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讓他繼續跟您一起看書。”

葉澄擡眼,以眼神示意楊御解釋。

“您正好是從頭開始學習機甲基礎知識,他可以跟着看。和森羅族在一起,學習效果也會大大提高。”

“但是好浪費……”

“學什麼纔算不浪費?”

葉澄一啞:是啊,學什麼纔算是不浪費?

她已經稍微具備了一點這個時代的機甲常識,仔細想想就明白楊御的建議正合適。

因爲有機甲出現,男性和女性之間的體能差異被機甲大大縮短了,藉助機甲,女性也可以做到和成年男性駕駛員差不多的事。正職工程機甲駕駛員的隊伍裏,女性駕駛員佔了將近三成。

做個假設,如果讓葉澄跟楊御比賽挖礦,憑藉體能優勢,再來十個葉澄估計還不如一個楊御挖得多,可是如果兩個人都開着一樣的工程機甲,葉澄未必會比他差多少。

桫欏的身體還沒徹底恢復,而且比起智力,體能這種東西得慢慢鍛鍊纔會有所提升,短時間之內跟着葉澄從機甲基礎知識開始學起,也不失爲一種好方法。

“桫欏的學習進度應該會比您快,他需要的教材我會去買。”

葉澄的心情由陰轉晴,對楊御豎起拇指:“我們會加油的!走,桫欏,跟我一起看書去。”

桫欏跟過去,葉澄抱着書埋頭硬啃,桫欏跪坐在她身旁,一頁頁安靜地翻。

看到這樣的葉澄和桫欏,楊御知道自己不能無動於衷。葉澄的理想很美好,但是很遺憾,完全不切實際。按照她現在這種速度去看書,再多給她一年時間,她纔有機會去搏一搏那不足千分之一的錄取率。

和許多考生不同,葉澄過去的知識完全是一片空白,許多基礎知識她都不瞭解,而且光看書不實踐,她憑什麼打敗那麼多人考進機甲駕駛系?這一點相信葉澄慢慢能感覺出來,她越往後面學習,就會越吃力。

另外,桫欏是個極爲難得的天才,這一點毋庸置疑,按照桫欏看書的速度,楊御相信他很快就能把葉澄遠遠甩開。不過既然桫欏的知識問題由葉澄幫忙解決了,楊御有必要對桫欏的體能進行訓練。

打定主意,楊御轉身繼續開始做家務。

深夜時分,萬籟俱寂。

楊御之前在葉澄的水裏加了點兒無色無味且無害的安神藥物,自己一做完家務就抓緊時間睡覺,睡到深夜,亞空間環的鬧鐘提醒他準時起牀。他看看時間,飛速爬起來換了一身衣服,來到葉澄房門外凝神聽了一會兒,便輕輕推門而入,果然見葉澄睡得正香。

桫欏已經按照他的指令悄悄起牀,正安靜地坐在牀邊等他。

楊御輕手輕腳把睡在一旁兒童牀上的兩個孩子抱起來,放到葉澄被子裏,然後示意桫欏跟自己出門。

兩人重新回到楊御房間,楊御替桫欏按開亞空間環,與自己的連接,在上面修改一番,將兩人的座標鎖定住,把狀態修改爲睡眠中,最後又按了一下,一臺儀器出現在他手裏。

這臺儀器大約三十釐米長,形狀像一隻古舊的陶罐,一端鼓起,透過金屬板之間的空隙,可以很清楚地看見鼓起的部分中心是一顆直徑達七、八釐米的深紫色剔透瑰麗的晶體。

楊御將儀器右手托住,對桫欏道:“集中精神,把所能感覺到的元素能量凝聚在手心。”他左手擡起,掌心慢慢凝聚起一顆黑色小球。

桫欏照做,左手掌心也凝起一顆深棕色的能量球。

楊御讚許地微一點頭,接着說:“再把能量送到儀器上。”他左手按向儀器,黑色的小球隨即貼上儀器表面,然後迅速融入儀器,儀器中心的深紫色晶體沒有任何變化。示範完畢,楊御把儀器遞給桫欏:“座標已經輸入了。”

桫欏接過儀器右手托住,左手把掌心的深棕色小球按向儀器。儀器吸收了小球,中心的晶體開始發光,繼而一道兩米多高,一米來寬的不透明光幕在兩人面前展開。

“很好,跟上。”楊御擡腳走進光幕,桫欏隨後跟上。

再出現時,他倆站在一片荒野中央。

這裏的環境很特別,相信即使葉澄來了也不會陌生,因爲這是距離依蘭星區有四個小時航程的東部巖山區!

沒有人工照明設備的野外,頭頂的星空便格外閃耀。楊御擡頭仰望星空,感慨道:“桫欏,你真的是個天才。”

桫欏毫無反應,靜靜站在他身旁。

楊御左右看看,鎖定不遠處一座小山坡:“今天開始,你每晚都來這邊訓練。”

這片區域還是完全未開發的地帶,環顧四周,連一道車轍都看不見,更別說礦井和人煙了。不過楊御要的就是這種環境,讓桫欏繞着山丘跑了一圈觀察他的速度,隨即給了他跑二十圈的訓練目標。

原生奴隸對於主人以及主人指定的人的命令一定會不打半點折扣地執行,二十圈跑完,桫欏差點虛脫。剛纔的運動量比桫欏過去一年還多,但是楊御的判斷非常準確,這樣的運動量並沒有超出桫欏的體能極限。

楊御拿出體能飲料給他喝,等他順過氣,又喚出雷澤,將最基礎的機甲操作演示給他看。

教桫欏有一點特別方便,那就是完全不需要擔心桫欏的接受能力,對於一個稍作練習就可以完美重複他的操作的天才,他只用填鴨式的教學就夠了。

雷澤是所有新式元素機甲的雛形,很適合拿來做訓練。教會桫欏,讓他開着雷澤練習,楊御便從雷澤下來,獨自一人拐到另一個山丘背面,揮着特製鍬開挖。

兩小時後楊御灰頭土臉的從洞穴裏出來,休息了一陣,找到桫欏收起雷澤,又拿出之前的儀器遞給他。桫欏接過來注入元素能量,兩人穿過不透明光幕回到家。

將桫欏的亞空間環重新調整回正常狀態,楊御讓桫欏回去洗洗睡覺。等桫欏走了,他在陶罐狀儀器上操作一番,注入能量,打開了一道新的光幕穿過去。

這次楊御出現在一個下水道里,順着鏽蝕的梯子爬到地面,他抖開一件斗篷披上,從小巷中走出來。

區的六號街此時依然人來人往,楊御輕車熟路走進一個酒吧,裏面坐滿了脖子上戴着元素鎖的混血。他來到吧檯前:“一杯絕對零度。”

調酒師看了他一眼,動作熟練地爲他調了一杯酒,他端着酒杯一飲而盡,露出脖子上的黑色元素鎖。

調酒師道:“今晚東西不錯哦,估計有點貴。”

楊御放下酒杯,半張臉還是藏在斗篷的陰影中,只動了動袖子,露出袖口裏一顆亮橙色的晶體。

調酒師小小抽了口氣,笑道:“小看你了。來晚了的就去找那個紫色裙子的美人兒。”

楊御扔下一顆黑色晶體做酒資,轉身就走,路過一個穿着紫色裙子的舞女的時候直接伸手攬住對方的腰,往一旁的樓梯走去。

舞女驚了一下,媚笑着貼上去吹了口氣。旁邊有人衝他們吹口哨,楊御沒有任何迴應,攬着舞女上了樓。

來到小房間門口,舞女一指點在他胸前:“帥哥,要拍什麼?”

“果汁。”頓了頓,楊御掃了她一眼,“今天最好的那瓶。”

舞女離得近,當然看見楊御脖子上的元素鎖是黑色。不過她見多了這種神神祕祕的客人,倒也沒吃驚,笑盈盈爲他打開門,跟了進去。

進門之後楊御不用她帶路,徑自走到牆邊,按了一下牆紙上一處不明顯的突起,牆壁打開了,露出一道走廊。

裏面守着的人見不是工作人員開的門,也是一愣,不過很快看到了楊御後面的舞女,便放他從身旁過去。

舞女暫時不能走,更不能跟進去,風情萬種地扭到牆邊,勾住守門人的脖子,望着越走越遠的楊御說:“好酷的小哥哦。”

守門人聳肩:“看上了?”

舞女撩了一下頭髮,對走遠的楊御拋了個飛吻:“人家不理我。”

守門人悶笑:“有幾個人理過你?”

舞女錘了一下他的肩膀嗔道:“暫時沒我的事了,再有人來喊別人帶,我好熱,去洗個澡。”

進了浴室,舞女打開花灑製造水聲,然後按下亞空間環,接通了另一個人的聯絡:“老大,我帶了一個夜半級客人,他說要拍今天最好的那瓶果汁……你要親自來看看嗎?”

紅髮青年伸了個懶腰:“我來。” 楊御並沒有說謊,這一次他確實是來黑市拍高級星界果汁的。

葉澄喝過黎明級星界果汁,並未有什麼特殊的感覺,那是因爲低級星界果汁起到的效果不明顯,而中高級星界果汁就完全不同了。中級星界果汁可以改善服用者的身體素質,高級星界果汁則能在提高服用者體能的基礎上,讓服用者的大腦也活躍起來。

可惜的是星界樹果實只能在初代生活的領域種植,品質與生長環境直接掛鉤,所以弄到高級星界果汁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從初代們生活的星球偷運來。

與新人類相比,混血在這方面的優勢就明顯多了,他們天生擁有元素能量,對初代生活的環境不造成任何不利影響,部分初代的邊境星球甚至與殘存的混血勢力通商。所以想要弄到真正的高品質星界果汁,最好的辦法就是通過混血們購買。

楊御走到拍賣場一角靜靜坐下,看着各種材料和根源礦晶以及稀有機甲等等在展臺上一一被拍走。這個拍賣會一週開放兩次,展品情報會提前一天通過各種渠道公示,主要針對部分新人類和大多數混血。這裏屬於區的混血勢力,不搞押金那一套,只用現金、根源礦晶或者賣家認定的東西直接換,但如果拍了東西卻沒錢付款,捱揍都算輕的,能不能出得了這扇門或者出門的時候能不能保持完整都兩說。

wωw☢ ttκǎ n☢ ¢O

半小時後,拍賣會進入尾聲,一些中級星界果汁和根源礦晶陸續被推出來。楊御知道好東西都要壓軸,自己的目標估計要在最後纔會出來,便暫時閉目養神。不過即使他閉着眼睛,被某種視線鎖定的感覺仍然環繞不去。

很好,不枉他花大力氣挖了一堆根源礦晶,終於被盯上了。

壓軸的東西果然都是精品,甚至出現了一塊直徑八釐米的黃昏級根源礦晶!現場沸騰了,楊御穩坐不動。

黃昏級根源礦晶被一個美女混血拍走,現場氣氛熱烈起來。聽到拍賣師開始叫下一件拍賣品,楊御睜開眼睛。

“夕刻級星界果汁!四百毫升,純度100%!”

楊御起身,穿過擁擠鬧騰的人羣,走到臺邊拿出一個樸實的布袋,直接將裏面的東西倒在了拍賣臺周圍的地板上。

大紅色、亮橙色的晶體滾了一地,其中甚至還有一粒是深棕色,現場像班主任突然出現的自習課一樣瞬間安靜下來。拍賣師愣了十幾秒纔回神,激動得差點就把錘子錘下去了,幸好想起還沒走完程序,舉着錘子高聲對現場的人羣問:“還有人要拍嗎?!”

整個拍賣場無人開口,這樣大手筆的人實在是太罕見了,直接一盆水澆熄了所有人爭奪的念頭。楊御等了幾秒,低聲道:“裝起來。”

拍賣師一錘敲定,旁邊的工作人員立即用盒子將這瓶星界果汁裝好,遞給楊御。楊御拿起果汁轉身就走。

對於拍賣了稀有物品的買家,拍賣行提供特殊通道送他們離開。楊御拿着果汁從特殊通道出去,拐進陰暗的小巷。

這時已是後半夜,六號街遊蕩的夜鶯也漸漸少了。楊御爲不讓跟蹤者起疑,沒有特意挑偏僻的地方走,偶爾還神經質地左顧右盼,一副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懷裏揣了好東西的樣子。不過當他“無意中”路過某個無人的街道時,跟蹤的人居然毫無動作,很沉得住氣。

楊御轉念一想,開始順着僻靜的小路往區邊緣走去,如果他走出區坐上無人駕駛光軌出租車,再想追蹤就不方便了。光軌出租車是有行車記錄的,貿然襲擊只會引起政府的注意。

追蹤者顯然知道這一點,通過剛纔的觀察,此時也放下心來,準備下手襲擊。

他從聽到下屬彙報開始,就一直在暗中觀察楊御。這個奴隸一路上渾身都是破綻,聽說還是個夜半級。有些新人類不敢親自出入混血的地盤,爲了不引起其他混血的注意,常常找家裏的混血奴隸代買東西,反正奴隸的元素鎖跟主人是綁定的,他們也不敢跑。

剛纔這個奴隸一次性拿出十幾顆中級和高級根源礦晶,很難讓人不聯想到前段時間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何況夕刻級星界果汁太誘人了,那是偏遠初代星球上根本不可能弄到的極品,如果得到它,對於自身元素能力的提升極爲可觀。這麼想着,追蹤者拔出了武器。

半夏 楊御正走着,背後傳來輕微的落地聲,同時他的後心口被一個堅硬的東西抵住,刻意壓低的聲音響起:“站住,把你剛纔買的星界果汁拿出來。”

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楊御非常驚訝,不過早已蓄勢待發的動作可沒有停,凝起的風元素如刀刃般對着追蹤者斜斜劈下!

追蹤者沒想到對方的元素能量凝聚如此之快,暗道不好,強大的元素能量讓他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甚至都不敢運用自身元素能量與對方抗衡,直接撤槍急閃!

下屬的報告裏明明說了對方是個夜半級的混血,爲什麼這個風刃凝聚這麼快,攻勢又這般猛烈!

楊御腳邊的地面被風刃劈出兩道幾米長的交叉深痕,藉着路燈光一照,居然望不見底。 寵妻之早見晚婚 追蹤者眼尖瞟到這一幕,心頭一跳,知道自己如果還待在原地,下場就是變成幾截。於是他無心戀戰,打算撤退,可就在此時,他的頸側悄無聲息架上了一道冰冷銳利的劍鋒。

楊御執劍的手很穩,一股強大的元素能量順着漆黑劍刃衝擊上對方的元素鎖,深紅色元素鎖閃了閃,變成了深棕色——與桫欏的真實元素能量同級,是宇宙通行等級的第九階,深棕的黃昏。

“身份。”

對於楊御的聲音,紅髮青年同樣不陌生,詫異地反問:“居然是你?我說,你這傢伙爲什麼這麼陰魂不散!”

“身份。”

“……你最好別知道。我才奇怪你這麼強的傢伙怎麼會死心塌地跟着那個新人類?”

“這把劍很重,問第四次的時候我就會拿不動了。身份。”

紅髮青年沉默一會兒,決定識時務者爲俊傑:“到處做‘生意’的。”他把那兩個字咬得很重,楊御便知道對方明面上乾的大概是根源礦晶提純的工作,暗地裏肯定做的是根源礦晶走私生意。

“還有呢?”

紅髮青年嘆氣:“都是混血能別這樣自相殘殺嗎,好吧你想知道的話告訴你也無妨,我是……”

“星際海盜?”

三國之暴君呂布 紅髮青年住了口,他敏銳地感覺到了身後傳來的殺意。

上次兩人在“機甲無雙”裏交過手,楊御總覺得對方的戰鬥模式有些眼熟,上了飛機後仔細回想,他驚覺對方的某些習慣竟和一年前那批星際海盜頗有些相似。可惜的是他對那個紅髮青年一無所知,這條線索便斷了。

後來他與葉澄從職業盜採人手裏逃脫,還把對方找好的高級獵物一掃而空,知道對方肯定不會放過他們,便一直小心謹慎,暗中繼續調查。他很清楚,對方必然會盯着短時間內大量出貨根源礦晶的人,而可以做到這一點的,也只有治安混亂的區黑市。

這兩件事楊御本來沒有聯繫在一起,如果不是葉澄表現出來對於考上機甲駕駛系的決心和態度,以及桫欏驚人的天賦,他也不會無意中釣出一條大魚。

見紅髮青年不說話,楊御握緊劍,對方頸側出現一道淺淺的傷口:“一年前,在黃金第十一星域,襲擊楊淺少爺的人是你們?”

……還真的是他們的人乾的,但這種事對方怎麼會知道?而且……“楊淺少爺”?紅髮青年暗暗咬牙。

楊御目光森然:“很好,到了那邊記得幫我跟少爺說一聲,一個都跑不了。”

“不是我!”紅髮青年知道對方動了殺心,急忙道,“你不用費勁了!他們……沒了……”他頓了頓,黯然道,“他們惹上了中央集團軍機甲特種部隊……一個都沒有回來……”

這件事楊御還是第一次聽說,他打聽來的情報裏顯示那夥星際海盜很是沉寂了一段時間,後來才重新進行一些小規模活動,他原以爲是對方爲了躲避初代與新人類雙方的追剿而暫時轉移,沒想到竟是被聯合國中央集團軍機甲特種部隊全滅了。

“詳細點。還有你跟他們的關係。”

紅髮青年一點也不想回憶這件事,但生死都捏在別人手上,他唯有據實相告:“他們的頭子是我的養父……一年前,他們襲擊了機甲大師楊謹的獨子,結果什麼也沒拿到,反而惹怒了許多人,就暫時回到基地躲起來。 任性老婆好V5 後來……不知道新人類這邊的機甲特種部隊爲什麼咬死不放,從叛徒手裏花錢買到了基地的位置追擊到基地裏,整個基地都……毀了。我那時在別的地方,等我知道的時候,什麼都晚了……”

青年說的楊御稍微一推測就知道不假,如果是那個人出手,星際海盜們絕無生還的可能。

可明明仇人已死,楊御卻並沒有覺得輕鬆,心頭的復仇之火依舊在熊熊燃燒。

楊淺少爺外出旅行,自然受到初代和新人類雙方的注意,可以說雙方爲了弄到楊淺少爺手裏的東西,保持了一種微妙的平衡,誰都不敢真正對他出手。

但星際海盜們襲擊楊淺就太奇怪了。他們需要的是錢,不是楊謹留下的科研手稿,就算拿着手稿,他們也不敢跟兩個陣營的軍方交易,他們前科太多,軍方找到他們只有一種結果,就是剿滅!

楊御明白,星際海盜們是槍,而操縱槍口的人,至今仍然藏在水底。

天的盡頭開始有朦朧的光亮,小巷裏的氣氛則越來越緊張。紅髮青年不敢多說半個字,拿劍架在他脖子旁的這個人實在太危險,他以一種天生的直覺,知道這時候閉嘴比多嘴更能換到一分生機。 “聽過‘雷澤’嗎?”

安靜半天之後猛然聽到這個詞,紅髮青年怔住了,滿臉訝異。

再拖延也無意義,楊御收起多餘的情緒,揮開黑色長劍:“對這個詞有反應的話……你混進星際海盜裏,其實屬於另一個勢力吧。”

這件事就連自己的養父也不知情!紅髮青年轉身,死死盯着楊御。

“如果你對剛纔那個詞有興趣,歡迎以後上門來拜訪我的主人,但切記別讓你們的人傷害她。”楊御直視對方,“我叫楊御,我的主人叫葉澄。你的名字是?”

“……焚鍾。”

“期待合作愉快。”扔下這句話,楊御轉身離開。

目送楊御走遠,焚鍾思考片刻,隨即動身回去。進了屋,他打開亞空間環,一個黑色立方體出現在他手中。他在上面操作一番,特殊聯絡通道被接通,對方很快回應了他,是個冷冽的女聲:“什麼事?”

“雷澤,有人知道雷澤。”

“……你等等。”

聯絡通道靜默片刻,第三個通訊也加入進來,滄桑沉厚的男聲此刻有些激動:“焚鍾,你剛纔說聽到了‘雷澤’?”

“是的。”焚鍾接着拋出重要情報,“說出這個詞的人,稱呼去年被襲擊的那個人‘少爺’,還告訴我他的新主人叫‘葉澄’,不知道是不是同名。他的元素能量比我高,但僞裝成夜半級。依蘭星……好像很有意思。”

第三個人沉默了一陣,才道:“你不能在那邊長時間停留,先回來,這件事情我會派其他人調查清楚,我這裏有重要的任務需要你去完成。”

“是。”焚鐘關上特殊聯絡裝置,望着窗外漸漸明亮起來的天空,指尖凝起一點深棕色的光芒,輕輕擦過頸側的傷口,傷口很快癒合。

楊御回到區的時候已是清晨,他看看時間,順便去買了菜,然後回家做早餐。桫欏到點起牀,也來到廚房幫忙。楊御將亮橙色的夕刻級星界果汁倒出大約四分之一摻進葉澄的早餐,交給桫欏送去。

今天葉澄看書時感覺腦子格外清醒,書本上晦澀複雜的知識,看一遍就有了大致印象,多看幾遍後,還能與之前看過的知識融會貫通。她興奮地埋頭苦讀了一早上,中午吃飯之前,居然把足足有四釐米厚的《機甲構成理論基礎》梳理得清清楚楚,然後午飯也不吃了,抱着測試題做了一遍,正確率從不到40%飆升到了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