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們能走出這裡嗎?「

「可以的,放心姐姐會帶你出去。「

蘇心優再三向他們保會帶他們出去。

「可是我累了,餓了。「走了一下個午和一個晚上沒吃東西,正在長身子的孩子們肯定會又餓又累。

突然前面有火光,蘇心優整個人戒備起來。

她把孩子都放在添兒身邊說「添兒照顧好他們,我去看看。「

「嗯!「假添兒點頭答應,心裡便開始盤算著怎麼幹掉這兩個礙事的小娃娃。

「不要,姐姐,我們要跟你去。「葉茜才不要跟她一起,拉著弟弟要跟著她去。

「我也要跟著姐姐。「葉北側是要跟著自己的姐姐。

兩個小孩子當她是媽般十分信任地粘著她,心裡真的是很欣慰,前面有未知的危險但她還是寵溺地將他們帶在身邊。

「走吧,跟姐姐一起去看看前面那個火把是什麼。「

「姐姐你說是不是鬼火?「

「傻瓜要死了很多人然後那些屍骨都沒有處理被埋在這地上很很久的才會有鬼火,像這個火光很明顯的是真正的火,除了凡人會要這種火別的都不用。「

「凡人?姐姐你是說跟我們一樣的人類嗎?「葉茜是修仙者,她雖還小可也懂六界是怎麼回事。

「是的,可能有人誤闖了進來。「

她們講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傳得很遠,遠一何弘翰聽得一清二楚那講話裡面的人里有他的一雙兒女還有一個陌生女孩。

他加快速度向他們走去。

茉莉香屑 因在迷宮,他們有一牆之隔,這一牆之隔可能要走上很久才會相遇。 任家長輩們根本沒想到舞清清會來個先發制人,沒辦法,禮多人不怪,特別是任健的爺爺奶奶,簡直要樂開花了好不好?兩位老人把鮮花往任健爸媽手裡一塞立即顫巍巍地走過去雙手扶起舞清清:「好孩子,好孩子,好好好!讓爺爺奶奶看看,哎呀真是好孩子!」

既然兩位老人家都自報家門了,舞清清當然不能裝聾作啞,立即又鞠躬:「爺爺奶奶好!初次見面,請多關照。」這話怎麼聽著這麼耳熟呢?

奶奶拉著舞清清的手開心地笑:「怎麼能不關照?這麼好的孩子,誰敢為難你,奶奶替你出氣去!」

「哎呀媽,什麼情況?莫非今天還預備了鴻門宴?」舞清清心裡一陣緊張。不過這位奶奶可是真慈祥,有句話說的好啊,太婆婆看孫媳婦,越看越順眼。還有句話,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不對,呵呵,還沒到那份兒上不是?

舞清清看著這位滿頭華髮,妝容精緻佩戴著整套翡翠首飾的老人家心裡就覺得暖融融的:「謝謝奶奶,不會有人為難我的,您放心吧。」

舞清清那天聽到了任安安的電話之後心裡就有點堵,今天奶奶出來第一句話竟然是不讓其他人為難自己,舞清清心裡就有點底了,怎麼著也不能輸了陣仗不是?反正還有老太君給自己撐腰呢。

任健爸爸媽媽趕緊上前:「爸媽,清清說的是,今天是家宴,怎麼會有人為難清清?我們都好喜歡她呢。」

任健趕緊介紹:「清清,這是我父母。」

舞清清盯著任健父母看了足足一秒鐘,才禮貌地開口:「伯父、伯母好!初次見面略備薄禮,不成敬意,還望笑納。」舞清清半鞠躬問候。

接著,後面幾個抬著盆景的人趕緊上前把花送上來,任健父母看了看舞清清,又看了看盆景立即眉開眼笑:「謝謝清清,這麼客氣幹什麼?都是自家人,不用這麼麻煩的。」

任爸爸立即對工人說:「都抬到我的大書房去。」

任媽媽卻攔住了:「留下這個人參榕放到我的茶室里。」

「你茶室里不是有花么?」任爸爸不高興地問任媽媽。

任媽媽回答:「我的花都太小了。」

兩位準公婆當著自己的面搶禮物看來是對自己印象不錯了,任健趕緊出面制止:「爸媽,咱們招呼大家先坐下,花先放書房,好歹地兒大。就這樣,好不好?」

爸媽看到兒子出面解圍了,只好笑著應承:「對對對,招呼大家都坐下。不過,清清,這是我們給你準備的禮物,請收下。」

說完,任爸爸和任媽媽就齊刷刷地把包括爺爺奶奶兩份兒的鮮花都送了上來。

「謝謝伯父伯母,還有爺爺奶奶。」舞清清都快被鮮花淹沒了,任健趕緊幫她拿過來。

任爸爸任媽媽回頭向大家招呼:「那個大家都……」

還沒說完只聽大家異口同聲地說:「歡迎舞清清小姐來我家!」說完大家立即呈燕翅散開,中間留出一條通道讓舞清清和任健過去。

舞清清和任健面面相覷,舞清清瞪著大眼尷尬地笑著,任健讀懂了舞清清的心事尷尬地安慰:「我說過的,我家人有點那個。」

不過對於這麼逗比一家人居然可以做大做強那麼大的產業,舞清清也是醉了。沒辦法再驚愕也得接受大家的好意了,舞清清在腦中浮想聯翩,會不會等她經過的時候大家會把鮮花扔她頭上並且大聲吶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還好她幻想的景象沒有出現,只是悠揚的小提琴曲在客廳里迴旋遊盪,氣氛一下子舒緩了,舞清清只好面帶微笑在大家的列隊歡迎中走到了公婆為她特意準備的座位上。

舞清清四處一打量,立即站到旁邊,說什麼都不肯坐,笑話,這是主座好不好?爺爺奶奶還在,她一個小孩子能坐這裡?

推辭了半天,任家長輩們眼睛里都紛紛露出了讚許的笑容。不錯這孩子還挺懂禮數。

等長輩們都紛紛落座了,舞清清和任健才在任健父母旁邊的座位上坐了下來,這個日子也不能太靠後,畢竟她可是以準兒媳的身份出現的。

坐下之前,舞清清特意留意他們這些親戚手裡的鮮花都哪裡去了,工人們端著托盤原封不動地都收走了。舞清清補腦,這些會不會讓她走得時候全帶走?那可以低價轉讓出售哦,可以賺不少錢呢。

情深難婚 任健讀懂了舞清清的小心事立即用胳膊碰了碰她:「想什麼呢?」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家人都特可愛。」舞清清低聲回答。

雖然是竊竊私語,卻被一旁作陪的任安安聽到了,任安安心想:「不錯啊,這小丫頭對我口味。」

在任健的介紹下,舞清清一一和任健的親人們打了招呼,當她看到坐在自己身邊的任安安時著實驚艷了一番,沒想到任健這個雙胞胎姐姐長得居然如此傾國傾城!雖然說話難聽了些,但是看面相應該是個特別好相處的大姑姐。

來之前,舞清清已經做好了被任健父母各種盤問的心裡準備,可是她沒想到會遇到這麼多人齊刷刷地來盤問啊!

「清清,你家是哪裡的?家裡幾口人?有沒有兄弟姐妹?父母身體好吧?都是做什麼的?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還健在嗎?都是做什麼的?你今年幾歲了?什麼時候上的大學?……」

舞清清剛從工人端過來的盤子里拿了一塊芒果,周圍的三姑六婆們就齊齊開口嘰嘰喳喳地詢問起來。

舞清清突然覺得頭頂如同一萬隻烏鴉在盤旋,呱呱亂叫啊!

舞清清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該先回答誰?只好禮貌地笑著。

這時候,任健父親發聲了:「都先安靜些,清清剛剛過來,茶都沒喝,你們亂問些什麼?清清家裡的情況我和任健媽媽都已經很清楚了,並且已經登門拜訪過。你們再不要多話了,清清是本分人家的好孩子,哪裡經得住你們這麼嘰嘰呱呱地盤問?先喝茶,吃水果。」隨即反身笑著對舞清清說:「清清啊,我家人都,你別見怪。」

舞清清心裡瞬間溫暖,這個未來老公公真是太體貼了,趕緊回答:「伯父客氣了,怎麼會?看得出來大家都很關心我。」

經准公公這麼一說,還有誰敢多嘴?大家只好低頭喝茶吃水果,任健媽媽故意沖著對面的姑媽問:「今天的茶好不好喝?」

姑媽抿了兩口:「還不錯,你做茶的手藝見長。」

「呵呵,難得你這張叼嘴不挑剔,那就是沒錯了。」

「我不挑是怕你在媳婦面前失了面子,還得寸進尺了。」姑媽說完大家都哈哈笑起來。

看到任媽媽臉上一點慍色都沒有,舞清清不禁想,原來任健這個毒舌是像了姑姑了。 ?在殷智傑腦袋被破開的一瞬間,一個拳頭大小、嬰兒模樣的晶瑩靈體飛出,面目看上去和殷智傑有幾分相似,慌慌張張向遠處遁去,正是殷智傑的靈嬰。

修士晉陞靈嬰境后,返璞歸真,元神凝成嬰兒形狀的實體,就和剛出生時沒有什麼區別。

殷智傑的靈嬰化為一團清光,瞬間飛遁數十丈的天空,速度快到肉眼難辨。

轟!

一記銀白色的電弧閃過。

殷智傑的靈嬰頓時化為幾縷清煙。

形神俱滅!

眾人呆若木雞,身子僵直,死死盯著凌天,如看鬼魅。

一招!

只用了一招!

就殺死了一個靈嬰境的修士!

這還是人嗎?

眾人手足發涼,久久之後,一顆心仍是劇烈跳動,彷彿要跳出胸腔。

這絕對不是人了,這是洪荒巨獸!這是神仙下凡!

寧成東面容僵硬,苦澀自知,想到自己之前對凌天的輕視和嘲笑,又羞又悔。

原來,凌天根本沒有說大話,人家一直說得都是實話,而自己和一眾同門,有眼不識神龍,才是天大的笑料。

凌天神色淡漠,無悲無喜,緩緩走到殷智傑的屍體前,收了他的儲物袋。

「魔氣!你剛才那一招,是用的魔氣!」這時寧成東猛然想到什麼,驚得差點跳起來。

聽了寧成東的話,其他長老也是臉色大變,彷彿見了鬼。

原來凌天剛才斬殺殷智傑的那一記法術,根本不是用靈力凝聚成的,而是用魔氣凝聚成的。

難怪殷智傑的領域沒有發揮作用。

靈嬰境,自成領域,能完全控制領域內的靈力,因此寧成東等十多名長老的法術,一進入殷智傑的領域,就自行消散,連他一點毫毛都傷不到。

如果凌天打出的是靈力,哪怕威力再強,也會被殷智傑輕鬆化解。

但凌天打出的偏偏是魔氣,殷智傑的領域只能控制靈力,並不能控制魔氣。

在凌天面前,殷智傑的領域等於沒有。

沒有了領域,殷智傑最多也就是一個力量值十億的普通修士,比法相境修士強一些,但在幾百億力量的凌天面前,還是不夠看的。

凌天的力量池,本來就有單位轉化的功能。

在溪國龜妖洞府,凌天第一次動用血魔劍,把其中一縷魔氣轉化成了幾百萬單位的力量。

在紫金谷時,凌天第二次動用血魔劍,把其中魔氣轉化成三千萬單位的力量,匯入力量池中。

在血鋒閣與諸葛御風一戰中,凌天便動用血魔劍中剩餘的魔氣,用一對肉掌抓取了諸葛御風的法寶絕煞殤魂槍。

魔氣能轉換成靈力,反過來,靈力自然也能轉換成魔氣。

不過,要轉換魔氣,需要的靈力太龐大了,凌天之前哪有這麼多靈力,還是在使用了八門金光鏡后,力量值翻了兩百五十六倍,才有了轉換魔氣的可能。

運用魔氣的功法,又稱為魔功。

上古時期,魔界入侵人界,遺留了不少魔功,人界修士在戰爭中學習,仿照魔界修鍊方法,也搞出不少適合人類學習的山寨版魔功。

比如凌天得自雙子同心魔的六極真魔功,能化身六個魔子分身,便需要運用魔氣。

六極真魔功中還記載了一些魔氣的使用技巧,凌天又結合氣圓斬,融匯貫通,自創了一門魔技。

魔光斬!

便是剛才擊殺殷智傑的那一招。

其實這一招也沒有什麼稀奇的,和氣圓斬大同小異。

最大的不同是,氣圓斬是由靈力凝成,而魔光斬是用魔氣凝成的。

為了動用這一招魔光斬,凌天調動了二十億單位的靈力,才轉換出這麼一小團魔氣。

發出魔光斬后,凌天力量池中的力量下降了一大截,消耗甚大。

殷智傑沒有領域,他本身力量只有十億左右,凌天直接動用了二十億力量,而且是魔氣形式,更是威力倍增。

再加上凌天利用殷智傑的輕視,進入二十步距離,瞬間發招,近乎偷襲,沒有給殷智傑留下反應時間。

殷智傑這要還是不死,那真是奇怪了。

凌天看上去一招殺死殷智傑,恐怖的不像人,實則是他長久以來的積蓄,才有如今爆發的一天。

如果沒有與血魔劍的長時間接觸,如果沒有對魔氣長時間的了解,如果沒有長時間的鑽研自創出魔光斬,如果沒有龐大的靈力來轉換,凌天也做不到一招殺人。

凌天翻看殷智傑的儲物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幾十塊靈石加起來也就價值三千萬純陽丹。

作為一個靈嬰境修士,殷智傑算窮的了。

倒是有一口亮如冰晶,白光閃閃的小劍,吸引了凌天的興趣,他探入神識,發現此劍並沒有被祭煉過,應該是一件古寶。

古寶,是上古修士煉製的寶物,不需要寄入本命精元,就能使用。

古寶沒有法寶方便,大多神通單一,但威力極強。

「這是……封靈劍?!」寧成東看到那亮如冰晶的小劍,神色一變,脫口而出。

「殷智傑已死,還等什麼,我們快去救師尊!」封興發叫道。

眾法相長老蜂擁入谷,凌天本想問問寧成東此劍的來歷,只得暫時作罷,帶著雪千柔步入山谷深處。

過不多時,來到一處光禿禿如鏡子的大崖壁前,這裡便是天池的空間入口了。

在崖壁之前,還漂浮著一個丈許大小的小木屋,四面漏風,頗為破舊。

此屋輕飄飄的,好像風箏一樣,沒有什麼重量。

不過,用神識查探,隱隱能感覺到几絲空間之力的存在。

「這……這是天機屋啊,我就知道,以殷智傑的能力,怎麼可能製造出空間裂縫,原來他是藉助天機屋才做到的。」寧成東看到這木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什麼是天機屋?」凌天好奇道。

「凌前輩,沒有時間解釋了,再過一會,空間裂縫就會固化,請您出手,用最大的力量,最快的速度,把此屋推到一邊去。」寧成東急聲道。

「你們行不行啊,這點小事都要我出手?」凌天搖了搖頭,這些法相境修士是拿他當保姆了?

凌天把十多位法相境巨頭當後輩一樣訓斥,眾人卻乖乖聽著,沒有任何不滿的神色流露。

因為凌天顯示出來的實力,能配得上這樣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