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不算後知後覺?身邊的人都知道了,只有她還在猜是不是真的?

「可是古月會喜歡他嗎?年齡差得有點多。」

「這就要問她了。」

葉靈得不到肯定的答案,等錄製的時候問古月,古月卻笑而不答。

吊得人心痒痒的。

「你也是我粉絲嗎?」古月好笑地看著她。

「算是吧。跟她們一樣想知道真相!」

「呵,真相是要自己尋找的。找我問算什麼。」

「可是……」葉靈吐了下舌頭,「我說看著像,你會怎樣?」

「不怎樣。」古月慵懶的側卧在貴妃椅上,目光不在任何人身上,有時候的古月熱情可愛,也有時候高冷華貴,一般人都看不透她。

「姐,我看你是喜歡的吧? 小野妻,乖乖噠! 你平時……」表現出來的情感與彭新宇很親近的模樣,如果兩個陌生人,怎麼會那麼親近?跟其他男生也是不一樣的。

回憶珠絲馬跡,葉靈給自己一個肯定的答案:「姐,如果你喜歡他……」

「誰說我喜歡他了?」古月一個意味深長的目光掃過來。 葉靈一噎,看著她瞟了一眼房間的攝像頭,又有些瞭然。

「莫小艾,你似乎忘記了我們是來幹什麼的。」

「沒有啊,我……」記得每一個任務。

「我們是在錄真人秀。什麼是真人秀?除了真人,還有一個秀。秀是什麼?」

「表演。」

「既然知道,何必再問?」

葉靈斂斂眸,抿嘴點頭。

最後還是有點不甘心,小聲的嘀咕了一句:「可是真的像……」

如果那些『像』裡面沒有真情實感,只是演出來的,她是覺得太逼真了。

如果是要她這樣跟一個男生演,她是真的演不出來。

「戲如人生,人生如戲,一切全靠演戲。小妹妹,再努力學吧,以後的路,還很長。」

古月說完,突然傾身對她一笑:「你問了我這麼多,不如我也問你個問題?」

「什麼?」

「你跟那姓曲的,是在演嗎?」

「姐……」

連古月都懷疑她嗎?

她不是表現得蠻明顯的嗎?為什麼還會被人懷疑?

對於她們是否在演,的確很多人在質疑,甚至網上還有過度的評論說她為了紅,連感情都在玩弄。很少人懷疑曲星辰的真實,畢竟他的背景並不是演員,甚至還同情他,為了配合她而付出自己那麼多的感情。

「姐,我像那麼能演的么?」

「你的演技我還是欣賞的,哈哈。」

「你是指連哭都要你教嗎?」

「哈哈哈,那證明我這個師父還是不錯滴。」

「是,謝謝您!」

葉靈有些哭笑不得。

好一會,古月才停止她的笑聲。

「演員一生都在學習演戲,惟有感情,是最複雜的,稍不注意就會露餡,想知道是不是演的,認真看不就知道了。」

說完,古月有意無意瞟了一眼攝像頭的位置。

葉靈會意一笑。

或許她們這段話根本無法隱藏,但那又怎樣?

什麼都會有人去說,能往很負面的地方想,但她們也可以選擇葉靈不去在意他們所說的,雖然很多完全與事實不搭邊的還說得跟確據在握一樣。

如果他們說的不是事實,為什麼自己還要去介意?

世界上人那麼多,如果每個人的話都要去在意,那是怎樣的不能承受之重?

但有某個念頭還是在心頭若隱若現,雖然她不在意別人怎麼說,那曲星辰呢?他是什麼想法?

一一一

到拍完真人秀,葉靈的形象才開始轉好,大概是認為,在聰明的曲星辰面前那麼笨的一隻,不可能耍心機而不被發現,以此為理由,很多人漸漸由一小群CP變成一大群,結束的時候,直接叫他們原地結婚都有。

而因為微博懟人懟得太厲害,獲得稱號「耿直BOY」的曲星辰,在記者招待會上也不遜色。

「曲先生,你有打算出道?」一個記者舉著話筒期待的問,這個問題微博也有人問,覺得曲星辰的形象完全不輸其他男星。

「出什麼道?」

「進軍娛樂圈……」

「沒空,還要賺錢養她。」曲星辰瞥了葉靈一眼,毫不猶豫的說道。

「演戲也可以賺錢,莫小姐的收入也不低吧?」

葉靈想說並不高……

「她賺的錢自己花,我賺的錢給她花,一樣嗎?而且,這個行業風險太大,等哪一天你們嫌棄她了,連口飯都沒得吃。」曲星辰對她挑眉,一副只有我不會嫌棄你的樣子。

葉靈只想捂臉,這些話這麼「光明正大」的說,她都能想到會後她的微博會是怎樣的一片慘狀……

有個記者一臉憤然,「曲先生做生意也會有失敗的時候吧?如果血本無歸,豈不是要莫小姐養著?」

眾人都對這個記者的勇氣表示可嘉。

曲星辰正想反駁,葉靈卻比他先開口了:「當然,誰也不能保證自己永遠一帆風順不是?如果哪天我們都沒飯吃了,望各位伸出援手,賞我們兩個錢,給口飯吃。」

記者一時轉不過彎來:「什麼意思?」

葉靈好心的解釋:「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有一天我們兩個窮得上街乞討了……」

「絕對不會!」曲星辰直直的看著她,他怎麼可能落魄到如此地步!「就算去,也是我去,討回來給你!」

斬釘截鐵,毫不猶豫!

結果,一場記者會,差點變成了他們的專場發布會,其他主角都看不下去了。

還好主持人生生把話題扳了回來。

於是又上了熱搜,他的微博下評論倒是一股清流,葉靈的粉絲跑去他的地盤紛紛表示:這樣的耿直boy,的確不適合出道,但我們給你機會好好賺錢養她!

曲星辰回復了很多一定不負重託的表情包。

葉靈瞄他:「我很重嗎?」

哪個女星不減肥,與重字相關的話題,你要是敢說的話……

曲星辰煞有其事的把她看了看,然後表示:「輕。大大不到我的限度。」

「什麼限度?」

「兩個你我都扛得起來,放心吧。」

「放什麼心?」

曲星辰附她耳邊的悄悄話,讓葉靈臉紅了一片。

葉靈把人推了一把,曲星辰還想繼續逗她,被杏眼瞪了回去。

愛情那些事 「小艾……」曲星辰突然一本正經的伸出他的手。

葉靈疑惑的交上去。

曲星辰拿了手機,把相握的手拍了下來。

然後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我不想再等了。」

葉靈猜到他想做的事,有些沉默。

「你會不開心嗎?」

葉靈搖頭。

「那就是可以?!」

「要不,遲點吧?」

「為什麼?」

葉靈看著他,不知如何回答。

真人秀的結束,她是真正上了線的演員,現在找她簽約的經紀人都好幾家大公司,是該考慮的時候,簽完然後會接著演戲,見過的導演對她有了認同,即使沒有經紀人提醒她,她也知道這個時候需要有個作品來證明自己,而不是讓戀愛的事成為她的話題。

「等我……」

葉靈小心翼翼的準備措詞,她們之前約了三年後公開,現在時間沒到,可是,她看見了他眼裡的需求,那她要為了自己還是去滿足他比較好呢?

一份感情的維繫,應該不讓對方受更多的傷吧?這個人,不也一直盡他所能如記者所說的總是在保護她嗎? ……

華海國際機場。

應海雄、袁世平、劉遠達、姜國成、袁靜嫻和沐家姐妹眾人都在。

應海雄來華海,自然是為了來找林逸的麻煩,順便來這裡「打動」林若煙,帶林若煙離開這裡,一想起林若煙,應海雄的心裡就痒痒。

至於中華閣,為了幫助應海雄,高層三分之二都來了,包括幾位長老和十數名高手,為了幹掉林逸,中華閣也是下了血本,只要攀上了應海雄這根高枝,那以後什麼都不用愁了。

倒是袁靜嫻,那粉嫩的玉手放在了肚子上面,抿住了粉嫩的小嘴唇,以前她恨林逸入骨,可是自從得知了她有了林逸孩子的消息之後,她的心思就有些微妙的轉變了,雖然她極力說服自己,以後孩子出生大可以告訴孩子他的父親早就去世了,可是袁靜嫻還是有些於心不忍。

袁世平這些天也看出來袁靜嫻有些不對勁了,可袁世平畢竟是個男人,哪裡懂女人這些小心思啊,倒是沐家姐妹二人,早就看出來了,忍不住搖了搖頭,袁靜嫻也是真不容易。

「應少,你調查清楚了沒有?林逸還在湯臣一品別墅?」袁世平望向了應海雄。

應海雄點了點頭:「沒錯,我的手下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消息,現在林逸被我的人二十四小時嚴密監視。」

袁世平眉頭緊鎖,很想問一句你那些手下還能監視住林逸?

林逸出自於中東戰亂之地,經歷過無數腥風血雨,追蹤和反追蹤的水平幾乎是世界頂級水平,至於應海雄的那些手下,不過是出自於正規保鏢學院的,就是身手好了一些,也會使用一些火器。

當然了,袁世平這話沒有問出來,既然應海雄這麼肯定,那就說明林逸現在肯定被監視了,袁世平的心裏面在祈禱,希望林逸真的被袁世平監視住了,同時希望袁世平那些手下不簡單,到時候對付林逸他們這邊也能輕鬆一些。

不過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嗎?只有天知道了。

「袁閣主,我們今天先休息一天,等明天,親自去湯臣一品,問罪上門!」應海雄冷聲道:「林逸逍遙風光了這麼久,也該付出一點什麼了,哼哼!」

袁世平點了點頭:「一切全部都聽應少的安排!」

撿到女尊 來到了安排他們的酒店當中,眾人都回了自己的房間,好好休息。

倒是袁靜嫻,說不清楚為什麼,眼皮跳動不已,心中有些不祥的預感,難道這一次林逸真的要出事?

「噔噔噔……」

袁靜嫻的房門響了,趕忙站起身來,打開房門,看到外面的沐家姐妹,當下勉強擠出一絲笑意:「二位師妹,快進!」

沐家姐妹二人走進了袁靜嫻的房中,坐在了一旁的沙發上面。

「袁師姐,看你這幾天神色有些不太對勁,我們很擔心你!」沐婧瑤關心道。

「沒事,」袁靜嫻擺了擺手:「這些天對你們來說也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你們不是早就對林逸恨之入骨了么,現在中華閣的眾位高手和應少的保鏢們聯合擊殺林逸,定然是天衣無縫!」

沐婧瑤無奈道:「話是這麼樣,可是我們還是擔心你……」

「我沒什麼好擔心的,」袁靜嫻抿住了小嘴:「最多以後不嫁人了唄!」

「?!」

沐家姐妹二人俱是面面相覷,表情當中儘是不可思議。

「袁師姐,這樣可是會毀了你一輩子的!」沐婧瑤趕忙道。

「好了,師妹,不用說了,我已經做了決定,就這樣了,不用勸我了!」袁靜嫻的表情當中儘是堅決,看起來袁靜嫻已經下定了決心。

沐家姐妹二人俱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拿袁靜嫻一點辦法都沒有。

「明天就要對林逸下手了,袁師姐,我看你還是不要去了!」沐婧瑤道。

「不行,我一定要去!」袁靜嫻深吸一口氣:「我要告訴林逸,他究竟犯了多麼大的錯誤!」

袁靜嫻的表情當中有些複雜,五味雜陳。

沐家姐妹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安慰了袁靜嫻幾句,然後兩個人就離開了袁靜嫻的客房。

回到了屬於自己的房間,沐婧琪立刻道:「姐姐,你看到了沒有,袁師姐對林逸的態度轉變了,不像以前那樣堅決要幹掉林逸了。」

「我當然看出來了!」沐婧瑤無奈道:「可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她懷上了林逸的孩子,想要給孩子留一個完整的家,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怕……」沐婧琪深吸一口氣:「我怕她會在關鍵時刻阻擾我們!」

「應該不會吧,」沐婧瑤琢磨了一下道:「就算袁靜嫻向著林逸,可應少和袁閣主那邊都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幹掉林逸,要是在關鍵時候袁靜嫻和他們唱反調,那豈不是和應少過不去,給袁閣主上眼藥?」

「希望如此吧!」沐婧琪嘆了一口氣,隨後表情當中儘是冷意:「林逸啊林逸,明天就是你的末日,做好準備,我要親自割穿你的喉嚨!」