓谷,更何況是經過百年發展后的黃楓谷!

不怕葉擎實力強,就怕此人來歷不明,萬一得罪了得罪不起的勢力,比如八大聖地,對於黃楓谷來說,那可就是災難!

既然清楚了來歷,區區一個青葉門,黃楓谷還兜得住!

「你……你怎麼會變得這麼厲害?」

齊昊兇狠的眼神盯著葉擎,雙手血淋淋的,但卻幾乎沒有什麼知覺,雙臂,似乎是廢了……

身為一個拳術高手,沒了雙臂,他還能幹什麼?

「你都能從一個廢人,重新一躍成為大宗師,我為什麼就不能有一些進步?」葉擎淡淡道。

一些進步?

齊昊恨不得想罵娘……

老子從廢人成為大宗師,那是因為有人看上了自己的潛力,對自己下了血本,讓先天強者幫忙療傷,經歷了非人的磨難,才有現在的自己。

而你呢?

當初跟老子交手的時候也不過就是大師級,這才多長時間,就進入先天了,你特么這是叫有一些進步嗎?

你的一些,到底是個什麼見鬼的量詞?

「算你狠,我們姓齊的一家,遇到你可算是倒了八輩子霉,就算是死,我也要從你身上咬下一口肉來!」

齊昊的聲音中夾雜著深深的恨意,雙臂已廢,明知完全不是葉擎的對手,卻不耽誤他的再次進攻,當真是用嘴咬……

然而,不過是無用功而已,葉擎的一身皮膚,連普通兵刃都難以刺入,就更不用說嘴巴了,崩斷他的牙,也休想在葉擎的身上咬出一個血痕來……

隨著葉擎一掌拍在那齊昊的腦袋上,瞬間,齊昊七竅流血,眼神之中卻流露出解脫的笑容,葉擎分明從他的臨死前的口型中,看到了他在說謝謝……

謝謝?

謝謝自己殺了他?

這傢伙是不是腦子有病啊?

洪濤和杜淳等人也鬆了口氣,看來情況還在葉擎的控制之中。

而那黃楓谷少主則是面色陰沉的看向葉擎道:「該死,你竟然敢殺了他,你知道我在他的身上,花費了多少心血嗎?」

阿伶 黃楓谷少主很是惱怒,把一個已經半廢的人,在短短的十餘天時間裡培養成一個大宗師級強者,即便是他也耗費了好大一番功夫的。

而且,黃楓谷即將出世,也需要在世俗有一些影響力不小的人幫其辦事,這齊昊就是他選中的人之一,畢竟在齊宗師的苦心經營之下,齊家在東溪市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結果還沒怎麼收割成果,人就死了……

好在黃家還有一根獨苗沒死,掌控他,倒是還可以將黃家在世俗的產業捏在手裡。

葉擎轉頭看向那黃楓谷少主,眉頭輕輕皺起道:「黃楓谷的少主不請自來,到底有何見教?」

「葉擎,你是青葉門的人吧,竟敢跟我黃楓谷作對,你的師門,就是這麼教你的?不怕為你們青葉門招災引禍嗎?」黃楓谷少主一字一頓道。

黃楓谷少主很強勢,數百年來,河東這個地方一直都是黃楓谷的天下,其他河東勢力,包括青葉門,幾乎都是以黃楓谷馬首是瞻。

百年前,黃楓谷和青葉門同樣是二流勢力,但不同的是青葉門只是普通二流勢力,而黃楓谷卻是二流頂尖,甚至衝擊過一流勢力,只是後來那先天後期的強者逝去,黃楓谷又跌落為二流勢力。

現如今,百年已過,黃楓谷再一次崛起,谷內又一次誕生了先天後期的強者,實力大增的黃楓谷甚至準備真正的統一河東所有隱藏世家和宗門,而這黃楓谷少主不過是出來打前站罷了。

正因為,他知道谷內的計劃,所以行事很囂張,也根本沒把葉擎放在眼裡。

「呵呵,黃楓谷的少主,你太自我感覺良好了吧?」葉擎苦笑不已。

這傢伙,哪來那麼大自信?

黃楓谷他知道,因為他曾經跟青葉門主套教過青葉市附近的勢力,黃楓谷曾經是一流勢力,隱世之前因谷內先天後期強者坐化而變成了二流,但是隱世前的黃楓谷先天強者超過十個,先天中期就有三人,實力比之青葉門可是強大太多了。

「兩位長老,殺了他,然後拿著他的人頭去青葉門,我倒是想要看看青葉門到底敢不敢跟我們黃楓谷為敵!」黃楓谷少主叫囂道。

「是,少主!」

那黃楓谷少主身後的兩名老者聞言點頭,隨後彷彿心有靈犀一樣,一起朝著葉擎走來,細看之下,兩人邁出的步伐,似乎是經過測量一樣,包括手勢都幾乎完全一致……

這倆傢伙是雙胞胎?

可為什麼長的差異如此之大,長相,身高,胖瘦,甚至連皮膚都有極大的不同……

瞬間,一個可能性在葉擎的腦海里成型……

「青葉門,我可不是青葉門的人……,不過,兩位是否是一母同胞的雙生兄弟?」葉擎突然開口問道。

「你怎麼知道?」其中一名長老差異道。

「呵呵,這個還不容易,兩位雖然長得不一樣,甚至肌膚都有很大區別,但是動作卻驚人的同步,所以葉擎才有此一問,甚至於,我連兩位身為同胞兄弟,為何差異如此之大,都能夠猜出一二!」葉擎自通道。

兩人聞言頓時停下了腳步,同時看向葉擎道:「說說看!」

別的雙胞胎都長得幾乎一模一樣,有些雙胞胎就算是不能一模一樣,但起碼也不會像他們這樣,差別如此之大,所以他們也想知道原因……

「答案很簡單,因為,你們雖然有著同一個母親,但卻擁有不同的父親……作為一個醫生,我只想說,這個操作很難,需要在六分種之內換人……」 「噗嗤……」

眾人看著葉擎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一個個頓時嗤笑起來……

六分種之內換人到底是什麼意思,大家都懂的……

「該死,兩位長老,那混蛋說你們不是一個爹的……」黃楓谷少主氣急敗壞道。

兩名長老聞言對視一眼,隨後看向葉擎:「小子,你竟敢侮辱我們兄弟,找死!」

瞬間,兩名長老化身蒼鷹,直接從半空中朝著葉擎撲來。

黃楓谷少主很是自信。

這兩名長老雖然都只是先天初期,可因為是雙生兄弟,心意相通,兩人聯手戰力大增,甚至曾經打敗過初入先天中期的強者!

「師父接劍!」

總裁的重生嬌妻 關鍵時刻,洪天麟不知從哪弄出了一柄長劍,直接拋向葉擎。

「來了!」

葉擎飛身,在半空中接過長劍,而後直衝黃楓谷兩名長老……

「轟……」

黃楓谷兩名強者手持長刀,一左一后,朝著葉擎夾攻而來,葉擎以身法避過其中一人,長劍和另外一人手中長刀碰撞,發出一聲轟鳴,刀氣和劍氣肆意濺射,一名前來參加宴會的賓客由於距離太近,竟然被迸射而出的刀氣直接斬在了一條胳膊之上……

「啊……我的胳膊……」

那人慘叫一聲,胳膊掉在地上,鮮血噴涌而出……

「快,都離遠一點,先天劍氣和刀氣不是我們能夠抵擋的,快把他送醫院,胳膊應該還有救!」洪家老爺子高聲道。

這胳膊掉了,若是放在以前,註定是要殘廢,可是放在現在,只要胳膊斷掉的時間不是很長,還能給你接回去……

「點子扎手,小心!」

刀劍相交之後,葉擎的身影變換,而那名長老則是被葉擎的真氣逼退,不禁向後退了幾步,一臉驚駭的看向葉擎……

他進入先天境界已經有三十多年了,雖然沒有晉級先天中期,可是一身修為,在先天初期之中,也算是上流,竟然不敵葉擎這個年輕小子……

難道,這傢伙不是二十歲,而是一個過百歲的老傢伙裝嫩?

他們想要收拾葉擎,自然也打探了不少有關葉擎的消息,當然他們的消息很滯后,甚至連葉擎進入先天都不知道。

之前葉擎的爆發力道就很是不弱,後來又吃了十二滴靈液,功力更進一步,加上肉體的力量,葉擎現在的爆發力差不多已經接近三萬斤!

三萬斤的力道,是普通先天初期的強者所能達到的最大極限值!

有此實力,再加上戒指作弊,面對兩名先天初期,爆發力不過兩萬五千斤左右的黃楓谷長老,他可以完全碾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