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荒公主心下奇怪,雖然不解,但是她還是說了。

由於得到精準的傳送方法,葉雄沒花多少時間,就再次來到古星,從天而降,來到古星皇城。

對於修士來說,百年時間眨眼即過。

但是對於凡人界,幾十年,已經改變很多了。

經過幾十年變遷,皇城變得更加繁華,大街上的馬路,都換上了青花磚。

沈府大門口修繕過,看起來更加堂皇,門口由家丁的站崗變成了公差。

從此來看,沈府這幾十年來,應該是出了什麼貴人了。

葉雄靈識掃過,裡面熟悉的人已經一個都不見了。

沈家的兩位小姐,沈湘雲跟沈湘雨,早就不在了。

紅顏,怕是早已經蒼老,甚至入土了。

他打聽一番,得知原來沈家大小姐沈湘雲,這個知書達禮的大家閨秀,嫁給了一名吏部的郎中,這名郎中非常有才華,當上了吏部尚書,可以說是整個皇朝極少數幾名手握重權的大官。

而沈家,也因此得道升天,更上一層樓,成為名門望族。

葉雄身影一閃,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一座佔地面積數百公頃的豪華府弟之中。

此府高大,堂皇,假山林立,院內荷池無數,傭人一大片。

正是當朝前任尚書府,柳成的府弟。

柳成已經八十高齡,老態龍鍾,而其夫人柳老太也八十多高齡。

此時。

府弟中柳樹下,一名雙十年華少女,推著一名坐在木輪椅上的垂幕老人,在池邊看著游魚。

「太奶奶,你快看,好多魚。」

少女指著池中的游魚,高興地大叫起來。

「瑩瑩,喂些魚食。」垂幕老人吩咐。

「是,太奶奶。」

少女從一個包裹中,取出一些魚食,拋進湖裡。

頓時平靜的湖面上,翻起一片波浪,無數紅黃白三色的游魚在搶著食物。

「太奶奶,快看。」少女高興得跳了起來。

垂幕老人看著湖面,滿是皺紋的臉上,滿是微笑。

突然,背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

「哪來的下人?」少女聲音有些憤怒:「沒人跟你說過規矩嗎,主人在的時候,不得靠近半步。」

來人沒理會她,走到垂幕老人身邊,看著她。

果然,是她。

沈家大小姐沈湘雲,六十年前名譽皇城的沈家大小姐。

當年名動皇城的美女,現在已經老得走不動了。

凡人再漂亮,也有凋零的一天!

這就是修士,跟凡人的區別。

「葉雄,是你嗎?」

被皺紋包裹的眼睛,望著他,微微有些激動地問。

「沈小姐,是我。」葉雄點了點頭。

他有些奇怪,當初兩人只見過一面,葉雄還沒來得急跟她擦出一些火花,就因為天命輪的事情離開了。

沒想到她居然記住自己的名字。

「六十年了,我以為這輩子都沒辦法見到你這樣的仙人了。」沈湘雲喃喃道。

「是啊,六十年了,感覺就在昨天一樣。」葉雄嘆了口氣,問:「大小姐,二小姐呢?」

「她已經入土了,前年走的。」

「太遺憾了,我還想再見她一面呢!」

旁邊的少女看著葉雄,見他打扮怪異,身穿一身青色長袍,看打扮跟這朝代的打扮,一點都不同。

「太奶奶,他是誰?」少女問。

「他是六十年前沈家府上的長工。」沈湘雲道。

「六十年前,府上長工。」少女瞪目光看著葉雄,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奶奶,你沒開玩笑吧!」

「他是仙人。」

仙人二字,如雷轟轟,在少女腦海裡面出現。

每個朝代,都有仙人傳說,但是一般人,從來都沒看過。

少女知道太奶奶是嚴肅認真的,絕對不會亂說話。

「你真是神仙嗎?」少女問。

葉雄沒說話,手指輕輕一點,面前半空,突然出現一副光怪陸離的場景。

一座府弟在他手中形成,正是六十年前,縮小數千倍的沈府。

然後,長工,短工,傭人,管家,每一個人物,都在府出現,活靈活現。

在府中,兩名少女特別靚眼,正是沈家兩位小姐沈湘雲跟沈湘雨。

用栩栩如生已經無法形容了,因為看起來,就像真的一樣,半點幻象的樣子都感覺不出來。

以葉雄此時此刻的實力,幻術已經爐火純青,別說兩個凡人,哪怕是強大的修士,都看不出來。

少女嘴巴長得老大,幾乎能塞下一個雞蛋。

看著面前的情景,沈湘雲眼眶裡面閃爍著淚花。

她的心剎那間飄了起來,回到了年輕的時候。

「你真是神仙嗎?」少女激動地問。

「如果在你們眼裡,能飛天遁地就是神仙的話,那我是。」葉雄道。

撲通!

少女突然走到他面前,跪在地上,激動地說道。。

「神仙在上,求你幫我為徒,我也想像你一樣飛天遁地,長生不死。」

少女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飛天遁地,長生不死又如何,凡人瀟洒過一生,足矣。」葉雄道。

「神仙,求求你了,只要你同意,讓我做什麼都願意。」少女急道。

葉雄目光之才落到少女身上,這才發現她長得跟沈湘雲有些相似,非常水靈,一雙眼睛非常靈動,帶著執念。

「我有事在身,無法逗留。」

「那你可以留下一些仙術,法術給我啊,讓我自己修鍊就行了。」

「這顆星球沒有修鍊資源,我留給你也沒用。」

「仙人,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修鍊資源是什麼,但是我知道,你肯定能做到了,求求你了。」少女跪著走到面前,拉著他的長袍道:「仙人,就當你給咱們這顆星球留下薪火,留下傳承,只要你願意,這個星球之上,所有人都會感謝你的。」

「你剛才說什麼?」

葉雄靈光彷彿有什麼東西被扯引了一樣。

彷彿腦海之中的一道靈光!

是他一直都在尋找,憚悟的東西。

「我說什麼了嗎,我剛才沒說什麼啊?」少女沒想到葉雄突然這麼激動,想了一下,繼續道:「我剛才說,希望仙人能給咱們星球留下一些火種,傳承,這樣所有人都會銘記你的。」

火種,傳承!

能摧毀天命輪的是宇宙火種。

星空之石,做著傳承宇宙力量的事情。

自己這一輩子,一直在做著拯救宇宙的事情,但是在火種傳承這一點之上,做得太少了。

他一直都想靠自己的力量,去消滅天命輪,可有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不敵,殞落了,剩下的事情誰來做?

如果有一種意志,像永不消失的火種,一直傳承下去。

如果所有人都知道,天命輪是上古魔器,能帶來毀滅。

如果有一種意志,一直傳承下來,自由高於一切,那麼即使自己有一天殞落了,也有源源不斷的人,在做自己的事情。

星空之石在做著力量傳承的事情,但是還缺少一種力量,那就是意志的力量。

「仙人,仙人。」

見葉雄整個人陷入深思之中,少女不斷地問著。

「姑娘,謝謝你了。」

葉雄微微一笑,伸出了手指,在面前化成一幕水鏡,上面正是整個星球的地域圖。

他正準備動用自己的力量,強行改變古星無法修鍊的特點。

突然,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空佛串上的星空之石,就像感受到他的意志一樣,力量湧出,朝天際而去。

水鏡上面,以肉眼所見的速度,突然生起許多山川,裂谷,海洋。

星空之石之上,飛出十顆力量種子,向四下散去。

夫人她不想當皇后 「奶奶你看。」少女激動地大喊。

沈湘雲抬頭望,只見皇城以東十幾公里的時候,一座高大的仙山生起來,仙氣繚繞。

婚前羅曼史 「我已經在這顆星球留下了十顆力量種子,從現在開此,這顆星球的人都可以修鍊了!」葉雄說道。

「多謝仙人。」少女激動地叩頭。

「你叫什麼名字,我想命人給你立一塊碑,封你為仙祖。」沈湘雲問。

「不用了大小姐,虛名都是浮雲。」葉雄朝她微微一笑,目光這才落到少女身上,道:「我已經在一些地方,留下了修鍊的秘秘笈跟意志力量,為了公平起見,我不能私下傳你。姑娘,如果你有一顆強者之心,未來的路只能靠你自己去爭取了。」

最後,看了沈湘雲一眼,葉雄這才化一道流光離開。

……

古星,一處無人之地!

葉雄盤坐在地上,開始消化自己的所悟。

《佛魔功》前面四層,每一層都是有自己的特殊含義,現在第五層的含義,他已經找到了,就是傳承。

傳承,就是火種。

這個信念,足以支持《佛魔功》強大的逼格。

第五層的名字他也想好了,就是佛魔傳承。

月復一月,年復一年。

滄海桑田,山川變遷。

陸少的蝕心寵妻 深化所悟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將所悟修鍊成功法,更需要時間。

傳承是一個很偉大的理念,但是用了功法之上,還是非常困難和。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三十年之後,葉雄終於將《佛魔功》第五層佛魔傳承修鍊了出來。

傳承,即繁植。

如果將每一個縷佛魔元比喻成一個細胞的話,那麼佛魔傳承就類似於,將這些細胞不斷繁植。

此刻,葉雄掌心上湧起一層佛魔元,他嘗試將這一縷佛魔元分裂,細化。

在他的控制之下,元氣一點點變得強大,比起先前強大了四分之一左右。

別看現在很簡單的樣了,這是葉星花了三十年的結晶。

還是那縷元氣,施展第五層佛魔傳承之後,明顯剛大得多了。

「按這比列,如果我讓全身所有的元氣都擴散,分裂,繁殖,總實力至少提升四分之一左右。」

「加上我此刻已經突破大乘中期,大乘後期境界應該沒幾人是我的對手了。」

「如果再創造出《佛魔掌》第五式,大乘巔之下,應該沒有是我的對手了。」

葉雄心裡湧起一股豪氣,有種利劍出鞘,雀雀欲試的激動。

自從來到八荒星域之後,他一直都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